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白兒安全了。我也要走了。」薩摩拍拍懷中的琉璃,柔聲道。
  
  此話一出,琉璃臉上立刻浮現不捨的神情:
  「摩哥哥要走了?可以不要走嗎?在這裡陪琉璃,好不好?」
  
  薩摩驚奇地挑挑眉,從剛剛開始,他就覺得,在這裡的琉璃似乎比清醒的時候更加坦率。以現在的情況來說,清醒的琉璃,處處都考慮到他,就算再不捨也不會開口挽留。看來,在精神世界裡的琉璃,顯現的是更趨近內心慾望的琉璃。不過,出奇的,薩摩並不討厭這樣的琉璃。方才,面對琉璃少有的請求,若不是想到要是他們都留在這裡,外面就會多了兩個活死人,薩摩幾乎要開口答應了。
  
  「放心!你只要離開這裡就可以見到我了。知道嗎?」薩摩誘哄似地道。
  
  「真的?」琉璃驚訝地道。
  
  「真的。你可以試試看。」薩摩決定用這樣的方式“勾引”琉璃離開這裡,所以不等琉璃回應,薩摩便逕自收回了神識。
  
  睜開眼睛,薩摩如釋重負地長長噓了一口氣。
  
  見薩摩睜開眼睛,一直在一旁等待的龐希爾斯連忙追問道:
  「還來得及嗎?」他是第一次施法失敗,對失敗會有什麼後果,實在不知道。他實在怕極了,萬一琉璃有什麼三長兩短,他連命都得賠上。
  
  薩摩瞪了龐希爾斯一眼,沒好氣地道:
  「魔靈消耗過大,已經不能脫離琉璃了!」想到龐希爾斯自做主張,陷琉璃於險境,薩摩就高興不起來。
  
  薩摩的不悅龐希爾斯當然看得出來。但想到當時的狀況,龐希爾斯也是相當委屈:
  「王!龐希爾斯真的想不到共神術會失敗。米坦娜身體對魔能的排斥比一般人要強烈很多,所以祕法才會失敗。」若不是魔能的輸入異常困難,導致施法時間過長,琉璃也不會撐不到施法完成。
  
  聞言,薩摩一愣,隨即想起方才琉璃體內的狀況。難道會是因為他替琉璃造的筋脈是以光元素為材料,與魔能相刻,才會導致龐希爾斯施法不順,魔能在琉璃體幾乎失控的情形?
  
  薩摩越想越覺得可能性相當高。這會,反倒不知道該不該責備龐希爾私自做主張了。龐希爾斯當然不知道他之前為了救琉璃,已經將筋脈的性質通通改變了…。
  
  既然琉璃已經沒事,加上知道龐希爾斯施展共神術是出自琉璃的要求,薩摩也無意再責罰龐希爾斯。只是,好端端的,白兒為什麼會死?要知道琉璃在中央大陸學得了許多魔藥知識,有琉璃在,白兒怎會落到必須以共神術救援的地步?
  
  薩摩正想追問細節,眼角卻驀地瞥見站在門旁,臉上滿是疑竇的昶印。
  
  昶印什麼時候在那裡的?薩摩心中一驚。方才他一進門便急著看琉璃,一直都沒注意到昶印的存在。昶印在那裡站多久了?方才他和龐希爾斯說的話,他又聽到多少?薩摩緊急回想方才跟龐希爾斯的對話內容,想過一遍才終於鬆了一口氣。方才,龐希爾斯只稱呼他為王,而魔能和魔靈這些字眼,諒昶印從來沒聽過。就算昶印懷疑,估計也無法從兩人對話中猜出他身懷魔刀的秘密,以及龐希爾斯是魔族人的驚人事實。
  
  昶印的確感覺到不對勁,不論是薩摩那殺氣騰騰的模樣,兩人詭異的對話,還是薩摩醜陋的左手掌,都讓昶印疑心大起。
  
  摩耶真的只是精靈人族王儲這般簡單嗎?
  
  昶印很懷疑,但也如同薩摩所猜測的。他無法從薩摩和龐希爾斯的對話中得知薩摩的多重身分。
  
  知道昶印無法猜知他的身分,薩摩鬆了一口氣。但隨即薩摩也知道,若不想讓昶印得知更多可能,他便必須讓昶印離開這裡。於是,他轉而向昶印道:
  「老師,可以煩請您到外面幫我注意,別讓其他人接近這裡嗎?」
  
  聰明的昶印哪不知道這只是薩摩驅開他的藉口?只是薩摩身分特別,若是他們接下來要講的是精靈人族裡的秘密,他實在沒什麼理由繼續留在這裡聽。加上學院有求於他,他說不得得順著薩摩一點了。於是,昶印微一猶豫,還是離開了會客室。
  
  見昶印離開,薩摩立刻施展一個簡單的隔音術,接著才回頭向龐希爾斯追問道: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聞言,龐希爾斯連忙將他所知的一切一一說了出來,包括那名領頭的魔族人叫做艾剎一事也說了。
  
  當龐希爾斯說到二狗子寧願死也不願洩漏絲毫他的消息時,薩摩心中一慟,竟有些喘不過氣來。二狗子既老實又坦率,薩摩都還記得不久前,二狗子還拉著他滿嘴老弟老弟地叫著…。
  
  「二狗子…死了?!」薩摩有些失神地喃喃道。
  
  龐希爾斯點點頭。他不懂薩摩為什麼失魂落魄。人類的生命那麼渺小,比起魔王近乎永恆的生命,有什麼好留戀呢?雖然二狗子身上沒有太多人類的劣根性,但畢竟也只是一條卑賤的生命罷了!
  
  龐希爾斯的疑惑,薩摩無心理會,兀自沉浸在自責當中。
  
  都怪他…!他不該帶著那把龍紋匕首,更不該將那把匕首拿來刺殺艾蒙。若非這把匕首,艾蒙絕不會循線找到老姜,更因此牽連了老實的二狗子。都是他的錯!!為什麼在出手的當時,他就是沒有想到這一層?之後也沒想到龍紋匕首是個大破綻?否則就是用盡辦法,他也會讓二狗子等人離開帝國,也不會落得今日身死魂斷的地步…。
  
  薩摩是精靈人,冷淡近乎寡情,但他也是龍人,至情至性。在中央大陸,屬於精靈人的淡漠疏離主宰他的情緒,但來到巴耶帝國,屬於龍人的性格逐漸覺醒抬頭。
  
  薩摩第一個真心相待的人類朋友死於自己的大意,自責、憤怒、怨恨、後悔將薩摩淹沒。他恨自己為什麼這麼粗心大意,恨自己為什麼那麼無能!!恨自己只讓艾蒙等人追著打,卻無力反擊!他恨!!如果他有強大的力量,絕不會讓那些該死的人傷害他的朋友和親人!!
  
  就在薩摩被強烈的恨意層層圍繞時,一顆深埋在內心深處的種子,藉由一股彷彿熟悉的意念,逐漸萌芽。薩摩彷彿了悟了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現,只覺得靈魂似乎解脫了一道枷鎖…。
  
  龐希爾斯一直注意著薩摩。所以當薩摩的靈魂被恨意滋養的同時,龐希爾斯也發現了。他彷彿看見了即將破繭而出的神,那個從他初生之際,就深植在內心的唯一信仰…。
  
  相對於龐希爾斯,葳慕卻是恐懼極了。現在的薩摩不僅陌生,而且帶著強烈的負面意念,龐大得幾乎將所有屬於精靈人的清靈吞噬殆盡…。
  
  小斑守在薩摩身邊,牠也感覺到薩摩的變化,所以牠的眼中既有迷惑,也有擔憂…。
  
  就在薩摩彷彿捉到某種領悟時,一道低低的呻吟,卻將這一切感應驀地切斷…!
  
  琉璃?!
  
  薩摩轉頭看去!只見琉璃檀口微張,輕聲呻吟著。方才那濃濃的恨意與懊惱在這一刻全被發現琉璃清醒的喜悅一掃而靜!幾乎是立刻,薩摩撲到了琉璃的身邊。
  
  「琉璃?」薩摩輕聲叫著,語氣既高興又擔憂。
  
  驅散了所有恨意,葳慕總算鬆了一口氣,心裡再度感激起琉璃。倒是龐希爾斯遺憾地嘆了一口氣。剛剛他是那麼期盼…,期盼著連他也不明白的某種激動。
  
  米坦娜對王…,好像不是普通的重要啊!
  
  他知道魔王一向擁有眾多妻妾嬪妃,聽說現在族裡佔據一席之地的小姐,也曾經是王的寵妾之一。本來他以為米坦娜不過是王其中一個人族的妃子。但是,米坦娜對王的影響力似乎已經超越一般妃子對王的影響力了…。王…是不會專情的,不是嗎?
  
  龐希爾斯這頭思潮起伏,另一邊的琉璃也逐漸睜開了眼睛。
  
  「摩哥哥?」剛剛清醒的琉璃似是還有些迷糊。
  
  「你醒了?」薩摩柔聲道,眼中帶著鮮明的喜悅。
  
  看到薩摩的臉就在自己眼前,琉璃露出一抹清靈的笑容:
  「剛剛琉璃夢到摩哥哥了。」
  
  薩摩知道琉璃說的定是方才在琉璃的精神世界中所發生的事,因此也沒追問,僅是微微一笑,扯開話題道:
  「我知道。你剛剛醒來,還有些累,再休息一會吧!」
  
  琉璃經過這會功夫,總算清醒許多。第一件就是想到小銀狐白兒。
  「摩哥哥…,白兒現在在…?」雖然在夢裡,薩摩似乎將白兒留在她體內,但是,那畢竟是夢,不是嗎?
  
  薩摩微微一哂,解釋道:
  「你應該夢到了。我沒將白兒帶出來,牠現在還在你的身體裡面。」
  
  此話一出,琉璃臉上立刻浮現驚訝的表情:
  「啊!那是真的?」
  
  薩摩肯定地點點頭。
  
  「對了!以後你要是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像是記憶空白之類的,要記得告訴我。」薩摩不安地吩咐。雖然白兒有承諾,但是他還是擔心白兒會搶奪琉璃對身體的主導權。
  
  琉璃不明所以,但薩摩既然吩咐了,她答應也就是了。於是,琉璃柔順地點點頭:
  「琉璃會的。」
  
  看著琉璃柔順溫婉的表情,一絲憐惜從薩摩心中湧起。情不自禁將琉璃擁入懷中,薩摩發自內心地承諾道:
  「別擔心。以後,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了。」他不再信任他人,往後他要自己保護琉璃!
  
  沒想到此話一出,琉璃竟然搖頭了:
  「琉璃不要當摩哥哥的包袱…。」琉璃帶著堅定的表情道。
  
  「你不是我的包袱。」薩摩肯定地回答。
  
  就算薩摩不將她當成包袱,她還是不能忍受薩摩為了她縛手縛腳。
  「摩哥哥,琉璃真的可以保護自己。琉璃真的靠自己的力量逃離那個魔族的人了。」琉璃試圖讓薩摩知道,就算她無法幫薩摩克敵,起碼可以自保。
  
  聞言,薩摩驚訝地聳聳眉,詢問似地看向龐希爾斯。
  
  龐希爾斯見狀,連忙將艾剎告訴他的情形告訴薩摩:
  「是的!艾剎的確說了,他說他差一點就抓到米坦娜。只是米坦娜那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擁有很大的力量,他一個不小心,就讓米坦娜逃掉了。」
  
  突然擁有很大的力量?薩摩有點迷惑了。琉璃有多少能力他比誰都清楚,難道還有他所不知道的?
  
  聽到龐希爾絲的轉述,琉璃臉上立刻浮現興奮的紅暈。
  「我…其實…琉璃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有一股很大的力量跑了出來,然後我就能飛了…。」說到這裡,琉璃也覺得她實在逃得有些僥倖呢!
  
  飛?!薩摩一愣。
  「琉璃,你說的飛是指?」
  
  提到那個突如其來的體悟,琉璃臉上浮現興奮的光彩:
  「就是這個…。」說著,光華一閃,只見兩片薄如蟬翼般的半透明光翼從琉璃背後伸展而出,隨著光翼的出現,琉璃也緩緩飄上半空。
  
  龐希爾斯一看,一雙眼睛瞪得差點連眼珠都要掉下來。這翅膀…,怎麼很像是精靈翅膀的放大版呢?米坦娜不是人類嗎?!
  
  不僅龐希爾斯驚訝,就連薩摩也很驚訝。他對光翼他並不陌生,當初琉璃從蛻變中醒來時,就曾經長出這麼一對光翼,但是後來一直都沒再出現,薩摩也就忘了這件事。現在琉璃竟然可以控制這對光翼的出現,可見能力上必有大進。
  
  捲起一陣風,將琉璃纖細的身體帶得凌空而立。琉璃看著龐希爾斯和薩摩驚訝的表情,高興得咯咯輕笑:
  「有了這對翅膀,琉璃就可以很輕鬆地施展魔法了。」說著,琉璃的身軀竟凌空一個旋身翻滾。
  
  見琉璃在半空表演特技,薩摩一顆心可是七上八下,緊張得不得了。連忙伸出雙臂,迎著琉璃,緊張地道:
  「琉璃,快下來吧!」
  
  發現薩摩滿臉憂心,琉璃知道自己讓薩摩擔心了,臉上不由浮現淡淡紅暈。連忙散開風元素,輕飄飄地落在薩摩懷中。薩摩幾乎是一碰到琉璃就立刻緊緊抱緊,生怕琉璃再度離開…。
  
  「這個翅膀很好用,可是一但魔力用完,翅膀就出不來了。」在薩摩懷中,琉璃不無遺憾地道。
  
  從琉璃方才的解釋中,薩摩大約猜出這對光翼應該是琉璃擁有精靈之血的象徵。光翼一出,等於兼具了精靈的能力,所以才能輕鬆驅動魔法。
  
  想到這裡,薩摩又不自覺擔心起來:
  「以後要小心別隨便讓這對翅膀出現。」要是琉璃因為這對翅膀,被當成奇珍異獸,抓去觀賞,他可就頭痛了。
  
  琉璃雖然沒像薩摩那樣想得那麼多,但也知道,翅膀太過惹眼。所以薩摩一提,琉璃也不反對,立刻點頭答應:
  「琉璃知道。」
  
  薩摩寬慰一笑,再度將琉璃緊緊抱進懷中:
  「從今天起,你就留在這裡吧!」薩摩的語氣無比堅定。
  
  他已經決定了,他要向學院爭取,不論以何種名目,他都要讓琉璃留在他可以隨時照應的地方。而這個地方,當然就是學院裡了。他本來不想將琉璃捲入學院複雜的人際關係中,但在魔族隨時可能再度到來的威脅之下,他更加不能將琉璃留在蘭普頓市。雖然他大可以從各地徵調龍人與精靈人前來保護琉璃,但是這不僅緩不濟急,而且人員能力參差不齊,加上太多外族人同時到達蘭普頓市,恐怕會引起帝國官方和軍方的注意,反而弄巧成拙。想來想去,還是只有學院最適合。蘭普頓學院裡有精靈人和龍人,都是兩族的佼佼者,有了他的命令,這些人都可以成為琉璃的護衛,隨時保護琉璃的安全。
  
  薩摩不提還罷,一提倒讓琉璃想起不久前在蘭普頓市看到的血腥場面,一張俏臉立刻刷白,身體也不由得微微顫抖起來。
  
  「琉璃?」感覺到琉璃身體輕顫,薩摩立刻擔憂地問。
  
  抓著薩摩的衣服,琉璃抖著聲音道:
  「摩哥哥…,二狗子…,二狗子死了……。」琉璃不是害怕,而是悲傷。
  
  聞言,薩摩立時省悟,不由得長嘆一聲,低聲撫慰道:
  「我知道…。別想了!一切讓我來處理,懂嗎?」
  
  怎麼處理?薩摩也不知道。人死了,難道還有辦法活嗎?
  
  琉璃當然也知道,所以她沒有追問,僅是悠悠地道:
  「摩哥哥…我們對不起二狗子…。」他們連累了二狗子。
  
  受連累的何只二狗子一個人呢?薩摩苦澀地想著,臉上卻帶著溫和的笑容,安慰道:
  「別想了。以後,你留在這裡,就不用怕連累別人了。」
  
  聞言,琉璃驀地抬起頭,好奇地問:
  「琉璃可以留下嗎?」她記得薩摩曾經說過,學院是不接受學生親友留宿的。
  
  露出一抹令人安心的笑容,薩摩胸有成竹地道:
  「當然可以,你等我的好消息。」
  
  其實,薩摩對於琉璃留下一事並沒有絕對把握,但不管如何,他都必須將琉璃留在安全的地方。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