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看到熟悉的黑色影子,但薩摩卻在看到谷韃時停下目光。那是龐希爾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知道。畢竟…,谷韃在琉璃架出護壁時,搶出來保護,被魔族力量直襲,已經死了。這是薩摩親眼所見,只是琉璃當時背對著谷韃,或許並不知道…。

聽薩摩說那些魔族人已經死了,琉璃大吃一驚,忍不住疑惑地問:
「魔族的人也會死嗎?」傳說中的魔族人不是不老不死的嗎?而且現場一具屍體也沒有,那些人真的已經死了嗎?

見琉璃這般驚訝,薩摩不禁失笑:
「嗯,別忘了我身上有魔刀。」

聞言,琉璃恍然大悟,隨即又偏著頭問:
「用魔刀就可以殺死那些壞人了嗎?」

「是啊!」薩摩點頭回答。

「…為什麼呢?」琉璃煞是不解地問。

此話一出,薩摩一時倒也不知道如何解釋。為什麼可以再生的魔族人會被魔刀殺死?他自己也不甚清楚哩!

谷韃見薩摩回答不出來,立刻臉現疑惑。

薩摩知道龐希爾斯一心認定他就是魔王,所以當然會對他不知道魔刀之事起疑心,可偏偏他真的對魔刀為何可以殺死魔族人一無所知…。正緊張間,突然靈機一動,轉頭便對龐希爾斯吩咐道:
「你說給琉璃聽聽吧!」

此話一出,寄宿在谷韃身體裡的龐希爾斯反倒分不清,究竟薩摩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解釋。但想到象徵魔王身分的魔刀在薩魔身上,龐希爾斯很快就推翻薩摩不知此事的想法,立刻躬身回答道:
「因為魔族初生之時,為了節制魔族力量,建立魔族體制,每一個魔族人都立下契約,給予魔刀主宰生死的權力,所以只要被魔刀砍傷,魔族人是沒有辦法再生的。」

琉璃聞聲,轉過頭看向谷韃,面露疑惑:
「谷韃?」

實際上是龐希爾斯的谷韃面對琉璃的疑惑,一時不知該不該承認,倒是薩摩知道琉璃第六感神準,早晚會知道現在的谷韃並不是以前的谷韃,於是乾脆坦承道:
「谷韃已經死了…,他現在是龐希爾斯。」

琉璃聞言不由渾身一震,呢喃反問:
「…死了?」

薩摩收緊雙臂,將琉璃緊緊抱在懷中,解釋道:
「是的…。他為了救我們,已經死了。為了讓龐希爾斯幫助我,所以借用了他的身體。」

琉璃雙眼遲滯地看著薩摩,又轉頭看向滿臉愧色的谷韃…,不,現在應該說是龐希爾斯…。

「米坦娜…,對不起…。」龐希爾斯愧疚地道。他知道琉璃會受重傷,谷韃會死亡都是他造成的。本來以龐希爾斯的個性和魔族的性格,根本不會為了這種“小事”道歉,但現在,面對琉璃清澈的眼睛,龐希爾斯彷彿看到了責備,不知不覺便開口道歉了。

琉璃沒有回答,僅是緩緩轉過頭,表情迷惘地看著薩摩。薩摩知道琉璃還不能接受這個變化,畢竟,若非龐希爾斯,谷韃也不會死,現在這具身體又給龐希爾斯佔據,琉璃不能坦然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

「琉璃…,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若非我受了傷,谷韃也就不會為了救我而死了。」薩摩抱著琉璃,喃喃道。

此話一出,琉璃突然激動起來,只見她連連搖頭道:
「不是!不是摩哥哥的錯!谷韃…谷韃一定很高興…很高興能救摩哥哥!」說著,琉璃不知不覺掉下眼淚。

薩摩知道他很狡猾,明知道只要將責任攬上身,儘管再怎麼不願意,體貼的琉璃也一定會逼迫她自己將谷韃的死亡合理化。明知如此,為了讓琉璃早一點接受谷韃死亡和龐希爾斯存在的事實,薩摩還是這樣做了。而琉璃也的確放下了對龐希爾斯的不諒解,忙著為薩摩開脫責任。

忍住心疼,薩摩伸手抹掉琉璃的眼淚,柔聲安慰道:
「…沒錯…,琉璃…,你懂的,谷韃沒有白死…,他讓我有機會拿出魔刀,殺死其他魔族人,還把龐希爾斯囚禁在谷韃的身體裡。」雖然與事實不甚吻合,但為了讓琉璃不那麼自責,薩摩還是選擇隱瞞一部分事實。

「…囚禁?」琉璃含著淚,遲疑地問。

薩摩露出笑容,肯定地點頭道:
「沒錯…。我把龐希爾斯囚禁在谷韃的身體裡,永遠不能離開,當作贖罪。」

琉璃驚訝地轉頭看向惶然無措的龐希爾斯。

龐希爾斯很是精乖,聽薩摩這麼說,再看到琉璃回頭看過來,立刻忙不迭承認道:
「沒錯!王罰龐希爾斯一生留在這具身體裡,不能離開。」

琉璃似乎也沒懷疑,清澈的藍眼睛僅是透著淡淡的愁緒:
「那…谷韃的靈魂呢?」她還記得谷韃曾說過,奴隸的靈魂得不到解放。她都還來不及幫他除掉詛咒,谷韃就死了。那麼,他的靈魂又將何去何從呢?

此話一出,不僅龐希爾斯愕然,就連薩摩也不知如何回答。谷韃死的時候,他渾身重傷,琉璃又危在旦夕,根本無心注意谷韃靈魂的去向。幸好就在薩摩打算開口承認不知時,龐希爾斯猶豫地開口了:
「我想…他的靈魂還在這裡…。」龐希爾斯說著指向胸口的烙印。

「我發現這裡有一個相當微弱的靈魂,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龐希爾斯不確定地接著道。剛附上這具身體時,他就發現這靈魂的存在,但任憑他用盡方法還是趕不走它,想來便是谷韃的靈魂了!

琉璃聞言大喜:
「太好了!這樣我就可以為谷韃消解詛咒了!」她不想讓谷韃死後靈魂得不到自由。

琉璃說著,就待上前,沒想到龐希爾斯卻猛地開口阻攔:
「等一下…。」

琉璃不解地看著龐希爾斯。薩摩對龐希爾斯的說辭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現在見龐希爾斯急著阻攔,還道根本沒有谷韃靈魂還在這回事,沒想到龐希爾斯卻似信心滿滿,篤定地道:
「他死掉太久了,靈魂已經跟這個詛咒結合,無法分離。就算解掉詛咒,他還是得不到自由。」

此話一出,琉璃大為失望。看來詛咒之所以會讓靈魂無法解脫就是因為與詛咒結合,無法分離的緣故,而決定靈魂和詛咒是否結合,關鍵在於死亡的時間。

見琉璃心情低落,薩摩連忙安慰道:
「別擔心,只要龐希爾斯還在這具身體裡,這詛咒我們隨時都可以解,說不定以後會找到其他的方法,讓谷韃的靈魂可以解脫也說不定。」

以目前的情況,琉璃也只能這樣想了。嘆了一口氣,琉璃將頭緊靠在薩摩懷中。薩摩知道琉璃心情複雜,也不說話,只是一邊伸手輕撫琉璃柔軟的金髮,一邊對龐希爾斯傳音吩咐:
「龐希爾斯,先別讓其他族人知道我的身分。」

龐希爾斯聞言大為不解。族人都在等王回來,怎麼王卻說不要讓他們知道呢?龐希爾斯這麼一想,便忍不住滿臉疑惑地看著薩摩。

見龐希爾斯詢問似地看著他,薩摩不耐煩地皺起眉頭,再次傳音道:
「我自有打算,你照做便是。」聽了魔眼那番話,薩摩更不想讓他這個岌岌可危的身分被明爭暗鬥中的魔族發現。畢竟他這個冒牌魔王可是經不起考驗的。

想到這裡,薩摩忽然想起魔眼的存在。對了…,魔眼既然在他身上,那麼,他不是魔王的事情魔眼哪會不知道?甚至…,他龍人和精靈人的雙重身分它也知道!

「沃德…,我心裡在想什麼你都知道嗎?」薩摩試探地問。

「不!只有王想讓我知道,我才能知道您的想法,否則就要像講話一樣,對我講話,這樣我也能聽到。」魔眼不疑有他,老實回答。

聞言,薩摩鬆了一口氣。魔眼畢竟不同於雙生和小黑、小白,他還不能接受讓魔眼得知他的一切。

龐希爾斯本有疑惑,但薩摩既已這麼說,再多疑惑也只得擱在一旁。

琉璃哀悼著一路隨她一起前去尋找薩摩的谷韃,突然想起一事,忍不住問:
「摩哥哥,你不是在學院嗎?怎麼會到這裡來呢?」

此話一出,薩摩心中打了一個突,頓了一頓才笑著道:
「喔…,出一個小任務,不小心碰上了魔族罷了。」他不想讓琉璃知道他是為了找尋失蹤的她才會遇到這些事,否則善良的琉璃又要自責了。

琉璃不疑有他,綻開笑容,慶幸地道:
「幸好你出任務,不然琉璃真的不知道怎麼找你呢!」

薩摩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別盡說我。說說你。你怎麼會被抓上奴隸船的?」薩摩不著痕跡地扯開話題。

提到這個,琉璃顯得有些羞赧。只見她吞吞吐吐了好一會兒才將她在伊闊利市被奴隸販子騙上船的經過說出來。

薩摩聽到琉璃被炤炎留在茶棧,不由得皺起眉頭:
「你出門就只有炤炎跟著?」海因應該知道琉璃是第一次出遠門,怎麼會只派一個人跟著呢?

琉璃見薩摩皺眉,立刻焦急地解釋道:
「不是爺爺的錯…,是琉璃不希望太多人跟著。」

琉璃緊接著將她這麼做的理由說出來。原來,一向習慣低調的琉璃覺得那麼多人跟在她身邊太過醒目。況且薩摩在人族的身分保密,若她大張旗鼓,帶著那麼多人去找他,怕會給薩摩帶來麻煩。海因雖然也認同她的想法,但還是堅持最少要帶兩個族人互相照應,最後是琉璃答應每到一個地方便主動聯繫當地的精靈人報平安,海因才勉強答應琉璃的要求。

事實上,海因也對此做了很多佈置,包括通知伊闊利市和巴耶帝國的精靈人,沿途照應琉璃,只是沒想到琉璃才剛踏進人族的地盤,便給騙走了…。不過,海因的安排也不算多餘,起碼在琉璃失蹤的第一時間,各地的精靈人很快便得到消息,得以迅速傳遞到薩摩這裡。

這中間的曲折琉璃不清楚,薩摩也不知道。但薩摩卻在心中暗暗決定,一但他不在琉璃身邊,一定要派人不分晝夜保護琉璃。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