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中午,眾人留在練武場用餐。下午本來應該接續早上的課程,緊接著武術入門的課程。但是因為在場的絕大多數都是龍人,對武術另有一套法門,昶印等人在招式上對他們的幫助不大。能夠教的也只有對敵時的竅門,以及充分利用手邊武器對戰的方法。但是這種方法光靠說的沒用,得要實際對招才能學會。只是,鑒於晚上要訓練精神力,不能過度消耗體力,因此,下午的時間,昶印等人只是大致介紹了各國各派的武術特徵。

這部份由學院裡學問最淵博的佛曼紐主講,柴夏輔助。只聽佛曼紐輕咳一聲:
「今天,我先介紹人族的武術。」佛曼紐說著朝柴夏點點頭,柴夏立刻將手中一捲布質方布攤了開來,掛在準備好的木架子上。

方布上蜿蜒著好幾道黑色輪廓線,畫的正是世界地圖。

佛曼紐站在方布邊,開始介紹起人族的武功派別:
「人族的武功套路非常複雜,主要分三大脈絡—走『雅』、走『豪』、走『險』。這三個脈絡很好理解。『雅』的路子,又叫做『宮廷派』,顧名思義,這個路子流傳在宮廷貴族當中,出招講求優雅,最高境界就是“氣定神閒,行有餘裕”。『豪』的路子,又叫做『邊境派』,因為發展於邊境多戰事的環境而得名,招式大開大闔、意境淒豪。『險』的路子,又叫『世俗派』,比較晚發展成派,因為冒險者逐漸普遍,這一條脈絡才逐漸清楚起來。『世俗派』的武術主要從亡命的冒險者發展而來,招式奇詭,專走偏鋒,講求出其不意、以命搏命。這一派的武功初逢之下,最難對付。」

佛曼紐從流派淵源開始解釋,詳細解說特色,立時讓眾人聽得出神。

「這只是大概的分類,每個脈絡之下又有相當多流派。就舉巴耶帝國為例……」佛曼紐將手指向下方偏左的兩個大陸塊上,說起巴耶帝國的武功:
「帝國內的武術,『宮廷派』的還分成重招式的『實派』和重身法的『虛派』。『實派』講求招式繁複、層層疊疊,乍看之下真是眼花撩亂。『虛派』則受到晚近的『世俗派』影響,講求身法輕靈,閃避跳躍的動作特別多,招式夾在身法當中,身法用來惑敵,招式反而藏在身法之後。這『虛』『實』兩派各有勢力,宮廷武師也就分這兩派。」

「『邊境派』也有兩派,很容易理解。帝國的軍人世家總共有兩大家:東陸的穆家和西陸的皓家。『邊境派』就以這兩家為中心,分『東派』和『西派』。『東派』攻重於守,招招捨命,步步進逼。相反的,『西派』的招式攻守相輔,攻勢不強,打起來火藥味也淡了一點,不過倒是一步一步的走紮實穩守路線。」

眾人聽到這裡都不禁想起穆藍和皓星。如果照這樣分,穆藍應該屬於東派,皓星則屬於西派。東派火藥味比較重,倒跟穆藍的火爆脾氣很相配。西派穩重,與皓星那副少年老成的模樣也有幾分相似。

眾人思緒運轉間,佛曼紐的聲音再度響起:
「『世俗派』流派最多,雖然還沒有定論,但是大致上分『暗』、『隱』、『圓』、『疾』四派。『暗』派,實際上就是從暗殺發展出來,這一派招式陰狠,不出則已,一出便是致命傷,不亡即殘。『隱』派,實際上就是小偷和情報人員的武術,輕身功夫特佳,隱匿的本事也極高。因為以脫身為首要要求,所以這一派的招式不重殺招,招式講求『虛實實虛』,也就是看起來是實招,實際上是虛招,你以為它是虛招,可瞬間它又會變成實招,極難應付。除非武功高這種人很多,否則不僅別想打敗他們,說不定還會被他們以虛虛實實的招式纏死,反倒落敗。這派武術一開始虛多實少,現在虛實比例平衡,也更難對付了。面對這一派的武功,最忌心焦,務須冷靜才能看出虛實變化。」

佛曼紐說到這裡,頓了一頓,視線掃過眾人之後才又繼續道:
「至於『圓』,這派的武功是『世俗派』中比較偏『邊境派』的。因為,它的武功最擅長以一敵多,在群攻中最看出它的威力。這派武術不論身法或是招式都以圓為基本線,招式圓融,身法圓滑,群攻當中擅長避敵鋒銳、攻其不備。遇到圓派的武者,針對一點進攻才是上策。因為,圓,雖然看起來沒有弱點,但實際上全是弱點,只有如針般的攻勢才能迅速瓦解圓。太多人參與攻擊反而會被圓派武者利用、牽制,攻擊人數最好限制在三人以下。最後一派,『疾』,那就更好理解了。它的招式以快著稱,『疾風刀劍槍三法』是它最為人熟知的精髓。『疾』派的攻擊特點不僅快,還常常一沾即走,極少死纏硬拼。他們最擅長短時間內密集攻擊,一組攻勢過後便迅速退開,之後再瞬間發動攻擊,這樣反反覆覆,就像暴浪一般,待時機一到,致命一擊就會出現。」

「『暗』、『隱』、『圓』、『疾』四派,儘管用法不同,但是刁鑽難防卻是共通的特點。要是同為世俗派不同支派的武者對陣的話,攻防之間的機變更是令人眼花撩亂。可惜世俗派對身法太過講究,反倒使他們攻擊的威力遠遠不如其他兩派強。入門很快,大成卻難,是這一派長期的隱憂。」

「再說到里爾公國…。」佛曼紐的手指滑向方布的右方。

「里爾公國當中,『宮廷派』雖然也有『實派』、『虛派』之分,但公國內部封建思想比較堅定,虛派被視做低俗的象徵,所以公國貴族當中以實派為主流。只是受到各國冒險者活躍的影響,貴族子弟當中,『虛派』有逐漸增加的趨勢。」

「至於邊境派。里爾公國的邊境派又叫『賀蘭院派』。因為所有里爾公國的軍人都出自賀蘭武術學院,接受統一的訓練,使用同一規準。里爾公國的邊境派特別講求基礎紮實,所以里爾公國的軍人特別能夠忍受長期行軍。招式方面,同樣是邊境派,招式也是走大開大闔的路線,比較特別的是,賀蘭院派重攻不重守,他們的防禦幾乎全部依賴公國生產的優良盔甲。賀蘭院派不重視花俏武技,講求實用,殺敵優先,只進不退,這些都是屬於邊境派的特點。」

「世俗派因為冒險者少有國界之分,所以分派與里爾公國一樣。『暗』、『隱』、『圓』、『疾』是人族三國共同的劃分。」

說到這裡,佛曼紐的手指往下滑,指向方布的右下角:
「最後是約塔公國。」

「約塔公國因為貴族長期腐化,宮廷武技已經淪於表演性質,多餘而花俏的招式充塞其間,毫無威力。可以說,約塔公國的宮廷派已經名存實亡,根本稱不上武功了。這也是為什麼約塔公國幾乎每一位貴族子弟都要來蘭普頓的原因。倒是邊境派,因為長期與兩大強國交戰,發展得相當不錯。約塔公國的邊境派又被稱為『鐵桶防禦』。」說到這裡,佛曼紐輕輕笑了。

眾人也覺「鐵桶防禦」這形容詞有些有趣,因此也不禁跟著笑起來。

「身為弱國,約塔公國發展出相當傑出的防禦技能。有人說,只要有三個約塔公國的邊境派武者在,足可立於不敗之地;十個邊境派武者,就是一道會動的城牆。城牆沒有攻擊力,說的正是約塔公國邊境派的特點─重守輕攻。」

佛曼紐一介紹完,眾人便陷入深思當中,他們在想,他們的武功究竟比較像哪一派。雖然在場大多數人都不是人類,但他們還是忍不住開始檢視自己武功比較偏向哪一派。

「老師,你是哪一派?」桃莉好奇地舉手發問。

佛曼紐呵呵笑著,伸手摸摸下巴的白鬍鬚:
「啊—我是哪一派的啊?這就複雜了。我從小是『宮廷實派』出身,後來第二位師傅教我『邊境西派』的武功,後來來學院,我迷上了『世俗派』的『圓派』。之後年紀大了,當了老師,什麼派都學,現在就連我也分不出我是哪一派啦。」

聞言,眾人都笑了。的確,學了那麼多,什麼派的都會,也就什麼派都不是了。

笑聲中,與佛曼紐同事多年的邱藏倒是幫他分析起來:
「不過我瞧他對招時,『圓派』的味道還是多一點,只是攻勢比『圓派』少,應該是受到『邊境西派』的影響,加上每招多少帶點脂粉味,大概又是受到『宮廷實派』影響。」

佛曼紐聞言,思索起來,好一會才恍然大悟道:
「這倒是,被你一說還當真是這樣。」說著還連連點頭。

「既然每個人的派別會受到之後學習的影響,那麼,知道這種派別有意義嗎?」寒思索著問。

這話問到關鍵,只見佛曼紐微微一笑,讚許道:
「派別本身沒有意義,但是派別的內容有意義。」

看著眾人疑惑的表情,佛曼紐進一步解釋:
「這種派別只是要你們知道武術流派,藉機了解武術到底有多少面向可以發展,並不要你們去分類自己或他人的流派。每一個流派都各有優劣,最好的當然是—各家融合,去蕪存菁。既能雅也能俗,既會直來直往也會曲折進退。正鋒偏鋒不需堅持,適性發展就好。總之,最適合你的武術就是最好的武術。流派名稱不重要,流派所代表的武功類型和它的優缺點才是你們要思索的。」

就在佛曼紐宣佈要他們回去思考今天的學習內容之後,課程提早結束了。薩摩等人於是邊走邊聊,緩步離開練武場。

眾人的宿舍都很接近,為了晚上的訓練,眾人倒是有志一同要先回宿舍稍事休息,因此十幾個人一起行動,浩浩蕩蕩地穿過學院中央練武場最密集的區域。

桃莉走在前面叨叨絮絮地發表對晚上訓練的猜測,魯道夫一臉倦容頻頻點頭,馬索沃和墨君則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奴里諾達恩安安靜靜地跟在他們身後,沒說話,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馬索沃和墨君的背影。

明斯克和班塔耶兀自研究著手中的晶石串,各自轉著不一樣的念頭。明斯克想的是,不同的晶石究竟要如何組合才能有影響精神力的能力。班塔耶想的則是,這些晶石究竟會不會收回去,如果不收回去,要怎麼把它們賣掉才不會引起別人注意。耐達依抓著皮喇、尼路和漢斯的晶石串,擺在手心,比較起來。漢斯一邊走一邊好奇地張望,皮喇則是一路緊盯著自己的那一串,生怕被調了包。尼路微笑不語,僅是有意無意地注意著前面三個可疑人物。寒和滅兩人盡責地跟在薩摩後面,提高全身靈覺注意四周的動靜。

薩摩並不怎麼喜歡團體行動,因此一路上不僅不講話,連神色都顯得冷漠很多。至於銀白色的魔獸小斑,牠還是睜著銀色的瞳孔,亦步亦趨地跟在薩摩身後。或許,連牠也弄不懂,為什麼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的牠會這麼心甘情願地跟著這個人。

一路上,眾多練武場還有許多組在使用。魔武部固然是今天上課,其他部也都多少有一些自發性的練習。像現在,小徑兩旁,右後方的練武場是魔武部三年級學生上課場地,右前方練武場是武術部二年級練習場地,左前方的練武場是魔法部一年級的練習場地,左方的練武場是魔武部二年級上課場地,左後方則是魔法部三年級練習場地。

學院內學生的服色只能用來辨別修習類別,武術部都是一式黃色開襟長、短袖勁裝,魔武部都是一式淡藍色v型領長、短勁裝,魔法部則是一式紫色高領長袖勁裝。至於年級別,在服飾上並沒辦法區別,只有身上所別的學院徽章略有不同。因此,每升一個年級,學生們就必須更換徽章,學院也會趁機核對學生身分。為的是避免不肖人士潛入。

薩摩等人一路走來幾乎每一個練武場都有人。不是在上課就是在練習。有些場地人多,有些場地只有三三兩兩幾個人在吆喝。這一段的練武場靠近宿舍區,是所有練武場裡最熱門的區域。因此,儘管每個練習場間都有高大喬木和低矮灌木稍稍隔離了視線,眾人還是隱約看到兩旁練習場鑽動的人影。

薩摩正百無聊籟地看著練武場中鑽動的人影,突然,前面聊得高興的桃莉等人不響了。眾人一路上習慣桃莉的聲音在耳邊響著,現在突然沒了聲音自然好奇地張望過去。這一看才發現,桃莉不僅不說話,就連腳步都停下來了,兩個眼珠子好奇地看著左前方的大樹下。

眾人順著視線看去,只見兩個少女正在樹下拉拉扯扯,一人死命地把另一個往前推,另一個則是死命地往後躲。兩人都穿著一式紫色高領的長袖勁裝,上衣長及膝上,像條小短裙,下身則是直統的紫色長褲和一雙白色平底鞋,看起來很是俏麗。不過,最引人注意的還不只是這樣俏麗的裝扮,還包括兩個少女那近乎一模一樣的臉!不同的是,一人眼神靈動活潑,一人卻是含蓄文靜。同樣的臉呈現不同樣的氣質,很是吸引人。

眾人都認識她們,因為,她們就是那群一年級貴族之一的雙子公主。桃莉自然也認得,她只是好奇這兩個一年級的風雲人物為什麼會在這裡拉拉扯扯,而且看她們不斷往這裡看的情形可以猜出她們的目標是他們。

桃莉等人停下來了,跟在後面的薩摩等人自然也只得停下來。

「你們說她們在做什麼?」耐達依隨手將其他人的晶石串丟回去,瞪著依舊拉拉扯扯的兩個少女,興奮地問著身旁的同伴。

「吵架吧!」魯大漢漢斯直覺地回答。

耐達依聞言,翻翻白眼,不理,又將視線落向旁邊的尼路:
「你說呢?尼路。」

尼路笑了一笑,眼光掃向斜後方微微蹙眉的薩摩,才回過頭來看著耐達依:
「應該是來找人。」

耐達依連連點頭。他也是這麼認為。當然她們要找的不外乎是他們這些曾經與她們接觸的人,只是,她們要找的會是薩摩嗎?若是,又是為了什麼事呢?當眾示愛?耐達依真是好奇極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