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越想越氣急,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終於想到左手上的魔眼。
  
  魔眼喜歡詛咒的能量,不知魔能是不是也在其中?魔眼是以魔族的生命煉製而成,魔能又是魔族人的第二生命,魔眼沒道理不吸收魔能!
  
  想到這裡,薩摩立刻收回所有能量。
  
  「渥德。」薩摩在心中叫喚魔眼。
  
  「是的,王。」魔眼恭敬地回答。
  
  「你可以吸收魔能嗎?」薩摩問。他希望可以,否則他真的不知道該拿這些混亂的魔能怎麼辦才好。
  
  幸好就如薩摩所推測的,魔眼一直都藉由這種黑暗的能量成長。魔眼聞言,立刻語帶驚喜地道:
  「可以。王願意讓魔眼成長嗎?」
  
  從吸收能量的過程中,魔眼可以獲得成長。但魔眼越是成長,若是擁有者沒有相應的力量來控制它,擁有者也就越危險。這層關係薩摩已經聽魔眼提過,本來為了安全起見,薩摩並不想讓魔眼成長,但眼下他也沒有別的方法了。
  「沒錯。」薩摩嘆息地道。
  
  得到薩摩肯定的答案,魔眼雀躍不已,立刻主動道:
  「請王將遮住魔眼的手套拿開。」
  
  見魔眼這般興奮,薩摩忍不住警告道:
  「只准吸收魔能,別的半點都不准動。」
  
  魔眼對於能量的選擇似乎信心滿滿,聞言立刻允諾道:
  「是!魔眼一定會完成王的吩咐。」
  
  得到魔眼的承諾,薩摩嘆了一口氣,解下手套,露出黑紋纏繞的左手掌。左手一現,跪在地上的龐希爾斯全身開始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
  
  王…不會想以魔眼來懲罰他吧?!那無邊無際的黑暗和孤寂,還有不斷削弱的魔靈,他怎麼也不想面對啊!
  
  就在龐希爾斯忐忑不安中,薩摩將左手按上琉璃胸口。讓龐希爾斯心下一鬆,但立刻又迷惑了。王為什麼不直接把魔能引出來,還要利用魔眼呢?難道…,王竟然想讓魔眼成長嗎?想到這裡,龐希爾斯心中不覺有些忐忑,但轉念一想,又隨即釋懷。是了!以王所擁有的能力,當然不怕控制不了魔眼。況且魔眼成長能夠提升魔眼能力,在沒有控制顧慮的情況下,又何樂而不為?
  
  薩摩若知道龐希爾斯是這樣想的,大約只有苦笑的份。只有薩摩自己知道,他擁有的能力,連他自己都還不清楚要怎麼使用哩!
  
  言歸正傳,話說薩摩將左手按上琉璃的胸口。麻癢的感覺再度傳來,薩摩知道魔眼開了。隨著魔眼緩緩張開,左手上的黑色紋路顏色也隨之逐漸加深。
  
  琉璃的身體幾不可見地微微一震,接著能量便以驚人的速度和數量,迅速湧入薩摩左手。能量蓄積在左手,讓薩摩感覺到一股微微的脹痛。
  
  能量的匯入持續了好一會兒才停止,只是魔眼還在持續蠕動著,薩摩也不敢移開手。
  
  左手脹痛的感覺隨著魔眼的蠕動逐漸褪去,雖之而來的是一股純粹的能量,緩緩由左手流向全身。
  
  不是讓魔眼將魔能都吸收嗎?怎麼又送到他這邊來了?!薩摩疑惑間正打算命令魔眼收回去時,他體內的能量卻早一步將這些外來者團團裹住,一眨眼便吸收得再也找不到了。
  
  薩摩愣了。這能量究竟是什麼?肯定是魔能的一部分。但是魔族的能量他怎麼可以吸收呢?難道是因為魔刀在他身上嗎?可是能量分明是他吸收而非魔刀吸收的啊?!
  
  就在薩摩努力想清究竟為什麼時,左掌心再度傳來搔癢的感覺。
  
  魔眼闔上了,左手的脹痛感也完全消失了。這表示魔能已經被吸收完了?
  
  「王,魔眼已經完成任務了。」魔眼以帶著滿足的聲音回答了薩摩的疑惑。
  
  薩摩不敢耽擱,連忙收回左手,連手套也沒戴上便凝聚起光元素和水元素送進琉璃體內。
  
  有了一次以光元素、水元素再造筋脈的經驗,薩摩這次做來駕輕就熟。加上這次比起上次在魔獸天堂,筋脈整體完整,只需修復,所以約莫兩刻鐘,一切便已完成。
  
  薩摩如釋重負地長長噓了一口氣。該做的都做了,琉璃應該不會有事了才對。
  
  「恭喜王。」魔眼討好地道。
  
  魔眼一開口倒讓薩摩想起方才吸收魔能的情形,忍不住追問道:
  「你剛剛送過來的能量是什麼?」
  
  「王,那是魔能裡面魔眼不能吸收的部分。」魔眼解釋道。
  
  原來,魔眼的存在除了在攻擊時可以用來增幅能量外,還可以協助擁有者修練。以魔能為例,每個魔族人所修練出來的魔能都是專屬那個人的,他人無法佔為己用。但是魔眼卻可以跨越這層障礙,利用魔眼吸收魔能,可以將他人魔能中不利吸收的部分分離,留下最純粹的魔能供給擁有者吸收,壯大力量。魔族人一但魔能成長到一定階段,通常便會停滯不前,甚至漫長的數千年,魔能都可能毫無寸進。這時候,魔眼的這個能力就顯得特別珍貴了。
  
聽完魔眼的解釋,薩摩心裡卻沒有絲毫高興的感覺。魔能呢!他不想要…。魔刀的血腥與殺戮他還記憶猶新,薩摩是真的擔心,要是吸收了過多的魔能,會讓自己不知不覺地變成他最不希望變成的那種人。只是,魔眼既然無法吸收那部份的能量,那除了由他自己吸收之外,也別無他法了。

甩開所有疑慮,薩摩提醒自己別去想這些不知結果的事。

回過神來之後,薩摩再度將視線落向琉璃。

明明已經將魔能吸收掉了啊?!琉璃怎麼還沒醒呢?難道是因為身體太虛了?但是方才修復筋脈時,他明明還讓光元素在琉璃全身遊走了好幾遍,就算有傷也該治好了。

「琉璃怎麼還沒醒呢?」薩摩疑惑地喃喃道。

龐希爾斯跪在地上,聽到薩摩近乎自言自語的疑問,心頭一跳,猶豫了一會,終於還是老實地道:
「王,因為共神術失敗了,所以米坦娜身體裡除了魔能,還有白兒的魔靈…。」龐希爾斯因為心虛,話越說越小聲。

白兒的魔靈?!薩摩險些氣昏。

「到底還有什麼?你一次說完!」薩摩怒火沖天地對著龐希爾斯吼。

龐希爾斯全身一抖,抖著聲音回答道:
「不…沒有了…」

聞言,薩摩冷哼了一聲。
「你是要我把白兒的魔靈趕出來?」

龐希爾斯用力吞了一口唾沫,
「是…是的…。魔能沒有成功控制魔靈,屬下擔心,魔靈會干擾米坦娜控制身體的主導權…。」

薩摩大感頭痛。白兒的魔靈?究竟是什麼樣的型態,薩摩根本不清楚啊!是不是像那天他看到的那種黑色影子?

再次將能量送進琉璃體內。為了更清楚感受魔靈的存在,薩摩連著部份意識一起延伸進琉璃體內。

這次,為了不遺漏每一寸地方,薩摩的能量與意識行進得相當緩慢。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將意識投入在琉璃體內的薩摩表情越來越凝重。他已經搜索了超過一半的地方,卻沒有發現任何類似魔靈的意識體。

這種事,龐希爾斯絕對不敢隱瞞,他既然說白兒的魔靈在琉璃體內,那便確實在琉璃體內。但是為什麼找不到?難道是因為魔能的混亂,導致魔靈消散?若是如此,琉璃沒道理到現在還不醒…。

為了解開琉璃昏迷不醒的謎,薩摩持續尋找著。

當能量緩緩進入琉璃腦部時,薩摩的意識停了下來。他…似乎聽到了銀鈴般的熟悉笑聲。凝神細聽了一會,薩摩確定他的確聽到了遠方傳來的笑語聲。

任憑意識追著聲音而去,薩摩感覺自己穿過一層薄膜後,笑語聲驀地放大,眼前出現的是一個恍如仙境般的世界。

柔煦的暖陽,吹面不寒的輕風,沾著露珠,閃耀光芒的茵茵草原上,一帶溫柔春水蜿蜒著,一叢叢矮樹,墜著各色花朵,灑在一片綠意中。數棵濃密大樹灑下幾片陰影,在陽光下如鏤空的不規則濾鏡一般,構成美麗的圖案。幾隻白兔不怕生人,從草叢間探出頭來張望著。

一個純粹陽光的世界,到處洋溢著寧靜祥和。

薩摩的意識化成了實體,另一個他漫步在這個世界中。

笑聲串串響起,薩摩不自覺受到笑聲的吸引,走了過去。

樹叢後,一名白衣少女伴著一頭銀白色的小獸在草地上嬉戲著。悅耳的笑聲正是從少女口中發出。

「琉璃…。」薩摩試探地叫。

白衣少女聞聲轉過頭來,看清楚來人之後便驚喜地跳了起來:
「摩哥哥!」隨著叫聲,白衣少女便如同一抹白雲飄進薩摩懷中。

「怎麼啦?」薩摩忍不住寵溺地摸摸少女的長髮,溫柔地問。

「琉璃一直在等你來呢!」白衣少女琉璃嘟起嘴,撒嬌地道。

薩摩揚起眉,好奇地問道:
「喔?怎麼啦?」

琉璃微微蹙眉,略帶憂心地道:
「琉璃要等摩哥哥救救白兒啊!」

「白兒?」薩摩看著不遠處的銀白色小獸,略顯不滿地道。據龐希爾斯所言,琉璃會昏迷不醒,原因就是為了救白兒。

琉璃天真地點點頭,肯定地道:
「龐希爾斯說,摩哥哥可以幫白兒再造一個身體,所以琉璃先把白兒的魔靈放在身體裡。」

薩摩聞言,大感頭疼。琉璃定是為了照顧白兒,精神一直停留在這裡,所以才會在他已經驅盡所有魔能時還昏迷不醒。但是…再造身體?!他要是知道就好了。

「琉璃,摩哥哥把白兒帶走,如何?」薩摩委婉地商量道。他不能讓琉璃的精神一直停留在這個地方陪著白兒。

此話一出,琉璃忍不住興奮地問:
「摩哥哥已經做好白兒的身體了嗎?」

琉璃這麼一問,薩摩一時倒是回答不出來。他只是不想讓白兒留在這裡干擾琉璃…。

就在薩摩不知如何回答的同時,不遠處的白兒卻緩緩走到薩摩身前。

隨著白兒走近,薩摩看到了一幕神奇的景象。只見白兒越走近,身體越是變高變大,毛色越顯銀白,神態越顯威武。到了近前,白兒已經成了一頭毛色銀白亮眼,雙眼精明有神,神態狡詰多智的高大魔獸了。

薩摩神情一動,看著這頭美麗魔獸的眼光不由透著激賞。雖然體型沒有小斑高大,神態也沒有小斑高傲、自信和尊貴,眼前這頭銀狐還是美得相當少見。

銀狐來到薩摩跟前,先是頭一垂,前腳一屈,像是對薩摩行了一禮。

見狀,薩摩倒是有些驚訝了:
「你是白兒?」薩摩遲疑地問。印象中的白兒呆呆傻傻的,跟眼前這沉穩嚴肅的模樣大為不同,薩摩不覺有些懷疑起來了。

「是的,王。」銀狐沒有開口,但是聲音卻在這個世界中迴響。

「王?」讓魔獸叫他王,薩摩覺得有些古怪。

銀狐的聲音沒有遲疑,繼續響起:
「是的。您是所有魔靈的共主。」

薩摩聽了倒是迷糊起來了。魔靈的共主?銀狐說的不會是魔王吧?!敢情銀狐因為他擁有魔刀而把他和魔王攪混了?!

無心辯解,薩摩轉而問起如何讓銀狐離開琉璃身體:
「白兒,要怎麼做才能讓你離開這裡?」

此話一出,銀狐突然焦急起來:
「請王不要帶白兒離開!!」

「為什麼?」薩摩蹙眉,略顯不滿地問道。

感應到薩摩的不悅,銀狐屈下前腿,連連對薩摩行禮。一邊行禮一邊還不忘解釋道:
「因為法術失敗了,白兒的魔靈耗損嚴重,只要一離開這裡就會消失!而且剛才魔能要闖入這裡,為了保護主人,白兒已經將魔靈能量依附在主人的靈魂上了。」

「所以?」薩摩若有所悟,但還是耐心地等待下文。

「所以,白兒現在已經無法脫離主人的靈魂了。要是強制分離不僅白兒會完全消失,連主人都會受到傷害…。」銀狐說到這裡,似有些無奈了。

銀狐的死活他可以不管,但是事關琉璃的安危,他卻不能草率從事。於是,薩摩也開始猶豫了:
「但是,你要是不離開,琉璃的精神一直停留在這裡,會讓她繼續昏迷不醒…。」

得知薩摩的憂心,銀狐立刻抬起頭來,滿是期待地道:
「沒有關係。只要白兒和主人的靈不同時『醒著』,主人就可以控制她的身體,不會有問題。」

「這……。」薩摩還是有些踟躕不決。他不想留一個不確定因素在琉璃體內。

相較於薩摩的猶豫,一直在薩摩懷中聽一人一獸討論的琉璃倒是果決明快地道:
「沒關係,摩哥哥。琉璃相信白兒一定不會傷害我的。琉璃不想讓白兒消失…。」琉璃說著,竟有些泫然欲泣。

薩摩什麼就不怕,就怕見琉璃的眼淚。見狀,薩摩儘管再猶豫,最後還是心軟了。長嘆一聲,薩摩總算是妥協了。

「別擔心,我讓白兒留下來就是了。」薩摩撫著琉璃的長髮,安撫地道。

知道薩摩是為了她才改變決定,琉璃一時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摩哥哥…,對不起…。」

琉璃的想法哪裡逃得過薩摩的眼睛?聞言立刻知道琉璃又為了自己添了他的麻煩,而感到愧疚了。啞然一笑,薩摩戲謔地對著琉璃眨眨眼睛:
「再說對不起,我可就不讓白兒留下來了。」

琉璃聞言一愣,隨即噗滋一聲笑了起來:
「摩哥哥不會的…。」

見琉璃破涕為笑,薩摩的心情也隨之輕快起來。但見到一旁的魔獸白兒,薩摩還是掩不住擔憂。
「白兒,如果有一天讓我發現你對琉璃造成任何傷害,我絕不輕饒。」薩摩轉向白兒,軟中帶硬地警告道。

「請王放心,白兒會保護主人,絕對不會傷害主人!」白兒的聲音悠悠響起。

看著白兒雙眼透出的誠懇光芒,薩摩總算是相信了。白兒一出生就是由琉璃照顧,也許基於這層情感,狡詐的銀狐也會如牠所說的,絕不會傷害琉璃…。

看著白兒的魔靈尋到一處樹叢下,趴躺著入睡,薩摩知道,白兒正在兌現牠的承諾,維持“一個靈體”清醒,不干擾宿體的運作。到此,問題算是解決了。

如今的薩摩怎麼也想不到,白兒的留下,竟成為開啟琉璃能力的鑰匙。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