眾人追著痕跡走,算過了十三棵遭受襲擊的樹,路面開始緩緩上升,可見已經到達大師林的外圍。不多時,終點終於到了,那是一顆足有三人環抱大的巨石。大石頭的正中央有一個凹痕,十多道裂痕以這個凹痕為中心輻射而出,彷彿蛛網一般。大石頭的四周落滿了大大小小為數可觀的碎石。碎石上隱約有紅色的漆痕。

看到這景象,眾人哪還猜不出方才那聲悶響是水球砸上巨石所造成?有一顆小水球飛了這般遠打到這個大石頭竟還有這等威力?!這是怎樣的一顆水球啊!

昶印等人看著地面散落的碎石,心中的震驚直攀上最高點。他們不像學生,熟悉學院一草一木的他們知道這個位置的確有一顆大岩石,但它本來並不只三人和抱這麼大。事實上,它足足有五人合抱大小,如今一顆小水球,飛了這般遠的距離還能把這顆大岩石碎成這般地步,水球蘊含的力量究竟有多強也就不言可喻了。本來,這顆大岩石上寫著簡單的警語,是進入大師林之前的界石,只不過現在那些警語都留在碎裂的石塊上了。

所有人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大石頭,啞口無言。當然,薩摩有的除了懊惱,還是懊惱。

「這是誰的水球啊?」馬索沃喃喃地讚嘆。

聞言,眾人驀地回過神,接著桃莉便驚嘆地叫:
「是啊,這是誰的水球?」說著,兩隻大眼便忙著四處看,生似這樣就能找出那人似的。

「我的。」薩摩面無表情地承認。反正查到最後一定是他的,他就是先承認也無妨了。

此話一出,眾人全拏眼看著薩摩,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精靈人的魔法有這麼厲害嗎?這是他們的疑惑。

昶印等人從震驚中回過神,又聽這是薩摩的傑作,一方面覺得有些驚凜,一方面則覺得有點了然。也許,這才是破天荒穿壞紅衣和藍衣的人應該有的表現。只不過,要是他們知道,這結果純粹只是薩摩無心造成的時,他們的震驚恐怕就不止於此了。

「你用一顆水球就可以把那顆石頭打…打成這樣?」桃莉有些結巴地道。

不只桃莉驚訝,就連魯道夫、奴里諾達恩、墨君和馬索沃都忍不住對薩摩另眼相看。他們自問,即便是讓他們專心蓄積元素,要想達到這種破壞程度恐怕也很困難。

面對桃莉的質疑,薩摩僅是皺著眉頭,無言地點頭承認。

桃莉薩摩承認,又愣愣地看了薩摩一會,終於笑了開來:
「好…好厲害!摩耶!我真的要對你刮目相看了!」說完還用力拍上薩摩的肩膀,大有把薩摩當成好哥們的樣子。

這一拍,桃莉不覺怎樣,倒是尼路等人得趕緊抓住皮喇的手,免得皮喇忍不住被“禮儀規範”給控制,衝上去跟桃莉拼命。

薩摩這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這樣對待他,感覺很是新鮮,忍不住有些詫異地看著桃莉。桃莉似乎有很傻大姊的天份,面對薩摩帶點詫異的眼神,她的回應卻是一張燦爛的笑臉。

就在薩摩怔怔地不知如何回應時,桃莉一轉眼又咧開嘴,笑嘻嘻地問:
「不過,摩耶,你可不可以教我怎麼把魔法練得這麼厲害啊?」

聞言,薩摩愣了一下,接著無聲地笑了。不只薩摩,就連尼路等人也覺得桃莉直率得有趣,竟會當眾問起這種問題。

經桃莉這一鬧,方才還瀰漫在四周的那股莫名的緊張不知不覺便消散得無影無蹤。昶印也直到這時才想起自己未完的授課,連忙走上前,輕咳一聲,指著殘餘的巨石道:
「這顆石頭代表,同樣大小的魔法攻擊會有不同的結果,這就是魔法的威力。更準確地說,這是元素的密度。」

這番話引回眾人的注意力。畢竟在場的除了薩摩之外,都不是屬於精通魔法的種族。看到剛剛那樣超乎想像的結果,他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同樣大小的水球會有不同的威力。

昶印見眾人專注聆聽,滿意地輕輕一笑,進一步闡釋道:
「元素密度越高,就代表同樣等級的魔法所能聚斂的元素遠遠超越其他人。這也就是為什麼魔法師和魔法士只有一級之差,但施展同樣的魔法,所造成的效果卻有天壤之別的原因。因為,這一級之差不僅包括魔力高低之別,還包括了同樣時間所能聚集的元素規模差異。」

說到這裡,昶印頓了一頓,歸納道:
「我們剛剛的實驗就是要大家了解,魔法施展的速度和元素密度是學習魔法的兩大重點。在魔武並施當中,首先要的是速度,其次要求的是密度。速度、密度兼具,才算進了魔法的門。至於招式,魔法並無常式,只要抓準了訣竅,如何巧妙運用施展就必須看各人的領悟了。」

聽到這番話,桃莉不禁舉起手,疑惑地問:
「你不教我們怎麼運用嗎?」

昶印聞言笑笑,搖搖頭,反問:
「如何教呢?」

桃莉想了一下,才猶豫地道:
「有很多可以教啊!像是魔法元素的感應……還有,有沒有快速集中元素的咒語啊………」她一直很想突破的她的體質限制,卻一直遲遲無法超越瓶頸。

她是低階龍人。出生時,她只擁有兩種顏色的龍麟,一個是紅色,一個是黃色。這表示,她只能控制火元素和土元素。雖然,經由後天的訓練,這兩種元素她運用得極為熟稔,甚至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但是,她卻一直沒辦法突破只能引發這兩種元素的限制。她想,一定有辦法的。因為,族中有那麼多人都是苦練很久才突破天生體質的限制。只是,她不想花費那麼長遠的歲月,儘管龍人的壽命很長。因此,她硬拉她的兩個師兄陪她來到人族,目的就是希望從中找到突破瓶頸的方法。

昶印看桃莉緊張嚴肅的表情,有些失笑:
「元素的感應,我們自然是會教的。至於快速集中元素的咒語……」昶印頓了一頓,接著無奈地道:
「老實說,並沒有。」

聞言,桃莉愣了好一會,才不可置信地尖叫:
「怎麼會?」

不只桃莉,就連其他人也有些意外,以人類對魔法武功汲汲營營的程度,竟會完全沒有想出捷徑?!施展魔法一般都需要咒語協助集中精神來聚集元素,其他各族尚且如此,人族當然更是需要,以人類強韌的性格,若真發展出快速集中魔法元素的咒語也不會太令人意外。

見眾人一副無法接受的表情,昶印求救地看向一旁約莫五十餘歲身材瘦高,有著一張方臉的痲臉男子,那是他們的魔法輔助教師─畢曼。

發現昶印看向他,畢曼也很乾脆地主動站了出來,解釋道:
「因為,魔法的發動靠的是精神力,精神力的強弱主宰了魔法的成就。所謂的咒語不過是幫助集中精神力的媒介。因此,同樣的魔法並沒有固定的咒語,只看各人體會,發展出適合自己,能幫助集中精神力的咒語,只是經過長時間的發展,許多咒語開始歸結出雷同的內容,所以才會有所謂咒語的範本出現。實際上,要想在魔法的領域登峰造極,就不應該拘泥於咒語當中,因為咒語只是幫助施法者集中精神,只專注在咒語當中根本就是捨本逐末。畢竟,精神力越高,越不需要花費時間在咒語的吟唱上,這時再死守著固定的咒語也未免多餘了。其實只要仔細思考就不難知道,要想快速集中魔法元素,利用咒語是末流,積極提升精神力才是最長久、最安全的方式。只要精神力提高了,施展魔法的速度自然也會提高。所以,如果要說集中魔法元素有什麼快速咒語的話,那便是提高精神力。」

畢曼這麼一說,眾人倒是懂了。武學沒有捷徑,魔法也同樣沒有捷徑,一切都要從根基開始打起。

見畢曼成功將焦點轉向精神力的訓練,昶印感激地對著畢曼點點頭,得到畢曼一個安慰的眼神。

許多人來到學院都想一步登天,卻不知道,大多數登天的人都是靠著平日嚴苛的訓練熬過來的,因此學院教育的第一步通常就是打破學生的這種迷思。

昶印十分了解他們的心態,也很清楚魔法施展的原理。只是,要想說得像畢曼這麼清楚明白,卻不容易。畢曼大半輩子浸在魔法的領域,自然對魔法有極深的體會,解釋起來當然比其他人更容易令人了解了。

畢曼說完話,昶印立刻接下畢曼的棒子,對著眾人露出詭異的一笑:
「為了讓你們實際體會精神力的實質訓練方式,我們已經替你們準備了一些好東西。」說著,提起手邊一個黑褐色的袋子。

眾人早就發現那個袋子,因為,昶印一來的時候就是拿著它,看來昶印口中的好東西就在那裡面了。只不知袋子裡的東西要如何訓練眾人的精神力呢?

「你們一個個來領吧!」昶印將手伸進袋子裡,這麼說。

眾人雖然疑惑,但卻沒有猶豫,很快就一個個上前,領回一條比項鍊還小一點的晶石串。這一串晶石每一顆不僅顏色不同,就連形狀也有些落差。有些紅的,有些綠的,總之,五顏六色。有些人只有三種顏色,有的卻有七、八種顏色。有些圓的,有些方的,有些卻是六角形。有些人整串都是圓的,有些人卻圓圓方方什麼形狀都有。

正當眾人納悶著那是什麼東西時,昶印帶著笑開口自豪地道:
「這些可是我們透過特殊管道拿來的,非常難得,你們一定要好好愛惜它們。」

聞言,眾人不約而同轉頭看向其他五位老師,只見他們嘴角全都噙著一抹奇特的笑容,叫人看了不寒而慄,就連薩摩也覺得心裡發毛。

「請…..請問,這…這是做什麼用的?」班塔耶結結巴巴地問。他們不會是掉到這些人的陷阱裡去了吧?

昶印抓著一串晶石,語氣平穩地介紹道:
「這是帝國用來治療精神病患者的東西。」

昶印這話說得雲淡風輕,彷彿談論天氣一般,只是落在眾人耳朵卻彷若晴天霹靂。學院竟然拿這種東西來給他們?!精神病患者跟精神力的訓練有什麼關係?!眾人不禁愕然對視。

首先提出質疑的是所有人中唯一的女生:
「精神病患者?!你是說神經病?!」桃莉岔起腰,帶著滿滿的怒氣,一副隨時發飆走人的態勢。

「你把我們當神經病嗎?」馬索沃也帶著危險的表情問著,他們是高貴的神僕,怎麼可以跟神經病畫上等號?!

尼路等人雖然沒說話,但都帶著不茍同的表情。不論如何,這種治療疾病的東西都不該與他們的訓練畫上等號。

薩摩一開始也有些動怒,但他很快就冷靜下來。他知道,若學院方面真有惡意,決不會坦白告知這種晶石的用途。既然學院沒有惡意,那將晶石給眾人是不是表示,這種成串的晶石的確可以用來提升精神力?想到這裡,薩摩不禁好奇起來。如果這種晶石的確可以達到訓練精神力的功能,為什麼又會變成帝國用來控制精神病患者的東西?

面對眾人的怒氣,昶印一點也沒有氣弱或憤怒的反應,他還是帶著笑,搖著手上的一串晶石:
「喔喔……你們先別生氣。這東西可是個少見的寶貝啊!」

眾人全拏不信任的眼神瞪著他,擺明了不相信。昶印見狀不由得苦笑起來。這會他真不知道該不該解釋了。

在一片沉悶的寂靜中,一個帶著詭異魔力的聲音輕輕響起:
「怎麼說?」

聞言,所有人都不禁回頭看了說話的人一眼。說話的是薩摩,他很想知道這串晶石為什麼可以控制精神病患者。

昶印見薩摩問了,自然就毫不客氣地拉開話匣子:
「你們說神經病為什麼叫神經病?」

「廢話!就是神經不正常才叫神經病啊!」桃莉餘怒未熄,又聽昶印問了這個幾近白痴的問題,忍不住就拉高聲音,火爆地反擊回去。

昶印也沒生氣,反倒笑了。只見他點點頭,以著認同的語氣道:
「沒錯,就是因為他們的神經不正常。這種神經不正常來自於精神力的異常起伏,讓他們有許許多多奇怪的幻覺。」

聽到這裡,大部分人都聽出點苗頭來。只有漢斯還瞪著銅鈴般的大眼,很不平衡地道:「神經病神經不正常關老子我們什麼事啊!」

聞言,昶印突然板起臉,嚴肅地反駁道:
「大有關係!」

只聽昶印這般正經的語氣,眾人便知道這晶石當中大有秘密。當下立刻收起多餘的情緒,專注地看著昶印。

見昶印這般嚴肅,薩摩不禁帶著興味注視手上五顏六色各形各狀的晶石串。精神病患者是因為精神力不正常起伏,而他們現在要訓練的就是精神力,這之間的確是大有關係啊!

「什麼關係?」好奇寶寶耐達依被勾起興趣,迫不及待地問。

昶印見狀甚為滿意,微微一笑便解釋道:
「既然是精神力不正常,要控制他們自然也要從精神力下手。所以,這串晶石最大的功用就是影響精神力的起伏。」

聽到這裡,眾人都明白了。既然這串晶石能夠控制精神病患者的精神力,那麼,要利用它來訓練眾人的精神力似乎也頗有可能。

「因為精神病患者的精神力會異常起伏,這種經過設計特別串起的晶石串正好能產生一種特殊的磁場,將這種異常起伏抵銷。如此一來,精神病患者有了他,也可以生活得像正常人一般了。」昶印高興地說著這項人類的特殊發明,他們暱稱叫“獸圈”的東西。

眾人聞言也不再堅持反對了。因為,這種看來普通的晶石串聽來好像真能訓練精神力的樣子。想到這裡,眾人不禁開始仔細端詳著手中的晶石串。

就在眾人都再仔細看著手中晶串時,魯道夫卻沒有,他一直帶著懷疑的神情看著昶印。雖然昶印那番說辭似乎頗有道理,但是,魯道夫長年在帝國生活卻不這麼想。他根本沒看過也沒聽過有人用這種晶石來訓練精神力!照理講,要是這麼好用,那還不一堆人搶破頭爭著買。但事實上,帝國當中根本沒有這種說法,甚至連帝國資源最流通的幾個大都市都沒見有販賣這種晶串,這怎不叫魯道夫大為懷疑呢?

抱著這個疑問,魯道夫猶豫半晌,終於還是開口問:
「為什麼帝國並沒有聽說這種晶石有這種功能?」

昶印聞言愣了一愣,隨即不在乎地道:
「喔!這種東西材料不好找,又不好做,所以做得不多,自然就沒人知道了。」

真是避重就輕的說法。薩摩懷疑的眼神直接落在昶印的臉上,而昶印突然偏離的視線證明了他的疑問。果然有問題!晶石並不是一種普及性的大眾商品,甚至可以說價格不菲,做成晶串需要那麼多晶石,自然更是昂貴。昶印大可以這般堂皇解釋,但他卻選擇這樣草草帶過,怎會不讓薩摩起疑呢?只是,本著好奇,薩摩還是想知道這串晶石如何訓練精神力。所以最後他還是沒有開口質疑。

薩摩沒開口,倒是桃莉觀察自己和眾人的晶串好一會,忍不住開口了。
「那麼,為什麼我們手上的東西每串都不一樣呢?…是症狀不同嗎?」桃莉疑惑地問。

昶印想了一下,也沒錯啦!病得嚴不嚴重也是一種症狀。因此,昶印點點頭。他在發放“獸圈”時,的確是根據每個人的情況來發的。顏色和形狀的複雜程度代表著“獸圈”的威力。越複雜,“獸圈”對精神力的干擾越大。最複雜的,他按照哈頓‧索尼的指示,分給了那個不知底細的精靈人摩耶。

「是啊!不同的症狀要有不同的藥來治。不過,雖然形狀不同,功用卻是一樣用來訓練精神力,沒什麼差別。」昶印點到即止地解釋。他知道,要是說威力不同,桃莉恐怕會追問哪一條威力比較大,然後搶著要。要真讓桃莉拿了威力強的晶串,可以預料的,未來學院很可能會多了一個神經病。

眾人不知內情,昶印這般解釋自然也就無人質疑。

見眾人沒有問題,昶印非常高興地宣佈一個不怎麼受歡迎的消息:
「今天晚上,你們就帶著它到這裡來。我們要在這裡過夜。順便訓練你們的精神力。」

「為什麼不能現在練?」桃莉迷惑地問。晶串都拿在手上了,哪有等晚上再練的道理?

昶印搖搖頭,煞有其事地回答:
「現在不行!因為,這種訓練要在晚上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這麼一說,桃莉果然沒意見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