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橫七豎八躺臥在地上的眾人,薩摩滿意地勾起嘴角。剛才他設結界時,刻意加了入夢術,只不過為了不讓伊格警覺,刻意將對四周元素的干擾降到最低。但也因此,效果發作得比較慢,所以直到現在,唯一清醒的伊格才總算在酒精和魔法雙重影響下睡著了。當然,薩摩也可以等眾人都爛醉之後再行動,只是比起純粹的酒醉,讓他們沉睡,對他接下來的動作顯然安全多了。
  
  審視一下眾人的確已經昏睡,薩摩立刻喚出雙生,指著一旁爛醉如泥的眾人吩咐道:
  「你去搜那邊的人,任何紙張都給我搜出來!」說著便將小蛇雙生扔向那邊,自己則來到伊格身邊,動手仔細搜索起來。
  
  落在醉鬼堆中,雙生感覺就像掉進酒缸一樣,一下便被撲鼻而來的酒氣衝得頭昏。
  
  「主人…可不可以…?」雙生甩甩頭,打著商量地問。
  
  只是要求都還沒出口,薩摩便頭也不回地道:
  「不可以。」
  
  雙生聞言瞠大眼,啞口無言了好一會,才認命地鑽進一人的衣衫裡。
  
  找紙?雙生一層衣衫繞著找。雖然衣服裡烏漆抹黑,但卻不會對雙生造成影響。只是汗臭和酒精混合起來的味道撲鼻而來,累得雙生只好閉起氣,才不會不小心被醺昏。
  
  找完一層,再往內找,雙生差點開口咒罵。人類做啥穿這麼多衣服啊?!這麼熱的天氣,外面穿著一件普通衣衫也就算了,裡面還有一件質料較硬的軍服,軍服內還有一件馬甲似的綿杉,最後才是內杉。找紙是吧…?雙生一層層找,打算一見紙便叼出來。
  
  就雙生一邊埋怨一邊尋找時,薩摩也搜完了伊格身上的東西。
  
  薩摩相信伊格是這群人之首,所以當他搜完伊格全身上下,只搜到一封包在腰帶裡的家書時,當真失望到了極點。但是薩摩卻不相信伊格身上竟會什麼重要文件都沒有,所以再度仔細搜索了一遍。
  
  這次更加的仔細,竟然讓他從伊格身上所穿的馬甲夾層中搜出一封折得端整的信函。信封正面寫著“致 蘭普頓魔武學院 院長 樊勞瑞”幾個大字,並以魔法封住信封。這種魔法封緘一體成形,若沒有以施法人指定的某樣東西來拆封,便會導致信件自毀。這是各國重要文件的一貫處理方法,以免重要文件被竊,導致機密外洩。不用說,這必是帝國高層對學院的指示。
  
  解魔法封緘,薩摩雖然不是做不到,但是恐怕得花上大半個時辰來研究這個魔法封緘所動用的元素比例,未免太過麻煩。何況,這封信是要交給樊勞瑞的,他根本不用急在此時拆開。學院想知道的機密,絕不會在這封信裡。所以薩摩看了一會兒,便又將這封信放回了原處。
  
  有了這一封信的經驗,薩摩又更加仔細的摸索伊格身上的每一件衣服。他相信,軍方一定有內部的指示文件,以作為最高指揮依據!但是,不論薩摩怎麼找,依舊找不到那份一定存在的文件。
  
  難道,會是因為這次這件事事關重大,所以軍方改以口頭方式指揮嗎?
  
  正在薩摩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雙生突然從納蘭多內衣裡探出頭來:
  「主人!」
  
  薩摩心裡正在愁著,聞聲僅是敷衍地應了一聲:
  「嗯?」
  
  「這個人穿了一件很厚的內衣。」雙生回答,聲音有點悶。
  
  薩摩翻翻白眼,沒好氣地道:
  「我叫你找紙,你管他內衣穿多厚做什麼?」
  
  「可是這件內衣裡襯是防水的皮革…,汗水透不過去,全部悶在裡面,味道…很臭…。」雙生委屈地道。
  
  不就是不想搜嗎?找這麼多藉口?!薩摩挑挑眉,正想發怒,突然一愣。
  
  內衣…不就是要吸汗嗎?納蘭多為什麼穿了一件不會吸汗的厚內衣?!難道……?!
  
  薩摩心中一動,一下撲到納蘭多身前,探手進去摸索。
  
  雙生見薩摩動手了,喜不自勝地趕緊脫離納蘭多的衣服,溜到旁邊去了。
  
  就如雙生所說的,納蘭多的內衣裡襯是不透水的皮革,汗水全被悶在內衣與身體間。薩摩顧不得沾得滿手粘濕,順著內衣邊緣摸索。
  
  突然,薩摩摸到了一處開口,手便伸進皮革當中。幾乎是一伸進去,薩摩便摸到了一個布囊…。
  
  拉出布囊,這才發現,布囊裡裝著的竟是一張折得方方正正的紙張。
  
  就是這個了!薩摩大喜,連忙將紙張拿了出來。正想攤開來仔細看看時,外面卻傳來一聲低呼。
  
  薩摩暗叫不妙!他竟忘了他設的結界可是防內不防外的!肯定是酒館的侍者前來探看了!要是讓這人洩漏了他曾在這些軍人身上搜東西的事,一切就完了!薩摩腦中數個念頭飛快閃過…!殺了他?想辦法掩飾?或是…,再利用魔眼一次,讓這名侍者忘記一切?
  
  
  看到二狗子以驚人的決心自絕,琉璃美目大睜,忍不住驚叫出聲。
  
  今天一早,她磨著龐希爾斯讓她離開蘭普頓市採藥。忙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採足了所需的藥材,便吩咐龐希爾斯收拾藥材,她則先一步回來準備煉藥所需的設備。但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回來,迎接她的,竟是這樣一個血淋淋的景況…。
  
  「二狗子!」琉璃快步跑進小茅屋,無視於茅屋裡十名兇神惡煞般的大漢,逕自來到跑向倒臥在溝渠邊的二狗子。
  
  但是不容琉璃跑近,橫裡突然插出一隻手臂,攔在琉璃身前。
  
  琉璃被攔,又想繞過手臂,沒想到這隻手臂竟轉而抓向她的肩膀。琉璃見狀連忙往後退開,總算看清楚攔住她的究竟是誰。
  
  一雙佈滿兇光的眼是琉璃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因為這雙眼,琉璃又退了一步,拉開距離警戒。
  
  「你們是誰?」琉璃環視茅屋里十個眼生的大漢,心裡很是害怕,但卻還是鼓起勇氣質問。
  
  滿眼兇光的大漢聞言不僅沒有回答,反倒指著二狗子,反問道:
  「這句話正是我要問你的。你認識這個人?」
  
  琉璃畢竟單純,雖然知道這些人絕非善類,但警戒的程度顯然不夠。因為大漢一問,琉璃便近乎直覺地回答道:
  「沒錯!」
  
  聞言,大漢笑了。滿是算計和得意的笑容,當場讓琉璃心中暗叫不妙。
  
  「我正擔心斷了這條線,沒想到竟又有一個送上門來。」大漢得意洋洋地道。
  
  斷什麼線?琉璃正自不解,便見大漢往前逼近了一步,急得琉璃連忙往後退。她不知道大漢究竟在說些什麼,但是…,很明顯的,這個人似乎企圖想要從她這裡得知什麼…。她得跑…,趕快去找人來幫忙…。想到這裡,琉璃擔憂地看了一眼生死不明的二狗子,接著轉身便跑。
  
  大漢見蒙面少女想逃,連忙對其餘大漢使了一個眼色。眾大漢雖然吃驚於二狗子突如其來的動作,但這會都已經回過神,見領頭大漢下了命令,靠近門邊的大漢連忙一個大步攔在門口。
  
  琉璃一驚,纖手一揮,一個「撤!」字出口,便見一股強風從門外捲進,將兩名攔住門口的大漢帶得往側邊仆倒。琉璃便趁著這時間,迅速跑出茅屋。
  
  因為二狗子半點武功和魔法都不懂,領頭大漢自然以為這名纖弱的少女定也是手無搏雞之力,估計手下攔上去,應該手到擒來,沒想到卻大出他的意料之外!這名少女竟然會魔法?!就這麼一錯神,少女已奔出茅屋。
  
  大漢沒有怔愣太久,一回神便率先追了出去。這少女會魔法,又急著逃跑,一定知道些什麼!
  
  其餘大漢見首領奔出,終於回過神,趕忙追在後面出了茅屋。
  
  琉璃本以為利用魔法可以順利逃出,沒想到,跑出茅屋不過三尺,便覺身邊狂風捲起,眼前便接著一花,一道身影就這麼直直站在前路。琉璃大驚,驚叫一聲,連忙停下風行術。沒了風行術,琉璃的速度的確慢了,但距離已近,加上方才高速移動,根本無法及時停住!千鈞一髮之際,眼看不及轉向,就要撞上眼前的人時,眼前的人突然又往側邊閃開。琉璃心中一喜,正待再以風行術加快速度離開時,一雙手突然從旁而出,在琉璃完全無備之下,準確扣住了她的手臂,然後往後回扯!
  
  這一扣一扯,當場煞住了琉璃去勢,琉璃這才有時間仔細看向這個突然攔在前頭的人。
  
  「啊!」這一看,琉璃當場驚叫一聲。這人不就是方才在茅屋裡想抓她的大漢嗎?!沒想到這個人竟然後發先至,攔在她的前頭!
  
  「我想抓的人還沒有抓不到的。」大漢滿臉邪佞的笑容,得意地道。
  
  聞言,琉璃大驚失色。這人果然打算擒住她啊!這層省悟讓琉璃更感驚慌,立刻鼓起魔力,與之相抗。只見一蓬火焰“澎”地熊熊燃起,不片刻便將扣住琉璃的大漢團團裹住,與此同時,琉璃手臂用力一掙,企圖掙脫大漢的控制。沒想到幾次掙扎都沒掙脫,琉璃大驚失色,立刻知道自己喚來的火焰並沒有傷到大漢。
  
  果然,就在琉璃幾次掙扎不果時,火焰中便傳來了嘲諷般的笑聲:
  「這種雕蟲小技也想傷我?!真是天真呵…。」
  
  聞聲,琉璃一顆心直直沉落。正自惶然不知所措時,包裹著大漢的火焰突然像是被什麼逼開似的,火舌四散流竄,轉眼便消失無蹤,剩下的就是那名帶著輕蔑笑容的大漢。如果說琉璃心裡本來有任何一絲僥倖的想法,在見到這一幕時也全都沒了!
  
  「以人類的魔法水準來看,你的魔法雖然已經相當不錯,但想傷我還早。」大漢以驕傲的口吻道。
  
  驕傲的口吻,輕蔑的態度,琉璃彷彿看到當初狂態畢露的龐希爾斯…。這個人定是魔族的人吧!思及此,琉璃心中更是驚急得險些昏厥。她還記得在魔獸天堂,逼得她與薩摩兩人險入死地的人正是魔族人!難道…,這些人竟是前來尋仇的嗎?!
  
  不!不可以!不能讓他們找到摩哥哥!!
  
  有了這一層信念,琉璃不絕望也不怕了,運集全身魔力,一聲高喝:
  「荊棘之牆!」
  
  隨著聲音,地上不起眼的小草突然以驚人的速度拔長,瞬間超過三尺,密密麻麻佈滿了琉璃四周,甚至遠遠向茅屋方向延伸。
  
  這一下來得突然,領頭大漢縱是不懼,也不免一時被逼得手忙腳亂。一個不小心,衣衫還讓銳利的葉片劃破了好幾處,顧不得再緊抓著琉璃,先閃避要緊。
  
  大漢雖是躲過了,但其餘大漢可沒那麼幸運了。手腳沒有領頭大漢的俐索,對攻擊的感應也遠較領頭大漢為差之下,九名大漢一一掛彩,嚴重的甚至被高草穿過胸腹,眼看是不活了。一陣驚人的攻擊過後,就像來時一樣突然,拔長的小草很快又全部恢復到本來的模樣,若不是地上留著一個個的大窟窿,和滿地哀嚎的傷者,當真會讓以為方才那一幕僅是一時眼花罷了。其實也是琉璃經驗不足,若她曉得如薩摩那樣,重複施展魔法,層層疊疊的攻擊,就算不能重創敵人,癱瘓行動力肯定是綽綽有餘。現在僅是一次的攻擊,領頭的大漢依舊卓立,顯然並未受到什麼大傷。
  
  琉璃省悟這點錯誤,連忙壓下對地上傷者的同情,鼓起魔力就待再次攻擊。驀地,眼前一花!已有前車之鑑的琉璃立刻彈身而退,但這名魔族大漢的動作恁地迅速,竟然還是轉眼間便逼到近前。
  
  「你以為我會給你另一個機會?」大漢冷哼著,右手成爪,往前探去。
  
  眼看琉璃即將落入大漢手中,突然橫裡竄出一抹白影,以驚人的高速畫過大漢與琉璃之間!
  
  大漢雖然警覺,但白影來得突然,速度又快,不及反應之下,只覺伸出的右手傳來一陣熱辣辣的疼痛!收回一看,手背手腕處多了四道深可及骨的傷痕,傷口鮮血橫流。在大漢端詳間,傷口四周逐漸浮現深紫色的浮腫,分明是中毒的症狀!
  
  這點傷口大漢並不在意,但傷口上的毒可就讓人心煩了。雖然這種毒對人類足以致命,但對他卻不至於,只是麻癢痛就在所難免了。暗暗運功驅毒,大漢將視線轉向傷他的白影。
  
  只見一頭小狗般大小的白色狐狸正對著他齜牙咧嘴地威脅嘶吼。
  
  大漢見著白色小狐狸,臉上立刻浮現輕蔑的表情,頗帶怒意地道:
  「哼!一頭長不大的魔獸!靠著我族血液衍生的獸類,竟敢傷我!」說著,大漢揚起手,眼中閃動著凶狠的光芒,竟似想將小狐狸致之死地!
  
  琉璃見狀大驚,顧不得其他,已經鼓起的魔力順勢施展魔法!藍光迅速聚斂,鋪天蓋地的冰箭閃著冷冷藍光,往大漢疾撲而去!
  
  至此,琉璃已有九分肯定眼前凶惡的大漢是魔族人。但確定此點後,琉璃反而不跑了。她必須阻止大漢傷害薩摩!絕不能讓他離開這裡,去找尚未痊癒的薩摩!琉璃如此單純地想著,卻沒想過,以薩摩之能,面對魔族尚且應付得如此吃力,她學魔法才不過短短時日,怎可能會有勝算?
  
  言歸正傳!話說大漢一發現藍光聚斂便以警覺,冰箭一出,大漢連忙轉向往冰箭來向凌空劈出一掌。勁風以著不遜於冰箭的速度前行,兩力遭遇,立時爆出驚人轟鳴,冰箭碎裂四散而出,牽連其他完好的冰箭。冰箭攻勢隨即瓦解。
  
  已有之前施展魔法的經驗,琉璃這次可學乖了,冰箭術一出手便又毫不停歇地繼續施展又一波的魔法。於是,就在漫天破碎冰屑的掩護中,另一波冰箭轉瞬又到。
  
  此舉大出大漢意料之外。本以為以人類的魔法能力,要想連續不斷地施展魔法太過困難,沒想到眼前這名蒙面少女竟有這等能力?!大漢緊急反應之際,也更堅定活抓少女的決心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