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與酒醒後的視察團成員回到學院,剛穿過通往學院內部的森林小徑,薩摩突感胸口一痛,不覺停下腳步。
  
  薩摩回頭看了校門一眼,眼中有挾著憂心和迷惑。為什麼會突然胸口發疼呢?隔著衣衫,薩摩不覺摸上那與琉璃相連的同心印。同心印還在,會是琉璃嗎?有龐希爾斯負責照應,琉璃難道會出什麼事?
  
  「摩耶?怎麼了?」走在一旁的納蘭多見薩摩突然不走了,不禁疑惑地道。
  
  薩摩聞聲回頭,見視察團的眾人全都停下來等他,連忙搖頭回答:
  「不…沒什麼。」
  
  大約是錯覺吧…!薩摩甩開不安的感覺,重新邁開腳步,趕上視察團眾人。他還得趕快告訴昶印他們他的收穫呢!他們想必等急了。
  
  
  將視察團送回所住的宿舍,薩摩一邊走向住處,一邊想著要要如何告訴昶印等人這些消息。昶印等人應該已經得知他們已經回來了,但他卻必須先避開納蘭多等人的注意。視察團的成員相當盡責,才回到學院便又各自回到監視崗位。要是讓這些監視的人發現他一回來就去見昶印,定會引起懷疑。
  
  看來必須等晚上了…。薩摩抬頭看看天色,暗自下了決定。如此一想,薩摩腳下立刻轉往大師林。他知道,基於那天聽到宰相和五皇子計畫內容的考量,學院一定會派他們暗中保護那一百個人。但昶印等人不知道神跡密林的情況,他卻知道,有神族活動的神跡密林,若再加上宰相與五皇子的陰謀,這一趟恐怕一場惡鬥在所難免了。所以他得盡己所能地恢復真氣魔力,才可以全身而退…。
  
  「摩耶!」就在薩摩一邊想一邊走向大師林時,一聲叫喚讓他停下腳步。
  
  薩摩回頭一看,發現來的人竟然是甚少主動找他說話的葳慕。
  
  
  龐希爾斯坐在會客室裡,不時站起又坐下,極端忐忑的模樣。不遠處的一張長桌上躺著一名少女。少女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一頭銀白色的魔獸護衛似地守在旁邊,寸步不離。
  
  龐希爾斯滿心不安。恐懼、焦躁讓他恨不得轉身離開。但是…!龐希爾斯轉頭試探性地看了一眼一旁的魔獸。那是跟在王身邊的魔獸,他還記得,這頭魔獸叫做小斑…。
  
  不久前,他曾經認真思考該不該殺了米坦娜,但對魔王根深蒂固的恐懼,和對血誓的顧慮,他終於還是放棄這個誘人的想法。當他在最後一刻決定勇敢面對他的錯誤時,小斑就這麼出現了。牠的出現讓龐希爾斯相信,如同族人所傳說的,魔王無所不知,小斑或許一直都在一旁監視著他,等待他的決定…。想到這一層,龐希爾斯驚出一身冷汗。幸好…最後他收回了殺手…。
  
  有了小斑的監視,龐希爾斯不敢耽擱,連忙抱著琉璃趕到蘭普頓魔武學院。所以現在,他們才會在會客室等待。
  
  魔獸雖然守在琉璃身邊,但卻似乎從來沒讓視線離開龐希爾斯。所以當龐希爾斯轉頭看去時,就是看到魔獸那雙冰冷的銀白色雙眼。龐希爾斯心虛地收回視線,硬生生將想要奪門而出的欲望壓制下來。
  
  「還要等多久?」龐希爾斯受不了等待的煎熬,忍不住轉頭向站在門邊的人問。
  
  「不會太久。」昶印若有所思地看著龐希爾斯不安的表情,嘴裡輕鬆地回答。
  
  第一個得知薩摩跟著視察團回來,正想趕緊通知佛曼紐等人時,又聽說有人要見摩耶,好奇之下,他臨時決定暫緩通知,轉而走向會客室。一到會客室,就見門口圍滿了人,探頭透腦地看著裡面,議論紛紛。原來,來找薩摩的竟是一名抱著昏迷少女的男子!這樣的探訪人未免太過奇怪,估計是因此引起了負責巡邏的學生注意,才會引來這麼多人圍觀。
  
  就在他還沒決定要不要驅散這些人時,一名與薩摩一同入學的精靈人葳慕便來到身邊,低聲對他說:
  「老師…,請讓他們離開…。裡面的人對摩耶很重要…。」
  
  昶印聽得有些迷糊,但是葳慕卻沒多作解釋,丟下一句:「我去找摩耶。」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雖然葳慕說得不清不楚,但一想到薩摩的真實身分,和他現在正為學院出力的事實,昶印還是決定將眾多圍觀的學生通通趕走。等學生都離開之後,昶印這才進去會客室。
  
  一進會客室,昶印便發現,會客室裡不只有男子和少女,還有一頭銀白色的魔獸。魔獸他認得,是摩耶那頭獨特而高傲的寵物,小斑。既然小斑在這裡,可見這些人的確是認識薩摩的,甚至關係可能還相當密切。小斑從頭到尾沒轉過來看他一眼,會客室裡的男子則只在一開始時看了他一眼,之後便又陷入自己的情緒中。他看得出來,這男人很緊張,很不安,甚至還有些恐懼…。而那個昏迷的少女,面紗遮著少女半張臉,看不清楚長相。
  
  葳慕說他們對摩耶很重要。會是怎樣的重要法呢?他很好奇,所以他留下來了。
  
  男子聽了他可說是不負責任的回答,又低聲滴咕了一會,接著又站起身,來回踱步,很是煩躁的模樣。
  
  「那個女孩是摩耶的什麼人嗎?」昶印好奇地問。
  
  男子不耐煩地看了他一眼,卻沒回答。
  
  昶印一挑眉,不懷好意地道:
  「你可以不告訴我,不過我也可以讓你見不到摩耶。」昶印毫不猶豫地使出近乎小人的招數。
  
  此話一出,男子唰地一下轉過頭看過來。昶印心中一跳!不覺悄悄退了一小步。男子看他的眼神太過凶惡,那雙眼睛彷彿瞬間發紅,昶印無備之下,竟被這一眼嚇到了。
  
  「我怎麼忘了人類最愛賣弄小聰明呢?」男人低聲呢喃道。
  
  「你說什麼?」男人的聲音太小,昶印沒聽清楚,不禁追問道。
  
  男人又看了他一眼,眼神帶著不容錯認的輕蔑:
  「妻子。」
  
  「什麼?!」昶印提高聲音叫。這次不是因為沒聽清楚,而是因為他不確定他有沒有聽錯。
  
  不過男子並不想理會他,還是兀自蹙眉踱步。
  
  昶印不以為意,持續不懈地追問道:
  「你說她是摩耶的妻子?」
  
  男子沒有開口,但不耐煩的一眼已經告訴他答案了!
  
  摩耶的妻子?昶印有些震驚。據他所知,精靈人並不是個早婚的種族。他們的生命太長,並不會急於婚嫁。但薩摩現在已經有了妻子?!難道…薩摩實際上的年紀更大?
  
  就在昶印滿腦子胡思亂想的時候,一股旋風捲了進來。
  
  昶印定睛一看,原來是薩摩來了!
  
  只見他一進會客室,俊目一掃,便立刻撲到安置少女的那張長桌旁。
  
  「…琉璃…?」薩摩伸手輕輕搖著桌上的少女,輕聲喚道。
  
  少女沒有動靜,若不是胸口微微的起伏,少女竟像死去一樣。
  
  怎麼回事?他方才胸口的悶痛竟是因為琉璃出事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他特地將琉璃留在淳樸的打鐵人住處,不應該再有人傷害琉璃,更何況他還千叮嚀萬囑咐龐希爾斯必須好好照顧琉璃?!為什麼不過幾天不見,一切又變了?他又必須面臨失去琉璃的痛苦?難道…他沒有資格獲得幸福嗎?
  
  看著滿臉蒼白不言不動的琉璃,薩摩理不清心裡的感覺,怨恨、後悔、憤怒…一切感情匯聚成強大的痛苦能量。他的全身都在揪痛,在扭曲,痛得他想嚎啕大哭,扭曲得他忘記了他自己究竟是誰…。他可不可以不想、不要再度面對琉璃可能永遠離開的事實?!
  
  薩摩內心的激盪化成猙獰扭曲的面容,緊握而發抖的雙手,和兩道淚水。薩摩沉浸在混亂而糾結的思緒中,直到感覺臉頰一片濡濕,伸手一抹,這才發現,他竟然流淚了!為什麼?他憤恨、懊惱、憤怒,卻明明沒有感覺悲傷啊!
  
  薩摩背對龐希爾斯,龐希爾斯雖然看不清楚薩摩的表情,但是還是從薩摩微微顫抖的身體,看出薩摩的心情相當激動。龐希爾斯知道,他必須解釋…。於是,他戰戰兢兢地靠近薩摩,小心翼翼地解釋道:
  「王…,米坦娜是因為要救白兒才會…」
  
  沒等龐希爾斯說完,薩摩突然猛地轉過身,一掌劈去!龐希爾斯大驚,不及閃避之下,當場被薩摩一掌劈得反跌而出。
  
  轟隆一聲巨響,龐希爾斯的身體撞翻了好幾張桌椅,重重跌在一片狼籍中。
  
  龐希爾斯被薩摩一掌打得噴出滿口鮮血,又撞翻了桌椅,直跌得頭昏眼花。就在龐希爾斯努力集中渙散的精神時,一股大力突然束住脖子,將他高高提起。龐希爾斯一口氣回不上來,當場脹得滿臉通紅。
  
  龐希爾斯辛苦地睜開眼睛,當模糊的焦距逐漸集中時,看到的是一張線條扭曲的臉,和一對佈滿血絲卻兇光畢露,直欲擇人而噬的紫眸。
  
  「你是怎麼保護人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薩摩單手緊緊扣住龐希爾斯的脖子,厲聲吼道。
  
  他命令龐希爾斯保護琉璃,為什麼才幾日不見,琉璃卻會成了現在這樣?!想到這裡,薩摩手上不覺更加用力,彷彿想要就此折斷龐希爾斯的脖子似的。
  
  此刻,龐希爾斯真確地看到薩摩眼中的殺戮慾望,驚得連連搖頭:
  「王…王…饒…命…。」卡在喉嚨的聲音顯得沙啞而微弱。
  
  「饒命?早在當初,我就不該留你一命,你現在還要我饒命?」薩摩咬牙切齒地道,手上的力道猛地加重。
  
  「咯──!」薩摩手上力道一加,龐希爾斯當場喘不過氣。
  
  就在龐希爾斯以為他會被生生扼死時,一道有如天籟般的聲音響起:
  「摩耶!先救米長老吧!」
  
  應聲,薩摩的手勁一鬆,雖然仍然扣著喉嚨,但龐希爾斯已經可以呼吸了,當場貪婪地猛吸了好幾口氣。
  
  開口的不是別人,正是方才前去叫薩摩前來的葳慕。
  
  渾身兇煞的薩摩大人不是他所熟悉的,葳慕對此相當不安。見薩摩似乎想當場殺死那個人,葳慕連忙以琉璃為藉口,拉回薩摩的注意力。果不其然,薩摩一聽到米長老三個字,立刻就停手了。
  
  薩摩沒有立刻放開龐希爾斯,而是扣著龐希爾斯連連深呼吸,待情緒似乎穩定了,薩摩才鬆開手,讓龐希爾斯一下跌到地上。
  
  「米長老沒有死,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體內的能量很混亂,所以才會醒不來。」葳慕按著琉璃的手臂探了一會,便簡單說出他的發現。
  
  聞言,薩摩連忙幾個大步來到琉璃身邊,伸手探去。
  
  沒錯!就如葳慕所說的,琉璃體內能量混亂,像極了走火入魔的情形。琉璃並沒有練武,而學習魔法對精靈人而言,並不會導致走火入魔。那麼琉璃這一身混亂的能量究竟從何而來?思及此,薩摩連忙更加專心地探索混亂能量的性質。沒想到一探之下,大驚失色!刷地一下轉回頭,厲聲對龐希爾斯質問:
  「龐希爾斯!說!琉璃體內的魔能從哪裡來的?!」經過那次與魔族人的交鋒,以及後來魔眼的說明,薩摩已經知道這樣類似他體內那股邪惡力量的能量就是所謂的魔能!
  
  琉璃好好待在二狗子那裡,身上怎麼可能會有魔能?!唯一的可能就是有魔族人出現!並且對琉璃造成傷害?!會是誰?!難道艾蒙追來了?!
  
  龐希爾斯剛從桌椅堆中爬起,聽到薩摩這麼問立刻又撲通一聲,跪了下去,解釋道:
  「王!米坦娜為了要救白兒,所以叫龐希爾斯施展共神術(註),但是,共神術失敗了,所以魔能才會留在米坦娜的身體裡。」
  
  「你是說,琉璃體內的魔能是你的?」薩摩目光灼灼,一瞬也不瞬地看著龐希爾斯。雖然他不知道什麼是共神術,但總算聽得出來,琉璃體內的魔能是因為法術失敗所導致的。
  
  龐希爾斯雖然低著頭,但還是感覺得到薩摩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似乎隨時都準備在他刻意隱瞞時,給予嚴懲似的。這麼一想,龐希爾斯更覺緊張了。
  
  「是的!寄生在這個身體裡,我的能力被削弱很多,米坦娜一昏迷,我就無法收回我的魔能了!」龐希爾斯戰戰兢兢地回答。
  
  聞言,薩摩大怒,隨即厲聲喝罵道:
  「該死!你收不回來?!那琉璃怎麼辦?就這樣等死?!」
  
  薩摩一開口罵,龐希爾斯還以為薩摩就要過來殺他,不由自主地手腳並用連連後退,直到背後撞到東西才停下來。
  
  匍伏在地的龐希爾斯,全身抖得似秋風中的落葉似地:
  「不…王…王可以救米坦娜…。所以龐希爾斯才會來找您…。」
  
  救?怎麼救?收了魔能?!他對魔能還是一知半解,怎麼收?!萬一讓他搞砸了,那一切不都完了嗎?一時之間,薩摩掙扎了起來。只是看著一動不動的琉璃,薩摩終於還是咬牙撇開一切顧慮。
  
  不管了!不知道也得救!他說什麼也不能讓琉璃繼續這樣下去!
  
  為了小心起見,薩摩小心翼翼地送了一小股能量進去。
  
  琉璃的體內很亂,魔能盲目衝撞,流竄在琉璃的筋脈之中,薩摩的能量才試探性地前進了一小段就差點被魔能衝散。
  
  薩摩心中一凜,立刻提起十二萬分精神,護著能量不被魔能打散,逐吋逐吋地遊走於琉璃筋脈中,查探狀況。
  
  薩摩越探越心驚。魔能的破壞力很強,沿途中薩摩不時看到破損的筋脈,若不是以光元素再造的筋脈,強韌度遠勝以往,此刻怕不已經柔腸寸斷?!若是如此,不用等到他來救,琉璃早就回天乏術了!雖然光元素再造的筋脈比較強韌,但充其量也只能多撐一會,要是再不補救,恐怕也難逃筋脈寸斷的結果。
  
  薩摩知道情況緊急,再不耽擱,趕緊驅動能量,企圖將魔能趕出琉璃身體,然後盡快修復筋脈。但是,魔能似乎生性不喜管束,不論薩摩如何驅趕,魔能總是短暫聚集,又立刻散開。
  
  幾次嘗試不果,薩摩大感氣惱。琉璃正在生死關頭,這魔能為什麼就不能乖一點,非得這樣拖拖拉拉,不肯出來呢?!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