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出會客室,聞風而來的尼路等人便立刻包圍了過來。
  
  「王子妃出事了嗎?」尼路開門見山,低聲問道。
  
  聽說有一個男人抱個一個女人來找薩摩,尼路首先就聯想到琉璃。
  
  薩摩點點頭,見眾人滿臉憂鬱,又連忙補充道:
  「已經沒事了,別擔心。」這陣子為了監視視察團,眾人四處忙碌,倒是許久沒私下聊個幾句了。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耐達依依舊是最好奇的那一個,馬上就忍不住問了起來。
  
  這也是眾人急於知道的事,一聽耐達依問,立刻睜著五對期待的眼神,看著薩摩。他們記得薩摩曾經說過,琉璃在精靈人族學了魔法,又有一個魔族人隨身護衛,怎麼會出事呢?
  
  薩摩本就無意瞞他們,環目一掃,見學生三三兩兩聚在遠處,不虞聽見,便簡單解釋道:
  「魔族追來,已經打發掉了。暫時不會有危險。琉璃只是受了一點小傷,不用擔心。」
  
  魔族?!眾人聞言一驚,但知此時不是追問細節的時候,只得按下不談。眼下最重要的是另一件事。
  
  「王子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尼路問道。他只想知道,面對魔族,薩摩此刻有何打算。
  
  薩摩露出深思的表情,遲疑了一下,才答道:
  「我想把琉璃接到學院裡。讓族人們就近保護。」
  
  把琉璃交給族人保護的確比較讓人放心,何況學院對出入人員有管制,不明來路的人也不容易進來,比起人來人往的蘭普頓市安全太多了。只是…。
  
  「的確可行。但是要怎麼讓王子妃進來?」尼路繼續問道。學院的規定恐怕是最大障礙哩!
  
  「我會想辦法…。」薩摩早已下定決心,不論如何都要讓學院答應他的要求。他只能期許,以目前學院有求於他,以及他特殊的身分,學院不會斷然拒絕他的要求!
  
  
  「摩耶!行不通的。學院的規定行之有年,不能因為你壞了規矩。就算你的身分特別,也不行。」邱藏軟中帶硬地道。
  
  會議已經開了半個多時辰。會議成員不多,除了薩摩之外,只有樊勞瑞、哈頓‧索尼、邱藏、佛曼紐、歐羅、柴夏以及昶印等七人。會議一開始,薩摩簡單交代了他在霍塔桑酒吧的發現。但更令眾人心中惴惴不安的還是祖魯‧羅修身上所攜帶的那封簡單到極點的信函。
  
  就如薩摩所料,納蘭多身上那封密函很有價值,哈頓‧索尼等人幾乎立刻下了由薩摩率領,暗中跟隨百名學生前往神跡密林的決定。至於祖魯‧羅修,邱藏更極力主張密切監視,甚至連同五皇子一同監視。
  
  對於學院的決定,薩摩並不急著答允。待眾人討論的差不多了,薩摩便提出想將琉璃留在學院的要求。也如他所料的,眾人幾乎一面倒地反對。整個會議,關於任務的討論不過用了一刻鐘多一點,其餘時間都落在討論此事上面了。旁敲側擊地暗示薩摩此舉行不通,邱藏更是明白點名學院的立場。
  
  「我相信你們可以找出方法讓我的妻子留下來。」薩摩眼神堅定,固執地重複他的要求。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非把你的妻子留在學院不可?」昶印直言問。親眼看到薩摩發怒的模樣,親耳聽到薩摩和他的“屬下”滿是迷團的對話,昶印相信,薩摩想將妻子留在學院裡的背後原因並不單純。
  
  薩摩知道昶印的心思,但魔族之事,他該說嗎?那個傳說的種族,人類對他們有太多懼怕了!他們會相信嗎?薩摩不確定,所以他選擇模糊地道:
  「蘭普頓市不夠安全。學院有全帝國最集中的精靈人,我需要他們保護我的妻子。」
  
  邱藏嗅出不對勁,緊追著問:
  「蘭普頓市東邊不遠就是東陸軍團的駐紮地,還不安全?誰會傷害你的妻子?」
  
  迎著邱藏咄咄逼人的眼神,薩摩沉默了一會,依舊堅持著不漏絲毫口風:
  「我暫時不能告訴你們。」
  
  此話一出,眾人沉默了。這些日子以來,他們對這個下任精靈人王繼承人的青年印象一直很好。無欲無求,從不耍無謂的心機,竭盡能力幫他們的忙。他不是會任性妄為的人…,起碼目前為止,他們對他的了解是這樣。現在,他堅持著將他的妻子留在學院,必定也有不得不為的理由。他不說…,那他們應該全然信任嗎?儘管眾人都肯定薩摩是個好人,但還是不免猶豫。
  
  答應比較好吧?!畢竟,他們還要倚仗他,幫助學院解決燃眉危機…。
  
  沉默延續了好一會,一直瞇著眼旁聽的樊勞瑞突然悠悠地開口了:
  「學院不能被捲入危險中。」堅定的語氣中,保留著隱約的彈性。
  
  這話,眾人都聽懂了。這是學院的立場,要是讓薩摩顧慮的原因會讓學院捲入危險中,學院沒有理由接受。
  
  薩摩當然也懂,所以他略顯掙扎地看著樊勞瑞。魔族的力量是無庸置疑的,他現在只是賭…,賭魔族不敢、不會在與神族的對峙中,傾巢而出,追擊他這個不明身分的神族人。雖然魔晶石意外讓事情有了轉折,但魔族應該不致將屬於魔王的魔晶石與他這個擁有金色眼眸的神族人,聯想在一起。魔族的焦點暫時會從他這個神族人身上移開。這種時候,他必須斷了魔族的線索,所以他必須把琉璃留在學院,不能讓魔族再有任何機會將線索指向琉璃。樊勞瑞並非不答應他的要求,而是在索取他的承諾!只要學院是安全的,樊勞瑞可以答應讓琉璃留下。
  
  沒有考慮太久,薩摩終於還是咬牙許下承諾:
  「我不會讓學院捲入危險。學院的安危,精靈人族會盡一份心力。」樊勞瑞所要的不就是這個嗎?讓他用精靈人族王位繼承人的身分,許下把精靈人族與學院縛在一起,休戚與共的承諾…。
  
  此話一出,樊勞瑞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帶著滿意和放心,再度瞇上眼睛。
  
  哈頓‧索尼終究是最了解樊勞瑞的人,見狀隨即接腔道:
  「摩耶,你的妻子叫什麼名字?她是精靈人,應該會魔藥學吧?!學院正好急缺魔藥師。如果可以,就請她來擔任如何?」
  
  言下之意是,學院接受他的要求了。
  
  薩摩露出淡淡笑容,略顯自豪地答道:
  「米坦娜。除了精靈人族的長老,你再也找不到比米坦娜更優良的魔藥師了。」
  
  也許有人會認為,用一族的未來來換取短暫的安全太過不值,但是在薩摩眼中,他還是認為,只要琉璃安全,一切都很值得。只是這一來,短時間內他恐怕是無法擺脫學院這個包袱了…。
  
  
  安頓好琉璃之後,薩摩又馬不停蹄地下山,趕到二狗子住處。
  
  據龐希爾斯所言,艾剎殺死的不只有二狗子,還有年邁的老姜。為了救琉璃,龐希爾斯來不及為他們收屍,現在琉璃安全了,不管如何,他都必須親自走一趟…。與他同行的還有龐希爾斯和小斑。
  
  一到打鐵舖所在的那條小巷,地上遺留著斑斑血跡,卻不見龐希爾斯口中的屍體。薩摩微微一愣,隨即納悶地看向龐希爾斯。
  
  地上不見屍體,龐希爾斯也有些吃驚。當時他根本沒有時間處理滿地屍體…,不嚴格來講,是滿地屍塊。為了掩飾身分,艾剎做得很徹底,肢解後的屍體,完全無法辨識死者的身分。現在,那些屍塊都到哪去了呢?
  
  見薩摩將詢問的視線落向他,龐希爾斯連忙解釋道:
  「屬下帶米坦娜離開時,屍體都還在。事情緊急,屬下並無多餘時間處理屍體。」就算有,他也不想為了幾個人類的殘缺屍體多費工夫。
  
  難道會是左右鄰居?打鐵舖位在巷子底,一向少人行經,若當真發現了滿地屍體,這裡現在應該佈滿了蘭普頓市的保安人員才對。
  
  薩摩沉吟了一會,也沒多問,兀自走過暗紅色石板地,來到打鐵舖門口。
  
  空氣中明明還留著濃厚的血腥味,打鐵舖裡卻已不見老姜與二狗子的屍體。
  
  轉過頭去,薩摩對著同樣滿臉疑惑的龐希爾斯發問:
  「你確定那個艾剎沒有回頭處理屍體?」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龐希爾斯立刻搖頭答道:
  「不可能。艾剎不會做這麼大費周章的事。他根本不怕帝國會查到他,更何況死的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打鐵人罷了。」
  
  龐希爾斯輕蔑的語氣讓薩摩心中升起一絲怒氣,但他也知道,龐希爾斯所說的並沒有錯。艾剎既然是魔族人,就算人類勢力多大,也絕對查不到兇手竟會是已經消失的傳說種族之人。更何況,死了一個小小的打鐵人,帝國多半草草結案,不會為了這麼渺小的人,耗費心力追查。因此,薩摩並未責備龐希爾斯,僅是悠悠地嘆了一口氣,道:
  「既然不是艾剎,那應該就是有人為他們收屍了。」這人會是誰?為什麼沒有通知蘭普頓市的保安人員?
  
  就在薩摩沉吟之際,一旁的小斑卻走到打鐵舖中央血跡滿佈之處,低頭嗅了一會,接著抬起頭,鼻尖高高揚起,像在辨識味道的模樣。
  
  「王,小斑好像有發現。」龐希爾斯低聲提醒。
  
  聞言,薩摩立刻從沉思中回神,看向小斑。是了,魔獸對血腥味特別敏感,說不定可以知道二狗子和老姜的屍體究竟到哪裡去了。
  
  「小斑?」看著瞇著眼睛,專心辨識味道的小斑,薩摩試探性地喚。
  
  小斑似乎已有結果,聽薩摩叫他,立刻睜開眼睛,原地踏蹄了一會,便低吼一聲,率先往外走去。有了不久前出生入死的默契,薩摩沒有絲毫猶豫,立刻跟了上去。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