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緩步來到直直躺在地上的龐龐面前,看到龐龐乞憐的眼神,一絲快意閃過心頭,嘴角不自覺露出一抹殘酷的冷笑。
「小斑…,放開她!」薩摩輕聲吩咐,複雜的眼神看不出他究竟有何打算。

小斑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慢慢鬆開嘴巴,從龐龐的身上跳下來。

龐龐沒了脖子上的威脅,立刻蹦地一下跳起,正打算拔腿就跑時,腳卻怎麼也提不起來。這可就急死龐龐了!這一急才發現,她不是腳不能動,而是根本就是全身上下都不能動。

「你對我做了什麼?!」龐龐驚怒地叫。

能有什麼?不過就是元素禁錮術罷了!薩摩心裡想著,卻沒打算為她解答,反倒是尖酸刻薄地諷刺道:
「那兩個人跟你無冤無仇,你竟然將他們推去送死…,你的心可真不是普通的狠呐…!」

此話一出,龐龐囁嚅了一會,但立刻又站直身體,理直氣壯地道:
「如果不是你想殺我,我才不會這樣做!!」

敢情龐龐竟然將一切責任都推到他身上來了!薩摩聞言,不禁挑起雙眉,滿臉鄙視地看著龐龐:
「鬼話連篇!你該死…他們卻不該死。」

此話讓龐龐大感難堪,氣焰更顯高張。
「我…我…他們是我用錢僱請來的…。我想怎樣就怎樣!」龐龐理直氣壯地道。本來就是嘛!她可是堂堂的龍人族公主耶!這兩個小轎夫能夠為她死是他們的光榮,更何況她也給了他們錢了,頂多之後再多給一點就可以啦!她也不會讓他們吃虧的。

聽著這樣大言不慚的言論,薩摩心中對龐龐的厭惡更甚,不由得皺起眉頭:
「聽你說話,真是污了我的耳朵!」這種臭氣沖天的話,多聽一句他嚴懲龐龐的決心就多堅定一分。

龐龐被薩摩這麼一說,立刻難堪地漲紅了臉。

薩摩一點也不想聽龐龐辯解,他只想問真相。
「說吧!是不是你陷害琉璃的?」薩摩開門見山地問。

薩摩的聲音很平淡,但那雙兇光逼人的雙眼卻讓龐龐大感心慌,心裡立刻打定主意,死都不能承認:
「我沒有!!」

「沒有?!會這麼巧,琉璃失蹤的時候,你正好在伊闊利市?炤炎不認識你,怎會告訴你這些事?你連自己都顧不了了,還有閒心去注意一個焦急的精靈人?連炤炎都不知道的事,你比誰都清楚?應該知道的事,你卻一問三不知!根本就是因為你忌妒琉璃,在伊闊利市見到琉璃,起了歹心,故意陷害琉璃!!」薩摩一字一句,咄咄逼人,鏗鏘有力,說得彷如目見。

龐龐被薩摩說得心慌,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薩摩一點都不放鬆,繼續窮追猛打:
「況且…,你不知道吧!琉璃…早就被我救回來了!毫髮無傷…,你的用心白費了!」

這個消息聽得龐龐面無血色。一切都毀了?!她本想著若是琉璃被奴隸販子賣走,薩摩沒有琉璃定會回頭來找她,沒想到…薩摩動作竟然這麼快,已經把琉璃救回來了?!那她…她一切都沒了?龐龐失魂落魄地想著。

龐龐的表現讓薩摩更肯定琉璃的危機絕對與她有關,心中怒火更炙,臉上表情卻越發冷了。帶著譏諷的冷笑緩步走近,薩摩用不慍不火的語氣說著令龐龐更加絕望的語句:
「但是…就算琉璃毫髮無傷…,你,…還是要為你的作為付出代價…。」

龐龐算計落空,又聽薩摩要追究,突然歇斯底里起來:
「不!為什麼我要付出代價?!是你不對!是你只要那個女人不要我!我是龍人族的公主!是公主啊!王子妃的位置當然是我的!是我的!」龐龐盡情宣洩著她的不滿和委屈,她不懂,為什麼薩摩不選擇她!

「我搶回屬於我的東西有什麼不對?!那個女人,什麼都不懂!被人幾句話就拐走了!那種人能當龍人族的王子妃?!別笑掉人家大牙──」龐龐滿臉輕視地道。

「啪」地一聲脆響,龐龐的怒罵消失在薩摩的一巴掌裡。

薩摩這一巴掌相當用力,若不是龐龐被元素禁錮術控制,怕不被這一巴掌打飛?饒是如此,龐龐半邊臉還是應掌腫得老高,嘴角也立刻溢出血絲。

「你沒資格批評琉璃!!」薩摩雙眼赤紅,表情扭曲地厲聲斥喝。

像她這樣的人,怎能理解琉璃的好?琉璃的心像白紙一般純淨,哪裡是她這個滿腦子富貴虛榮的女人可以比得上?!他就是愛琉璃的單純、自然、淡泊,琉璃有著與她外貌相稱的美麗內在!也只有琉璃的善良才能讓他這個披著華貴外衣的邪惡心靈獲得撫慰。沒有人知道,他有多痛恨自己那些與生俱來的不凡?多痛恨他心靈深處蟄伏的黑暗?琉璃純粹的美麗讓表裡不一的他深深崇慕…,是琉璃把光明帶進他的人生,沒有任何人能取代她!!眼前這個徒具外表的女人…,竟然為了她的私心和忌妒,讓琉璃幾乎陷在奴隸販子手裡?!讓他差點就失去琉璃?!想到這裡,薩摩沖天怒火燒盡了殘餘的理智…。

第一次看到薩摩完全失去冷靜的凶惡模樣,龐龐驚得全身打顫,一時說不出話來,但一想到那個傻呼呼什麼都不懂的女人,竟然能得到薩摩的青睞,心裡的不甘更是膨脹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那個白痴女人什麼都不懂,只不過比我漂亮了一點點,為什麼就能得到你?!我只是想要嫁給你,有什麼不對?!大家都怪我,連乾爹也怪我,還要把我嫁到獸人族去!為什麼?!論身分,我比她好,論腦袋,我也比她好,憑什麼她什麼都有,我卻什麼都沒有?!」龐龐說到最後,竟像是涕淚縱橫地控訴了。

薩摩越聽越氣怒!這個女人把所有不是都歸咎在他人身上,卻不反省自己的錯誤。她造成了這麼多傷害,卻都怪罪別人嗎?!
「執迷不悟…!空有一張漂亮的臉,身體裡卻裝著一顆骯髒的心有什麼用?」薩摩的聲音彷彿從齒縫間擠出來似的,雙眼盛滿足以凍結人心的冰冷,再度舉起手,只是這一次僅伸出一隻食指。

龐龐見薩摩舉起手,恐懼立刻抬頭,聲音也不覺發起抖來:
「你…你要做什麼?」

薩摩心中實在已經怒不可遏,但越是氣怒,薩摩的語氣就越是平淡…。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薩摩用著與好友聊天似的柔和語氣道:
「做什麼?當然是讓你的臉和你的心相稱一點……。」他改變主意了,他要慢慢折磨她,讓她深深後悔她所做的一切!讓她失去一切,用極端的痛苦來贖罪!這個主意多好啊?他之前為什麼都沒想到呢?薩摩帶著殘酷的得意想著。

此話一出,再看到薩摩的食指突然迸射出淡淡藍芒,龐龐立刻省悟薩摩的打算,驚恐之下,龐龐奮力掙扎!但在薩摩的元素禁錮術之下,任憑龐龐死命掙扎,唯一能動的卻還只有那對眼珠和臉上的肌肉…。她彷彿感覺到臉上的肌肉在劇烈筋臠…。

「不要!!」在龐龐尖叫聲中,薩摩食指從右上劃向左下,藍芒隨之直直劃進龐龐的臉。

「啊~~~~~~~~!」感覺不到痛,但龐龐卻痛苦地厲聲慘叫,聲音之淒厲,直聽得人毛骨悚然。

薩摩聽到了,但他臉色不僅沒變,反而愉悅地笑了起來,那是發自內心的快樂…。龐龐本已紅腫的臉多了一條醜陋的傷痕,恐懼讓她表情扭曲,襯得那張臉更加醜惡了。薩摩得意地看著他的傑作,笑了好一會,才用極端溫柔的嗓音,湊在龐龐的耳邊說著:
「呵呵…!我心裡藏了一個惡魔…,你不知道吧…!」

龐龐瞪大的雙眼盛滿恐懼。她曾經幻想過薩摩用溫柔的聲音與她說話,但她怎麼也沒想到,薩摩現在的確用溫柔的聲音說話了,只是聽在她耳裡,卻覺得連心臟都恐懼地緊縮著不願跳動…。她…會死嗎?龐龐絕望地想著。

薩摩拉開距離,再次讓龐龐看清他殘酷的表情。伸出左手,本來白皙的指節透著黑氣,指甲既長又有倒勾。薩摩將尖銳的指甲探進斜劃過龐龐臉上的傷痕,緩慢而慘忍地描繪那倒傷痕。

「當初…你的命是琉璃為你求來的…,但是…這次呢…?我心裡的惡魔…好像不想原諒你呢!」薩摩以一種殘酷而嘲諷的語氣說著。

倒勾的指甲挖進傷口,疼得龐龐全身筋攣,兩眼翻白,只能張著嘴從喉中發出嘶啞而顫抖的慘嚎,唾液不受控制地沿著嘴角滴落。她疼得直想立刻死去,但偏生她還活著,而且異常清醒地接受這樣的折磨…。

薩摩還是冰冷地笑著,慢悠悠地將指甲伸出,對著陽光,心中湧動著莫名的激動,雙眼不禁充滿癡迷地看著鮮血的顏色:
「如果你知道,就不敢來惹我了…,對吧?」這個惡魔就是他心中對血的渴望,對殘忍的追求。是他曾經以為已經擺脫,選擇忽視,卻仍然存在著的另一個截然不同的自我。

感覺滾燙的鮮血在臉上漫流,龐龐眼中的薩摩猙獰得可怕。

「惡魔!惡魔!!」龐龐歇斯底里地叫著。激動的情緒將被薩摩劃大的傷口逼得鮮血噴飛,但龐龐已經無心理會了!她的心早已被恐懼佔滿,想不到其他。

聞言,薩摩低低地笑了。何需她提醒?他早就知道只要他願意在憤怒時放下所有顧忌,那惡魔就會出現,以往他會抑制,但現在…他不想…!再縱容一次吧!如同那天琉璃差點離開他時一樣…。惡魔可以摧毀他的良知與不必要的同情。對付龐龐這種人,惡魔是最適合不過的存在了。

「我不否認…。接下來…,應該為你安排什麼呢?讓你再多流一點血?我發現…惡人的血似乎特別漂亮哩!」薩摩近乎陶醉地說著。他已經說不出他心裡究竟是報復的成分居多?還是他根本就非常期待有一天可以這樣毫無顧忌地對待一個人…,一條生命…?

龐龐一聽,還以為薩摩打算殺了她,方才大罵薩摩的氣勢頓時跑得不見蹤影,嚇得開口求饒:
「不!不要殺我!薩摩…,我…我求求你,別殺我…!我…我是龍人族的公主對吧!你要是殺了我…,乾爹會難過的!」龐龐為了乞命,竟將圖甦也拉下水,企圖因此讓薩摩饒她一命。

薩摩一聽,心中瞬間閃過圖甦的臉,但那張臉不僅很快就消失,薩摩還突然笑了起來:
「呵…,謝謝你的提醒…。龍人族啊…。」

「是…是啊!我是龍人族的公主…,你…你不能殺我…!」龐龐以為逃生有望,忙不迭地應聲。

一個隨時可以失去的身分能夠保護她多久?薩摩拉開了笑容,冷冷的,帶著極度的譏刺:
「是啊…,你提醒我了…。我是龍人族的王子,我記得…在我面前…,你隨時都可以失去你的身分呵…!」

一聽此言,龐龐只覺全身血液瞬間抽離身體,冷得幾乎昏厥…。他…他…不會打算那樣做吧?!

龐龐恐懼的神情讓薩摩心情大好:
「喔…,你想到了嘛!沒錯…,那實在太適合你了…。」

龐龐一聽,再度掙扎起來,但就跟之前一樣,所有的掙扎都是徒勞。
「不…!不要!你不可以!」龐龐近乎尖叫地道。

薩摩揚起唇角,輕蔑地看著滿臉絕望的龐龐:
「你沒有資格說不…。」

就在薩摩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龐龐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動了。無暇思索為什麼,更完全沒考慮能不能逃脫,龐龐在得到自由的那一刻便奮起全身氣力,轉身飛奔!

薩摩也不追趕,一邊看著龐龐的背影,一邊舉起右手。

巨大龍影突現!雙生巨大的身軀威武地盤蜷在薩摩身後。

「我以龍人族王權繼承人身分宣布…,龐龐‧坦尚尼洛從此除去王族姓氏,逐出龍人族!」話聲一落,雙生雙眼發亮,低嘯一聲,便以驚人高速疾衝而出,瞬間撲近龐龐身後。

感覺勁風近體,龐龐不覺回頭一看,卻立刻大驚失色。就在此刻,雙生巨大的身軀化成影子,穿入龐龐體內,在龐龐淒厲的慘叫聲中,龍影再度穿出,龐龐卻立刻全身顫抖,抱著身軀無力倒地!

倒在地上,龐龐掙扎著掀開衣領,卻看到本來在她肩頭的龍麟被一圈圈紅色線條牢牢圈住。龐龐心灰意冷的同時,黑色藤蔓以龍麟為中心,迅速蔓延,瞬間纏滿全身。

龐龐看著裸露的手臂也被藤蔓狀的黑印纏滿,雙手抖顫,絕望得大聲哭叫:
「不!不要!不要──!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啊─!」薩摩竟然剝奪了她的身分,剝奪了她身上屬於龍人族的能力,對她施予只用在背叛者身上的懲罰!她是公主啊!

「很適合你吧!污穢的心配上一具污穢的身體…,再適合不過了…。」薩摩收回雙生,悠哉地站在遠處欣賞龐龐的痛苦。

失去龍人族能力的龐龐已經沒有能力逃走了…。

龐龐悲憤地抬起滿是鮮血的臉,雙眼迸射出驚人的恨意,尖聲怒吼出她的不甘:
「你這樣對待我…,我會讓你後悔的!你會後悔的!!」

一個將死的人憑什麼讓他後悔?薩摩勾起一抹沒有笑意的笑容:
「你…還有機會嗎?」說著,手又再度舉起…。

薩摩的手舉得相當緩慢…,他不急…,他要慢慢欣賞龐龐的恐懼…,這次沒有任何倒楣鬼可以當她的護身符,失去所有能力的她也無力反抗!

見薩摩的手再度舉起,龐龐顧不得發狠話,連忙掙扎著往後爬。這一刻,她忘記她的美麗,忘記她曾經擁有的身分,腦中只想著活命…。

多麼卑微的生命啊!薩摩無聲地笑了。

思索了一會,薩摩終於選定了最適合龐龐的死法了。只見風迅速聚集,然後漸漸盤捲起來。

風的呼嘯聲就像龐龐的催命符,龐龐不用回頭也知道自己命在旦夕,雙手雙腳爬得更快了。

薩摩輕笑一聲,身前盤捲的旋風立刻呼嘯著往龐龐捲去。薩摩等著看旋風將龐龐撕扯成碎片,不料,就在旋風幾乎打上龐龐時,一篷狂風來得突然,立刻將薩摩發出的旋風撞得一歪!接著就見人影一閃,一個男子竟然從山路旁穿出,一手扯起龐龐,拔腿就跑。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