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就在眾人準備同時往外衝時,那道光帶卻爆出無數彎月般的尖銳勁氣,箭般從四周往內射入。原來竟是薩摩知道自己的魔力不足以支撐過長的施展時間,所以才會在敵人失去抵抗力之前提早使出風龍殘影的真正殺招,殘影!

眾人見狀大驚,這才知道這光帶真正的殺手竟是這種命中率極高的攻擊方式!雖然震驚,但六人都是魔族中人,反應何其靈敏,這等時候也顧不了形象,立刻曲起身體,將體積減到最小,就地一滾。饒是如此,密集的彎月弧還是讓六人馬上掛彩。其中兩人更因為反應稍慢,當場斷了一手一足。斷手斷腳對一般人或可癱瘓戰力,但對魔族卻不見得。只見他們撿回斷手斷腳,就想接回去。

薩摩本就打算讓魔族人失去戰力,而要讓他們失去戰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他們暫時無法參戰!要達到這個目的,重創魔族人的肢體是重要的一步。在這種情況下,薩摩怎會讓魔族人有充足時間療傷?!因此,一見那兩人打算接回斷肢,只好再度催動雙生,繼續攻擊。

兩人手腳才接回去,不料光弧再起,密雨般攻來,傷口來不及接合,斷手斷腳一下又掉回地上,其餘四人也跟著再度滾地躲避,端地狼狽異常。這一波攻擊持續得更久了,六人剛剛才緩過一口氣,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光弧再起,雖然連忙閃避,但還是又有一人反應不及,被削斷了一截小腿。就連龐希爾斯和渥德也雙雙掛了彩,傷口頗深,鮮血淋漓的,很是慘烈。溫達那更別說了,雖然躲避得及,沒有斷手斷腳,但終究沒完全躲過,全身上下被光弧切了數十道深淺不一的傷口,早就成了血人一個。

這次,光弧不再停頓,一波接一波,在光帶內狂捲。龐希爾斯等人縱有強橫功力,但先機已失,遇到這種情形也只有躲避的份,心中的羞憤不言可喻。連續幾波攻擊下來,其中一人全身早已沒有一處完整,四肢更是散落一地,就連頭也斷了一半,偏偏仍是活著,但想來要恢復恐怕得需要不少時間,暫時不會對薩摩造成威脅。

薩摩雖然與雙生結合,但透過雙生的眼睛,魔族眾人的情況他卻可說是一目了然,但也因此心中更加震驚。魔族人身體之強韌實在出乎他的預料。風龍殘影所散出的光弧是高密度的風元素,其銳利的程度,就連獸人也禁不起一枚光弧非正面的攻擊。但一枚光弧打在這些魔族人身上,縱是正面也只能畫出一道深痕,必得要兩三枚光弧才能截斷魔族人的肢體。所以儘管薩摩至今催發出的光弧不下上千枚,對這六個魔族人的傷害卻還是相對有限得很。

一咬牙,薩摩終於決定趁如今優勢還掌握他手裡時,使出八大禁招的第六式!

一聲長嘯劃破黑夜,本來伏在雙生背上隨之高速盤旋的薩摩突然站起,雙腳再高速移動中穩若磐石,不搖不動,直挺挺地站著。

「群─龍─噬─日!」四個帶著魔力的字眼從薩摩唇間溢出,雙生也隨著命令突然轉向直直竄上天空。

怪的是,薩摩這次卻沒附在雙生背上,反是脫離雙生,全身散著異常明亮的紫光,凌空而立。明亮的雙眼半閉著,薄唇輕抿,長髮亂舞,表情木然,薩摩此刻的模樣就像魂魄褪離身體,只餘軀殼似的。

雙生飛上夜空,在雲層裡竄飛,龍影從一開始的一道,到兩道…、三道…,最後完全數不清究竟有幾道影子在夜空竄飛,只覺密密麻麻竄動的影子遮蔽了月光,灑下漆黑死寂的氣息。

感應到這種氣息,龐希爾斯等人只覺全身氣血騷動,手腳遲滯,毛骨悚然的感覺立刻爬滿全身,讓他們不由得全身僵硬了起來。


正當琉璃在林中焦急地尋找小銀狐的蹤跡時,突然響起的嘯聲,將琉璃的五臟六腑緊緊攥在一起。

不祥的力量首先讓琉璃全身汗毛直豎,接著又立刻驚慌起來。

她怎麼都不會錯認這個聲音,那是摩哥哥的聲音啊!摩哥哥不是有傷在身,怎會無緣無故發出這樣的長嘯聲?更何況這嘯聲中還帶著預告血腥的不祥力量?!

琉璃驚慌之餘,抬眼四顧,又覺森林裡伸手不見五指,詭譎異常,再警覺抬頭望天,只見月亮被重重黑影覆蓋,漆黑得嚇人。

細看一會,琉璃只覺那盤旋天際的重重黑影,越看越像是龍神的影子。這一想,琉璃腦中又立刻浮現雙生的樣子,心慌更甚。究竟發生何事,為何有傷在身的薩摩會喚出雙生?莫非遇到敵襲?!

焦急之餘,琉璃也顧不得找尋白兒,轉身飛快往來路奔去。


森林的另一邊…,隨著一聲厲嘯,無數龍影同時從天而降,張開獠牙滿佈的嘴巴,聲威赫赫地高速墜落。而身為龍影的目標,六個人卻同時著迷地看著龍影疾撲而來,完全不思躲避。

那股聲勢,和幾乎令人全身發抖的氣息在他們體內引發共鳴,全身血液和力量都在激盪著,讓他們一時間沉浸在這種少有的興奮感中。

眼看六人就要被龍吞噬時,巨變又起!

一直以精神遙控雙生的薩摩本來還高興於兩招連使極為順利,又見那六名魔族人完全不思反抗,心裡更是不禁雀躍地期待結果。不料,就在“群龍噬日”堪堪就要奏功時,薩摩忽感體內一空,腦中劇烈轟鳴,抽痛不已!薩摩立知不妙!卻是因為真迄魔力尚未痊癒,又擅自連使兩招禁招,體內真氣魔力同時告罄!如此一來,施展了一半的招數自然無以為繼。絕望瞬間閃過薩摩腦海,禁招失敗…,那就表示,他得承擔失敗後的反噬!

就在紛亂的思緒迅速閃過薩摩腦海時,無數龍影突然像失去目標一般,猛然散開,接著便以比來勢更快的速度,竄進飄在空中的薩摩身體!

龍影入體,薩摩頓感體內五臟六腑,筋脈血管疼痛欲裂,每竄回一道龍影薩摩就全身震動一次,疼痛的神經也跟著拉緊了一點。劇烈的疼痛幾乎讓薩摩忍不住想撕裂全身血肉,立時死去,但偏偏接受禁招反噬的他卻連舉手的力量也沒有,更別說自殺了。於是,當龍影全數消失在薩摩身體裡時,薩摩彷彿感覺到五臟六腑承受不住壓力,終於爆裂開來!全身鮮血瞬間上湧,逼得薩摩兩眼猛地瞪大,不覺便張口噴出滿天血霧,就連雙眼、雙耳還有鼻子都滲出絲絲鮮血!鮮血一出,薩摩頓感全身一鬆,然後便呼地從空中墜落…。

幸好…琉璃不在…。這是薩摩下墬時心裡唯一慶幸的地方。


當迷路的谷韃好不容易回來,看到的就是無數龍影從天而降的景象。正在震撼間,卻見龍影全轉向朝半空中的薩摩而去,還沒搞清楚狀況,薩摩就這麼直直下墜。

「大人!」谷韃驚叫一聲,連忙撲向前去,雙手一張,就想直接接住薩摩。

一個大男人的身體失速往下掉,其重量自然不輕,可谷韃卻什麼也沒想。結果當然很清楚,那便是谷韃成了肉墊,承受了薩摩掉下來的衝擊力。谷韃全身一痛,喉嚨一甜,巨大的力量當場讓他嘔出一口鮮血,立時昏了過去。

托谷韃的福,薩摩從高處掉下來卻是毫髮未傷。雖然脫力下墬,但薩摩的神智還算清楚,有人一接住他,他立刻就感覺到了,只是渾身劇痛脫力,只能放任自己直直跌在谷韃的身上。擔心之下,薩摩一落地便撐起餘力,吃力地離開被他壓在身下的人身上,轉頭看去。這才發現,接住他的不是別人,就是他不甚重視的谷韃!薩摩心裡既是感動又是羞愧,再見谷韃沒了動靜,連忙伸手探了一下谷韃的鼻間,發現谷韃還有氣息,應該只是單純的昏迷,才總算安心下來。這一安心,昏眩的感覺便立刻有如排山倒海般襲來,薩摩身體一搖,隨即往後倒去。只是才剛栽倒,便覺背後有人扶住,原來卻是方才一直被禁招阻擋在外的小斑用牠巨大的身軀撐住了薩摩。

「小斑…,謝謝你…。」薩摩近似嘆息地向小斑道謝。

小斑轉頭用舌頭舔舔薩摩的臉,似乎在表達自己的關心。

薩摩失笑,乾脆便藉著小斑的協助,靠坐在樹下。

他失敗了…。薩摩遺憾地想著。方才他本想一股作氣,將眼前這六個魔族人收拾掉。但禁招所耗費的魔力和體力本來就很大,加上兩招並使,其耗費的魔力和真氣豈止加倍?就連圖甦也曾表示,在巔峰狀況之下,他都沒有信心能連使兩招禁招。薩摩雖然天賦異秉,但以現在帶傷之身,狀況不佳,發出一招已是相當難得,所以第二招使了一半,體內真氣魔力便已不濟,禁招的強大威力立刻反噬。現下薩摩不僅體內真氣魔力空虛渙散,全身更活似被肢解了一般,只一稍動便疼得直想大聲呻吟。現在的他只是強撐著腦中一點清明,不願昏迷任人宰割罷了。

招式施展失敗,但龐希爾斯等六個魔族人卻還沉浸在方才那半招所帶來的震撼當中,久久無法回神。

薩摩知道,這是攻擊的最好時機,可惜他現在卻是欲攻無力。只能趁著六人尚未回神,盡快療傷,以圖一拼之力。即便是到了山窮水盡,薩摩也不願放棄任何機會!小斑察覺情況緊急,待薩摩坐下之後便主動攔在薩摩面前。方才回到薩摩體內的雙生,這時也再度出現,團團盤繞在薩摩身上,與小斑一前一後一起護衛薩摩,但經過方才禁招的失敗,雙生的模樣顯得萎靡許多,聲勢也弱了不少。

龐希爾斯總算是魔族當中的佼佼者,所有失神的人當中,就數他最早回神。緊接其後的是渥德,接著,其他人也陸續回過神。六人一回過神便立刻擺起戒備姿勢,卻赫然發現方才讓他們心神為之奪的漫天龍影已然消失無蹤。再一細看才發現那個讓他們狼狽不堪的人,就倚在樹旁,旁若無人地閉眼療傷。

龐希爾斯等人納悶了…。從月光被龍影重重遮蔽時,四周瀰漫的感覺立刻讓他們屬於魔族的靈魂騷動鼓譟。為什麼呢?他們的敵人是神族不是嗎?為什麼能散發出讓他們血液共鳴,魔靈為之呼應的力量?那力量或許龐大,但還不至於震懾住他們,偏偏那力量中蘊含的某種能量卻對他們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吸引他們內心中那個純粹的魔!這是為什麼呢?

龐希爾斯等人百思不得其解間,小斑和雙生也發現他們已經回神,立刻警告似地怒吼一聲。

龐希爾斯等人神魂未定,被小斑和雙生一嚇,情不自禁地退了一小步,但隨即又定下心神,凝神細看…。

這時薩摩也因為聽到吼聲,睜開了眼睛,直視著眼前六個魔族人,其中兩人是躺在地上的,不用說就是方才那一番努力的成果。薩摩看著四個看來並無沒有受到多大傷害的魔族人,金色雙眼中沒有恐慌、緊張,有的只是驚人的冷靜…,他在尋思全身而退的方法。

相較於薩摩的面無表情,龐希爾斯等人看著薩摩的表情就顯得耐人尋味多了。

這個讓他們吃了不少苦頭的敵人有著神魔族都會擁有的好容貌,一見便忘不了。但…,比起神族人永遠一副令人作噁的正氣凜然,這個人似乎又少了那麼一點味道,尤其他現在五官滲血的模樣,倒是有些邪惡味道,不似神族人呐!…那金色雙眼、黑色長髮…這些特徵的確是他們奉命尋找的神族人啊…!難道判斷有錯?!只是,若不是神族人,還有誰有這樣的能力毀了韓特又殺傷艾蒙?!人類嗎?人類怎麼可能擁有金色眼眸?別人不知道,他們魔神兩族的人卻都清楚,眼珠的顏色暗示著此人身上魔、神族的純度有多高!若沒有高等神族的靈魂,根本不可能擁有金色眼珠!

再者,這人身上的龍神又是怎麼回事?龍神分明是龍人族的王或王儲才會有的。龍族是魔族的分身,連帶龍人族也有魔族血液,雖然不算純正,但也不致會被神族吸收啊!更何況,龍神的主人是肯定擁有魔族血液的,怎麼可能同時擁有神族的身分?!龐希爾斯等人真是越想越迷糊。

「你是龍人族的什麼人?」渥德又驚又疑地問。

薩摩料定是雙生引起他們懷疑,否則以魔族的心狠手辣怎會不趁這等好時機,一舉殺了他?當然,以他現在的情形,他們越是迷惑不確定,他就可以爭取到越多的時間,只是…,將龍人族牽扯其中恐怕是難以避免了!如果可以,他多希望將這些魔族人一一滅口,為龍人族斷絕後患啊!

「我像龍人?」薩摩反問。

此話一出,渥德等人也不確定了。他們本來就不相信龍人會是神族人,因為兩者的血根本無法相容,要不是龍神不可能離開宿主太遠,眾人打死都不會有絲毫懷疑。

「若你是龍人,我們可以放你一馬,只不過,你得跟我們回去。」渥德折衷地道。若這人真是龍人,那他們就要弄清楚為什麼他會有一雙高等神族才會有的眼睛,還有,為什麼要侵入道蘭分部?

話說得好聽,薩摩卻一點都不心動。雖然他根本與神族一點關係都沒有,但他畢竟殺了韓特,事情沒有那麼好了。再者,若是跟他們回去,肯定會將龍人族,甚至精靈人族牽扯其中,這是他最不樂見的。於是,薩摩勾起嘴角,模糊地道:
「不管我是不是龍人,殺了韓特,我不相信你們會善待我。」

此話一出,渥德一滯,倒是溫達那邪笑著接腔道:
「當然…吃一點苦頭是要的…,但是總會留你一命,好過現在被我們殺死吧!」

魔族眾人聽了,齊聲大笑,就連那個頭斷了一半的人也露出極其噁心的笑容。

「那我拒絕。」薩摩含笑回答。

「你!」薩摩的拒絕頓時讓溫達那下不了台,當場氣得滿臉通紅。

就在溫達那張口打算大罵薩摩不知好歹時,薩摩反倒搶先嘲笑道:
「我不想去受那些無謂的苦,更何況,我不去,你們也不見得殺得了我。」

此話一出,魔族眾人當場一愣,接著突然哈哈大笑。

「真是好笑!就你現在這個樣子,還逃得掉嗎?靠那兩隻畜生?」溫達那指著薩摩靠坐在樹幹上的模樣譏笑。

這話極其輕蔑,薩摩心裡氣怒,但表面卻不動聲色,反是一臉莫測高深地道:
「剛剛我可以把你們逼到那個地步,你就這麼肯定我現在不能?」

魔族眾人本來還跟著溫達那一起譏笑薩摩,這會聽薩摩這麼說,都想起方才群龍從天而降的震撼感。那不是恐懼,而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吸引他們主動投入大張的黑洞之中。再看一眼氣定神閒的薩摩一眼,眾人一時也無法肯定了。

薩摩知道自己的疑兵之計,已經讓這些多疑的魔族人不敢輕舉妄動,臉上雖然掛著淡淡的微笑,但實際上卻片刻都沒停止凝聚體內所剩不多的真氣和魔力,儘管每凝聚一分,五臟六腑就跟著多疼痛一分。但他得在他們發現自己的企圖前,盡力凝聚最多的力量。他知道,今天他必無倖理,但萬幸的是,他已經支開了琉璃,否則面對這麼多魔族人,不用說保護琉璃了,恐怕最後兩人都得葬身此地。現在只要在他死之前,多撈幾個回本也就值得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