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剎一離開,龐希爾斯便想起小銀狐。不知方才那一摔,還留得命沒有?!
  
  就在龐希爾斯專心檢查小銀狐的傷勢時,琉璃回來了。
  
  「龐希爾斯…你……。」琉璃的聲音怯怯地,像是驚弓之鳥似的。龐希爾斯在這裡,那麼魔族的人在不在呢?龐希爾斯遇到他了嗎?她剛剛被暴風捲了老遠,光翼消失,這才掉下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突然可以施展這麼大的法術,但心中掛念二狗子和白兒,琉璃儘管魔力用罄也片刻不敢耽擱,問明了路途,琉璃便一路走了回來。
  
  「艾剎已經被我打發走了。沒事了。可惜我回來得太晚了。」龐希爾斯像是很遺憾似地掃了一眼滿地屍體,再轉回懷裡的小銀狐。他知道琉璃心軟,所以在她面前,他得表現得比較有“人性”一點。
  
  哼!…人性…?!真是叫人嗤之以鼻的字眼啊!沒想到他竟然會用到這兩個字,龐希爾斯自嘲地想。
  
  單純的琉璃當然沒發現龐希爾斯的心思,甚至也沒想過龐希爾斯究竟用什麼方法打發了艾剎。她的注意力全被躺在龐希爾斯懷中,那一動也不動的白色身體吸引住了。
  
  「那是…白兒?」琉璃緊張地問。
  
  龐希爾斯點點頭,模糊地道:
  「嗯!我剛剛回來時,白兒就是這樣了。」他可不敢講是因為他不小心又摔了小銀狐一下才會這樣的。
  
  琉璃聞言,連忙上前,一把抱過小銀狐。小銀狐的身體仍然柔軟,但呼吸卻相當微弱,嘴角更不時溢出鮮血。琉璃見狀連忙緊張地手足無措,將所剩不多的魔力都用來為小銀狐療傷。
  
  龐希爾斯見狀,終於開口阻止了:
  「米坦娜,別白費力氣了。白兒已經不行了。」
  
  此話一出,琉璃眼中立刻湧起水花,哽咽地道:
  「白兒是為了保護我才會這樣的,我一定要救牠!」說著又待再試。
  
  龐希爾斯最看不過這種白費力氣的事,見琉璃這麼堅持,他也有些毛了,乾脆就實話實說:
  「除非大人出手,否則就算你用盡了所有魔力,牠還是沒救。」
  
  琉璃一愣,似乎一時不能理解龐希爾斯的意思。但僅只是一會,琉璃便跳了起來,焦急地道:
  「那我們趕快去找摩哥哥!」說著,抱著小銀狐便走。
  
  「來不及!」龐希爾斯尖銳地道。
  
  琉璃的腳步應聲停下。龐希爾斯走到琉璃面前,無奈地道:
  「白兒撐不到大人那裡的。何況,你現在去也不見得可以馬上見到大人啊!」人族的規矩他多少知道,蘭普頓魔武學院不是想進去便可以進去的。
  
  她救不了,偏偏小銀狐又撐不到讓薩摩救,琉璃心裡焦急擔心,眼淚便撲簌簌地掉了下來。
  「怎麼辦…?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
  
  龐希爾斯站在一旁,不僅一點也沒有開口安慰琉璃的意思,還安安靜靜地看著琉璃流淚。
  
  不管看幾次,米坦娜的眼淚還是很美呐!龐希爾斯陶醉地想著。
  
  「龐希爾斯,除了摩哥哥外,真的沒有其他方法了嗎?」琉璃掛著兩行淚,抱著些微的希望問。
  
  「這…也不是沒有…。」不知怎麼,對著這樣的琉璃,龐希爾斯竟然不忍心讓她失望。但是話一出口,龐希爾斯就懊惱得直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說了有什麼用?那方法可是現在的他做不到的!
  
  此言一出,琉璃一張俏臉立刻亮了起來:
  「什麼方法?」
  
  這會龐希爾斯可為難了,只見他支支吾吾了好一會,還是在琉璃期望的眼神下,長嘆一聲:
  「白兒的身體已經不能修復了。魔獸只是魔族血液的一部分,魔能不足,一但死了,魔靈便會快速消失。不過,魔族有一種秘法,就是由活著的族人保護失去身體的魔靈,避免魔靈過度耗散,導致無法再生。」
  
  這長長的解釋,琉璃聽得一知半解,但總算知道魔族人有方法讓白兒不消失,因此立刻滿懷希望地追問道:
  「龐希爾斯是魔族人,你也可以這樣做囉?!」
  
  龐希爾斯啞著嘴,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見琉璃又想開口追問,這才嘆道:
  「本來是可以…。但是我現在用的是人類的身體,頂多只能同時容納兩個靈體,偏偏還有那個叫做谷韃的靈魂在身體裡,所以…實在沒辦法啊!」
  
  沒辦法?!琉璃大失所望,怔怔地看著龐希爾斯。
  
  見狀,龐希爾斯還以為琉璃失望到失了魂,正想著怎麼安慰她時,琉璃卻突然啊了一聲:
  「還有我啊!」
  
  「什麼?」龐希爾斯訥訥地問。
  
  「還有我!你的身體不能保護白兒,那就用我的身體!你快教我怎麼做!」琉璃激動地道。
  
  「不可能的!這個秘法一定要用魔能。你又沒有魔能,不可能做得到的。」
  
  偏偏琉璃對此似乎相當堅持,依舊固執地道:
  「我沒有你有啊!你用那個秘法,把白兒的魔靈弄到我身體裡吧!」
  
  這…?龐希爾斯頭大了。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但是琉璃不是魔族人,魔靈進入身體太過危險了,何況沒有魔能的琉璃,哪有辦法安置魔靈呢?雖然魔獸的魔靈相當弱,應該不致搶奪琉璃的身體,但…還是太冒險了!
  
  見龐希爾斯遲遲不答應,琉璃也急了!
  「快點啊!你不是說白兒撐不到學院找摩哥哥嗎?好不容易有這個方法,我一定要試!」琉璃雙眼閃動無以倫比的決心,道。
  
  不管了!龐希爾斯咬牙撇開顧慮。反正!先把魔靈弄進米坦那的身體裡,到時…再請王幫忙吧!只要魔靈留在米坦娜身體裡的時間不長,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於是,龐希爾斯沉重地點點頭:
  「好!我幫你!趕快盤腿坐下。」說著,自己便率先盤腿坐了下來。
  
  琉璃大喜,更不耽擱,連忙盤腿而坐。
  
  龐希爾斯一手按著琉璃的頭頂,一手壓在小銀狐越趨冰冷的身體,將魔能聚集起來。一切準備就緒,龐希爾斯接著吩咐道:
  「等一下你不要抵抗,什麼都不要想。」人類身體對魔能的傳導不好,要是琉璃還有抵抗的意思,肯定會失敗。
  
  琉璃急於救小銀狐,對龐希爾斯的建議自然沒有意見。所以當一股灼熱從龐希爾斯的手掌傳過來時,琉璃立刻強抑住厭惡和排斥的感覺。
  
  灼熱夾著一種令人煩躁的感覺,從頭頂沿著脊椎直下,再往四周擴散。灼熱力量的擴散讓琉璃相當難受,因為琉璃的身體似乎相當不歡迎熱流的到來,不僅所到之處都起陣陣筋臠,全身肌肉更糾結著,彷彿企圖阻擋灼熱擴散似的。也因此,熱流的速度相當緩慢,就像披荊斬棘努力開路的模樣。
  
  不僅琉璃難受,就連將魔能輸入琉璃體內的龐希爾斯也不好受。他知道人類身體對魔能的傳導力相當差,但也想不到竟會如此困難。他幾乎是以兩倍的力量在推動魔能,魔能的傳導速度卻還是慢得令龐希爾斯大感吃力,加上他現在這具人類身體尚未適應魔能的存在,更讓龐希爾斯輸出魔能的動作更加辛苦了。
  
  於是,一時之間,琉璃固然被魔能入侵逼得臉色發青,龐希爾斯也被這超乎想像的困難度累得滿頭大汗。兩個人都在咬牙苦撐。琉璃不想放棄救小銀狐的機會,龐希爾斯更是騎虎難下。密法尚未完成便貿然中斷的話,以現在這具身體,他輸出的魔能有很高的可能性會一去不回頭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琉璃體內堆疊的痛苦越來越高,若不是同時從掌心傳來,屬於小銀狐的重量,她幾乎忍不住想伸手推開龐希爾斯,阻止痛苦繼續持續。魔能已經擴展到全身了,正逆向往腦際而去。
  
  「嗚……。」琉璃難過地呻吟了一聲。
  
  魔能的傳導到了頭部立刻遇到困境,卡在頸椎,怎麼也過不去。筋脈在此處劇烈扭曲,擋著魔能,不欲其通過。這一來,龐希爾斯固然急得滿頭大汗,琉璃更被扭曲的筋脈和急欲通過的魔能兩相交逼得全身發抖。龐希爾斯幾次逼進都沒能成功,倒是琉璃臉無血色,就像隨時都會昏厥似的。
  
  見狀,龐希爾斯知道再不能耽擱了。要是讓琉璃在施法過程中失去意識,那麼不僅無法救得小銀狐,他傳出的魔能更會留在琉璃體內大肆活動。不懂控制魔能的人類擁有魔能,絕對不是件好事…。思及此,龐希爾斯一咬牙,終於冒險將吸納在另一手掌心中的銀狐魔靈一下往琉璃身上灌去!
  
  本來在祕法中,為了讓魔靈一進入身體便在魔能的掌控之下,必須要將魔能遍布全身才能讓魔靈進入。這就是為什麼龐希爾斯必須將魔能傳遍琉璃全身的原因。但琉璃的身體出乎意料的相當不能接受魔能的進入,讓施法的時間拉得太長,加上人類的身體又不如魔族堅韌,龐希爾斯見狀不妙,只好在魔能尚未完全遍布琉璃全身時,冒險從事。
  
  就在龐希爾斯將魔靈逼進琉璃身體時,琉璃只覺得一股冰冷的力量一下鑽入身體,接著切破密布全身的熱流,瞬間衝上頭部。精神已經脆弱得無力抵抗的琉璃,立刻跌入黑暗中,失去意識。
  
  龐希爾斯早就料到,為了不被魔能限制活動,魔靈一進琉璃的身體,必會往沒有魔能控制的地方而去,但,從來沒有秘法施展不完整的龐希爾斯卻怎麼也想不到,魔靈竟會以這般驚人的速度,往唯一沒被魔能佔據的腦部而去。阻之不及,龐希爾斯大感不妙!又見琉璃突然停止發抖,竟是琉璃撐不住昏厥,更是大驚失色!自衛的本能立刻讓龐希爾斯臨時抽回魔能!
  
  只要魔靈進入身體,祕法就算成功了一半,接下來本來應該以優勢魔能將魔靈團團圍住,馴服之後,讓它安分停留在身體的角落。但是,魔靈進了琉璃身體,龐希爾斯的魔能未能攔住,便知接下來的工作必將異常辛苦,沒想到琉璃卻又在此時失去意識。換成是魔族身體的他,對此當然不怕,大可以在琉璃昏迷中將魔靈馴服,然後再遊刃有餘地收回魔能。但現在不同,他用的是人族的身體,對魔能的控制能力根本不及原來的五分之一,他若不趕快撤回魔能,待琉璃與他的能量聯繫一斷,魔能就再也沒有回來的希望了!
  
  儘管龐希爾斯驚覺得快,還是只來得及收回輸出魔能的一半,聯繫便已完全中斷了!
  
  龐希爾斯跌坐在地上,辛苦地猛吸氣。那一半的魔能回不來了!所幸他還來得及收回一半…。龐希爾斯一開始還有些僥倖地想著,但轉頭一看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琉璃,心中的恐懼立刻飆上最高點!
  
  糟了!他剛剛只想著要回收魔能,卻一點都沒想到…那魔靈沒有魔能控制會怎麼辦?!這下又留了一半的魔能在裡面,同樣沒人控制!!情況豈不是更糟了?!
  
  想到這裡,龐希爾斯心中一冷!連忙手腳並用,爬到琉璃身邊,伸手探去。
  
  半晌,龐希爾斯臉上剛恢復的血色以驚人的速度褪了下去!
  
  ……慘了!!龐希爾斯驚恐地想著。琉璃體內能量混亂,不論他怎麼試,琉璃都沒有任何反應!!若他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這分明是…走火入魔的現象…!
  
  怎麼辦?要是讓王知道他把米坦娜弄成這樣…!天啊!!他不敢再想了!族裡的人都知道,魔王最痛恨他人碰觸屬於他的東西,不論是生活用品,還是寵姬侍妾。而他現在竟然把王的人類妻子給弄得走火入魔了?!
  
  老實承認嗎?但是,王會怎麼懲罰他?!
  
  逃嗎?要是王發現米坦娜變成這樣,而他又失蹤了,肯定會聯想到必是他害了米坦娜!!到時,他的下場恐怕只會比前者更加悽慘!
  
  龐希爾斯完全混亂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眼前的狀況…。
  
  還是…乾脆…,殺了米坦娜?!反正剛剛艾剎剛來過,他只要藉口他來不及援救米坦娜…所以…。這個方法看來天衣無縫,也許可行…。
  
  龐希爾斯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琉璃,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註:漩神術─是一種類似催眠術的存在。可以分離被施法者的反抗意志,盡情搜索被施法者的所有記憶,為魔神二族普遍用來對付戰俘、敵人的手段。唯一的限制是,當被施法者能力過強,眩神術不僅可能失敗,更可被反利用。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