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讓薩摩等人等太久,就在當天傍晚,夜色將臨之前,百多人開始準備紮營過夜。薩摩一如前一夜,讓尼路等人往四周巡邏。
  
  「那個人又出來留暗號了。」墨君指著不遠處一個行蹤鬼祟的人影。
  
  薩摩頷首表示明白。那個人影薩摩並不陌生,正是爲馬默傳遞消息的祖魯‧羅修。一路上,羅修都會不時離開隊伍,暗中留下暗記,當然這一切行動都落入薩摩的眼中。他知道,只要有這些暗記,馬默派來的殺手必能抓凖方向,攔截這些人。
  
  說話間,到四周巡邏的尼路等人也回來了。尼路的表情沉重,其他人的表情則是略顯緊張。
  
  見狀,薩摩立知尼路等人有其他的發現,果不其然,尼路來到近前,劈頭就道:
  「前路又異。發現不少人潛伏在三里外,我們不敢貿然靠近。」
  
  此話一出,眾人心下驚凜,皆暗叫了聲「來了!」。
  
  「不要打草驚蛇,三里的距離不遠,今晚他們肯定會有行動,我們就在這裡等他們。」薩摩沉吟地道。
  
  「真不知道這些軍人腦袋裡都裝了什麼?巡邏的距離不到一里,難道不知道對真正的高手而言,一里地根本不算什麼嗎?」班塔耶看著不遠處對危機還不知不覺的百多人,不由有些惱怒地道。
  
  對此,尼路有不一樣的看法,只聽他立刻分析道:
  「站在他們的立場,巡邏距離太遠,反而會有被敵人各個擊破的危險。一里地,已經是他們互相示警的最遠距離了。」
  
  薩摩聞言,也點頭認同。他也是這樣的想法,這群人而言,神跡密林太過神秘,又有那樣驚人的傳說,怪不得他們必須小心翼翼,免得有無謂的傷亡。
  
  「那麼我們要出面嗎?」寒遲疑地問。
  
  「也許不用吧!那些人足足有一百三十個人,又都是從學院訓練出來的。應該不會那麼不堪一擊吧?說不定只是有驚無險哩!」墨君不以為然地道。
  
  薩摩搖搖頭,憂心地道:
  「不!他們既然敢來,就有一定的把握。我比較擔心的是,為了達到目的,敵人會用出什麼手段?」
  
  這倒是。眾人這會也跟著擔心起來。
  
  「可惜我們現在是秘密行動,否則我們應該可以做一點佈置…。」尼路沉吟著道。基於之前當過獵魔者,尼路有滿腦子陷阱設計,偏偏又不能讓底下那群已經被盯上的人察覺。小規模的陷阱對敵人效果不大,大規模的陷阱又肯定會讓那群人察覺,尼路想到這裡,也不免有些無能為力的感覺了。
  
  「乾脆我們光明正大的下去,跟他們表明身分。只要他們肯合作,一定可以讓敵人灰頭土臉,無功而返。」班塔耶建議道。他實在受不了他們在這裡絞盡腦汁,忙得焦頭爛額,那群人卻還是一無所知地悠哉休息。
  
  「他們不會合作的。」薩摩想也沒想便嘆息地道。
  
  「為什麼?」反問的人是寒。
  
  薩摩搖搖頭,不想多說,兀自低頭沉思。倒是尼路略一深思便知道薩摩何出此言,只聽他回答道:
  「我們的出現會讓軍隊的人猜忌學院的立場,就算我們將一切解釋清楚,他們也不見得會相信。更何況,我們如何解釋我們是怎麼知道那麼多機密的事?說不定連他們自己都不見得知道那麼多呢!」尼路頓了一頓,又繼續道:
  「而且,那一百個『人類』有誰會相信我們這些人,聽我們指揮呢?」
  
  這番話讓眾人同時沉默了。他們在那群人眼中,不過是同為一年級的『外族』人,要取得相信,恐怕相當困難。只怕得要生死關頭時,這群人才會相信他們吧!
  
  沉默中,一直沒有發言的奴里諾達恩突然對低頭沉思的薩摩道:
  「摩耶,你會魔法吧?」
  
  薩摩抬起頭來,了然地看了奴里諾達恩一眼,才點點頭道:
  「你們留在這裡,我去做一點安排。」說著,人便輕巧地飄了開去。魔法不同一般陷阱,比較不會引人注目,這也是奴里諾達恩之所以向薩摩提起的原因。
  
  見薩摩走遠,眾人又沉默了好一會兒。突然,耐達依掏出一柄短刀,截下自己所在那棵樹的一段枝幹,開始削整了起來。
  
  「耐達依,你在做什麼?」離耐達依最近的班塔耶首先納悶地問。
  
  耐達依聞言回過頭去,對班塔耶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班!想不想再比一次狩獵的功夫?」
  
  班塔耶聞言一愣,隨即恍然大悟:
  「好啊!就比人頭數吧!這一次我肯定能贏。你打算拿什麼當注?」說著也伸手截下樹枝。
  
  耐達依將手上修整過已經略現出箭矢形狀的樹枝拿高,一邊看一邊自信地道:
  「等你能贏再說吧!」
  
  聽到兩人的對話,尼路先是一愣,接著啞然失笑:
  「看你們兩個這麼熱中,說不得我也要賣弄我的小玩意了。」說到這裡,突然轉向其他人道:「這裡先交給你們,我也去做些安排了。」說完人也跟著離開了。
  
  見狀,眾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又看到耐達依和班塔耶專心的模樣,終於,幾個人都學著耐達依和班塔耶兩人,就地削起樹枝了。
  
  
  夜了,正是好眠時候。神跡密林裡,座座營帳悄無聲息,錯落的營火明明滅滅,守夜的人拄著臉打盹。黑影在林蔭間閃動,分不清究竟是月影,還是其他。
  
  「來了!」班塔耶一聲低呼。
  
  幾乎在班塔耶出聲的同時,七個躺臥在枝枒間的人影睜開了精光閃閃的雙眼,毫無睡意倦意。
  
  薩摩瞇著雙眼,仔細看著前方森林。驚飛的宿鳥預告了即將來臨的紛亂。
  
  對眾人點頭示意,右手同時向前一擺,薩摩的身形隨即往前飄去。毫無聲息,彷彿夜風揚起的落葉。
  
  眾人見狀,連忙屏住氣息,緊跟其後。
  
  眾人本來就離紮營處不遠,幾下幾落便到了近處。
  
  薩摩隨手折下一小截帶著綠葉的樹枝,握在掌心,目光如炬地注視著遠方淒黑之處。
  
  經由隱約月光,數道人影由數個方位逼近。薩摩立刻將掌中的小截樹枝運勁射去!
  
  「波!」一聲!樹枝擊中一座營帳。
  
  「誰?!」怒喝之聲立刻響起,驚醒了打盹的守夜人。
  
  一名守夜人,眼一睜,突然看到樹林裡快速逼近的黑影,驚得差點魂飛魄散,忍不住高聲驚叫:
  「有敵人!!」
  
  這聲驚叫劃破寧靜的夜晚,營帳區立刻動了起來,六座營帳首先掀了開來,出現二十幾個斜披外衣的壯漢。正是這群人當中,領頭的軍人們。畢竟還是這些領軍打仗的軍人們,警覺心比較高。
  
  待軍人們都出現之後,其他營帳才陸續有人探出頭來,查看究竟。
  
  「敵人來襲,出來應戰!」沉喝聲打碎了學生們的僥倖心理。
  
  就在學生們手忙腳亂地從營帳奔出之際,來襲敵人也發現行蹤曝露,乾脆也不躲了,大剌剌地靠近。
  
  伊格眉頭皺了起來,神情沉重地看著從四周逼近的蒙面人。
  
  薩摩等人這方本來沒有敵人,此刻也從兩邊繞來了,看情況竟是想將眾人團團圍住。
  
  「摩耶,你的布置呢?」奴里諾達恩納悶地問。
  
  薩摩雙眼看著不斷逼進的黑衣人,嘴角揚起冰冷的弧度:
  「快了,等他們進了警戒線,這個夜晚會很美麗。」
  
  聞言,尼路等人不覺如何,倒是墨君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
  
  「呵!比賽就要開始囉,班!」耐達依興奮地瞪大眼睛道。
  
  班塔耶沒有回答,僅是伸手確認了一下箭矢的位置。
  
  就在這時,薩摩等人背後不遠處突然傳出連聲驚呼,接著轟隆一聲,哀嚎聲跟著響起。這邊的變化立刻引起另一邊已經完成包圍的黑衣人側目。接著,不只這一邊,連其他地方也陸續傳來驚呼。
  
  「有陷阱…。」竊竊私語從蒙面人當中傳來開來,不安像漣漪一般,逐漸擴散。
  
  薩摩了然地看向尼路。眾人見狀也跟著看向尼路。
  
  「尼路,你去做了什麼?」耐達依雙眼晶亮,好奇地問。
  
  「只是一個串聯的絆腳索而已。」尼路無辜地聳聳肩。
  
  耐達依聞言,立刻笑了起來:
  「哈!你肯定在絆腳索上面做了很多手腳吧?!」
  
  尼路微笑不語,但臉上得意的表情卻已回答了耐達依的問題。
  
  「眼睛放亮些!小小陷阱也值得大驚小怪麼?!」一聲怒喝從蒙面人當中傳出,立刻將竊竊私語的聲音壓了下去。雖然隱約還聽得到幾聲呻吟,但已無人理會了。
  
  不一會,合圍之勢已然形成!!薩摩等人居高臨下,極目看去,天!來襲者密密麻麻,圍著伊格等人,其數量竟不遜於伊格等百多人!真不知道在東陸軍團的監控之下,這麼多人究竟是如何來到這裡的?!
  
  「尼路,早些時候你們發現他們時,有這麼多人嗎?」薩摩皺著眉頭問。不知怎的,他覺得有些不大妙…。
  
  尼路稍一回想,搖搖頭,不確定地道:
  「距離太遠,天色已晚,無法判定。但是,我也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人…。」
  
  “有點古怪…”薩摩看著密密麻麻,同一裝束的蒙面人,忍不住在心中沉吟起來,但卻沒說出來。
  
  見騷動平息,包圍之勢又已完成,方才發出怒喝的蒙面人這才冷笑著道:
  「你們也會弄陷阱這種小玩藝?真令人意外。我還以為軍人不屑用這些東西哩!」
  
  蒙面人此話並非無的放矢。各國軍隊普遍偏好短兵相接,正面對壘,對這設陷阱擾敵的把戲卻沒太多興趣。
  
  蒙面人說得憤慨,被指為設陷阱的軍人們卻滿頭霧水。他們是來查神跡密林能量波動的秘密,根本沒想到會有“人”來襲,哪會設什麼陷阱呢?何況,他們半輩子在軍隊裡打滾,對陷阱的認識著實有限,根本不會花這種心力。一名軍人正想怒斥蒙面人胡言亂語時,依格突然揚起手阻止。
  
  「要防備一些小毛賊,手段可以不論。」伊格沉穩地對著對方發話。他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會遇到陷阱,但是,現在,讓敵人摸不清己方虛實才是重要的。
  
  那人也不甘示弱,立刻回答道:
  「陷阱對我們不管用,你儘管得意好了。」
  
  「沒用嗎?你們可以再前進一點,說不定還有驚喜呢!」伊格莫測高深地道。
  
  「疑?就算他是胡謅,竟然也說對了!」耐達依好笑地道。
  
  薩摩聞言回過神來,輕輕一笑,不置可否地道:
  「伊格是個人物。」
  
  伊格這番話顯然讓蒙面人有些顧忌了,敵人那邊頓時陷入沉默,直到一名蒙面人突然靠近另一名蒙面人,在耳邊滴咕了一會兒之後,敵人那邊才有了回應。
  
  「你想故佈疑陣,我們卻不上當!大伙兒上!!」另一名蒙面人顯然就是負責這群人的首領,命令一下,眾蒙面人立刻蜂湧而上!
  
  「定是那個臥底的軍人偷偷傳消息給那些蒙面人了!偏偏這會,他們真得栽個跟斗了!」尼路輕笑著道,轉頭看薩摩,可不是?薩摩這會嘴角正掛著得意的笑容呢!
  
  蒙面人一湧而上,沒想到才剛逼進三尺距離,異變肘生!!
  
  只覺空氣一震,伊格等百多人與來襲的蒙面人中間彷彿出現了空間的扭曲。接著,風刃就像平空出現一般,捲了出來!!首當其衝的蒙面首先遭殃,連叫也來不及叫,便被風刃絞成了碎肉!!
  
  風刃出現得太過突然,蒙面人完全反應不及!風刃帶著低沉的轟隆聲,直捲了一尺多才停了下來。但…就這麼一會,那一尺多的距離已經埋葬了無法計數的生命…。無法辨識的屍塊散落在泥地上,夜風一吹,血腥味立刻散了開來…。兩方人馬就隔著這道血溝對望著…。
  
  寂靜…,圍繞著這個空間,不論是伊格等人還是蒙面人都被眼前突如其來又驚人的變化給驚呆了。就連尼路等人也怔怔地看著這一幕,等到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傳來時,眾人才驚覺,原來從異變開始的那一刻,他們就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剩下的黑衣蒙面人還有三分之二,但是他們都沒有繼續向前。每一個人都直直地瞪著前方,滿臉驚恐。他們的同伴,方才還在他們的前方,然後突然間,鮮血爆了開來,他們的同伴成了一片血霧,鮮血噴了他們全身,血的熱度彷彿還留在身上,他們卻感覺到全身發冷…。這一刻,他們知道,他們從地獄走了一遭…。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