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開始很久了,薩摩臉帶笑容,看著本來還有矜持的眾人逐漸露出醜態。

「摩耶,怎麼不多喝一點?」納蘭多滿臉通紅與眾人談笑,還不忘時時提醒薩摩要與大家同樂。

薩摩彎彎嘴角,做勢欲舉起桌上的酒杯。他知道,納蘭多的招呼只是客套,實際上並不打算盯著他多喝一點酒。果然,納蘭多一見薩摩將手伸向酒杯,便滿意地轉回頭,繼續與眾人嘻鬧,大聲討論著樓下圓形高台上的表演。

眾人拉高聲音一來是因為酒氣作祟,二來則是整座酒吧如今都是喧嘩叫好聲,要是不大聲,恐怕是怎麼也聽不見的。

薩摩輕啜了一口酒,懶散地微瞇雙眼,看著高台上正在演出的戲碼。他喝得不多,不是因為怕醉,事實上酒一入腹薩摩便將那足以迷人神智的酒氣給逼了出來。薩摩不喝是因為,酒的味道並不好,逼著自己喝也只是為了不讓納蘭多等人藉機起鬨。

節目已經開始了。所謂特別的節目,其實也不過就是數個妙齡女郎,在高台上空手搏鬥。幾名妙齡女郎出現的時候著實讓薩摩激賞了一下,因為,女郎們衣著端莊,髮鬢整齊,大有名媛大家的風範。只不過當這些女郎對著台下一鞠躬後突然開始過招時,薩摩的眉頭就不由得皺了起來。

沒有像樣的招式,出招也毫無章法可言,女郎們的搏鬥實在上不了檯面。到目前為止,整場搏鬥幾乎都在互扯衣衫,滿場各色飛舞的碎布,到最後,女郎身上的衣服已經不能叫做衣服了。乳波肉浪襯著酒吧裡越來越濃的酒味,薩摩彷彿聞到淫靡的氣味。

來酒吧的人似乎就為了看這幕,因為女郎的衣服每破一塊,台下就會響起轟然叫好的聲浪。女郎並不是奴隸,相反的卻是以此營生。納蘭多表示,每一個女郎的背後都有一位有錢有勢的財主,將之妝點得有如貴族仕女。來酒吧飲酒作樂的酒客們,就是享受看一名高高在上的美女,屈辱裸露的過程。

據說,這酒吧的表演節目每三天便更換一種,以滿足酒客們的需求。像是納蘭多上一次來,看得就是真刀真劍以性命為注的搏鬥。那場廝殺雖然血腥,但卻精采,這回來這裡,本來也是期望看到像這樣的表演,沒想到卻換成了這個,納蘭多等人雖有遺憾,但似乎也很能接受,很快就跟其他酒客一樣,起鬨叫好了。

這樣醜陋的人性面和低級的娛樂,薩摩以為自己會很厭惡,甚至不屑觀看。但看了一會,薩摩卻意外地發現,他竟沒有想像中那麼排斥,儘管還是不甚喜歡。但就是這一點差別,讓薩摩至今還可以坐在這裡,不致拂袖而去。

酒過三巡,眾人也多少有些醉意,言語間再沒顧忌。

「你看,左邊那娘們像極了咱們大公主!」一名軍人一邊打著酒嗝,一邊興奮地道。

「大公主的才沒那麼大呢!」另一名軍人帶著淫笑道。一邊說還一邊在胸前比劃著。

此話一出,眾軍人立刻意會,不約而同地哄然大笑,滿臉俱是淫笑。

薩摩見狀心中一動。這些人都有醉態了,應該差不多了吧…!薩摩收起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準備進行第二步。

「摩耶!你別見怪,他們都喝醉了。」一道顯然還算清醒的聲音略帶歉意地響起。

薩摩倏然一驚,轉頭看去。原來伊格從頭到尾坐在角落,酒也喝得不多,不僅沒跟眾人一起起鬨,神智也還算清醒。方才他見薩摩突然收起笑容,不知薩摩心中另有打算,還以為是眾人滿是淫穢意味的話惹起薩摩不悅,連忙開口道歉。

薩摩心中大感麻煩,這的伊格正是被他列為最可疑的人物,此人要是不醉,他這第二步恐怕難以進行啊!薩摩心中固然焦急,但臉上卻沒敢洩漏任何心思。

「哪裡!他們大概是許久沒喝酒了吧!」薩摩體恤地表示自己可以體諒。

伊格聞言露出一抹苦笑:
「我看應該是我這陣子把他們逼得太嚴了。」

固執軍人的性格,薩摩可以理解。

「那現在讓他們這麼喝,妥當嗎?」薩摩假做焦急地問。

伊格先是聳聳肩,接著喝了一口酒,輕鬆地道:
「沒關係,就當讓他們輕鬆一下,否則任務結束之後,他們私底下可不知道要怎麼怨我了。霍塔桑酒吧的酒不比王宮裡差,讓他們喝這一次,想必是誰也不能怨我了。」

說到這裡,伊格又突然對著薩摩眨眨眼睛,賊溜溜地道:
「何況…,這次我們是師出有名。將軍要我們跟你問好,我們現在正是奉將軍之命,在完成我們的工作呢!」

「呵…,既然如此,你怎麼不趁這機會多喝一點?」薩摩一邊笑一邊還不忘試探伊格不喝酒的原因。

不論是哪一個國家,貴族一向將追求醇酒美人視為風雅之舉,伊格既說霍塔桑酒吧的酒直比王宮,卻不多喝,豈不奇怪?伊格可是武將,應該不是怕不勝酒力。難道,伊格是因為懷疑他,所以刻意不喝,打算監視他?!若真是如此,事情可就棘手了。

幸好接下來伊格的回答讓薩摩大大鬆了一口氣。只聽他無奈地道:
「我也想喝,不過這些人醉了之後可得有人處理,我要是醉了誰來處理?」

原來如此…。既是如此,那便好辦。薩摩腦筋一轉,隨即問道:
「你是指怎麼將他們送回學院嗎?」

伊格搖搖頭:
「不是!這家酒吧大可以讓他們睡到明天,我早就料到他們不喝到酩酊大醉是不肯罷休的,所以我剛剛便將這裡包了一天,不會有外人來打擾我們。」

原來如此。

「那麼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薩摩好奇地問。

伊格搖搖頭,苦笑著解釋道:
「你不知道,這些酒鬼,現在還正常,等一下發起酒瘋,問題才大。萬一不小心惹事了,平常不打緊,但現在我們都有任務在身,一出事便是軍法處置。我要是跟著醉了,保不定明天一醒,我們都在保安處了。」

薩摩恍然大悟,心中立刻有了計較,先是試探地道:
「你一個人,再加上我,要對付二十九個醉鬼,還是很難吧?!」

伊格長嘆一口氣,想來他也在擔心這個問題。

薩摩心中一喜,假做思索了一會,才建議道:
「不如設個結界,讓他們離不開這裡,應該就不會惹事了。」

聞言,伊格大喜,但隨即垮下臉道:
「當然好,但是我的魔法還不到這種程度。」他只會正向結界,限制外人外力侵入,至於限制結界內人事物的反向結界,因為難度太高,他一直學不會,更何況以他的魔力,設出的結界很可能撐不到明天。

見伊格已經意動,薩摩連忙加把勁道:
「讓我來吧!」

伊格聽了大喜過望,但嘴上還是不免有些遲疑:
「會不會太辛苦了?反向結界不好設…。」

薩摩自信一笑,也不多說,食中二指伸向眉心,嘴裡喃喃唸出一串音節。隨著音節起落,薩摩指向眉心的手轉而前揮,再向側邊畫下一個弧。手指過處,留下絲般銀亮的光芒。伊格正在讚嘆間,薩摩低喃的聲音,音節越來越密,雙手回收交疊,接著在一聲低喝中,雙手前推。絲般的銀光驀地張成一片光幕,籠罩四周。薩摩低喃一聲收,光幕消失,但伊格知道,結界完成了。

「精靈人果然不同…。」伊格讚嘆地道。他知道,現在他們可以看到樓下的表演,聽得到四周的喧嘩聲,但卻走不出這片結界。

薩摩微笑不語。

「你剛剛唸的是精靈人的咒語嗎?」伊格好奇地問。他以前看過精靈人施展魔法,用的也是人族語啊!

「沒錯。我用族語唸咒語已經習慣了…。」薩摩解釋道。

事實上,他當然沒有這種習慣。反向結界雖然難度比較高,但為了不惹起有心人的注意,他並未將聲音和影像也封住,所以還不到必須以咒語輔助的地步。他是因為不想讓伊格摸清他的能力,所以才刻意唸出。另一方面,他又擔心伊格從他的咒語中聽出他的企圖,所以刻意用精靈人族的語言唸咒,以防萬一。

原來如此,伊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現在你不用擔心了。」薩摩帶著純粹善意的表情說著。

「謝謝你!這下我就放心了。」伊格高興地道。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位將軍偶然認識的小兄弟之所以這般熱心都是為了那可能就在他們身上的密函。

伊格說著,便端起前面的酒杯,開懷暢飲起來。

「啊…這酒真香…。」伊格鼻子湊在酒杯前猛聞,很是陶醉地道。

薩摩見狀失笑,忍不住消遣道:
「你喝酒的方式真別緻,竟是用聞的。」

伊格聞了一會,突然一口將酒倒入嘴裡,含了好一會才吞下肚子。滿足地噓了一口氣,又立刻斟滿一杯,湊在鼻間邊聞邊道:
「這種難得的好酒要是像他們那樣胡亂灌,那才真是浪費。」

伊格說得煞有其事,顯然對酒很有一番研究。虧得方才還逼著自己滴酒不沾,真是難為他了。可惜他剛剛動了那個手腳,怕伊格這次能喝的酒也很有限了。


見二狗子昏迷,大漢嫌惡地甩開二狗子的身體,不悅地蹙眉咒罵:
「哼!就憑人類這種身體?!」

大漢似乎意有所指,其餘大漢很迷惑,但卻不敢追問。

領頭的大漢並不打算就此放過二狗子,只見他伸出手,遙遙對著橫過茅屋的水渠一招。一蓬水花嘩地從水渠裡湧了起來,一下被吸到大漢掌前。

大漢冷冷地看了手中的水,接著便將之往地上昏迷的二狗子臉上一潑!

冰冷凍醒了二狗子,尚未從折磨中恢復神智,顯得迷糊又萎靡。

「改變主意了嗎?」大漢冷冷地道。

緊閉的雙唇是二狗子的回答。

大漢見狀,氣怒得連說了幾聲好,才聲音陰沉地道:
「我就看你可以嘴硬到什麼時候!」

二狗子虛弱地瞪了大漢一眼,懷著消極的抵抗心理,恨恨地道:
「俺就是死了,你也別想從俺這裡問到什麼!」

也是二狗子真心實性,否則一般人遇到這樣的拷打,早就受不了。二狗子沒有想太多,他只是認定了這些人殺了老姜,便是他的大仇人!面對大仇人,他打不過,但總算能以這個方式報復!所以他說什麼也不鬆口。

此話一出,大漢本來想伸向二狗子頭顱的手突然收了回來,接著便蹙眉沉思起來。

他差點忘了,人類可經不起他的折磨。弄死這打鐵人事小,問不到魔晶石來源事大。只是,這個人嘴巴這般硬,若不磨得他生不如死,肯定不會吐實,偏偏他又擔心不小心將這個人弄死了…。真是麻煩啊…。

幾番思量,大漢驀地靈光一閃,接著便突然邪佞地笑了起來:
「多謝你提醒,我差點忘了,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不論想不想說都非說不可!」

此話一出,二狗子心中巨震!大漢那篤定的表情和語氣讓他全身發冷。

二狗子驚懼的表情讓大漢相當滿意,只見他勾起嘴角,站起身,對著其餘大漢吩咐道:
「把這個人帶走!」說完,大漢轉身便走。

不!二狗子不怕折磨,但卻怎麼也不如這個壞人的意!看一眼倒臥在不遠處的無頭屍體,二狗子眼中閃動著堅決的光芒,這一刻…他決定了他的未來!

其餘的大漢聽領頭大漢的吩咐,連忙分了兩人上前。照他們想,經過方才那番折磨,這個打鐵人恐怕是連動一根指頭都嫌吃力,隨便叫兩個將這人抬走就可以了。沒想到,兩個大漢才剛走近,本來倒在地上萎靡不振的二狗子突然一下往旁邊滾去!

兩名大漢見狀大驚,還道二狗子打算逃跑,連忙攔在前頭。不料二狗子這一滾,便來到橫過茅屋的溝渠前,沒如他們所料地逃走,反而撐起上身,猛地將頭甩上溝渠佈滿尖銳岩石的銳角!

“叩──!”一聲沉悶的聲響伴著微微的震動響起!二狗子的頭顱重重敲在岩鋒。所用的力道之大,不僅地面微振,聲音響亮,血花更是一下噴濺而出!岩鋒深深嵌入二狗子的額頭。

「啊!」眾大漢驚叫。

幾乎與眾大漢的驚叫同時,領頭大漢邁出茅屋的腳步也停了下來,回頭看去,正好看到二狗子甩頭撞上岩鋒。心中不由一驚,連忙幾個大步趕了回來。正想將二狗子拉起來探看還有沒有救時,一聲驚叫突然從門口響起!

「啊──!」一名蒙面少女站在門口,眼神驚恐地看著茅屋裡的慘狀。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