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失敗了?」溫達那驚訝地道。雖然勁氣撞擊導致的煙塵尚未消散,但那叫聲分明顯示他們想要殺的人並沒有死。

「我去看看。」龐希爾斯丟下這句話便大踏步走進煙塵中。他是對動手最猶豫的人,方才他雖然跟著大家攻擊,但實際上卻悄悄地偏離了方向。現在不知琉璃生死,自然相當關心,忍不住便自告奮勇上前查看。

龐希爾斯既然自告奮勇想去,溫達那自然樂得輕鬆,站得遠遠地看著。

龐希爾斯越走越是納悶,因為他發現,煙塵不僅沒有慢慢消散,還有越來越濃密的傾向。正在遲疑著該不該繼續上前時,發現他停步的溫達那便開口譏笑了:
「你要是不敢靠近就回來吧!用不著打腫臉充胖子。」

龐希爾斯聞言大為氣怒,忍不住回頭叫道:
「你懂什麼,這裡古怪的緊!」

此話一出,溫達那更是囂張地大笑起來:
「有什麼古怪?頂多不就是半個死人?你要是怕了就說,別說得這麼好聽。」

溫達那話才剛說完,便見龐希爾斯突然飛進煙塵中。若非龐希爾斯發出驚恐的叫聲,溫達那肯定會以為是龐希爾斯受不了他的冷嘲熱諷,突然不顧一切衝進去。

原來正當龐希爾斯想反駁溫達那時,一道奇怪的吸力突然將他往前吸。猝不及防下,龐希爾斯立刻身不由己地投入煙塵當中。

龐希爾斯驚恐的叫聲持續傳來,那聲音透著恐懼害怕懊悔…。眾人大驚之下,又見煙塵沒有消散的跡象,只得紛紛上前,查看狀況。雖然他們都知道,煙塵當中應該只有那個身受重傷的神族人,和那個美麗的人族少女…,或者還加上後來突然闖進來的人族男子,但在龐希爾斯異常的叫聲中,眾人還是忍不住提氣戒備。

穿過濃濃煙塵,眼前豁然開朗,入目的景象讓眾人不由自主地齊退了一步!只見一名黑髮凌亂的男人坐在地上,膝上躺著全身染血的金髮少女,男子右手前伸成爪,龐希爾斯的頭顱正被這隻手緊緊扣著。手長得很奇怪,皮膚黝黑粗糙,五指特長,手指尖端指甲又長又黑,尾端呈倒勾狀,沿著手掌向上看去,隱約可見一條龍纏繞在男子整條右手臂上。男子低垂著頭,黑髮遮蔽的他的臉,但龐希爾斯卻透過男子的指縫,驚恐地瞪著男子的臉尖叫。

眾人雖然因為男子的怪異形狀,無法確定這人是否就是那個神族,但是,他們卻都同時全身發抖…。那是出自本能的恐懼…,因為眼前的男子,渾身散發的是他們任何人都無法抵禦的強大魔能!!

是誰…?眾人心裡都有這樣的疑問,但張大的嘴卻怎麼也吐不出一個字。一時之間,氣氛猶如繃緊的弓弦,充斥著詭異和緊張,只餘龐希爾斯的叫聲在夜風中迴蕩。

「是你們…,是你們殺死琉璃…。」終於,低垂著頭的男子說話了,低沉飄蕩的聲音彷如來自九幽的鬼音,不大,卻震撼。

聲音傳進眾人耳中,就像雷擊似的,眾人同時全身一顫。龐希爾斯的哀嚎聲音也在這時驀地淒厲起來。眾人凝神看去,原來,男子扣著龐希爾斯頭顱的右手竟逐漸收緊,尖銳的指甲深深扎進旁希爾斯的頭皮中,五道血線隨之延長。

眾人驚呼,直覺上前,打算救下龐希爾斯。溫達那與龐希爾斯本屬不同陣營,本想上前,卻突然想起龐希爾斯是三王的得力臂助,要是死了,對二王必大有幫助,於是腳下不由一頓。就這麼一個遲疑,只聽碰地一聲,一蓬腥臭液體猛地噴到溫達那臉上。原來,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龐希爾斯的頭顱竟在男人的手中爆裂,血水、腦漿四散噴射!溫達那臉上那抹腥臭的液體,帶著鮮血的鐵銹味,不是龐希爾斯的腦漿是什麼?!

與此同時,另外兩個撲上前去的魔族人聽得一聲爆裂聲,也被噴了滿身腥臭液體,轉頭看去,就見男人抬起頭,一雙紫光粲然的魔魅眼睛立刻出現在他們眼前。

「啊!」兩人驚呼一聲,連忙往後飛退。

可惜,遲了…。兩人只見男人左手一揮,黑光一閃!斷了小腿的魔族人一顆頭顱就這麼飛向空中,一道黑煙也跟著消散。仔細一看,原來砍掉那人頭顱的竟是一把紫氣繚繞的黑色大刀!!

身首分離的魔族人身軀轟然倒地,頭顱也在飛了一段距離後,掉到地上,滾了幾圈。接著,那具身軀開始散出縷縷黑煙,就像蒸發一樣,逐漸溶化消散在空氣中…,絲毫沒留下任何痕跡…。

僥倖逃過一劫的魔族人見狀心膽俱寒,恐懼地高叫一聲,突然雙腳一軟,對著男人跪下,頭緊緊靠在地上,動都不敢動。

溫達那本來被龐希爾斯頭顱猛然爆裂嚇到,怔怔地出神,聽到同伴的叫聲,突然回神,轉頭看去,這一看,溫達那當場嚇得面無血色,連連退了好幾步,一邊退還一邊喃喃自語:
「不可能…,怎麼可能……?」

只見月光透過煙塵,照在盤坐地上的男人臉上。男人黑髮飄揚,那張臉的輪廓分明是方才那個神族人…,但…,那雙金色的眼睛此刻卻被一雙只有極高等的魔族才會有的紫色魔晶取代,幽幽的暗紫色洶湧著澎湃殺機。男子右手滿是龐希爾斯的鮮血和腦漿,滴滴答答地滴到地上,左手拿著一把足有半人高的黑亮大刀橫在身前。

溫達那的視線掃過男人全身,最後停駐在那把散發著他無法錯認的死亡氣息的大刀上…,全身開始如秋風中的落葉一般,簌簌顫抖…。四周很靜…,靜得他可以聽到那個刀下餘生的同伴嘴裡的喃喃低語:
「王…王……敬愛的王…,所有生靈都應該匍伏在您的面前…,接受您血的洗禮…,永生…無敵…血的王者…,任何以利刃面對您的人,在您的視線下,那愚蠢、無知的靈魂…將會失去他所擁有的一切……。」

這是所有魔族人都會背誦的一段話,用來表達對魔王摩拉的敬畏和臣服。

沒錯…!他沒有認錯…!那把黑亮的大刀正是可以號令魔族,失蹤已久的魔刀!

溫達那懷著複雜的心情看著盤坐在地的男人。同樣的一張臉,只不過是換成了一雙紫色眼睛,臉部的線條卻變得邪魅詭祕。極端俊美…,極端邪惡…,極端迷人…,極端恐懼…,不就是傳說中的魔王嗎?

就在溫達那還沉浸在震驚當中時,男人─薩摩─卻突然站了起來!驚得溫達那當場下跪,滿臉恐懼地看著薩摩。

薩摩一步步往前走,穩定的步伐,彷彿方才那身重傷從來不存在似的。他走到匍伏在地的魔族人面前,舉起魔刀…。

當他被絕望、憤怒淹沒時,一股他絕對不陌生的強大力量從體內深處湧起。換成以前,薩摩會壓抑它,但現在…,他無力也不想壓抑,任憑這股力量佔據他全身,將他的憤怒、悲傷、絕望無限擴大。在這一刻,他的腦中只有報仇,殺盡奪走琉璃的所有人…。

匍伏在地的魔族人似乎也感應到薩摩的意圖,只見他抬起頭來,直視在月光下散著詭祕光芒的黑色魔刀,臉上浮現的不是恐懼,而是近乎狂熱的崇拜…。

薩摩卻不管他的表情,黑色魔刀舉到最高點之後,疾速劃下,魔刀劃破空氣,發出尖銳的嘯聲,刀光一閃,匍伏在地的魔族人也在一陣黑煙中,完全消失了…。

溫達那自始自終都看著薩摩,他看到薩摩握著摩刀的左手上,黑紋仍在,但月光下紋路的形狀卻告訴他…,渥德不會再回來了…。渥德從頭到尾都不是為了奪取身體才附著在那人的左手上…,而是被那人的左手吸走…,現在…那人的左手早已成了禁錮魔族魔靈的監獄…魔靈或許可以不滅…但卻永遠沒有自由…。

就這麼一出神,薩摩已到了溫達那身前。魔刀依舊緩慢舉起,溫達那看著閃耀的黑色大刀,恐懼、不甘、不信…,複雜的情緒同時湧上,他驚叫一聲,突然呼地竄起,轉頭就跑!

他不想死…,不想消失…,他還想成為二王的心腹…,他可以成為魔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他不甘心…!!溫達那鼓起全身力氣逃跑。沒有追逐的腳步聲,溫達那幾乎以為他能夠逃過一劫。

薩摩神情冰冷,看著撒腿疾奔的溫達那,突然舉起右手…,龍影再現!!疾奔的溫達那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身體就這麼失去控制,飛了回去。

「啊──!!」在溫達那驚恐大叫聲中,溫達那的身體已經飛回薩摩掌中。

薩摩沒有絲毫猶豫,握住溫達那的喉嚨,用力一捏!喀地一聲,溫達那的脖子硬生生被薩摩拗斷。一縷黑煙從斷裂處飄出,急速往外狂飛。見狀,薩摩似乎一點都不驚訝,直覺揮刀砍去,一聲異常尖銳的聲音過後,那縷黑煙便消散得無影無蹤。

殺死溫達那之後,薩摩轉頭看向現場唯一的倖存者─那個全身殘缺,差點連頭也斷掉的魔族人。

煙塵不知道何時消散的,但薩摩殺死溫達那的那一幕,這個魔族人肯定是看見了,因為他此刻的表情正鮮明地傳達著恐懼、害怕、敬畏。

見薩摩緩步走近,那人驚得連忙跪在地上猛磕頭:
「王…王…!饒命…!饒命…!」雖然他不知道究竟怎麼一回事,但眼前這個全身散發強大魔能,手持魔刀的人,分明就是他們等待的魔王!

薩摩全然不為所動,走到近處,反手一刀,這個本該死絕的魔族人,終於真真正正地死了。

才這麼一眨眼的功夫,方才讓薩摩吃盡苦頭的六個魔族人都死了…,死在魔刀之下,再也沒有機會再生…。薩摩仰天望月,紫色瞳眸兀自閃著尚未止息的殺機。

這麼簡單啊…,死亡原來這麼容易…,薩摩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