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巴耶帝國三山地區因地震而產生的裂隙中,藏著一座城市。城市沒有燈光,月光透過裂隙,灑在這座以黑色為基調的城市,建築物上的晶石隱約閃著各種色澤,點綴出獨特的美麗。城市的中心,也是城市的最高點,聳立著一座黑色的巨大宮殿。筆直的牆柱擎天而上,與城市上方的山體合而為一。月光映不到這裡,讓宮殿越顯神秘。
  
  宮殿內三名男女端坐在高台上,女性居中而坐,另兩名男子則分居左右。左邊的男子留著一頭深綠色的長髮,長髮用黑色絲線仔細纏繞,懶懶披在肩上。白皙得像是毫無血色的臉輪廓透著妖異的秀氣,微微上揚的唇角看不出笑意,顯得有些莫測高深。挺直的鼻樑上,一對細長黑色眼睛幽深無光,像是所有光線都在這雙眼睛中消逝似的。右邊的男子,相對於左邊的男子,顯得黝黑粗俇。男子蓄著一頭黑色長髮,不紮不綁,自然披散在身後。黑髮之下,是全然男性化的線條,英俊而剛硬。緊繃的下巴配著譏誚上揚的嘴角,矛盾中透著奇異的和諧。濃眉高鼻,深邃的眼窩鑲著一對深藍色的眼珠,同樣無光而難測。兩名男子看起來最多不超過三十歲,但眼中透出的老練和難測卻又不似三十歲。兩名男子中間的女子,妖美得讓人無法置信。如雲般的黑色長髮,烏亮柔順,靜靜盤在頭上,幾搓髮絲似有意若無意地飄在頰邊,襯著雪白頸項,透出蠱惑的味道。髮絲之下是一張艷美得叫人既不敢逼視,又想多看幾眼。艷紅的薄唇輕抿,像是隨時打算揚起勾惑人心的弧度似的。精巧而微挺的鼻樑上是一雙淡紫色的眼眸,美麗、神秘、卻危險。紫色的眼眸中,閃耀的是不遜於兩名男子的莫測和冰冷。但是仔細一看,又會發現,女子冰冷的眼中,閃著一小簇火焰。
  
  三名男女的兩側都分別跪著兩名男子。高台下侍從分男女,分列兩側,排滿了宮殿中心的長形走道。長形走道的中心此刻半跪著一名男子。
  
  三名男女之中的女性首先開口詢問:
  「艾剎,你說有王的消息?」女性的聲音悅耳好聽,威嚴的語氣帶著不容錯認的興奮。
  
  「是的,夫人。屬下在蘭普頓市意外發現一顆暗系魔晶石。」高台下的男子恭敬地回答。
  
  「暗系?!你確定。」右邊的男子驚訝地道。男子的聲音沙啞而響亮,有些粗獷味。
  
  「是的,二王,艾剎確定。」艾剎沒有抬頭也知道說話的是誰。
  
  「暗系元素已經被王封鎖了,現在可以使用暗系元素的,應該只有王。」左邊的男子沉吟著道。比起右邊的男子,左邊男子的聲音顯得斯文文雅多了。
  
  此話一出,高台上的三名男女陷入一陣沉默。最後還是居中,被稱為夫人的女性忍不住開口問:
  「那顆魔晶石你拿回來了嗎?」
  
  艾剎聞言,先是看了左邊的男子一眼,發現男子沒有任何不悅的表情時,才開口回答道:
  「是的,夫人。就在這裡。」說著,艾剎從懷中取出那顆魔晶石,小心捧在手心。
  
  夫人滿臉激動,盯視著艾剎手中的黑色晶石:
  「快!拿上來。」
  
  此話一出,其中一個列在走道兩旁的侍從立刻上前取過艾剎手中的魔晶石,走上高台,在被稱為夫人的女性前面跪了下來,捧著魔晶石的雙手高舉過頭。
  
  夫人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將魔晶石拿起,緊握掌中。
  
  「這是暗系魔晶石,沒有錯。王既然重生了,為什麼不回來呢?」夫人近乎自言自語地道。
  
  此話一出,左右兩名男子突然不約而同地看向對方,接著又立刻收回視線,滿臉漠然。
  
  夫人似乎一點都沒注意到兩名男子異常的動作,兀自對著艾剎問道:「這魔晶石你從哪裡拿的?」
  
  「魔晶石是艾剎在一個平凡的打鐵人身上找到的。」艾剎據實回答。
  
  艾剎的回答夫人似乎並不滿意,因為她立刻拉高聲音追問:
  「一個打鐵人怎麼可能會有暗系魔晶石?你沒有問他這顆魔晶石是從哪裡來的嗎?」
  
  「艾剎問了,但是那個打鐵人不肯講。艾剎逼了他幾次,他就自殺了。」艾剎無奈地回答。
  
  聞言夫人頓時氣得七竅生煙,不禁怒罵道:
  「笨蛋!!你不會將那個打鐵人帶回來嗎?現在他死了,王的線索不是又斷了嗎?!」
  
  面對夫人的怒氣,艾剎低著頭沒有回答。艾剎知道打鐵人的死是個大失誤,也有接受懲罰的心理準備,之所以還堅持回來報告只不過是因為,他相信,王的消息跟這個失誤相比,是功過於過。
  
  就在艾剎無言等待夫人怒氣爆發洩完畢之際,左邊的男子突然插口道:
  「絲妲兒,你這話有失公允啊!」
  
  被稱做絲妲兒的女性聞言柳眉一豎,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道:
  「你要是不滿我罵了你的人便直說,犯不著拐彎抹角。當我第一天認識你沆羅嗎?」
  
  此話一出,被稱做沆羅的男子一張臉當場沉了下來:
  「不滿又如何?容我提醒你,王的消息是『我的』人帶回來的,你的人又做了什麼?」
  
  這話當場堵得絲妲兒無話可說,將絲妲兒妖冶的臉蛋氣得刷白。
  
  這番話雖說是針對絲妲兒,但聽在右邊的男子耳中也不甚舒服。只見右邊的男子嘲諷一笑,語氣尖銳地道:
  「雖然我和絲妲兒的人沒有王的消息,但是你們帶了一個斷頭的消息回來,卻也不見得高明到哪裡。」
  
  右邊男子此話一出,當真說到絲妲兒的心坎裡,讓絲妲兒當場附和道:
  「多孟這話說得好,我們的人也很努力在找,你們好不容易找到了,竟然還這麼不小心,讓線索斷了!難道還不該責備嗎?」
  
  沆羅見兩人合起來,砲口一致,都針對他,甚感不悅,但也知道兩人既然聯成一氣,現下便不是與他們爭論的好時機。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沆羅立刻得意地笑了起來:
  「有了這顆魔晶石,線索就還沒斷。如果這當真是王煉出來的,只要追蹤裡面暗元素的性質,便可以找到王了。」
  
  此話一出,絲妲兒和多孟也想到能量追蹤這個方法。拿著魔晶石的絲妲兒立刻攤開手掌,將魔晶石置於中央,另一手食、中兩指則輕輕按著魔晶石,接著才閉上眼睛。
  
  多孟和沆羅知道絲妲兒正在追蹤魔晶石裡的能量,不禁屏氣凝神地看著絲妲兒。
  
  好半晌,絲妲兒終於睜開雙眼,疲憊地嘆了一口氣,對著多孟和沆羅兩人搖搖頭:
  「這顆魔晶石被使用過了,剩餘能量太少,追蹤不到。」
  
  此話一出,沆羅表情一僵,多孟則伸手取過魔晶石,打算依樣化葫蘆地嘗試追蹤。
  
  絲妲兒見狀,先是一愣,接著便不屑地哼了一聲:
  「別試了,我都無法追蹤了,你難道就可以嗎?」
  
  多孟卻不理會,兀自施法探查起來。絲妲兒雖然不信多孟可以成功,卻也不免有些期待。沆羅雖沒開口表示意見,但一雙看著魔晶石的眼睛當中,閃動著複雜的光芒。於是一時間,大殿裡靜得落針可聞。
  
  多孟花的時間顯然比絲妲兒更長,在場眾人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多孟睜開雙眼。
  
  同樣臉帶疲態,無奈地道:
  「只能追蹤到東大陸。能量密度太低,無法找出明確的目標。」
  
  多孟的結論出來了,沆羅一聽,不禁低下頭沉思起來。
  
  多孟將魔晶石再度遞回給絲妲兒,轉頭便見沆羅低頭不語,忍不住便嘲諷地低笑起來:
  「沆羅,你還敢說這不是斷掉的線索嗎?」
  
  沆羅聞言,立刻抬起頭來,面色不善地瞪著多孟。
  
  「怎麼?我說錯了?還是你還藏著什麼線索嗎?」多孟挑釁地道。
  
  沆羅眼中殺意一閃即逝,顯然是克制下來了。雖然如此,沆羅的語氣還是不免僵硬:
  「你想太多了,我這裡沒有別的線索。你要是真急著想知道,何不叫你的手下更勤勞點?!」言下之意便竟是在嘲笑多孟無能取得魔王的消息了。
  
  多孟聞言,臉色當場沉了下來。
  
  「沆羅,你這是在說我們無能嗎?」說話的是絲妲兒,她對沆羅的態度相當有意見。
  
  沆羅見兩人連成一氣,心下大怒,但礙於兩人勢力遠大於己方,就算再生氣,還是只能忍下。這一來,臉色自然也就好不到哪裡去了。
  
  艾剎倒也精乖,見高台上的三人針鋒相對,沆羅又明顯處於勢弱一方,知道若他再不說話,以後恐怕沆羅要遷怒於他了。於是,艾剎輕咳一聲,連忙解釋道:
  「請三位大人放心。艾剎已經掌握到另一個人可能得知王消息的人,為了不重蹈覆轍,艾剎不敢貿然動手,目前由龐希爾斯負責盯哨,先取得那個人的信任,再進一步探聽王的消息。」
  
  不論是艾剎還是龐希爾斯都是三王沆羅的人,艾剎這番話無疑替沆羅尋了一處下台階,不讓多孟和絲妲兒有藉口道是非。果然,艾剎此言一出,沆羅緊繃的表情立刻鬆懈下來。
  
  「龐希爾斯啊…,他好久沒有回來了,原來都在忙這些事。」沆羅沉吟著,還不忘得意地看了多孟和絲妲兒一眼。
  
  絲妲兒不覺如何,倒是多孟表情一僵,忍不住冷言冷語地道:
  「你最好保證那是一條有結果的線索,我們會等你的『好』消息!」說著,多孟率先站起身,拂袖而去。
  
  沆羅聞言,看著多孟離去的方向,久久不語。
  
  絲妲兒沉默地看著兩人的表現,接著也跟著站起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多孟都不希望王回來。」絲妲兒妖異的淡紫色眼睛看了沆羅一眼,丟下這句話便轉身離去。
  
  絲妲兒的聲音不大,但卻足以讓台下的艾剎聽得明白。艾剎心中暗自驚悚,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任何異樣,依舊恭敬地跪著。
  
  大殿中安靜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沆羅低哼一聲。
  
  沆羅哼聲裡的怒氣十分鮮明,讓艾剎嚇得心裡七上八下,還道沆羅就要和他算帳,沒想到沆羅哼了一聲之後,只丟下一句話:
  「繼續追查王的消息。」說完,人也跟著離開了。
  
  直到聽不到沆羅的腳步聲,艾剎還等了好一會才敢抬起頭來看。見高台上的三人都不在,艾剎才長長噓了一口氣。
  
  絲妲兒是王的寵姬,也是當初王交代代管魔族的人。絲妲兒會說出沆羅和多孟並不希望王歸來絕非沒有根據。難道二王和三王都想背叛嗎?艾剎心裡相當震驚。魔族裡很多跟隨二王與三王的人並不想背叛王,只是不想讓絲妲兒管。絲妲兒雖然要求眾人喊她夫人,但畢竟她也只是王的寵姬,並非魔后。眾人私下叫她小姐便是因為不承認絲妲兒有代表王的資格。但是,如果二王和三王都打算叛變的話…,那麼,他恐怕得早一點離開三王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啊。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