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與昶印等人密會的小房間,薩摩心裡可煩死了。他該怎麼樣才能得知確切地點?根據這幾天視察團的情形看來,他是別想期望這些人會在平常對話當中洩漏這些消息,而聽昨夜五皇子巴不得撇清關係的口氣,那個軍人短期間恐怕也不會再去找五皇子。這一來…,消息要從哪裡來呢?

正苦思不到對策,卻聽得前路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大大哥!大大哥!」

薩摩直覺抬頭看去,就見蜜兒從樹叢後探出頭來,對著他用力揮手。除了蜜兒之外,旁邊還有一個眼生的男人,一身帝國軍服,應是那批視察團的一員。本來不想理會蜜兒,但見那名軍人,又想到現在毫無進展的任務,念頭一轉,便快步走近。

蜜兒見薩摩來了,這才得意的轉過頭:
「他就是大大哥喔!」

軍人沒有回答,而是直直地看著金髮少年走近。

薩摩走到近處,先仔細看了軍人一眼。軍人有一張略長的臉,修得整潔的下巴,和深刻的五官,平凡中略顯俊俏的長相配上一身筆挺軍服,更顯威風。軍人此刻昂起頭,眼神挑釁地看的薩摩,很有貴族的傲氣。

薩摩沒管他,轉頭便看向蜜兒:
「什麼事?」

蜜兒跳到薩摩旁邊,拉著薩摩的手臂猛搖,撒嬌似地道:
「大大哥,剛剛蜜兒跟他說大大哥是最厲害的人,他都不相信啊!還說什麼十大九大的比大大哥厲害,怎麼可能嘛!」

薩摩一聽就知道蜜兒八成又在別人面前吹噓他的能力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薩摩轉頭向那名軍人,相當抱歉地道:
「真抱……。」薩摩話還沒說完,一股勁風便迎面而來。

薩摩一驚,直覺一手擋去。原來竟是那名軍人突然一掌打來,幸好薩摩驚覺得快,否則不免當場丟醜。一手隔開,薩摩緊接著飛身而退,打算問清緣由,沒想到軍人一擊不中,不但不收手,反倒加緊攻擊。

「你怎麼突然打人呢?!」蜜兒不平地嚷嚷。

不只蜜兒生氣,就連薩摩也對這名軍人連招呼都不打就動手,頗感不悅,但礙於場合,這怒氣也只得抑制下來。

「我們素無恩怨,我不想跟你打。」薩摩皺著眉頭,一邊不斷格擋來招,一邊道。

雖然一開始有些手忙腳亂,但經過之前累積的實戰經驗,薩摩很快就站穩了陣腳,一來一往地對打起來。換做以前,薩摩可不怕人找碴,偏偏現在全身功力只有本來的三成,加上任務尚未完成,不想與視察團的軍人發生衝突,才會有現在不分勝負的過招。

軍人沒有回答,但看著薩摩的眼神燃著熱切的戰意已經清楚表達了他的答案。

原來是因為蜜兒說得那般篤定,讓軍人心裡很不是滋味,加上薩摩一來,並沒有像其他學院學生一樣,表現出謙卑尊敬的態度,更人軍人覺得此人目中無人,所以才會一聲不吭就動手。本想一下讓薩摩丟醜,好讓蜜兒知道無敵不是那麼好吹噓的,順便讓這人知道學無止境,不要有一點小小成果便當天下無敵了。沒想到一動手才發現,薩摩的身手相當高明,他不斷轉換角度攻擊,還是絲毫無法討得好去。過招之際,他全心投入,薩摩卻在格擋之餘還有辦法分心說話。這個發現讓軍人更感難堪,只覺若不打得這人求饒,便無法下台似的。

這方交手引起練習場上學生們的注意,不約而同停下練習,對著這頭議論紛紛。另一個軍人也在發現這個狀況時,快步趕了過來。

「怎麼回事?」另一個軍人來到近前便以嚴肅的聲音問。

蜜兒本想回答,但一見這人跟剛剛那個軍人一樣裝束,只覺他們都是同一夥的,到口的解釋立刻吞了下去,嘟著嘴便怨道:
「不跟你們講!你們都是壞人!」

這名軍人聞言苦笑,看了一眼激鬥中的兩人,回頭便壓低姿態問:
「我不是壞人。他們應該有誤會,你不告訴我,我怎麼幫他們呢?」

蜜兒一聽,立刻瞇著眼,懷疑地看著這名軍人。這軍人有一張方正的臉,看起來忠厚老實的,似乎沒像第一個軍人那麼囂張…。蜜兒悄悄評估著。

方臉軍人見蜜兒不答,還道她不肯相信,連忙又補充道:
「小姑娘快告訴我吧!晚了怕你的朋友會受傷呢!」

此話一出,蜜兒立刻不滿地瞪大眼,篤定地道:
「大大哥才不會受傷呢!」

方臉軍人一聽,頓時啞口無言。回頭仔細看去,這才發現,與同僚動手的金髮少年,儘管攻擊不多,但身法流暢,招式自然,毫不拖泥帶水。交手這段時間來,竟似頗有餘裕。反觀自己的同僚,招式盡出,卻還是奈何不了對方。小姑娘口中的大大哥應該就是這名少年了吧?!看來,就如這個小姑娘所說的,交手的結果受傷的很可能不是這名少年,而是他的同僚!仔細一看,這名少年臂上所別的年級章竟是一年級哩!

沒想到…自己畢業才不過十年,學院學生的水準竟已高到這個地步了…。

方臉軍人感嘆之餘,更起了結交之心,於是一個大步向前,高聲喊道:
「閣下請留情!」

薩摩本就不想與這人糾纏,現在有他的同伴出面喊停,薩摩當然求之不得,內力一催,先將軍人逼開,接著立刻一腳往後蹬,拉開距離。

軍人熱戰正酣,見薩摩抽身,立刻追了上去。

「納蘭多!還不快住手?!」方臉軍人見狀連忙高聲喝止。

只是那個叫做納蘭多的軍人去勢已成,一下子便到了薩摩面前。幸好薩摩早有準備,伸手一抹,一片水壁便豎在兩人之間!納蘭多猝不及防下,一頭便撞上了水壁,被反作用力彈得往後猛退了好幾步。

納蘭多怒火中燒,正待再上,一手卻被用力拽住!納蘭多用力一掙,卻沒掙脫,立刻怒氣沖沖地轉頭,開口便喝道:
「你……!」沒想到一看清來人,納蘭多立刻消了氣,呐呐地低下頭:「伊格…,你…你來啦…。」

「你還認得我?」伊格哼了一聲,不悅地反問。

伊格的質問讓納蘭多窘得滿臉通紅,支支吾吾了起來:
「這…這……。」

伊格不讓納蘭多做過多解釋,劈頭就問原因:
「為什麼動手?」

伊格的問題納蘭多回答不出來。事實上,他只是為了一時的不服和衝動才會動手,現在想來,實在太不應該了!想到這裡,納蘭多不禁羞愧地垂下頭。

見四周學生都豎起耳朵專心注意這邊的動靜,伊格知道此地不是追問事實的時候,乾脆撇下納蘭多不管,轉頭便向薩摩道歉:
「失禮了!納蘭多有點衝動,多所冒犯了。不知閣下尊姓大名?」

方才伊格與納蘭多的互動,薩摩看在眼裡,心中若有所悟,臉上則是神情自若。這會伊格問及姓名,薩摩先是仔細審視了伊格一會,才回答道:
「摩耶。」

此話一出,伊格突然露出又是驚訝又是恍然的表情,就連本來低頭懺悔的納蘭多也倏地揚起頭,震驚地看著薩摩。

薩摩挑挑眉,莫名其妙地看著兩人奇特的反應。他說錯了什麼嗎?難道他們認識他?想到這個可能性,薩摩立刻悄悄提高警覺。軍方的人會聽過他的名字,這可不會是好事…。

就在薩摩還在心中暗自揣測兩名軍人反應異常的原因時,伊格突然對著薩摩伸出右手,誠懇地道:
「摩耶先生,久仰了!本身伊格。」

久仰?!伊格的語氣誠懇而尊敬,薩摩若有所悟。果然,接下來伊格便接著微笑道:
「我們出發前,將軍還交代著要我們跟將軍的小兄弟打聲招呼呢!」

原來竟是東陸大將軍穆恩還記得他,跟下屬提起,難怪伊格和納蘭多那麼驚訝。畢竟能與帝國中權勢聲望都很高的大將軍平輩論交,在納蘭多和伊格眼中實在是一件高攀而又難以想像的事。若非穆恩生性豪邁,階級觀念淡薄,加上又曾與薩摩暢談行軍布陣、古今大勢,別說平輩論交了,就連執尊長之禮,恐怕都還不見得能“高攀”得上哩!

若非尋找蜜兒,薩摩本來也不想與帝國高層多有牽扯。但經過一天相處,薩摩還是不得不承認,穆恩在人族當中的確是少見的異數,或許與他長年行軍有關,穆恩不僅心胸開闊,目光宏遠,更兼不拘俗禮。更難得的是,穆恩粗中有細,有關朝綱政治,甚是謹慎,語多保留。

「原來是穆將軍。請代摩耶轉告將軍,說摩耶感謝將軍垂念,一切安好。」薩摩一邊伸手與伊格交握,一邊得體地回覆。

與穆恩認識對薩摩來講並不算很重要的事,但現在就不一樣了。方才他還在苦惱如何接近視察團,完成任務,現在,大好的機會的擺在眼前,而這機會,正好就是拜穆恩所賜。

伊格不知道薩摩腦中轉的念頭,還臉帶激賞,讚道:
「閣下不愧是將軍的小兄弟,怪不得剛剛納蘭多怎麼也打不贏哩!」伊格要是知道,方才薩摩只是用他原有功力的三成與納蘭多交手,還手下留了情,恐怕會更吃驚吧!

薩摩搖搖頭,客氣地道:
「哪裡!摩耶才該感謝納蘭多手下留情呢!」

此話雖然一方面讓納蘭多大有面子,但一方面也讓他更感羞愧,連忙賠罪道:
「摩耶實在太客氣了!這事錯在我。我太衝動了,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真是對不起…。」

薩摩心中已有打算,聞言立刻順勢道:
「小小誤會,不算什麼。這樣好了,為了歡迎你們,不妨讓在下做東,請各位到蘭普頓市吃一頓好嗎?」

來到蘭普頓魔武學院這麼久,因為伊格要求嚴格,所以一眾視察團的成員都一直沒機會離開學院,到處溜達,這會聽到薩摩提出這個要求,納蘭多欣喜若狂,忙不迭答應道:
「當然好啊!只不過應該讓我做東,當作向摩耶兄弟謝罪才對。」

伊格生性嚴謹,倒是頗有顧忌:
「但是……。」

納蘭多深怕伊格說不,連忙用力鼓吹道:
「有什麼好但是的?好不容易遇到將軍的小兄弟,人說不打不相識,這種巧合不慶祝怎麼行呢?」

「頂多半天,會妨礙你們的工作嗎?會的話就待你們工作告一段落再另約吧!」薩摩表情很是遺憾地道。

伊格本來的確認為任務優先,但現在讓薩摩這麼一說,倒覺得再拒絕就顯得不近人情,轉念一想,任務時間還這麼長,似乎也不差個半天,加上他也很想與這名年輕高手結交,乾脆也就點頭了。

「我們的工作不急,倒是跟你認識還急一些。」心中有了決定,伊格難得幽默地道。

薩摩聞言大喜,顧不得魔法部的學生滿臉詫異地看著這邊,立刻確認地問:
「那我們約在什麼時間好呢?」

納蘭多想也不想,立刻回答道:
「當然是越快越好!」他已經等不及要脫離天天板著臉裝嚴肅的日子了。

「咳!」見納蘭多得意忘形,伊格連忙輕咳一聲提醒。

納蘭多聞聲省悟,連忙表情一整,又回復到一臉莫測高深的表情,速度之快,叫薩摩看了險些忍俊不住,大笑起來。

伊格滿意地點點頭,接著才轉頭對著薩摩建議道:
「別聽納蘭多胡扯,我看還是等到明天,我向其他同伴們說了,大家再一起去吧!其他人應該也想認識你。如何?」

換成平常,薩摩不喜交際,別說全部一起去了,就是提也不會提起,但現在不同了,為了完成任務,這個機會必須要好好把握。雖然人多,難度也高,但同時卻也可以一下摸清楚這些人的底細。於是,薩摩立刻頷首答應:
「當然沒問題。」

「蜜兒也要去!」蜜兒一直站在旁邊,雖然很多話她都聽不懂,但卻猜出薩摩晚上要跟著這些軍人出去玩,連忙叫著自己也要同去。

此話一出,薩摩立刻頭大。他怎麼忘了還有蜜兒這號麻煩人物呢?

見薩摩滿臉苦惱,伊格不禁試探地問:
「這位小姑娘是閣下的…?」

薩摩對伊格苦笑一下,便轉向蜜兒,嚴肅地道:
「蜜兒不能跟。」

蜜兒嘟起嘴巴,似乎對薩摩的決定相當不服。

薩摩見狀,知道蜜兒這個惹事精,要是不讓她跟,肯定會自己想法子跟,偏偏他此行另有任務,不想讓蜜兒跟了壞事,一時間大為困擾。

伊格等人本欲與薩摩親近,蜜兒一個小姑娘,混在一群大男人裡,說什麼也不妥當,所以也能體會薩摩的苦惱。

突然,薩摩腦中靈光一閃,倏地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你要跟我去,還是去找琉璃?」餌下得有點重,但他相信,蜜兒絕對會選擇琉璃那邊。

果不其然,薩摩話一出口,蜜兒立刻回答:
「琉璃姊姊!」

見計得逞,薩摩滿意地點點頭:
「那好!我會讓小斑帶你去。」

聞言,蜜兒直樂得蹦蹦跳跳,若不是魔法部還在上課,恐怕不立刻跑去找小斑了!高興的蜜兒倒是忘了問薩摩何時可以讓她去見琉璃,便蹦蹦跳跳地走了。

本來陷入困境的任務,意外地獲得了一絲曙光。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