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薩摩腦中飛快轉著該如何處理眼前的狀況時,又一聲驚呼卻讓他放下思索:
  「恩人?」
  
  恩人?!薩摩一愣,不覺轉頭看去。
  
  一名穿著酒吧人員特有的白色上衫和紅色長褲的少年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壺酒和幾碟小菜,正滿臉驚喜地看著薩摩。
  
  只一眼,薩摩就認出來了。深棕色的頭髮,清麗的長相,稍嫌瘦弱的身材,和一雙充滿靈動光彩的眼睛,正是那日為他所救,又在小鎮重逢,並冒險為他引開敵人,勇氣與智慧讓他相當激賞的少年帕蘭德!
  
  因為招呼二樓的人跑去偷閒,所以帕蘭德才會被派送酒菜來二樓。聽其他人說,包下這隔間的是身分顯赫的貴族。帕蘭德不怕貴族,但卻怕了貴族奇怪的嗜好。這段時間在酒吧裡工作,他已經遇上太多動不動就抓著他上下其手的人了,最可怕的是,越是顯赫的貴族,那態度就越囂張…。
  
  帕蘭德本來不想上來,但一個小小的侍者哪有資格說不呢?所以他只得上來了。沒想到上來就看到隔間裡躺得滿滿都是醉漢,一名青年卻蹲在這些人旁邊不知道在摸索些什麼。這種地方千萬不能太好奇,以免惹禍上身,帕蘭德來的日子雖短,但卻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儘管這名青年背對著他,行動透著奇怪,他也沒想過要多看一眼。很快垂下視線,腦中這才映出青年的背影…。蹲著的青年看不清身材,但一頭淡金色的頭髮卻恁地惹眼和…眼熟!!
  
  突如其來的省悟讓他忍不住驚叫出聲,再度抬起頭來看著那一頭微微飄動的淡金色長髮,忍不住便驚叫出聲。
  
  他本來以為這人便是那位將他救離奴隸身分,還賜給他名字的恩人,但是…,當青年轉過頭來時,護目鏡後的棕色眼瞳卻讓帕蘭德不由在心裡打了一個突!
  
  雖然青年冷然的氣質很像恩人,但他明明記得恩人的眼睛是金色的啊…!
  
  於是,帕蘭德有些不確定了……。尤其青年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動,更讓帕蘭德覺得青年對他是全然的陌生…。是了…,這隔間裡的應該都是貴族,他的恩人,幻影閻羅怎麼可能會是貴族呢?!他定是太掛念恩人了,所以才會這樣疑神疑鬼…。
  
  「啊…真對不起…小的認錯人了。」帕蘭德收起失望,再度低下頭,上前將酒菜一項項擺放在桌上。
  
  青年很安靜,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問,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帕蘭德的動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帕蘭德不免有些慌了,他方才不應該貿然開口的,這下引起他的注意,該怎麼辦呢?若方才這名青年可疑的行動當真別有陰謀,他主動驚擾還細看了這人的容貌,豈不是引火上身嗎?儘管帕蘭德心中忐忑,但青年沒開口,他也不便主動提起,免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只得迅速將酒菜放好,順便整理杯盤狼藉的桌面,接著便低頭後退。正當帕蘭德鬆了一口氣,準備行禮退下時,一直沉默的青年卻突然開口了。
  
  「等一下,帕蘭德。」薩摩低聲喚道。
  
  認出來者竟是帕蘭德,薩摩大喜,那些滅口之類的想法立刻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只是薩摩畢竟沉穩,儘管認出帕蘭德,但為了確定帕蘭德依舊如他印象中那樣聰明,薩摩神色不動,靜靜地不發一語。看著帕蘭德道歉,接著收起所有視線,手腳俐落地擺放酒菜,收拾桌面。期間,帕蘭德既不看滿地醉漢,也不看暗中施加精神壓力的他,嘴邊更一點也沒提起方才之事。於是…,薩摩揚起了嘴角,終於開口叫喚。
  
  聞言,帕蘭德全身劇震,立刻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著薩摩。
  
  「大…大人…,您在叫小的嗎?」帕蘭德控制興奮的情緒,試探地問。
  
  薩摩嘴邊帶著清淡的笑意,以著揶揄的語氣道:
  「沒錯!除非你嫌棄我給你起的名字。」
  
  聽到這裡,帕蘭德就算再有什麼疑問也暫且拋下了!
  
  「恩人…您真的是恩人……?」帕蘭德眼中閃著淚光,顫抖著聲音問。
  
  帕蘭德的激動彷彿感染了薩摩,薩摩突然覺得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不覺摘下護目鏡,露出一雙金色眼眸。
  
  見到這對眼睛,帕蘭德再無疑惑了。那個解救他一生的恩人不僅躲過了敵人的追殺,現在還好好地站在這裡呢!想到這裡,帕蘭德不禁高興地笑了。
  
  「恩人,你後來沒事吧?」帕蘭德歡欣中帶著憂心地問。
  
  薩摩搖搖頭:
  「沒事。多虧了你的幫助。」若不是帕蘭德為他引開了不少敵人,恐怕他是挨不到魔獸天堂,更無法與琉璃相見了。想到這裡,薩摩想起那天在心中對帕蘭德的承諾…。一個全新的人生…,該怎麼做呢?
  
  帕蘭德不知道薩摩此刻轉的念頭,只聽薩摩說沒事便鬆了一口大氣,但隨即又想起另一個問題:
  「恩人怎麼會在這裡?」
  
  經帕蘭德一提,薩摩才突然想起他剛剛被打斷的動作,也顧不得敘舊了,連忙指揮著帕蘭德道:
  「帕蘭德,你去幫我照應著,別讓其他人接近這裡。」
  
  這命令有些奇怪,帕蘭德本想問清,但薩摩表情慎重,又似相當焦急,帕蘭德當場就決定吞下疑問,迅速跑到隔間外,注意著不讓其他人接近。
  
  對薩摩的命令,帕蘭德沒有過多猶豫。不僅是因為薩摩說出口的每個字都有種令人不得不從的威嚴,更因為帕蘭德心中堅信,一個願意解救奴隸脫離火海的人絕對不是壞人,所以,他毫不猶豫地聽從了。
  
  由於那日帕蘭德為了替薩摩引開追兵,不惜自陷險境的緣故,薩摩對帕蘭德已有相當程度的信任,所以也不擔心帕蘭德會跑下去通風報信,一下命令便立刻將注意力放回手上的紙張…。小心翼翼地攤開,只一眼,薩摩就知道…他找到了!
  
  紙張上面的字雖然稱不上端整,但卻是清晰可辨:
  “此令─
  著大隊長謝夫魯‧伊格領蘇魯‧納蘭多等二十九名,即刻前往蘭普頓魔武學院,帶領百名預備兵,於始甦月次二十日(註一)抵密林南軍區(註二),往探神跡密林,察明異常能量之源。
  東陸大將軍 穆‧恩〞
  
  這應是指揮這些人行動的依據了…。薩摩看著紙條,不自覺沉吟起來。據之前在道蘭鎮所聽到的消息,神跡密林是神族的大本營,穆恩在這張紙裡所寫的能量異常波動會不會就是神族活動所造成的?若是如此,別說一百人了,就是一千人進去,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想到那一百個不知內情的人,極有可能喪命於神跡密林中,薩摩不覺有些不忍。也許,他該想辦法阻止這次行動…。
  
  薩摩將紙張折好,放回布囊,再塞回納蘭多的內衣中。正打算想個理由將這些人留在這裡,好讓他回學院去報告收穫時,薩摩眼角卻瞥見那個曾與五皇子巴‧魯夫秘密見面的祖魯‧羅修正躺在不遠處,心中一動,連忙幾個大步來到羅修身邊,動手搜索起來。
  
  沒讓薩摩失望,羅修身上的確帶著一封沒有署名的信,封口已經打開,足見已經看過。
  
  打開信一看,薩摩的表情不覺凝重起來。
  
  “吸收學院傑出學生,造冊上呈,不可驚動他人。”
  
  信的內容很短,但卻很是詭異。根據那夜聽到的話,命令羅修吸收學院學生的人十有八九是帝國宰相馬默。但是,吸收學院學生要做什麼?除了儲備自己的勢力之外,薩摩想不出別的了。但這是五皇子的意思呢?抑或是馬默自己的意思?若是前者,情況反而單純,但要是後者…?!他可不可以假設馬默和巴‧魯夫實際上是貌合神離?
  
  這些迷團薩摩一時也想不清,只得將信整理好,仔細放回原處。
  
  搜完了其餘二十七個人,薩摩只找出了一些家書或情書,卻沒有其他發現。
  
  「帕蘭德!」薩摩在椅子上坐好,喚帕蘭德進來。他還想問問帕蘭德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呢!
  
  帕蘭德進來之後雖然沒有多問,但臉上還是明顯帶著迷惑的表情。
  
  「沒有人上來吧?」薩摩問道。酒吧的喧鬧讓他的耳朵很難捕捉接近這裡的腳步聲,所以只好問帕蘭德了。
  
  帕蘭德搖搖頭:
  「恩人請放心,沒有人上來。」
  
  薩摩實在很不習慣讓人喊恩人。何況他會救帕蘭德不過是為了報答他為自己製造行動的機會,就算後來為他解了詛咒,他冒險替自己引開敵人也算是報答了。帕蘭德實在不需要稱呼他恩人的。
  
  「別叫我恩人,我叫摩耶。」薩摩皺著眉頭道。
  
  「這…」帕蘭德顯得有些遲疑。
  
  薩摩不讓帕蘭德討價還價,便搶在帕蘭德開口之前道:
  「就這麼決定。先說說你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
  
  此言一出,帕蘭德也顧不得他對薩摩的感激,連忙將分手之後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原來帕蘭德坐在小斑身上,一出巷口,不用怎麼招搖,敵人便蜂湧而上。帕蘭德低著頭,由著小斑往前狂奔,打算能將敵人引得多遠便多遠。只是那些人很有一套,不論他跑到哪裡,都有人能及時追上,幸好小斑腳程驚人,兩人又只想著跑多遠便多遠,有時整夜不休息,有時繞著村落森林狂兜圈,幸好帕蘭德身材瘦小,否則怕駝著他的小斑要先吃不消哩。最後,一人一獸在一處小村分手。帕蘭德將那件黑色罩袍撕成片片,分散埋進土裡,然後抹了自己一身泥巴,乞兒似地窩在小村的暗巷內。敵人追到小村,在小村搜索了很久,就是沒懷疑身材與薩摩相差甚多的帕蘭德。後來,敵人走了,帕蘭德這才敢任意活動。
  
  本來想回家,但是帕蘭德是里爾公國的人,被抓的時候還是個半大孩子,一下被帶得遠了,哪裡還找得到回家的路?正在茫然不知何去何從時,他想到了與薩摩分手時,薩摩所說的話…。
  
  「東方之城,薈萃之所,東抱明珠,北倚巨龍。我記得大人曾經說過。我想了好久才想到蘭普頓市,所以就跟著行腳商到這裡來了。可是我不知道去哪裡找大人,才想到來酒吧工作。酒吧消息靈通,要是大人出現,酒吧一定會有消息,沒想到今天卻可以遇到大人。」帕蘭德說得眉飛色舞,很是激動。
  
  對於帕蘭德不負他的期望,不僅安全逃出,還能這麼快就找到蘭普頓市,薩摩相當滿意,因此也就沒再計較帕蘭德的稱呼問題。正打算問問帕蘭德所希望的新人生是什麼模樣時,帕蘭德卻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地叫了一聲:
  「大人…你等等!我馬上回來。」說完,也不等薩摩追問反應,一下就跑了去。
  
  薩摩知道帕蘭德不會告密,只是很好奇究竟是什麼事,讓帕蘭德這般焦急。
  
  
  陣陣冰箭如暴雨般狂襲而來,大漢不免有點手忙腳亂,但大漢非尋常武者可比,琉璃幾波攻擊,都因為強度和頻率不夠高,讓大漢順利擋下。儘管如此,一直處於挨打狀態卻讓大漢相當不悅。
  
  破開最後一波冰箭,大漢兇態畢露地看著有些乏力的琉璃。怒喝一聲,大漢一甩手畫出弧線,弧線化成一道勁氣,直往琉璃而去,目標是琉璃的手臂!
  
  為了活捉這名應該知道某些事情的少女,大漢不在乎讓少女受點不輕的傷。
  
  琉璃正為大漢毫髮無傷感到震驚,卻見勁氣以驚人的速度直襲而來,不禁驚得花容失色,情知無法躲開,琉璃只得連忙張起簡單的護壁擋在身前。只是護壁能不能擋得這攻擊,琉璃卻沒什麼把握。畢竟,在魔獸天堂時,她架的護壁在魔族人的攻擊下,最後還是無法保護她。想到這裡,琉璃只覺心情凝重到了極點。
  
  就在勁氣即將打上護壁之際,琉璃面前突然多出一片白色光壁,擋住了勁氣的攻擊。勁氣打上光壁,發出一聲巨響,只見勁氣嵌在光壁上高速抖動,像是想奮力突破光壁似的。
  
  見狀,琉璃不禁緊張地注視著光壁,深怕光壁無法阻擋攻擊。這一來也就無暇追究白色光壁的來源了。
  
  白色光壁沒有堅持多久,很快的,光壁發出劈哩啪拉的聲音,然後轟地破了一個大洞,勁氣便由此通過,打上由琉璃架設的第二層護壁。
  
  又一聲巨響。不同的是,這一聲巨響的結果是四散的勁氣和完整的護壁…。不用說,琉璃擋住了,因為有突然出現的光壁…。
  
  「幼年期(註三)的魔獸不應該有這樣的能力…。」大漢雙眼兇光閃動,表情凶狠地瞪著琉璃身側,正對他齜牙裂嘴的小銀狐。
  
  幼年期的魔獸通常缺乏防衛能力,只會一些像是能量球一樣的簡單攻擊,眼前這頭魔獸分明還是幼年期,為什麼竟會應該是屬於成長期末期的護盾型能力呢?他自然想不到,小銀狐從一出生就三餐以詛咒為食,雖然體型仍處在幼年期,實際上內部已經快速成長至成長期的末段,幾乎快進入成獸期了。大漢心中不解,才會忍不住停下攻擊。
  
  琉璃循著視線看去。在看到小銀狐白兒時,猛地一愣,完全想不到,方才幫助她的竟是白兒…。但不明白魔獸進化過程的琉璃卻沒像大漢那般迷惑,她一方面對白兒幫她解圍充滿感激,另一方面卻也擔心這名大漢會傷害白兒。方才那短暫的交手,讓琉璃知道,以她目前的魔法水準,根本傷不了大漢,但她卻也不能因此束手就縛。
  
  就在琉璃心中思忖不定時,大漢又將注意放回琉璃身上。
  
  「就算加上那隻魔獸,你也不是我的敵手。乖乖跟我回去,就可以少吃點苦頭。」大漢收斂眼中的兇光,努力讓自己顯得較為友善。他討厭多費手腳,如果這個女人願意乖乖跟他走那是最好了。
  
  只是琉璃早已認定大漢是為了追殺薩摩而來,聞言不僅沒有任何心動,反倒小心地退了幾步,像是深怕大漢以比她的風行術更快的行動來抓她似的。但琉璃也知道,除非現在她有如薩摩一樣的身手,否則,她是怎麼也跑不贏這個大漢的。因此,琉璃雖然想逃,卻又不敢貿然行動。
  
  見狀,大漢雙眉一聳,嘴一撇,身體一晃,竟突然消失了!
  
  琉璃大感不妙,有了方才的經驗,大漢身影消失只有一種可能!想到這裡,琉璃腦中浮現的就是跑…!但想是這樣想,琉璃的雙腳卻似原地生了根,怎麼也動不了。
  
  正在心慌間,琉璃驟感四周風起,不由一陣絕望!原來就這麼一轉眼間,大漢已逼到近前!
  
  
  註一:一年共有十個月,一個月六十天,一年共六百日。十個月分別為霜降月、銀露月、聖皇月、始甦月、觀吐月、羅張月、視生月、盤騺月、將息月、起舍月。一個月則分正、次、末,各二十天,合六十天。各國本來各有曆法,但經過長時間的發展,除了年份仍各自計算外,月與日已經統一。
  
  註二:巴耶帝國設東陸及西陸兩大將軍,各轄三個軍區。西陸大將軍下轄三山、鐵壁和西港軍區。東陸大將軍下轄密林北、密林南及海峽軍區。
  
  註三:魔獸的成長概略分為五個時期,幼年期、成長期、成獸期、蛻變期、成熟體。通常以幼年期最短,約十年至二十年。成長期依不同魔獸類型,從二十年到六十年不等,越高等的魔獸,所需成長期越長。所有階段裡,成獸期最長,高等魔獸甚至有長達一百年的成獸期。蛻變期則長短不一,幸運者,一進蛻變期便能成功蛻變,迅速進入成熟體(例如小斑)。要是不夠幸運,甚至終魔獸一生都無緣成為成熟體。進入成熟體狀態之後,魔獸的生命長度將高度延伸,並智慧大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