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龐希爾斯留在蘭普頓市暫時照料虎兒,薩摩便逕自回到蘭普頓魔武學院。一回來,薩摩第一件事便是到醫療處找琉璃。沒想到到了醫療處門口,卻讓兩名輪值的學生擋住了去路。
  
  「對不起,你沒有受傷,不能進入。」一名學生板著臉指著掛在醫療處門口的木牌道。
  
  薩摩聞言一愣,順著那人的手指看去,果然看到木牌上面寫著:「無傷不得入內!」。
  
  原來,學院的醫療處除了治療傷者之外,還提供魔藥師研究魔藥,及學院學生輪流實習基礎醫療技術之用,為了減少不必要的打擾,便有了這項規定:沒有受傷不准進入醫療處。薩摩自來到學院至今,還是第一次到醫療處來,自然對這項規定不甚明瞭。
  
  薩摩見狀,不以為然地挑高了眉:
  「我來找新來的魔藥師。」薩摩瞪著擋住去路的少年,強橫地道。
  
  薩摩堅持的眼神讓攔在門口的男子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回過神來,搖頭道:
  「不行。規定就是規定。」
  
  男子嘴巴制式化地講著,心裡卻不由有些驚異。在學院這麼久了,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學生這樣大剌剌地說要找學院的師長哩!何況,新來的魔藥師才剛到沒多久,這人消息竟然這麼靈通,現在就知道了!
  
  另一名學生見薩摩似乎沒有離開的打算,也跟著幫腔道:
  「沒錯,除非醫療師有交代,否則我們不能讓你進去。要進去,等你受傷之後再來吧。」
  
  再度吃了閉門羹,薩摩劍眉再挑,似欲發作。最早開口的學生見狀,連忙折衷地道:
  「要不然我幫你進去通報,如果醫療師答應,你就可以進去了。」其實他本來不是這麼好商量的人,但是不知道怎麼,他就是害怕看到這人眼中閃現惱怒的光芒。
  
  此話一出,另一名學生立刻驚訝地瞪大眼睛看著說話的學生。可見這種事並不常有。
  
  「不用。」薩摩想也不想地回答。他就是不喜歡必須“通報”的感覺,更討厭自己的行動在其他人的掌握中…。
  
  「那…?」提議的學生聞言有些不知所措,正想著這人是不是打消進去的打算時,卻見這人突然伸出手,斜指一畫,如利刃般的指勁當場劃破了手臂。
  
  鮮血瞬間迸射而出,染紅了衣裳。看得兩名學生傻在當場。
  
  「我受傷了。」丟下這句話,薩摩就在兩人目瞪口呆中,大方地進了醫療處。
  
  薩摩一走,小斑也跟著大方進去。兩名學生愣了一下,卻不知該不該阻擋。一頭魔獸…,似乎不是學院規定的範圍啊…!
  
  醫療室有一道長長的迴廊,簡單的隔板切割出幾個空間。最先是一個小一點的診療間,一張方形長桌,幾把椅子,桌上擺著摺疊整齊的藥布,和幾本顏色各異的小冊子。越過診療間往內看去,是一片寬敞明亮的空間,靠著兩邊牆壁擺了十餘張床鋪,四邊角落陰暗處則另外隔出四間小房間。醫療處裡,處處瀰漫著藥草的清香味道。
  
  薩摩大略看過醫療處的設計之後,便轉頭四處尋找琉璃。
  
  就在這時,琉璃正好跟著另一名魔藥師從角落的小房間裡走了出來。薩摩還沒開口招呼,琉璃便發現了他的存在,連忙向另一名魔藥師告罪一聲,三步倂兩步地趕到薩摩身邊。
  
  「啊!你受傷了!」看到薩摩手臂上的血跡,琉璃皺眉輕叫,伸手便往腰間的布囊探去。
  
  「不礙事!小傷,血已經止了。」這傷是他自己弄的,目的不過是想進來醫療處,所以一等血冒出來,薩摩便將血止了。
  
  琉璃卻不這麼想,還是堅持著將腰囊裡的藥草取出,打算為薩摩治傷。
  「不行,一定要治。」琉璃堅持地道,還不忘拉過一張椅子讓薩摩坐下。
  
  聞言,薩摩苦笑了。他怎麼忘了琉璃就是這個個性呢?柔順卻又固執,溫柔卻又堅強…。
  
  就在這時,醫療處外突然起了一陣騷動。
  
  「琉璃姊姊──!」一聲滿是興奮的聲音從遠而近,不片刻便來到醫療處門口,偏偏到了門口卻被攔住。原因無他,無傷者,不准進!
  
  那聲音不用看到人薩摩也認得出來,是蜜兒!
  
  「咦?!是蜜兒呢!琉璃差點忘了蜜兒也在這裡呢!」琉璃也認出蜜兒,不由得笑彎了眼。
  
  見狀,薩摩不覺撇撇嘴,悶悶地道:
  「別理她。」
  
  「為什麼?」琉璃有些納悶。
  
  為什麼?這卻問倒薩摩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不想讓蜜兒來分掉琉璃的注意力而已。
  
  這時,門外再度想起蜜兒忿忿不平的聲音:
  「大大哥可以進去,為什麼蜜兒不行?!」
  
  「他是傷者,你不是。」輪值守門的學生相當盡責地道。
  
  薩摩轉過頭,看著門外乾瞪眼的蜜兒,得意地舉起受傷的手臂。
  
  見到薩摩的手臂,蜜兒愣了一下,一時也想不通,為什麼薩摩正好受傷,可以進入醫療處。但眼珠子轉了幾轉,蜜兒突然轉愁回喜。
  
  沒受傷沒關係啊!只要她讓自己受傷不就好了嗎?蜜兒異想天開地想著,正想付諸行動時,薩摩卻突然揚聲對蜜兒道:
  「你要是因為任何原因受傷的話,我會直接送你回去。」
  
  此話一出,蜜兒當場傻了,一隻手舉著,卻不知該不該放下。省悟薩摩是不想讓她接近琉璃,蜜兒頓時氣得七竅生煙:
  「大大哥!你太卑鄙了──!」
  
  薩摩不以為忤,對著蜜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便又再度轉過頭,不再理會兀自在門外氣得跳腳的蜜兒。
  
  這一幕落在醫療處旁大樹上的兩人眼裡。
  
  「你說…,王子這招是不是跟你學的?」蹲踞在枝幹間的班塔耶指著醫務處,若有所思地對一旁笑得燦爛的耐達依問。
  
  耐達依本來笑瞇了眼,聞言立刻裝出滿臉委屈的模樣道:
  「喔!班─!你怎麼這麼說呢?這招,根本是我跟王子學的。像我這麼清純善良,怎麼想得出這種招數呢?」
  
  聽見耐達依又叫他班,班塔耶頓時氣結,但眼角一瞥,卻突然得意地笑了起來,指著醫務處道:
  「王子好像不這麼想呢!」
  
  耐達依驚覺,連忙轉頭看去,正好迎向薩摩那銳利的眼神。
  「不會吧!王子不急著跟琉璃妹妹談情說愛,竟然聽到我說的話了!」耐達依垮下臉,如喪考妣地怪叫起來。
  
  醫務處內,琉璃發現薩摩的目光落向窗外,不禁疑惑地問:
  「怎麼了?那邊有什麼嗎?」
  
  薩摩收回瞪視耐達依的目光,轉過頭來,對著琉璃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沒有,兩隻煩人的麻雀而已。」
  
  琉璃聽了有點迷惑,但也猜不出薩摩的意思,再看守在門外死瞪著醫務處內兩人的蜜兒,琉璃顯得有些無奈:
  「摩哥哥好像很討厭蜜兒呢!」
  
  聞言,薩摩臉上訝色一閃而過。討厭?
  
  「算不上吧…。」薩摩沉吟著喃喃道。也許,他只是純粹喜歡捉弄單純又沒神經的蜜兒罷了…。
  
  捉弄?!發現這個字眼竟然出現在自己腦海裡,薩摩不由得皺起眉頭。他…什麼時候喜歡捉弄他人了?
  
  「蜜兒是很可愛的妹妹呢!如果琉璃有妹妹,像她那樣也很好。」琉璃說著說著,不由得笑了起來。
  
  聞言,薩摩立刻從思索中回神。
  「別想她了!」薩摩撇嘴道,語氣中挾著淡淡的不悅。
  
  琉璃聽了,不解地瞅著薩摩,不明白薩摩為什麼不高興。
  
  見琉璃滿臉不解,薩摩心中有氣,伸手就將琉璃攬入懷中。
  
  琉璃先是一驚,接著俏臉立刻湧上紅暈,支支吾吾地怯聲道:
  「…摩哥哥…有…有人…。」
  
  薩摩卻不管這麼多,反正樊勞瑞會將琉璃安排在這裡,這名魔藥師自然是自己人了。既是自己人,應該也會知道琉璃是他的妻子,不會大驚小怪。果然,見薩摩將琉璃攬入懷中,這名魔藥師不僅沒有生氣,還識趣地轉頭看向窗外。
  
  「摩哥哥?」琉璃輕聲叫喚。被薩摩的氣息圍繞,儘管再羞人,琉璃也捨不得離開。
  
  薩摩雙手一緊,嘴裡悶聲道:
  「你有我就好了。」
  
  薩摩聲音很低,但是琉璃聽到了。她先是一愣,接著只覺眼眶一熱,眼淚幾乎掉了下來。
  
  「琉璃只有摩哥哥。」琉璃在薩摩懷中輕聲回應,聲音微微顫抖。
  
  聽到琉璃輕顫的聲音,薩摩頓時省悟,連忙托起琉璃的臉。果然在琉璃眼中看到閃爍的淚光。
  
  「你果然又哭了。」薩摩七手八腳地幫琉璃擦拭眼淚,還不忘埋怨個幾句。
  
  見薩摩手忙腳亂,琉璃突然噗滋一聲,笑了出來。
  
  「我在擔心你,你還笑的出來?」薩摩像是責怪似地叫,但是說著,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
  
  
  窗外林蔭掩映間,三道苗條的身影靜靜佇立,遙望醫療處裡的那片寧馨。
  
  「姊姊,走吧!」寒星拉拉寒月的衣袖道。
  
  方才她們聽說學院多了一個來自精靈人族的魔藥師,本來還不覺如何。只是蜜兒興沖沖地認定此人一定是薩摩的妻子,琉璃。她們半信半疑之下,也跟著蜜兒來到醫療處。雖然隔得遠遠的,但是她們都一眼就認出醫療處內的蒙面少女便是那夜在蘭普頓市邂逅的米坦娜。
  
  寒星的叫喚寒月恍若未聞,雙眼兀自盯視醫務處裡依偎甜蜜的兩人,低聲呢喃道:
  「他說的沒錯…,他真的很愛…他的妻子…。」
  
  那個對自己不茍言笑的男子,此刻面對他的妻子,會笑、會怒,全然沒有以往她所熟悉的冰冷和疏離…。
  
  「蜜兒沒有說錯,米坦娜真的是摩耶的妻子。」姬娜嘆道。多麼幸福的人呐!那個摩耶很愛她…。
  
  「姊姊,別看了。」寒星擔憂地道。他們兩人沒有第三個人介入的空間,姊姊是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寒月又看了一會,突然問道:
  「他們會很幸福對不對?」
  
  寒星和姬娜不知道寒月究竟在問誰,一時不知道該不該回答。沒想到寒月也不等她們回答,兀自回頭就走。
  
  寒星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姊姊!你沒事吧?!」寒星不安地問。一向柔弱的姊姊沒有哭,讓寒星格外擔心。
  
  寒月沒有講話,兀自往前走。寒星和姬娜見狀也不敢追問,只得緊緊跟著寒月,生怕她想不開。
  
  走了好一會兒,寒月突然停下腳步。寒星和姬娜也跟著停下,不安地對視一眼。
  
  「你們不用擔心。我想開了…。」寒月悠悠地道,語氣中沒有輕鬆,只有濃濃的無奈。
  
  寒月像在解釋,也像在自言自語:
  「其實,我們的婚姻都不是我們可以做主的,就算摩耶真的接受我,又有什麼用呢?」
  
  聞言,寒星沒有放心,反而更加擔憂了。她的姊姊已經放棄追求,打算隨波逐流了嗎?她想勸,但卻不知該如何勸?又該勸些什麼?
  
  
  隔天,除了明斯克啟程返回模里邦聯之外,眾人都開始接受忙碌的特訓課程。為了趕上始甦月次二十日的行動,薩摩等人緊鑼密鼓地進行訓練。訓練的重點放在輕功和追蹤上面。薩摩白天跟著眾人特訓,晚上則加緊恢復魔力和真氣水準。尼路等人也不輕鬆,白天訓練,晚上還要聽取保護琉璃的族人的例行報告。幸好,琉璃一直蒙著面,加上精靈人看到琉璃額心的同心印也知道琉璃的身分,更暗中協助龍人們保護琉璃,甚至薩摩也將小斑留在琉璃身邊,所以至今仍沒有問題。
  
  雖然薩摩因忙碌無法時常來探望琉璃,但琉璃這裡卻比薩摩在時更熱鬧。先不說蜜兒天天來報到,得知琉璃到學院來的兩隻小精靈更是立刻拋棄了蜜兒,鎮日粘著琉璃。
  
  一連串訓練下來,就是輕功最差的漢斯、魯道夫和桃莉也進步甚多。
  
  
  始甦月次十四日,昶印等人告知,視察團將於兩日後,帶著學院百名學生,前往神跡密林。
  
  始甦月次十五日,薩摩將眾人集合於這段時間眾人訓練的地方,大師林。
  
  掃視眾人一眼,薩摩宣布道:
  「明天視察團就要出發了。最後一天,我們進行分組雙邊對抗。」
  
  「尼路、耐達依、皮喇、寒、魯道夫、馬索沃一組。奴里諾達恩、班塔耶、漢斯、滅、桃莉、墨君一組。根據今天對抗結果,我會選出明天任務人員。」薩摩將人員分組安排好,接著便繼續解釋對抗內容:「以半個時辰為限,輪流搜索。第一組先擔任搜索者,第二組則盡力躲避搜索者。半個時辰後,換第二組擔任搜索者。我會根據順利藏匿的時間長短來決定任務參與人員。」
  
  於是,任務前的小型測驗正式開始。
  
  第二組人馬遁入大師林,不一會不僅蹤跡不見,就連氣息也全然消失了。
  
  第一組人馬此時才進行搜索。
  
  「耐達依,你帶皮喇和魯道夫往右邊找,我和寒、馬索沃負責左邊。」尼路簡單分清任務,分別帶開。
  
  尼路領著皮喇和魯道夫鑽入左邊林道,不一會也不見蹤影。
  
  耐達依見狀聳聳肩,吊兒啷噹地呵呵一笑。
  
  「耐達依,該走了。」皮喇見耐達依眼珠子亂轉,卻不急著出發,忍不住開口催促。
  
  經皮喇這一叫,耐達依這才慢悠悠地往右邊行去。
  
  「班!你等著,我來啦!」臨進林道前,耐達依突然高聲一叫,接著才鑽進右邊林道。
  
  皮喇皺皺眉,隨後跟進。
  
  
  醫療處裡,琉璃送走一名受傷學生之後,長長嘆了一口氣。
  
  「小鬼在嘆氣哩!」坐在窗櫺上的一抹綠點驚訝地叫,尖銳的聲音讓人無法忽略。
  
  「是啊!總共十三次了。」另一抹同樣停留在窗櫺上的綠點用低沉的聲音附和。
  
  「火把,你說小鬼是不是病啦?」聲音尖銳的綠點猜測地問。
  
  「不像!不像!」聲音低沉的綠點搖頭晃腦地回答。
  
  「為什麼?」聲音尖銳的綠點反問。
  
  「笨蛋,小鬼會治病哩!還會生病嗎?」低沉的聲音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
  
  被罵笨蛋似乎讓聲音尖銳的綠點相當不悅,只聽他哼了一聲,不以為然地反問:
  「要不然你說小鬼從我們坐在這裡開始,半個時辰內嘆了十三次氣是為什麼?」
  
  「這……。」聲音低沉的綠點聞言啞口無言。
  
  「我沒有生病,木頭。」琉璃看著窗櫺上的兩個綠點,無奈地道。兩隻小精靈的聲音太大,讓她想聽不到都不行。
  
  今天是魔法部上課的日子,蜜兒上課去了,沒來煩她,但是兩隻小精靈就沒這個問題了,一大早便纏在琉璃身邊,囉囉唆唆。
  
  此話一出,兩隻小精靈,木頭和火把,立刻從窗櫺上飛起,落到琉璃肩膀上。
  
  「你真的沒有生病?」木頭瞪大眼睛看著琉璃,確認似地問。
  
  琉璃搖頭回應。
  
  見琉璃搖頭,木頭又立刻怪叫起來:
  「你沒有生病,為什麼一直嘆氣啊!」言下之意像是琉璃不應該嘆氣讓他以為她生病似的。
  
  琉璃聞言苦笑,一邊收拾手邊剩餘的藥草,一邊解釋道:
  「我在擔心摩哥哥…。」
  
  「擔心?!」木頭和火把同時拉高聲音叫。
  
  這一聲尖叫來得突然,琉璃沒有心理準備,當場被嚇了一跳。小斑本來閉目假寐,也被兩隻小精靈拔尖的聲音驚得雙眼猛然睜開。見噪音的來源是兩隻小精靈,便老實不客氣地低吼了一聲。
  
  兩隻小精靈聞聲瑟縮了一下。
  
  「大大哥需要擔心嗎?」木頭用已經壓低但仍嫌尖銳的聲音道。
  
  「不!當然不用!絕對不用!根本不用!!」火把用力搖頭,一邊搖頭一邊回答。
  
  「小鬼,你真的沒生病?」木頭雙眼微瞇,看著琉璃。
  
  「當然病了!」火把攤攤手,無奈地道。
  
  兩隻小精靈拐彎抹角,無非是要告訴琉璃,以薩摩如今的能力,根本不需要擔心。琉璃當然知道,尋常人根本奈何不了薩摩,但是,據她所知,薩摩這次任務要去的地點是神跡密林。薩摩說過神跡密林是神族的根據地之一,現在薩摩去了,萬一遇上了神族人怎麼辦?聽說進去神跡密林的人都是有去無回,她怎能不擔心?
  
  「神跡密林不是尋常地方…。」琉璃說著,不禁又愁得柳眉緊蹙。
  
  兩隻小精靈嘴巴張開,正想發表高論時,琉璃早一步接著道:
  「而且這幾天,空氣有不祥的味道…。」這是她無法不擔心的重要原因之一。不祥之源像自西方而來,又像由東方而來。琉璃雖然抓不凖確,卻相信災禍將至。
  
  兩隻小精靈聞言,立刻皺著鼻子對著空氣猛嗅。可惜精靈的鼻子只能聞到自然災禍,對於魔族、神族,當然是一點感覺也沒有。所以儘管兩隻小精靈努力聞了好一會兒,還是一無所獲。
  
  木頭才納悶地問:
  「火把,你聞到了嗎?」
  
  火把搖搖頭,無奈地道:
  「除了後天會下雨外,我什麼都沒聞到。」
  
  結論出來,兩隻小精靈轉頭看向琉璃,卻見琉璃愁眉不展。
  
  「小鬼,你想太多了。」木頭輕鬆地道。
  
  琉璃沒有回答,僅是再度長嘆了一口氣。
  
  
  當天測驗結束,薩摩挑出了尼路、耐達依、皮喇、班塔耶、寒、奴里諾達恩、墨君等七人,不理漢斯的喳呼,一入夜便先行出發,前往帝國密林南軍區,守株待兔。
  
  「摩耶。如果情況不允許,不要勉強救人,先自保要緊。」代表學院眾人前來送行的哈頓‧索尼在薩摩等人即將出發之際,如此吩咐。
  
  以學院的立場,自然希望那一百個學生安全回來。但,此事有馬默與五皇子捲入,不如原先所想的那般單純。萬一敵人勢大,說不得便得救幾個算幾個了。重要的是,薩摩等人不能折損。不僅因為薩摩身分特殊,更因為這些人對學院未來的價值比起那一百個人來得重要得多。
  
  這些顧慮哈頓‧索尼沒有明說,薩摩卻了解。所以,他沒有多問,也沒有質疑,僅是簡單地回應道:
  「我會斟酌。」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