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怔愣中,最早回神的終究還是尼路等人。
  
  「摩耶…,這是你的……」傑作?看到這一幕,墨君突然說不下去了。
  
  墨君的話沒說完,薩摩卻已了解。
  
  「只是一個攻擊性結界,威力的大小決定於他們惡意的多寡。」薩摩淡淡地回應墨君的疑問。
  
  「…攻擊性結界…?」墨君呐呐地重複。
  
  「這種結界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奴里諾達恩驚異地道。
  
  不只奴里諾達恩第一次聽到,就連墨君和尼路等人也是第一次聽到。
  
  薩摩拋給眾人一個理所當然的眼神:
  「這種結界也是第一次出現。」
  
  薩摩的回答很妙,眾人怔了一會才恍然大悟。
  
  「這是你創造出來的?」墨君驚訝地問。結界是魔法裡面最深奧的部分,要施展得得心應手已是難事,更遑論創新了!
  
  薩摩輕輕點頭,回答道:
  「我只是在一般正向操作結界上面動了一些手腳。」
  
  事實上,這樣的結果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為了讓結界具有攻擊性,第一步就是提高魔法元素的靈敏度,在感應到入侵者時加以反應,因此必須如蛛網一般,將魔法元素一點一滴密集地織成網。薩摩是在眾人討論到佈置時,靈機一動,想到改良結界。沒想到想得容易,一做起來,卻既耗費時間也耗費精神。雖然好不容易成功了,但畢竟是第一次嘗試,所以就連薩摩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效用。唯一知道的就是,以目前的設計,這種攻擊性結界的並不實用。一來,這種結界太過容易引發意外,結界不會分敵友,只要從外面接觸到這張網便會引發攻擊,二來這種結界的魔法元素太過濃密,一但遇到高手,便很容易被識破,所以薩摩雖然架好結界了,卻還是沒有把握會不會被敵人識破。沒想到來的都是些魔法基礎不好的人,倒是讓他撿了便宜。其實也是因為某種原因,所以這群人當中都沒有魔力強的人,薩摩這番安排才能成功。
  
  「這麼好用?那些人可要對著裡面的人乾瞪眼了。」耐達依笑了起來。
  
  眾人一想,也不禁跟著興奮起來了。早知道這麼容易解決,這次的任務看來可以輕鬆結束了!就在眾人表情鬆懈下來的時候,薩摩卻搖頭了:
  「攻擊性結界很好破解…。」這也是另他不滿意的其中一個原因,只是倉卒之下,也無暇再去仔細研究改良了。
  
  此話一出,眾人臉上都浮現疑惑。照他們看,這結界威力這麼強,不應該那麼容易破解才是。
  
  「凡是結界,都是用魔法元素組成的。如果過程沒有過多能量耗損,結界可以維持很久,但是,攻擊性結界的每一次攻擊都在耗損能量,只要他們願意犧牲,不用幾次,結界就會因為沒有能量而消散。」薩摩低聲解釋道。
  
  眾人一聽,大為愕然。就在這時,另一邊對峙的兩方也終於回過神了…。
  
  騷動浪濤般捲出。蒙面人固然驚慌莫名,伊格等人也茫然失措。
  
  「沒想到你們裡面竟然有結界師(註)!」領頭蒙面人的聲音再度響起。雖然他對結界並不了解,但能夠這樣全面阻擋的,除了結界還會有什麼?
  
  伊格等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作何回應。要說意外,他們也不亞於對方,偏偏這種時候,他們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一時間,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啼笑皆非。
  
  兩方詭異對峙中,相對於只能怔怔看著對方的伊格等人,蒙面人那方顯得忙碌了一點,隨時都有人竊竊私語,人影晃動。
  
  突然,薩摩看著蒙面人那方,低低沉吟道:
  「看來…,他們要試著破解結界了…。」
  
  尼路等人聞言隨即轉頭看去,只見三名蒙面人慢慢走了出來。眾人心中一震!一股了悟腦過腦際。
  
  「他們不會是要…?!」班塔耶驚訝地道。
  
  「沒有錯…。以活人試探結界。」薩摩語帶苦澀地道。結界只對活物有反應,敵方若想往前,此刻也只有以人為盾一途可走了。
  
  就這幾句話的功夫,三個蒙面人已經來到血溝之前。三人對視一眼,又轉頭看著眼前的血溝,竟是猶豫了起來。若非萬不得已,誰也不想死,何況現在的情況是要他們自己去送死?!儘管上面下了命令,但事到臨頭,三人還是遲疑了。
  
  見狀,蒙面人哼了一聲,冷聲道:
  「把他們推進去!!」
  
  此話一出,尼路等人當場倒抽一口涼氣。薩摩只覺一股罪惡感流過心頭,不由自主地移開了視線。
  
  眾蒙面人面面相覷,都不知該不該動手。而三個應該用來犧牲的蒙面人臉色一變,終於再度往前踏了一步。但,僅只這一步了,三個蒙面人又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幾番猶豫,還是不敢踏過血溝。
  
  蒙面人的首領看來是生氣了,只聽他厲聲道:
  「推進去!再不動手,就以敵前叛逃論處!」
  
  此話一出,眾蒙面人當場機伶伶地打了個冷顫。不知是誰踏出了第一步,只見眾蒙面人突然往前湧去!首當其衝的三個蒙面人見狀,本想逃走,卻被人群硬生生擠得往前仆倒!
  
  三個蒙面人的身體越過血溝,於是,空氣再度震盪!!轟隆一聲,風刃再度翻捲而出!
  
  聲音一出,本來往前擠的蒙面人就像潮水一般,倏地往後猛退!他們都被結界第一次發威時嚇慘了,生怕自己也會成為那血溝上面碎肉的一份子。
  
  同樣的快速,幾乎就在眾蒙面人往後退的那一剎那,風刃捲了回去!!
  
  眾蒙面人看著異顯濕潤的血溝,不由心寒。這樣還要繼續下去嗎?他們只會一批一批地犧牲,根本無法動結界內的人一根寒毛。
  
  相對於眾蒙面人的心灰意冷,蒙面人首領卻顯得自信滿滿:
  「攻擊的範圍不到一尺!結界威力減弱了!」
  
  此話一出,眾蒙面人大喜,心中希望萌生,立刻忘了方才他們的三個同伴被他們逼往死地的事。
  
  「上!這個半調子結界快要破了!」蒙面人首領興奮地道。
  
  上?!誰要上呢?!最前排的蒙面人心下忐忑,立時就想往後退,免得成為下一批犧牲者,沒想到,後面的人也存著這樣的心思,巴不得前面的人犧牲,讓他們可以順利接收成果。於是,後面的人往前猛擠,前排的蒙面人被這麼一推擠,不僅退不成,反而被後面的人推得不由自主地往前倒。
  
  眼見自己不斷往前,前排的蒙面人有人駭得大叫,有人則破口大罵。但,這一切都沒有維持多久,當空氣再度震盪時,那批怒罵駭叫的人,眨眼便被風刃絞成片片。
  
  結界還沒破,但眾蒙面人此刻已經存著結界早晚會破的心理,居後的人還是依舊往前猛擠。
  
  見狀,蒙面人首領立刻怒得大聲叱道:
  「都停下來,這麼多人擠上去做什麼?!其他人不要過去,想死多一點人嗎?!」
  
  蒙面人首領的斥責的確很有道理,眾蒙面人全都往前擠,無形中便增加結界攻擊時犧牲的人數,還不如以最少的人,換得結界的攻擊,讓結界慢慢失去威力。不過,眾蒙面人都存著僥倖的心態,因此蒙面首領此話一出,前面的蒙面人固然想停,後面的人卻不肯停!於是,震盪不斷傳來,密密麻麻,襯著噴飛的鮮血和肉糜,看的結界內的伊格等人藩然色變。
  
  看著蒙面人癲狂地往結界衝擊,漫天血霧,縱是久經戰場的伊格等人也看得心驚,更別說是完全沒接觸血腥殺戮的眾學生們了。許多學生在一開始的震驚之後,都忍不住當場跪地嘔吐。
  
  「他們…瘋了…。」看著眼前的慘況,墨君喃喃地道。若不是親眼目睹,他實在無法相信,眼前這瘋狂的一幕竟是由應該具有理性的人類所演出的…。
  
  「…真醜陋。」不同於墨君的喟嘆,奴里諾達恩的的話顯出對人性黑暗面的鄙視。
  
  簡單三個字,讓墨君聽了忍不住想反駁,卻又說不出其他理由來為眼前的情況開脫。
  
  兩人的話薩摩都聽到了,心裡複雜的感覺當真難以言喻。蒙面人固然不應該如飛蛾撲火一般,瘋狂前撲,但說到底,結界畢竟是他設的,明明知道必須不斷的生命犧牲才能破除結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難道不是他嗎?!
  
  心裡濃重的罪惡感,讓薩摩不忍心也不願意看這血腥的一幕,但,每當一次空氣震盪,他還是忍不住抬頭細看,直到奴里諾達恩和墨君的話傳到他的耳朵,薩摩才驚覺地撇開視線。
  
  偶然收回視線的尼路正好看到薩摩臉上浮現的自責神情,心中一動,連忙拉開話題道:
  「結界應該快要破了吧!」
  
  此話一出,立刻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再見結界攻擊威力越來越小,連空氣的震盪也微弱了許多,眾人這才想起,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首要的還是要幫伊格等人解圍。
  
  「他們來的人太多了。幸好有這結界,不然就算我們立刻下去幫忙,恐怕還是白搭。能救得一半人就很困難了。」尼路分析道。
  
  尼路這話雖是事實,但也有安慰薩摩的意思。薩摩自然聽得懂,因此他投給尼路一抹感謝的笑容。
  
  就在這時,下面傳來歡呼的聲音!原來,結界終於散了!眾蒙面人沒有遇到攻擊,順利越過血溝,興奮得歡呼大叫。在這一刻,活著的人都感覺到一種奇怪的勝利感,彷彿他們剛剛打了一場死戰,而他們就是那群凱旋而歸的人。眾蒙面人興奮之餘,不急著攻擊伊格等人,倒是原地歡呼了起來。
  
  「接下來…換我了!」耐達依舔舔嘴唇,伸手就抽出三隻箭矢,架在弓弦上,抖手就射!
  
  眾蒙面人還沉浸在喜悅中,三隻勁箭呼地劃破空氣。奪地三聲幾乎併成一聲,三隻勁箭分別穿過三個蒙面人的額頭,咽喉,心臟,帶出三道血線,沒入另三人的胸膛!
  
  眾蒙面人還來不及省悟,又是三隻勁箭呼地射至。三個蒙面人只見三道寒光,思緒就此中斷!原來班塔耶也不甘寂寞,接著耐達依之後,也抖手射出三箭。
  
  其餘眾人一看,連忙也跟著兩人,抽箭往下面那堆活靶子射。只是其他人可沒有兩人這種好功夫,一次頂多只能射一枝箭,幸好箭不虛發,倒也難得。於是,一時間,密集箭雨捲向驚魂甫定的蒙面人。
  
  「班,你這手差了,才三個。」耐達依抖手再射出三隻箭,不忘批評一下同樣忙著抽箭的班塔耶。
  
  「我三隻都射中右眼呢!哪裡差了?」班塔耶白了耐達依一眼,才射出手中的三箭。
  
  耐達依呵呵一笑,抖手又是三箭六命。
  
  「往那邊,把躲在那裡的兔崽子揪下來!!」蒙面首領指著箭雨襲來的方向,氣急敗壞地吼。
  
  眾蒙面人聞言總算穩下陣腳,立刻就有一批人往薩摩等人這方向而來。
  
  「我下去,等箭射完了,你們再下來吧!」薩摩抽出掛在腰間的黑色厚劍,丟下這句話,便如黑雲一般,捲了下去。
  
  尼路見狀,也連忙抽出自己那把透著淡紅色的長劍,跟了下去。
  
  兩朵黑雲一前一後,捲進蒙面人裡,一黑一紅兩道光芒閃處,像利刃切開黑緞,穿入眾蒙面人當中。黑雲所到之處,蒙面人一個個如斬瓜切菜般,一一倒下。一顆顆大好頭顱飛向天空,伴著一道道沖天血柱…,連一聲慘嚎都來不及發出。眾蒙面人猝不及防下,死傷慘重,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硬點子!小心啊!」蒙面人驚叫。
  
  這會,眾蒙面人倒忘了伊格等人,全心力都放在如何對付眼前這突如其來的強硬敵人了。這情形便宜了還留在樹上射箭的人,將心力放在薩摩和尼路兩人身上的蒙面人等若毫不反抗的獵物,眾人樂得一箭一個,射得不亦樂乎。眾蒙面人一方面要防範兩個高手,又要注意頭上有沒有人放冷箭,一時間搞得手忙腳亂,驚呼連連。
  
  見薩摩和尼路下去大展身手,耐達依急得跳腳。手上動作更快了,巴不得身旁一桶箭全部射光了,好趕快下去和薩摩一樣,痛痛快快地殺他們一通。這時,他不得不恨自己,做什麼要削了這麼多箭了。
  
  伊格等人總算久經戰場,很快便回過神來。雖然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人究竟是誰,但總算知道是友非敵,連忙招呼著還沒有被方才那場腥風血雨嚇得虛脫的人,從背面攻擊蒙面人。
  
  這一來,蒙面人三面受敵,情況危急。但蒙面人顯然並不是易與的,雖然事發突然,一時被逼得手忙腳亂,還是很快在蒙面人首領的吆喝安排之下,站穩了陣腳,一部份人攔住伊格等人的反撲,一部分的人團團圍住捲入蒙面人當中的兩朵黑雲,另一部份人則往冷箭來襲的方向而去。
  
  只可惜,耐達依等人居高臨下,看得清清楚楚,正為不能下去與薩摩、尼路兩人一同施展神威而煩悶呢,這批送死的蒙面人當場成了洩憤對象,嗖嗖嗖,手中勁箭連珠炮脫手,蒙面人立刻倒了一片。待後面的蒙面人好不容易逼近樹下,耐達依等人也已射完了手中的箭,不待蒙面人爬上樹,一眨眼便躍下地面,拔劍便殺!
  
  耐達依那把泛著藍光的長劍揮舞之間,寒氣直透而出,端的一把絕佳凶器!寒的雙劍更是時單時雙,出其不意,大顯神威!皮喇一對軟棍擊前打後,左右開攻,亦是威力非凡。就是班塔耶那把“物超所值”的華麗大刀,也呼呼呼嘯著。奴里諾達恩和墨君也不示弱,擎起各自的武器,一把刀一把劍,也跟著耐達依等人之後,殺了起來。
  
  薩摩和尼路兩個超級高手的攻擊本就讓眾蒙面人幾乎擋不住,現在又多了六個身手高明的敵人,劈頭就是一陣猛砍狂殺,蒙面人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頓時死傷慘重,沒一會兒,眾蒙面人便開始出現潰散的現象了。
  
  這麼變化蒙面人的首領自然感覺到了。砍了幾個臨陣脫逃退卻的蒙面人,這位首領顯得有些慌了。
  
  「不准退!誰敢退就以幫規處置!!」蒙面人首領大聲喝道。在一片殺聲中,此人的聲音還能傳遍眾人耳朵,可見本領不差。
  
  此話一出,似具有強大的威嚇力,再也沒人敢退半步。但畢竟鬥志已奪,儘管不敢退,但也只能苦苦支撐了。再這樣下去,完全潰散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相較於這邊蒙面人的慘況,另一邊對付伊格等人總算幸運許多。雖然伊格等三十個人都是沙場老手,但這種江湖廝殺的狀況完全不同於沙場對壘,加上空有一百個人,卻都是沒有受過組織訓練的學生,無法有效控制指揮之下,百多人直如一盤散沙。儘管學生們受過學院訓練,但畢竟實戰經驗不足,雖然學院內曾有分組合作訓練,但遇到這等大陣仗,心神被奪之下,根本無法完全發揮,於是只能靠自己的本領與蒙面人周旋。相較之下,蒙面人很明顯的非常習於團體行動,進退有致,互相掩護,往往學生們才剛纏住一人,立刻便有另一個蒙面人從旁殺來,累得他們只能匆匆收手應敵。一消一長之下,學生們的傷亡便無法避免了!
  
  事實上,這些蒙面人絕非烏合之眾,個人武藝又似有一定水準,結合起來,便成了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若非遇到薩摩這種強力高手,恐怕還無法如斬瓜切菜般,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呢。
  
  幸好,這些學生會被選進學院,本身資質便已算上選,加上幾個月的密集訓練,儘管一開始被蒙面人殺得傷亡慘重,但很快便穩下腳步,雖無法克敵,起碼自保沒問題了,加上伊格等老手抽冷子攻擊蒙面人,互相掩護,情勢立刻穩了下來。如此一來,這邊的交手立刻陷入膠著。
  
  蒙面人首領見狀不妙,氣得猛跺腳,突然從懷中拿出一只短笛,湊在嘴邊便吹。
  
  尖銳的笛聲穿過混亂的喝叫聲,遠遠傳了開去。此笛似有魔力,一聽到這笛聲,本來萎靡不振的蒙面人突然都提起精神,奮力攻擊起來了。這一來,薩摩等人雖然不致無法應付,但壓力卻不免大增,更別說伊格那方了,他們幾乎是立刻被逼得節節後退。
  
  薩摩心中暗叫不妙,這笛聲分明是召喚援手的信號。難道,這麼一大批蒙面人還有後援?!
  
  果然,就在薩摩不安之際,三個黑點遠遠地從北方疾射而至。
  
  隨著三個黑點出現,薩摩心臟突然開始不受控制地劇烈跳動起來,心中警鈴大作,才剛暗叫了聲「不妙」,魔眼的聲音立刻在耳邊響起:
  「王!有魔能的氣息。」
  
  薩摩聞言大驚失色,終於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不安了。原來這批蒙面人的後援竟是魔族人?!
  
  「退!」薩摩大喝一聲,率先砍翻了幾個蒙面人,穿過眾蒙面人,來到伊格身邊。
  
  聽到薩摩的命令,眾人雖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種勝卷在握的時候收手,但還是跟著薩摩殺出一條血路,來到伊格等人這裡。
  
  伊格等人本已支撐不住,薩摩等人一到刀劍翻飛之下,壓力立刻大減,總算能緩一口氣,這才有空好好打量眼前這八個黑衣蒙面人。這支天上掉下來的援軍,個個黑色勁裝,黑巾蒙面,神秘程度不下於攻擊他們的蒙面軍團。但那戰力,卻完全不是蒙面軍團可比,不過八個人,攻擊威力卻完全不遜於一支百人部隊。伊格驚疑不定地看著八個人。這麼強力的援手究竟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幫助他們?方才那恐怖的結界是不是就是他們的傑作?伊格心裡有一堆疑問,正想開口問,其中一名黑衣勁裝黑巾蒙面的男子突然來到身邊。
  
  伊格本能想躲,但來人速度恁快,他的腳都還沒動哩,來人已來到身邊,將頭湊在他的耳朵旁。
  「快逃!千萬不要回頭!」蒙面黑衣男子丟下這句話,便又捲回了其他黑衣人當中。
  
  伊格還沒來得及平撫驚訝,又立刻愣了起來,只覺黑衣人的聲音有些似曾相識。這人為什麼叫他們逃呢?
  
  黑衣人,也就是薩摩,一捲回去,立刻擋在眾人之前,一手握劍,一手撮掌成刀,左右開弓,正面迎接蒙面人的攻擊。
  
  「快帶著他們走!」薩摩頭也不回地沉聲命令。
  
  雖然薩摩沒有指名誰,尼路卻知道薩摩是在命令他,但是,這種情況下,薩摩為什麼要他們走?
  「可是……?」尼路猶豫起來了。
  
  「快!」薩摩不讓尼路猶豫,立刻果斷地命令。
  
  尼路當然知道薩摩這麼堅持一定有道理,於是他立刻回頭,低聲吩咐道:
  「墨君,你和奴里諾達恩帶著這些人離開!」
  
  墨君和奴里諾達恩似乎知道點什麼,聞言竟沒追問,僅是慎重地點點頭,回頭便向伊格走去。兩人的反應讓尼路有些疑惑,但眼下卻不是追問的好時機,於是只得作罷。
  
  就在這時,薩摩又突然沉聲命令:
  「你們也跟他們走!」
  
  此話一出,尼路等人臉色立刻大變:
  「不……」
  
  「你們要一路護送他們離開!」薩摩雙眼瞬也不瞬地盯著逼近的三個人,手下收買人命的動作絲毫沒半點停頓,依舊堅持著。
  
  此時伊格等人已經在奴里諾達恩和墨君兩人的帶領下,往西邊撤退。蒙面人首領見狀,立刻吆喝著蒙面人分出一撥,銜尾追去。
  
  伊格本來想留下,畢竟這些黑衣人是來救他們的,他們總不能讓他們獨自面對這麼多敵人吧?!但是奴里諾達恩一句話卻讓他放棄留下來的想法:
  「你幫不了他。」
  
  跟著奴里諾達恩和墨君離開的伊格,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留在原地的黑衣人一眼,心中納悶著,為什麼奴里諾達恩說的是“你幫不了他”,而不是“你幫不了他們”呢?
  
  見蒙面人追著伊格等人而去,尼路也知道他們的確需要有人護送,於是連忙吩咐道:
  「皮喇、班塔耶、寒,你們三個也跟去,我和耐達依留下來。」不管如何,尼路仍舊不願留下薩摩一人。
  
  此話一出,皮喇立刻反彈:
  「不行!保護王子是我們的任務。」
  
  不只皮喇不同意,就連班塔耶和寒,都滿臉不願意,還是定定留在原地與蒙面人廝殺。
  
  薩摩雖然與蒙面人交手,但對尼路等人的動向還是相當注意。聞言,心中不由焦急萬分,再看三個人影已在蒙面人之後落到地面,忍不住厲聲喝道:
  「這是命令!立刻離開!」
  
  重話一出,尼路等人手下一緩,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
  
  命令…,他們必須遵守,但是…眼前這種狀況,要是遵守了命令,不就等於陷薩摩於險境嗎?!
  
  
  註:結界師─專門研究空間魔法的魔法師,他們終生研究不同魔法元素如何構成結界,及其威力和應用。結界師的數量並不多,通常會被宮廷延攬,專為國家重地架設結界,所以一般人對結界師的了解並不多。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