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接著又追問了一些細節。包括船上有沒有標誌,奴隸販子的衣著有沒有共同點之類的。他想從這些細微的地方推斷究竟是哪一方人馬擄走琉璃。但,那些奴隸販子的船本來就偽裝成商船,外表根本一點標誌也沒有,船上的奴隸販子全都流里流氣,也沒有明顯的組織層級。薩摩問了好一會,還是得不到有用的線索。

正思忖間,眼角瞥見肅立一旁的龐希爾斯,心中一動,連忙轉向龐希爾斯問道:
「龐希爾斯,你本來在那艘船上工作吧?那艘船是屬於誰的?」

薩摩一問,龐希爾斯絲毫沒有猶豫,立刻便回答道:
「表面上,人口貿易船並不隸屬於單一販奴團,但實際上還是有派系之分。屬下臥底的那艘船一向偏向奴隸總管。」

原來如此。薩摩聽完龐希爾斯的回答,忍不住追問道:
「那龍社呢?龍社也有人口貿易船嗎?」

「有。龍社成長很快,偏向龍社的人口貿易船也越來越多。」龐希爾斯回答。

薩摩沉吟了半晌,又接著問道:
「偏向龍社的人口貿易船有沒有什麼特徵?」要是有特徵的話,那他就等於握著一條線頭,不怕龍社故做神秘。

這問題有點難答,龐希爾斯想了一會,才苦笑著道:
「龍社很擔心人口貿易船成為組織的漏洞,所以偏向龍社的人口貿易船也相當低調,有些甚至像是立場中立,很難辨認。」

聞言,薩摩大為失望。這時龐希爾斯又突然啊了一聲,補充道:
「不過龍社因為擔心滲透,每一艘偏向龍社的人口貿易船都會派一個族人到人口貿易船上去。他們跟我們這些臥底的不一樣,不用從事實際的勞務,只在背後遙控人口貿易船的行動。如果要辯識的話,大概只有這個了。但是在人類當中,族人通常都會偽裝,就算是我,見了他們也不見得認得出來。」

薩摩卻不管這些,心中一喜,便立刻在心中發問:
「沃德。如果現在有魔族人出現,你認得出來嗎?」沃德現在成了魔眼的載體,說不定不會像龐希爾斯那樣,被表面的偽裝矇騙。

果然,薩摩一問,魔眼便傳來肯定的答案:
「可以。所有魔族人不管怎麼偽裝,魔眼都可以看出他的真實身分。」

這便好!薩摩心裡總算踏實得多。看來,以後他要探龍社的底,甚至要摸清楚魔族的一舉一動,人口貿易船便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

「龍社是什麼?」琉璃見薩摩不斷追問龍社,忍不住疑惑地問。

薩摩回過神來,簡單解釋道:
「龍社是魔族人用來滲透巴耶帝國的組織。」

一聽到魔族,琉璃俏臉立刻刷白,驚恐地道:
「摩哥哥…,他們很…危險啊!你傷還沒好…不可以去找他們!」琉璃還記得,魔族人強橫的實力差點讓兩人都送了命。

見琉璃這般驚慌,薩摩大是心疼,連忙安慰道:
「別擔心。沒有萬全的準備,我不會輕舉妄動。」

琉璃知道薩摩說到說到。薩摩這番承諾立刻讓琉璃安心不少。

相對於琉璃的驚慌,一旁的龐希爾斯就顯得輕鬆很多。只聽他篤定地道:
「王妃請放心。只要王登高一呼,族人就會立刻追隨王,絕不會有危險。」

琉璃一聽,頓時迷惑了起來。王?龐希爾斯指的是龍人族和精靈人族的王嗎?可是薩摩還未繼承王位,怎麼會用這種稱呼呢?

「族裡派系林立,你這麼肯定,我卻不敢這麼肯定。」薩摩不以為然地回答。

此話一出,龐希爾斯立刻啞口無言。若沒立下血誓,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會不會全然效忠魔王,更何況其他人?畢竟,沒有王的日子太長了,比起對魔王的恐懼,掌握權力的快感讓人印象深刻得多。

聽薩摩毫不否認,又說族內派系林立,琉璃更是迷糊了。但一向對薩摩全然信任的琉璃卻沒有追問,僅是張著一對明亮的美眸,等著薩摩為她解答。

迎著琉璃的視線,薩摩在心中苦笑。他知道琉璃並不知道他被誤認為魔王一事,但眼下龐希爾斯在場,絕不是解釋的好時機,只好隨口交代一下便扯開話題道:
「這件事改天有空我再解釋給你聽。說說之後吧!你剛剛還沒說完呢。」雖說是為了引開琉璃的焦點,但薩摩還當真有些擔心琉璃在船上受了委屈哩!

「上船之後嗎?」琉璃確認似地問。薩摩刻意避開她的問題,她知道。若換成了其他人,必定追問不捨。但琉璃不同,她不僅一點追問的意思都沒有,還柔順地順著薩摩的話題。因為她知道,薩摩這麼做一定有原因,她深信,有一天,他一定會將所有事情都解釋給她聽。

薩摩點點頭,嗯了一聲:
「嗯!在奴隸船上,他們有沒有…傷害你?」說到這裡,薩摩忍不住皺起眉頭。

琉璃帶著淺淺的微笑搖頭:
「沒有。他們只是把我留在一間小房間裡,龐希爾斯甚至幫我把放了藥的飯菜換掉了。」

此話一出,薩摩先是驚訝,但一細想又立刻恍然大悟。他們不敢傷害琉璃不外乎擔心琉璃受傷。在他們眼中,琉璃約莫是往後榮華富貴的保證吧!

「那麼也是龐希爾斯偷偷放了你囉?」薩摩好奇地問。

「才不是。是因為我聽到哭聲,跑出去……」琉璃說了一半,卻突然閉上嘴,沉默了起來。

「然後呢?琉璃?」見琉璃突然沉默,薩摩不禁納悶地追問。

琉璃卻不繼續說,反倒將臉埋進薩摩懷中,薩摩這才發現琉璃的身體竟開始顫抖起來。原來…,琉璃不僅想起那個飽受凌虐的人族少女,還想起那飄散的黑霧,在她手中消失的生命!

琉璃身體的顫抖讓薩摩惶然失措。學院裡的那個夢境驀地湧上腦海,那聲呼喚彷彿又在薩摩耳邊響起,…難道…他們…?!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他們…他們對你做了什麼…?」薩摩捧起琉璃的臉,啞著聲音,焦急地追問。心中充滿不安的他,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也在發抖。

見薩摩滿臉不安,琉璃滿腔恐懼立刻化成奔流的淚水。

「摩哥哥…琉璃…琉璃…是殺人兇手……。」琉璃哀哀哭泣,伸手抹淚,看到自己的雙手。淚眼朦朧中,琉璃彷彿又看到從指縫飄散的黑色煙塵。又是驚懼,又是厭惡之下,琉璃無法自己地用力猛搓雙手。

薩摩見狀,連忙一隻手抓住琉璃近乎自虐的動作,一隻手將琉璃攬進懷中。壓抑焦躁的心情,薩摩用盡量柔和的聲音緩緩問道:
「琉璃…冷靜下來…。慢慢說…。」

薩摩的懷抱讓琉璃安心不少。聽著薩摩規律但顯得有些快的心跳聲,琉璃覺得身體似乎沒有抖得那麼厲害了。

「琉璃…看到他們…他們…欺負一個女孩子…。我…我…,他們想抓我…,琉璃好怕…好怕…。然後…他們…他們都變成煙…都不見了!」琉璃克制恐懼,斷斷續續地說明。

儘管琉璃說得不甚清楚,甚至有些混亂,但薩摩還是勉強拼湊出一點影像。見琉璃還在發抖,薩摩知道不能急。一邊用手輕撫琉璃的長髮,一邊溫柔地安慰道:
「別怕…。琉璃…我在這裡…,什麼事都沒有…,我會保護你…。」

在薩摩溫柔的低語之下,琉璃感覺自己的頭腦漸漸清醒起來。

「你不小心用魔法殺死他們嗎?」見琉璃情緒穩定,薩摩才猜測地問。

琉璃一聽,身體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靜下來,沒再像剛剛那樣失去控制。

「不是…那不是魔法…。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從身體裡出來…,然後那些人就變成灰了…。」琉璃帶著哭腔回答。

不是魔法?奇怪的力量?

見薩摩想不出來,龐希爾斯也不禁回想起那夜的情形:
「王…屬下趕到時,有感覺到魔族的氣息…,會不會就是米…不…王妃…所說的力量?」龐希爾斯猜測道。當時琉璃正好昏倒,龐希爾斯也沒懷疑到一點魔氣都沒有的琉璃身上,但現在想想,或許那股氣息就是琉璃口中所說的奇怪力量。

「魔族氣息?」薩摩不解。

「本來我也不知道從哪裡來。但是如果是王妃,雖然不是魔族人,還是有可能擁有魔族的力量。」龐希爾斯解釋。

此話一出,不僅薩摩納悶,就連琉璃也忘記心裡的恐懼,滿臉迷惑地看著龐希爾斯。

「什麼意思?」薩摩皺眉追問。

龐希爾斯舔舔嘴唇,解釋道:
「因為王妃朝夕和王在一起,因此吸收了王身上的魔氣也很有可能。但是…這種微量的魔氣能不能用來攻擊,我就不知道了。」

聽龐希爾斯這麼一說,薩摩立刻聯想到,從小時候開始,琉璃噬巫的能力便一直擔任平衡他體內力量的角色。那時也沒想到什麼,但仔細一想,琉璃幫他吸收的可絕大部分都是那些邪惡的力量啊!難道這就是龐希爾斯口中的魔氣嗎?但早在擁有魔刀之前,他身上就有這種力量了啊…!不論原因究竟是什麼,琉璃身上會有魔族的力量,根源絕對是在他身上。

「琉璃…,這又是我害了你。」薩摩苦澀地道。琉璃是這麼善良,若沒有來自他身上的魔氣,她又怎會受到這麼大的打擊?

「不!不是摩哥哥的錯!」琉璃本來很驚慌,但聽薩摩這麼說,立刻放下驚慌,連聲安慰。

薩摩搖搖頭,滿是自責地道:
「…是我的錯!我害你成了殺人兇手。殺人兇手…不應該是你要承擔的…。」

見薩摩這般自責,琉璃只覺心裡的傷心尤勝方才想起自己殺了人那時的恐懼。
「不是!摩哥哥不是殺人兇手!」此刻琉璃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恐懼。

薩摩苦笑不語。他知道琉璃這麼說是不想讓他難過,但…這是事實不是嗎?就像他逃亡的這幾天,殺掉的人究竟有多少?他都數不清了。曾經…他還沉浸在殺戮的快感中…,這就是明証。

薩摩黯然的神情落在琉璃眼裡,只覺得死掉的那幾個人已經不再那麼可怕。因為…,薩摩承擔的是比她更多的罪惡和自責…。想到這裡,琉璃反而伸手將薩摩抱進懷裡:
「琉璃不怕了…。因為琉璃現在終於可以和摩哥哥一樣,可以感覺摩哥哥的感覺…。」琉璃眼中閃著淚光,柔美的聲音像細雨一般灑過薩摩接近乾涸的心田。

聞言,薩摩喉嚨一緊,頓時說不出話來。

「琉璃變壞了…。摩哥哥是殺人兇手,琉璃也是殺人兇手,但是…琉璃很高興…,因為…這樣…琉璃可以更了解你。摩哥哥…,你會討厭這樣的琉璃嗎?」琉璃繼續呢喃地問。

靠在琉璃柔軟的胸前,鼻間充滿著屬於琉璃的淡淡馨香,薩摩只覺得心裡平靜極了。

「不…。你還是我的琉璃,我永遠都不會討厭…。」薩摩抬起頭,微帶水光的金色眼眸溫柔似水,讓琉璃不由得深陷其中。

突然,琉璃咯地一聲,笑了出來,引來薩摩不解的目光。

「琉璃好笨…。那時候好怕…,竟然忘記用魔法。長老們知道了一定會生氣。」原來琉璃是想起自己竟然呆呆站著,不曉得使用魔法,忍不住覺得好笑。

聞言,薩摩也不禁莞爾:
「是啊!偏偏剛剛你卻知道要用魔法來救我。」

薩摩一提,琉璃也想起她的確不知不覺施展出所有魔力,只為了救薩摩,最後甚至架起護罩保護薩摩。想到這裡,琉璃倒是納悶起來:
「怎麼會這樣呢?是不是因為琉璃對魔法還不夠熟悉,所以才會忘記?」

見琉璃皺眉苦思,薩摩心裡滿滿都是感動。他知道,之所以有這樣的差別,對魔法熟不熟悉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琉璃將他看得比她自己還要重要…,所以才會有這種差別。省悟這一點,怎不讓薩摩感動萬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