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突然被薩摩護在背後,立知情況不對,也顧不得害羞,連忙緊張地緊緊揪住薩摩的衣角。

薩摩慢慢蹲起身體,微向前傾,準備敵人一現蹤,便先下手為強。照他現在恢復的體力來看,只能拼一個是一個了。當真不行也只能叫龐希爾斯先帶走琉璃再說。

敵人接近了,細微的沙沙聲在寧靜的森林中顯得異常刺耳。

人影突現!薩摩右腳用力一蹬,呼地捲起一陣旋風。旋風中,薩摩的身影隨之往前撲去!

「疑?」來人眼前一花,不覺驚叫出聲。

聲音一出,薩摩心頭一跳,正待打出的一掌臨時改了方向,轟地一聲,打上了一旁的大樹上。頓時,風捲樹搖,滿天落葉灑了來人滿頭滿臉。

省悟自己受到攻擊,來人一驚,連忙往後猛退,碰地撞上了後面跟上來的同伴。這人聽到勁氣打上樹幹的聲音也是一驚,正待往旁邊閃,卻被前面的同伴撞得往後跌。這一跌又撞上了殿後的同伴,最後面那人猝不及防下,腳下一絆,兩人頓時成了滾地葫蘆。

「怎麼回事?」被壓在地下的人憤然叫道。

「你問影!」也跌在地上的另一個人,不滿地道。

「有敵人!」撞倒兩人的人歉然卻簡短地回答。

此話一出,兩個跌在地上的人立刻呼地跳了起來,擺起備戰姿勢。

「…雪彌?風倪?斐影?」薩摩遲疑地叫喚。

可不是?雖然一開始的驚疑聲聽不太出來,但是後來的對話聽起來明明就像是雪彌、風倪和斐影的聲音。

「疑?」三個人的驚疑聲疊成一聲。

「…是你們嗎?」薩摩求證似地問。

雖然斐影等人照道理應該還在密直市,但是他們久等不到他,加上他又沒機會留訊息讓他們安心,他們若是找來也不無可能。

「王…?」被勁氣聲驚醒的龐希爾斯發現來了三個不速之客,連忙護衛似地攔在薩摩身前。

「退下!龐希爾斯。」薩摩簡短,但卻極有威嚴地命令。

龐希爾斯一聽,不自覺地便乖乖聽命而行,立刻退到一旁,只是雙眼還是警戒地看著三人。

「好像…王子…的聲音。」三人當中,其中一人發出不確定的疑問。

聽到這句話,薩摩已經篤定了這三人的確是雪彌、風倪和斐影。他驚喜地走上前去,讓三人可以看清自己。

「是我!」薩摩的聲音透著喜悅。

薩摩這一靠近,三人立刻看清薩摩的臉。雖然頭髮顏色不一樣,臉上也滿是血污,但是那雙神眼,和隱約可看出的俊美輪廓,不是薩摩還會有誰?

「王子!!」三人驚喜大叫。

其中一人呼地撲到薩摩面前,拉著薩摩的手,激動地道:
「王子…,我們可找到你了!…您…您沒事吧?…」說到後來,聲音顯得有些哽咽。

原來,跟丟了之後,三人一路急趕,入夜才接近魔獸天堂。找了一個小村落宿,三人針對小斑的去向討論許久,得不出結果。夜裡又聽得魔獸天堂悶響連連,村裡的居民雖然表示這種情形儘管少見,以前卻也發生過,並不算希奇,但三人反覆想過,還是覺得這聲音絕對跟薩摩脫不了關係,於是天一亮便出發進入魔獸天堂。

沒有薩摩的領路,魔獸天堂裡不辨方向,三人很快就迷失在魔獸天堂裡,幸好森林裡的魔獸們因為薩摩的命令,沒有傷害他們,但一路上滿佈虎視眈眈的魔獸還是讓三人走得心驚膽顫。三人不敢分散,沒日沒夜地找了兩天都沒有結果。偶然間發現一處方向魔獸特別稀疏,三人心中一動,立刻想起與薩摩同行期間,魔獸除非聽到薩摩召喚,否則都會自動退到一定的距離外,不敢接近。這麼一聯想,三人立刻挑魔獸少的方向而去,果然找到了薩摩。

薩摩看著雪彌轉著淚光的雙眼,心裡又是感動又是愧疚。當初他只是看中他們的特殊才能,才會刻意延攬他們,沒想到他們竟是這般真情實性的人,只因為擔心他的安危,在這片魔獸環伺的大森林中尋找他。

「我沒事…,辛苦你們了…。」薩摩眼中閃著激動的光芒回答。

龐希爾斯和琉璃聽到這裡,也猜到來人是薩摩的熟人,於是龐希爾斯也收起敵意,退到一旁。至於琉璃則是好奇地從旁邊探出頭來:
「摩哥哥…,他們是…?」

薩摩微微一笑,將琉璃拉到旁邊,依序指著眼前三人:
「他們是斐影、風倪和雪彌,是跟我一起出來的同伴。」說完,又指著琉璃,向三人介紹道:「她是琉璃,我的妻子。」後面那兩字,薩摩還刻意加重了語氣。

三人本來看著彷彿月宮仙子的琉璃出神,一聽薩摩這番話頓時醒過神來,風倪更是啊了一聲驚訝地道:
「妻子?王子您找到了?」

找到?這兩字讓琉璃迷惑起來。薩摩不是說他出來出任務嗎?怎麼又說是找到呢?琉璃畢竟聰慧,很快就想到問題所在,雙眼也立刻泛起水霧。

「摩哥哥…,你是…特地來找我的?」琉璃楚楚可憐地問。難道…害薩摩陷入那預言中的險境的,竟是她的介入嗎?琉璃只覺心中酸楚到了極點。

薩摩見狀,心中一緊,立刻伸手將琉璃緊緊抱在懷裡,安慰地道:
「琉璃,別想這麼多…,你是我的妻子,要我做什麼都值得。」

琉璃抱著薩摩,任眼淚沾濕薩摩的胸膛。她自責…,因為她可以看到未來,所以忘記她自己也是未來的一部分…。若非如此,薩摩不會陷於險境,谷韃不會枉送了性命…。

薩摩早就知道琉璃必定會為此事自責,所以才會瞞著她,沒想到剛剛見到雪彌等人,一個高興之下,竟忘了暗示三人不要提及此事。現在看到琉璃自責流淚,心裡更是極為不好過,連忙低頭湊在琉璃耳邊,低聲撫慰。

看到這幕,斐影等人真是驚得六顆眼珠差點得用雙手端住。這是…這是他們熟悉的那個冷靜、冷漠、少言的摩耶嗎??!!

薩摩卻沒心思理會斐影等人的驚訝,好不容易讓琉璃止住了淚水,薩摩摟著琉璃在樹下坐下,揮手叫斐影等人過來。

斐影等人還在震驚當中,見狀也傻愣愣地上前坐在薩摩面前。

「你們怎麼找來的?」薩摩好奇地問。

斐影等人怔怔地看著薩摩,卻沒人回答。

見狀,薩摩略皺眉頭。

龐希爾斯一看,立刻老實不客氣地吼道:
「喂!回答啊?死了不成?」

薩摩不悅地瞥了龐希爾斯一眼,幸好斐影等人經過這一吼倒是完全醒神了。

「什…什麼?」風倪支支吾吾地問。

「你們怎麼找來的?」薩摩不厭其煩又問了一次。

聞言,雪彌立刻眉飛色舞的把他們一路找來的過程說得曲折離奇,活像是大冒險似的,好不容易才將始末全部交代清楚。

聽到雪彌等人是跟著小斑而來,薩摩心頭一跳,不禁緊張地問:
「路上有沒有遇到可疑的人?」

雪彌等人之前便猜到那遍地搜索的黑衣人找的應該是薩摩,所以早就留上了心,聞言立刻信心滿滿地道:
「王子放心,我們一路上都注意著有沒有人跟蹤。」

薩摩一聽,大為放心。他現在真氣和魔力都還沒恢復,要是遇到大批敵人,可是大大不利啊!

「倒是王子是在豺狼虎豹那裡找到王子妃的嗎?」風倪緊接著好奇的問。說不定真如那個葉老大說的,是王子毀了豺狼虎豹,然後故意栽贓給龍社,打算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哩!

薩摩尚不知葉老大與蒼狼之事,聞言僅是苦笑搖頭:
「不是!其實琉璃早就逃離人口販子了。」

「這是說…我們之前白找了?這是怎麼一回事?」雪彌驚訝地問。

「說來話長,有空再解釋吧!你們找了兩天,還是先休息吧!」薩摩還不想讓雪彌等人得知魔族的消息,所以只得暫緩解釋,待他想清楚怎麼解釋再說吧!

不用薩摩說,雪彌等三人兩天沒日沒夜的尋找,實在也乏了,不提起還好,一提起三人只覺得眼皮沉重,直想倒頭大睡。

風倪打了一個呵欠,抬頭看一眼天色:
「好像真的累了!快天亮哩!還是先睡一覺吧!」

此話一出,其餘兩人毫無異議,向薩摩告罪一聲,各自挑了一個角落,倒頭大睡。

薩摩見狀不由失笑,只覺這三人一派真性情,實在難得。

「龐希爾斯…你也休息去吧!人類的身體應該不怎麼好用的。」薩摩根據之前在韓特口中聽到的話推斷。

聞言,龐希爾斯尷尬地搔搔頭,卻沒異議,回到原來休息的地方,幾乎一閉眼又睡了過去。的確,完全沒有真氣和魔力的谷韃,在接受龐希爾斯的魔靈時,身體顯得相當不適應,害得龐希爾斯一直想睡,也只能趁著睡眠盡快讓這具身體適應他。畢竟比起待在朝不保夕的魔眼裡,這具不怎麼合用的身體還是好多了。

「琉璃,你也睡一會吧,趁著天亮前養好精神。」見龐希爾斯已經睡著,薩摩輕拍逐漸平靜下來的琉璃,柔聲道。

琉璃抬起猶帶水光的藍眸,迷惑地道:
「摩哥哥不休息嗎?」

薩摩搖搖頭:
「別擔心,累了我就會休息。」其實,以他的修為,早已不需要太多睡眠,儘管真氣魔力耗盡,但從小到大少眠的習慣,經過之前那段休息,現在薩摩可是一點也不想睡,頂多趁著天亮前再入定一次,看看能不能早些恢復水準。

琉璃不放心地看了薩摩一眼,見薩摩一點疲態也沒有,這才放心地偎著薩摩,閉上眼睛。經過方才那一陣激動,琉璃的確也有些累了,閉上眼睛不多久便沉沉睡去。

見琉璃睡得沉,薩摩不自覺揚起一抹溫和笑容。抬頭看看天色。天就要亮了!他要不要趁著他們休息時再入定一次呢?

薩摩正在想著,一旁的小斑卻突然站起身,叼起一旁呼嚕呼嚕睡得快美的小銀狐白兒,用力往地上一摔。小銀狐馬上被摔醒,唏哩呼嚕不滿地低聲咕噥著。小斑先是用牙齒輕囓白兒的身體,接著用前爪把小銀狐往前推。經過這番折騰,小銀狐總算是完全清醒了。只見牠抬高鼻子,往空氣中猛嗅,接著便心不甘情不願地跟在小斑身後,往旁邊走去。

見到這一幕,薩摩不禁驚訝起來。據他所知,小斑一向是不怎麼喜歡搭理小銀狐的,怎麼這會轉了性,竟會主動叫小銀狐起床,一起散步去?!

薩摩正納悶間,就見小斑和白兒停在密林中少數可以看到天空的葉縫下,抬頭對著天空。接著,一幕薩摩並不陌生的景象出現了。只見空氣中開始聚斂一顆顆白亮的光芒,緩緩地往小斑和白兒集中。

這不就是小斑蛻變那天的景象嗎?怎麼?小斑還想蛻變一次?不!薩摩馬上否定這個想法,因為之前小斑為了蛻變,死都不讓薩摩接近,這次若是蛻變,小斑根本沒道理在滿是外人的地方進行。那麼…牠是在…?

光芒中,小斑銀白色的毛髮無風自動,有些灰沉的細毛在光點不斷匯入之後,逐漸變得細白銀亮,小銀狐也隨著光點注入身體,發出滿足的嘟噥聲。

看到這裡,薩魔總算是瞧出點端倪來了。看來這一大一小兩隻頗具靈性的魔獸竟是利用這種方法療傷哩!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