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中,渥德首先質疑薩摩的話:
「我懷疑,若你現在仍有力量,為什麼不馬上動手。」

薩摩聞言便知自己的緩兵之計已經被揭穿。果不其然,龐希爾斯緊接著恍然大悟道:
「難怪我總覺得奇怪,原來這小子根本就是在拖延時間,好恢復體力嘛!」

薩摩也不否認,反倒嘲諷起龐希爾斯來了:
「你叫龐希爾斯是吧?現在才想清…,你的領悟力似乎稍差了一點。」

眾魔族人一聽立時嘩然,龐希爾斯一張臉也頓時氣得煞白。就在這時,薩摩突然大喝一聲,彈身撲上。盤在薩摩身上的雙生早就接到命令,薩摩一彈起身牠便呼地騰身直探霄漢。小斑沒動,但此刻牠那近乎透明的獨角卻已伸出,正一閃一閃地凝聚能量。

此舉大出眾人意料之外,加上眾人一開始都被騰飛高空的龍神雙生吸引了注意,不及反應,待驚覺時,薩摩早已來到眼前。眾魔族人大喝一聲,隨即散開,打算將薩摩團團圍住,一舉擊殺。

薩摩夷然不懼,嘴裡急促唸了幾句:
「天地之水,隨我驅策,化身為暴風,迷惑敵人的道路!」

隨著吟唱聲,水氣迅速凝聚,迅速聚起大片雪霧,狂風暴雨般地席捲而來。

龐希爾斯等人不知薩摩是精靈族人,更不知其魔力已經到了魔法施展由心的地步,因此無法從薩摩施展魔法還需咒語推知薩摩此刻的魔力的確已經不夠。

見暴風雪捲了起來,龐希爾斯等人立刻提高警覺。這場暴風雪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那人為什麼要白費力氣?更何況他們都看得出來,薩摩根本已是强弩之末,不可能再有大作為。難道,這場風只是個障眼法?薩摩打算趁這場風暴捲起時逃之夭夭?還是另有企圖?眾人猜疑不定時,薩摩早在暴風雪一捲起時,便迅速隱起身影。消失前,龐希爾斯彷彿看到薩摩那雙金色眼睛帶著濃烈的殺意看著他。

敵人的氣息消失了!龐希爾斯等人驚覺,連忙也跟著斂起全身氣息。一時間,暴風雪裡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明明四周都是呼呼的暴風聲,龐希爾斯卻彷彿在耳邊聽到敵人的呼吸。他心裡很不安…,最後那兩道滿是殺機的視線讓他的危機意識迅速抬頭。不知不覺的,龐希爾斯以著異常謹慎緩慢的速度移動。這暴風雪裡太過危險,最好他能盡快脫離暴風雪的範圍。

渥德本來不敢稍動,但覺身旁暴風氣流略有異動,還道那隱藏的敵人便在那裡,略一思忖便提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小心接近。

暴風雪中,薩摩同樣看不清四周,他按照記憶中的位置,從旁繞近,一邊接近一邊將全身僅餘的所有力量凝聚在雙掌間。終於,他感覺到前方暴風彎行的線條。確定敵人的確在前方之後,薩摩立刻散開暴風雪。

風雪驀然終止,眾人大感不妙。就在這時,一顆恍如烈日般明亮的光球以著驚人的速度呼嘯而來!風雪尚未完全散去,視線也還不甚清楚,眾人被光球絢爛的光芒吸引,又聽到光球劃破空氣的尖銳聲音,立刻直覺閃避,但光球的速度實在太快,眨眼便到!首當其衝的渥德眼看無法完全躲過,只得騰出一隻手,將魔能凝聚其上,打算格開光球。光球的強光遮蔽了渥德的雙眼,只知道當他一手往前隔開光球時,他的同伴們都發出了驚呼聲。這些驚呼聲讓渥德手邊一緩,隨即他便聽到身後勁氣呼嘯,心中劇震!不及多想,渥德側身便躲,本來打算格開光球的手轉而橫擋胸前,打算硬接光球。從後襲來的勁氣呼地從他的右側削過,渥德才剛鬆了口氣,光球便猛然撞向他擋格在胸前的手。巨大的威力透過手臂,直撞向胸前。渥德被撞得血氣翻騰,不由自主地往後飛。儘管如此,渥德還不甚擔心,這光球的威力畢竟有限,絕計無法使他受傷。當然,他沒受傷就意味著接下來換那個對他偷襲的人遭殃了。渥德想著,不自覺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突然,渥德感覺左胸一痛,思緒隨即中斷,只覺從胸口湧上一股無法阻擋的熱氣,張嘴一吐卻是嘔出滿口鮮血!渥德大驚,連忙低頭一看,只見五根手指從胸前穿了出來。還沒省悟究竟怎麼回事,四周便傳來同伴的叱喝聲,接著數道掌風掃過,目的地都是他的背後。手指從背後迅速抽離他的身體,轟隆的勁氣交擊聲響了幾聲,接著渥德便見一片血霧從天而降,頸間驀地一涼,魂魄就這麼被吸離身軀,看著失去頭顱的身體轟然倒地!離開前,渥德彷彿聽到轟隆的勁氣交擊聲又響了幾聲…。


薩摩的身體帶起一線鮮血,恍若斷線的風箏高高飛起,撞上樹幹暈出大片腥紅之後再重重落往地面。

「渥德!!」溫達那抓起地上的屍體大聲叫著。

其他魔族人也跟著溫達那上前,見渥德身首異處,心臟又被開了一個大口,都齊齊搖頭。

「傷得嚴重,大概要一個月才能好。」其中一人感嘆地道。他們魔族的確是不會死,但是軀體傷得太嚴重還是需要時間復原的。但不論如何,自己的軀體都比人類的身體好用,所以若非傷到無法復原,魔族人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軀體。

「咦?渥德的魔靈不在!!」龐希爾斯仔細探查了一會,突然驚叫出聲。

此話一出,眾人俱皆大驚。身體受傷是小事,魔靈不在可就是大事了!

渥德遭襲的地方正是龐希爾斯方才站的地方,龐希爾斯總覺得渥德是代替自己受傷,心中很不舒坦,所以才會特地來探渥德的魔靈,沒想到一查之下,軀體內竟是空空如也!驚疑之下,龐希爾斯立刻轉頭對著倒地的薩摩喝道:
「你對渥德做了什麼?!」

薩摩滿臉疲憊,雙眼無神地靠坐在樹根上,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戰果。

負責誘敵的雙生回到薩摩身邊,擔憂地看著身受重傷的主人。薩摩全身魔力真氣已經告罄,連帶的也影響雙生復原能力。剛剛因為施展禁招的力量消耗,恢復的速度異常緩慢,所以現在雙生能幫的相當有限。方才協助他攻擊的小斑也來到薩摩身邊,在他的傷口上面舔著,說也奇怪,小斑舔了幾下,薩摩彷彿覺得傷口沒那麼痛了。可惜薩摩最重的傷都傷在內腑,所以就算傷口不痛了,薩摩還是動彈不得。

雖說薩摩用了點計,但他一個受了傷的人能夠廢了一個魔族人,也該值得驕傲了。可惜他一開始想廢的並不是這個叫做渥德的人,而是龐希爾斯。沒想到龐希爾斯竟然離開原本站的地方,才會讓他殺到渥德。

「不過是挖了他的心臟,砍了他的頭而已。咳!」薩摩舉起血淋淋的左掌,若無其事地回答。只可惜他實在傷得太重,才短短兩句話,便連連咳出了好幾口血,將黑色的夜行衣暈染得更加暗沉了。

「胡說!你說!你用了什麼惡毒的計倆收走渥德的魔靈?!」龐希爾斯一點都不鬆口,依舊大聲喝問。

不只是龐希爾斯,就連其他魔族人也雙眼噴火地看著薩摩,若非等著薩摩的答案,恐怕立刻就要衝上來將他凌虐致死。

他怎麼知道呢?薩摩嘲諷一笑,抹掉嘴角的鮮血,順手往衣角一擦,對著龐希爾斯嘲謔地道:
「信不信由你。反正…他是代你受過…,我本來想殺的…,是你…。」薩摩斷斷續續地把話說完,好幾次都差點擋不住到了喉嚨的鮮血。

龐希爾斯氣得渾身發抖,沒想到一直用悲憤的眼光看著薩摩的溫達那卻在這時突然大笑起來。這一笑當場讓眾人傻眼,就連薩摩也不禁納悶地看著他。

溫達那笑得得意,笑得高興,好不容易才緩下笑聲,得意地道:
「渥德果然很聰明啊!不久以後,你這具身體就是渥德的了!」

此話一出,薩摩大為不解,其他魔族人本來也不懂,但在看到薩摩撐在地上的左手時,卻恍然大悟地露出了然的笑容。

「原來如此啊!你那隻左手給渥德佔據了,不久…,你的全身都會被渥德佔據,最後,你的靈魂也會成為渥德的!一具神族的軀體…,啊…!真是太令人期待了!」龐希爾斯恍然大悟,指著薩摩的左手,異常興奮地道。

聞言,薩摩全身巨震,舉起左手,仔細看了起來。方才動手,綁在左掌上的布條被他震裂,擦掉上面的鮮血之後便露出黑紋纏繞的手掌。仔細一看,左手上面的黑色不僅比之前還深,紋路也比之前還要來得明顯。難道,這黑色的紋路竟是魔族企圖佔據身體的象徵?!這黑紋早在他離開道蘭市時就已經有了,而那時,他正好也是用這隻左手毀了韓特,現在再加上渥德…,難道他們兩個的魔靈都附在上面嗎?!據龐希爾斯所言,這左手只是開端,接下來被他廢掉的渥德…,也許還加上一個韓特,將會佔據他的身體…?!

這會不會只是魔族人打擊他意志力的手段之一?但看龐希爾斯等人得意的表情又不似作假…。薩摩不禁擔憂起來…,萬一讓魔族搶了他的身體,那麼龍人族、精靈人族…會不會就此落在魔族手裡…?而琉璃,他的妻子…,要怎麼面對他?!魔族會不會利用龍人族,精靈人族,甚至琉璃,來遂行他們的陰謀?!薩摩越想越覺得全身發冷!

龍人族、精靈人族和琉璃是他的歸屬,他怎能放任魔族傷害他們?!絕對不行!

「你害怕的樣子真令人高興…。」龐希爾斯看著薩摩驚惶的表情,高興得直笑。

薩摩無心計較龐希爾斯的譏笑,他想的是,如何不讓魔族人利用他的身體…。不難的…,薩摩仔細回想韓特佔據人的軀體,被自己砍了頭便算死了。所以,只要自己的身體受了無法挽回的傷,就算魔族人佔據他的身體也沒用。想到這裡,薩摩心中立刻有了打算。

他不能坐以待斃,如果他的身體將會被魔族佔據,那麼他一定要在魔族人成功之前,自己搶先讓自己死亡。只要自己一死,魂玉心石就會回到聖池,龍人族也將可以再度指定繼承人,跟他有著同心印的琉璃更可以得知自己已死…,如此一來,魔族就算得到他的身體,也無法利用他的身分了!雖然他捨不得他們,更捨不得琉璃…,但是眼前卻也沒別的方法了。而且越是細想,薩摩就越覺得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解決方法了…。只是…,得知他死了,琉璃一定會很傷心吧…!

儘管已經下定決心,薩摩心裡還是不免唏噓…。沒想到他最後的結局竟是自我了斷?!

撇開無謂的感傷,看一眼最後的藍天,薩摩再次凝聚少得可憐的真氣。這些真氣再殺一個魔族人肯定不夠,但是要殺自己,那是綽綽有餘了。

見薩摩滿臉堅決,溫達那驀地驚覺,大驚失色地大叫:
「不好!他要自殺!!」

龐希爾斯聞言大驚,連忙收起得意,凌空打出一掌,勁氣呼地掃向薩摩。勁氣的威力不大,似乎志在阻擋他自殺罷了!但薩摩知道,只要自己不死,身體被佔據還算小事,琉璃、精靈人、龍人將被魔族利用才是大事。

光看那勁氣的威勢,薩摩便知道,除非他現在體力魔力都盈滿無缺,否則要想硬接簡直就是痴人作夢。但若不接下,勁氣打上他現在這個殘破的身體,絕對會讓他完全失去最後一絲本來打算拿來反抗,現在打算拿來自殺的力量。

其實…,仔細想想,他從一開始就沒有跟這些魔族人正面相接,若非先以魔法迷惑敵人,再以八大禁招震懾他們,要想一命換一命恐怕很難。

面對這種威力的攻擊,薩摩要想保存最後一絲立量,最好的方法就是躲…。但身受重傷的他能聚起一點自殺的力氣已是極限,哪還能移動分毫?!面對疾飛而來的勁氣,薩摩知道他只有一個選擇,便是在勁氣打上他之前,先自我了斷。於是,薩摩毫不猶豫地舉起左掌,反手就往胸口插去。

「不──!」一聲尖叫劃破夜空,伴隨著聲音響起,一股旋風也在薩摩身前捲起,將疾飛而來的勁氣打偏,呼地從薩摩左邊呼嘯而過。薩摩插往胸前的手,也在聽到這聲尖叫時,猛地停下來…。

那是琉璃的聲音!沒想到琉璃竟然這麼早就回來了?!偏偏他現在最不希望的就是將琉璃捲入這場沒有勝算的殺戮當中!

「琉璃…快走!!」薩摩焦急地大叫。這一急,立刻又逼出好幾口鮮血。

琉璃不管薩摩說什麼,她只知道,當她好不容易找到路回來,卻見她深愛的摩哥哥滿身鮮血,神情萎頓,一道勁氣正以驚人的速度打向他時,她的心簡直快碎了。

「米坦娜?!」龐希爾斯驚叫。他竟忘了,米坦娜是這人的妻子,否則他就該早點解決這人才是。

琉璃撲到薩摩身前,跪在地上,纖細的手臂抱著薩摩的脖子,簌簌發抖,發了瘋似的將水元素源源不絕地送進薩摩體內。但薩摩受的傷那麼重,豈是這些水元素能迅速治好?只是薩摩也無力阻止琉璃的做法,只能心疼地撫摸琉璃披散在身後的絲絲長髮:
「琉璃…別試了…。你快些走…,別讓我擔心…。」

琉璃猛搖頭,晶瑩淚珠一顆顆滾落:
「不走…!不走!不走!」琉璃連說了好幾句不走,就是不想丟著重傷的薩摩離開。

「我沒有事…。」薩摩吞下一口鮮血,擠出一個笑容,再次強調:「…真的!只要你不讓我擔心…,我一定會…沒事的。」

琉璃從剛剛將水元素注入薩摩體內時便感覺到薩摩內傷沉重,怎肯相信薩摩這番話?!只聽她顫抖著聲音道:
「…騙人。琉璃不相信…。你不可以拋下我…。」琉璃哽咽地說著,環住薩摩脖子的力量更大了,像是擔心薩摩將她推開似的。

這下不只薩摩為難,就連龐希爾斯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動手了。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