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薩摩指示眾人特別注意昨夜那名軍人之後,才前去找昶印等人告知昨夜的收穫。薩摩到的時候,正好昶印等人也在商量關於視察團的事情,在場的除了昶印,還有歐羅、邱藏、佛曼紐、哈頓‧索尼和畢曼。幾次例行性的報告讓薩摩發現,每一次聽他報告消息的都是固定這些人,似乎在帝國意圖不明的情況下,學院師長也在極力避免帝國眼線的滲透,所以不敢讓太多人知道他們的行動。

「馬度?!」昶印聽完消息之後的表現只有“震驚”兩個字可以形容。

昶印反應這麼大倒是出乎薩摩意料之外,不禁便將疑惑的目光落向其他人。這一看才發現,其他人雖然不像昶印一樣,反應這麼大,但表情卻是同樣的凝重§儼然都知道馬度究竟是什麼人了…。

沒等薩摩發問,邱藏便表情凝重地道:
「馬度是首相馬默的舊名…,這是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事。」正好他們就是這些少數人當中的幾個。

帝國首相馬默?!這麼一提,薩摩的確想起,當初在模里邦聯時等待成年劫期間接受的教育,在提到巴耶帝國時,的確提到了帝國首相馬默。說他高瞻遠矚,大公無私,現在帝國的政績有一半以上都出自此人之手,是帝國皇帝巴‧韓諾得力的肱股之臣。但是,這樣高瞻遠矚又大公無私的人為什麼會與不受寵的五皇子合謀,逼帝國皇帝徵收學院?難道是五皇子的命令?!不可能!巴耶帝國的制度當中,首相的權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不應該會聽從一個皇子,尤其還是一個不受寵的皇子的命令!若再對照昨夜替巴‧魯夫傳訊的男子,在巴‧魯夫跟前和背後迥異的態度,更覺得不像是受巴‧魯夫制衡的模樣…。這中間究竟隱藏著什麼樣不為人知的內幕?難道…,會是人類國家不斷上演的那些戲碼嗎?

不只薩摩疑惑,昶印等人顯然也很不能接受,只見他們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一定有陰謀…。」歐羅皺著眉,面帶憂慮,篤定地道。

眾人都認同這點,但會是什麼陰謀?眾人突然覺得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薩摩卻沒有他們那些顧慮,只見他雙眼精光閃閃地道:
「一個位極人臣的首相,如果必須要以陰謀來謀些什麼,那麼這企圖已經很明顯了。」

眾人啞口無言地瞪著薩摩,既想聽薩摩繼續推論,又不想聽到事情當真如他們所擔憂的那樣。

知道眾人不願意面對這個可能動搖帝國國基的事實,薩摩更進一步強化道:
「再加上一個無緣問鼎大位的皇子。明顯的利益組合,除了那個位置之外,我想不出還有其他。」

從薩摩開口推斷企圖時,斗室裡便一直瀰漫著窒人的沉默,直到薩摩說完了,眾人仍只是表情複雜地對看著。

好一會兒,哈頓‧索尼才長嘆了一口氣,悠悠地道:
「要亂了……。」

「照目前的情況看來,的確如此。而且,我想,學院已經成了那些人手中的棋子,甚至…籌碼。」薩摩目光炯炯,異常嚴肅地斷定。

在得知馬度就是帝國首相馬默時,薩摩幾乎可以勾勒出那些人的陰謀。只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首相馬默決定這麼做?難道他竟要賭上他大半生爲帝國奉獻的清譽?更何況帝國國勢正如日中天,不一定會因為這一點動亂而讓他得逞啊!要是五皇子,或可說他年輕不知輕重,但…馬默…,人類當中有名的睿智者,難道也看不清嗎?!還是,他是因為看清了什麼,所以才作這個決定?

接續著薩摩的推測,佛曼紐近乎喃喃自語地道:
「帝國要是決定強制徵收,學院絕對不能接受,衝突便會發生…,皇帝的威信將會動搖,他們要的…難道是這一刻嗎?」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俱皆一悚。之前,他們只知道帝國有意接收學院,但卻怎麼也想不到這其中竟隱藏著這麼驚人的陰謀,所以他們可以大聲說不,勇敢反抗這樣無理的要求。但現在…,如果,他們的反抗成為某些人陰謀中必要的一個元素…,他們還該反抗嗎…?

「難道為了保全皇帝的威信,我們就這樣乖乖等他們接收嗎?」昶印語帶不甘地道。

薩摩沒有回答,僅是靜靜地看著眾人。這關係到學院,甚至帝國的未來,他沒有置喙的餘地。不只薩摩不講話,就連其他人也不敢回答。這…關係實在太重大了!即便眾人心裡都有立場,也不敢擅自發言。所以,到最後,眾人都看著哈頓‧索尼,等著這個學院第二順位的負責人回答。

在短暫沉默之後,哈頓‧索尼以輕輕搖頭來回答。看來,這名足以決定學院未來的人,選擇對帝國說不…。

「但是…要是因此讓他們得逞了怎麼辦?我們學院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歐羅激動地道。

「學院已經沒有後路了…。」哈頓‧索尼沉重地道。

「什麼意思?」昶印追問。

哈頓‧索尼張張口,欲言又止,最後卻是再嘆一口氣,轉向薩摩道:
「摩耶…你來說…,你怎麼看待學院的處境?」

雖然哈頓‧索尼將解釋的責任交給薩摩,但在場眾人卻沒有絲毫不服,因為他們都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單純的學生,他是精靈人族的儲君,擁有帝王資質的人。

為了繼承兩族王位,薩摩從小受的就是帝王的教育,而這教育當中,權謀最重要,儘管對人族的倫理觀念不甚清楚,但薩摩長期接受這方面的教育,要迅速權衡輕重得失自然不是問題。所以當哈頓‧索尼將問題丟過來時,薩摩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回答道:
「學院如果反抗,當然陷入他們的陷阱當中,但是就算不反抗,他們也可以從另一個方向下手,四處造謠滋生事端。學院是人族當中向來以中立聞名,帝國兩大軍團的重要人員十有九成出自蘭普頓魔武學院,一但謠言擴大,加上大多數人都不了解帝國有什麼收回學院的迫切性時,不滿就會在軍隊中開始醞釀…,到時候,也是一個亂。不同的是,這時候政府的勢力已經完全掌控整個學院,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制衡陰謀的進行了…。」

眾人都被這番話深深震撼了…。

「可以說…,他們根本沒有留下任何後路給學院。」薩摩最後下了這樣的結論。

眾人很想不要相信,但是…,這是多麼可能的事啊?!他們有什麼理由可以反駁這番話呢?尤其是在這個陰謀有那個被視為當代智者─馬默參予的情形下…。

「我真不敢相信…馬默首相當初是…支持王繼位的最大功臣啊!」邱藏仍然無法接受馬默竟然會是主謀之一。

突然,昶印腦中靈光一閃,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一塊浮板似的,滿懷希望地道:
「我們可以去向王示警啊!只要王不答應接收,這個陰謀也就不會成功了!」

此話一出,哈頓‧索尼便立刻否定:
「不可以!」

「從剛剛摩耶告訴我們消息可以知道,王並不想接收學院,他是被逼的。這表示什麼?王知道接收學院的嚴重性,他不願意,但他現在卻在猶豫!一定有什麼力量讓他不得不猶豫。現在,我們還不知道究竟五皇子和馬默在宮中的勢力有多大,甚至長老會是不是還在王的控制下,我們都不知道。現在太早揭開陰謀,引起那些人的注意,說不定反而會壞事。」哈頓‧索尼嚴肅地道,末了還不忘提醒眾人道:「所以,我們現在千萬不能動,更不能到王宮去打草驚蛇!!」

眾人聞言也沉默了,只有昶印眼中還閃動著不確定的光芒。

「不管怎樣,我們現在必須先知道他們究竟打算怎麼進行他們的陰謀,否則,我們只能一昧挨打。」沉默中,佛曼紐沉重地指出現況。

「從他們的談話看來,很顯然的,他們打算讓一些人死在神跡密林。」歐羅皺著眉頭,憂心忡忡地道。

眾人對看一眼,眼中都是了然。

「這件事如果跟視察團來學院的目的結合起來,會在神跡密林被殺死的人是哪些人就很清楚了。」畢曼愁得皺起了臉,使得臉上的麻子跟皺紋結合起來,顯得更老了。

聞言,眾人都面有憂色,歐羅更是立刻追問道:
「這麼看來,這個視察團除了驗收那一百個人之外,還打算把他們帶去神跡密林了?」

邱藏點點頭,說出他的猜測:
「沒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視察團的那些人身上應該會帶有要學院交出這百人的命令。估計這幾天就會送來給我們了。」雖然只是猜測,但邱藏認為,他這個猜測已經有相當高的可信度了。

「他們想犧牲我們學院的學生來製造恐慌,這絕對不行!」佛曼紐雖然已有省悟,但一提及這點,口氣還是不免帶著怒意。

邱藏雙眼神光電閃:
「當然不行!所以第一步,我們絕對不能那些學生死在神跡密林!」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附和。他們都是學院的師長,怎能忍受辛苦訓練的學生被當成棋子一般,用過即丟?!更何況,那些人是要這些學生做無謂的犧牲?!

見眾人已有共識,哈頓‧索尼立刻將接下來行動的重點交代出來:
「摩耶!我們會拖延他們,讓他們在學院多留一段時間,盡量為你爭取時間,這期間,就請你試著探出視察團究竟要將學生帶到哪裡!只要有確實的地點,就可以趕在之前救下他們。」


好無聊喔!蜜兒不知道第幾次在心中大叫。

今天是魔法部上課的日子,她不應該無聊,但事實上她卻是無聊到想仔細算算自己頭髮有幾根了。

因為那些軍人跑到學院來,說要什麼察的,她的同學們就開始變得奇怪了。

首先,她們每個人都變得很正經,不喜歡笑,每天抓著人就是討論著魔法的原理,叫她聽得都昏昏欲睡。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她們都不再找她玩了!!

以前只要開始上課,都會有很多人急著跑過來跟她玩,但自從軍人來了之後,她們都不來找她了。她問過她們為什麼,她們卻說,要是跟她玩的話,軍人只會注意她,不會注意到她們。

蜜兒聽不懂…。軍人為什麼要注意她?她們跟她玩關那些軍人什麼事呢?

只是不管蜜兒有沒有聽懂,她們總之是不再找她玩了。不僅她們不找他玩,就連兩隻小精靈也跑得不見蹤影,丟下她一個人,蹲在樹下,看著她的同學們玩。雖然她們的魔法還是使得很爛,但總算是比以前跟她玩的時候更認真了。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啊………!

「好無聊啊!」蜜兒想著想著不覺脫口而出。

此話一出,眾人只轉頭驚訝地看了蜜兒一眼,接著又各自回頭認真“練習”。

蜜兒見狀更是氣得一張嘴嘟得半天高。

「你為什麼會無聊?不跟她們一起練習?」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蜜兒耳邊響起。

蜜兒轉頭看去,原來是兩個看魔武部上課的軍人之一。

「還不是你們害的。」蜜兒沒好氣地瞪著那人道。

「我們?」軍人驚訝地反問。

蜜兒見那人不懂,立刻瞪起眼,相當不滿地道:
「當然是啊!因為你們來了,所以她們都不找人家玩了。」

「玩?!」軍人納悶地問。他從剛剛看到現在,這些魔法部一年級的學生都很認真上課啊!

「對啊!像她們現在這樣啊!」深怕那人不懂,蜜兒連忙指著場上魔法紛飛的情形強化她的解釋。

軍人一怔,呆瞪著場上的練習,腦中努力消化蜜兒的消息。那些人應該正在練習吧?!她怎麼會說玩呢?

「你把這種練習當成玩?」軍人試探地問。

「這本來就是玩啊!」蜜兒理所當然地回答。

軍人瞠目結舌,好一會兒才嘆了一口氣道:
「這應該說切磋,不應該說玩。」

軍人雖然很想趁這個機會好好教育蜜兒,但很顯然的,蜜兒在性格方面,完全是一塊朽木。

「可是…,如果不是玩,她們為什麼要這樣隨便打呢?」蜜兒疑惑地問。

蜜兒這麼一問,軍人也跟著疑惑起來:
「她們哪裡隨便打了?」

蜜兒一聽,立刻用一種相當不可思議的眼神瞪著軍人:
「你看不出來嗎?」

聞言,軍人大感難堪,當場不知如何回答。

蜜兒見狀,無奈地攤攤手:
「好吧!反正你一定看不出來,我就說吧!」話雖說得無奈,但神情倒是透出點得意了。

軍人看在眼裡,苦笑無語。

「你看那個人…,明明可以用更簡單的魔法,她們卻會用很漂亮,但是卻沒什麼用的魔法;明明可以更節省魔力的,她們卻偏偏要把魔法弄得好大,結果很多魔力和元素都浪費掉了!還有啊!她們還喜歡在魔法上面添加其他的元素增加效果…!大大哥說過…只有玩才會這樣啊!」蜜兒煞有其事地道。

「這是因為她們經驗不足吧!」軍人連忙為那些人辯解。

蜜兒聞言,迷惑地偏頭想了起來,接著突然搖搖頭道:
「可是…大大哥說…那是因為人類都喜歡漂亮的東西,看起來不漂亮的她們都不學。」

此話一出,軍人立刻啞口無言。因為蜜兒所說的的確是人類在魔法上的通病。無言以對的軍人想到蜜兒兩次都提到“大大哥”,不禁好奇地問:
「小姑娘…你說的大大哥是誰啊?」

聞言,蜜兒瞪大眼,理所當然地道:
「大大哥就是大大哥啊!」

軍人一愣,苦笑一聲,乾脆換個角度問:
「那…那個大大哥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此話一出,蜜兒立刻挺起胸膛,自豪地道:
「大大哥是全世界全世界最厲害的人喔!」

軍人一聽,卻不相信了,雖然沒有開口反駁,但臉上卻還是不由帶著懷疑的表情。

平常迷糊的蜜兒,這會卻看出軍人的懷疑,瞪著軍人的雙眼不覺有些忿然:
「你不相信?!」

軍人聳肩攤手,並不否認:
「不是我不相信,而是現在就算是十大大魔導師和九大大武練師也不敢自稱世界無敵,你那個大大哥怎麼可能世界無敵?」

蜜兒嘟起嘴,忿忿地道:
「什麼十大九大啊?!大大哥什麼都會,他們那些人才比不上大大哥呢!」

大魔導師和大武練師一向都是所有學習魔法和武功者的目標,而位列十大及九大者更是眾人景仰的對象,軍人也不例外,所以聽到蜜兒說他們比不上那個什麼大大哥,立刻不服了:
「小姑娘這句話未免說得太過了。」

蜜兒抓抓頭,不耐煩地道:
「什麼過不過呐?你說話怎麼柺彎抹角的?人家說的是實話啊!」

軍人聞言頓時氣結,沒好氣的道:
「我是說,我不相信你那個什麼大大哥會比我們人族十大大魔導師和九大大武練師厲害。」

蜜兒一聽,大為生氣。沒想到她講了那麼久,這人竟然不相信!!蜜兒氣得一雙杏眼瞪得老大,說不出話來。美目一轉,突然望見遠遠走來一個人,當場樂得蜜兒咯咯嬌笑。

「你怎麼了?」軍人納悶地問。這女孩不會被他氣瘋了吧?

蜜兒沒有回答,得意地看了軍人一眼,立刻跳起身,轉頭對著來人招手:
「大大哥!大大哥!」

大大哥?軍人回頭看去,只見一個金色長髮少年從遠處走來。少年本來像在低頭思索什麼,蜜兒這一招呼,少年立刻抬起頭來。因為距離太遠,軍人看不清楚那個少年的長相和表情。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