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尼路等人遲疑之間,落到地面的三個蒙面人,先是抖抖斗篷,不甚在意地掃了一眼一團混亂的戰場,回頭便對蒙面人首領冷道:
  「給你那麼多人,為什麼只剩下這麼點?」
  
  冰冷的聲線,毫不在乎的態度,彷彿一盆冷水往蒙面人首領兜頭澆下,冷得蒙面人首領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稟使者,那些人已經有防備了!竟然設了結界,害得兄弟們死傷慘重,後來又突然出現好幾個高手…,所以……。」蒙面人首領連忙辯解。眼前這種狀況跟他們所得到的消息完全不符合,這讓蒙面人首領相當憤慨。
  
  三個穿著黑色帶帽斗篷,不辨面目的黑衣人聞言,不屑地冷哼一聲:
  「沒用的廢物!」
  
  嘲諷的語氣,滿是輕蔑的評論,讓蒙面人首領渾身一僵。
  
  黑衣人敏銳地察覺到蒙面人首領的情感波動,立刻冷道:
  「怎麼?我說錯了?」
  
  此話一出,蒙面人首領全身一抖,連忙躬身應道:
  「不!屬下不敢!」
  
  黑衣人哼了一聲:
  「不敢就好。」說完便轉頭看著與蒙面人交手的六個黑衣勁裝男子,一看便咦了一聲:「就人類來講,的確是少見的高手。」
  
  黑衣人此話一出,另外兩個黑衣人也跟著點頭附和。
  
  「沒錯!尤其最前面的那一個。動作俐落,出招凌厲,不大尋常…。」其中一名黑衣人如此評論,但語氣中卻沒有絲毫緊張的感覺。
  
  另一名黑衣人顯然實際了一點,立刻動起薩摩等人的腦筋來了:
  「看看能不能吸收。這幾個人比族裡那些酒囊飯袋的人類,身手不知道要高明多少了。」
  
  這三個黑衣人也是古怪,見己方的人死傷慘重,也不急著救援,反而在一旁品頭論足起來。
  
  比起三個黑衣人的輕鬆自若,薩摩心裡卻是緊張極了。為了不讓護目鏡成為顯眼的標誌,薩摩離開學院便將護目鏡拿了下來,僅用魔法掩蓋眼睛的顏色。平常時候這點小小的魔力支出自然不算什麼,但若是等一下必須跟這些魔族人交手,恐怕就得露餡了。他不怕魔族人追殺,只是前提必須是不連累尼路等人,偏偏尼路他們不明白他的用心,盡在這裡蘑菇。
  
  「快點走!那三個人是魔族,你們不是對手!」顧不了其他,薩摩一個旋身,來到尼路身邊,低聲道。
  
  尼路聞言立刻臉色大變:
  「魔族?!不行!要走也是王子先走!」
  
  薩摩一聽大為氣急,猛地一跺腳,一劍刺穿一名蒙面人的咽喉:
  「你們擋不住他們,要是讓他們追上伊格他們,我們就落得全軍覆沒了!」他真不知道尼路的聰明才智這時候都到哪裡去了,這麼點道理也不懂!
  
  「王子顧全大局的用心尼路知道,但是尼路絕不能將王子留在險境。」尼路以異常的嚴肅道。
  
  「你們留著只會礙手礙腳,不走還幹什麼?!快走!」薩摩怒道。
  
  「王子不要激尼路了。除非尼路不知道,否則尼路絕不允許讓王子獨自涉險。」尼路咬牙道。得知敵人是魔族,他更是不能走了。之前薩摩與魔族交手,落得到現在仍未復原,再度交手定是凶險異常,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會掉命,這種性命交關的時候,任務又如何?若是攸關於龍人族興衰存亡的任務也就罷了,偏偏這不過是人類的任務!如果為了人類國家犧牲兩族王位繼承人的薩摩,才叫得不償失!
  
  就在薩摩與尼路爭執不下之際,三名黑衣人也有了動作。
  
  「走吧!再不插手,人就全死光了。要是死光了,回去可有些難看哩!」一名黑衣人道。
  
  可不是?!就這一會,蒙面人已剩下約莫三十個,幾乎快死光了。
  
  「要我為了這些人動手,真令人不快。」另一名黑衣人聞言忍不住嘟囔起來。雖然如此,卻率先往前走去。
  
  先前說話的黑衣人發出一聲像是低笑的聲音,接著便高聲喝道:
  「都退下!」
  
  蒙面人其實早已失去鬥志,幾乎一看到敵人的刀劍襲來,手腳便發軟。若不是三個蒙面人站在後面,怕不早就棄甲投降了!如今聽得蒙面人叫他們退下,如蒙大赦,立刻退得一個不剩。
  
  黑衣人見狀,不滿地哼了一聲,卻也沒多說什麼。
  
  蒙面人一退,薩摩等人立刻與三名黑衣人正面對壘。看著三名黑衣人,薩摩彷彿感覺手心冒出冷汗。方才那一番打鬥,雖然算不上激烈,但也消耗不少真氣。本來好不容易恢復到八成的水準,此刻也僅剩下六成。要是跟魔族交手,結果當然很明顯…。也許他應該拿出魔刀,那就什麼事都沒了。但是…,他不是魔王,他們隨便幾句話就可能讓他露出馬腳。若又讓他們知道魔刀在他身上,恐怕以後便不得安寧了!至於魔眼…。
  
  想到魔眼,薩摩心中一動,連忙暗自詢問魔眼:
  「沃德,魔眼可以對付這些人嗎?」
  
  「魔眼可以直接傷害的是沒有軀殼保護的魔靈,或魔靈尚未穩固的寄宿體,除非王逼出他們的魔靈,否則魔眼無法攻擊他們…。」魔眼這番話無疑打翻了薩摩想要利用魔眼牽制這三個魔族人的打算。
  
  薩摩暗嘆一聲,心中則持續思量著對付方法。
  
  上次遇到魔族人,他即使全身真氣魔力近乎乾涸,還是成功殺了沃德,並將好幾個魔族人傷得沒有行動能力。這次,儘管真氣魔力只有六成…,但卻比前一次要好上太多了,更何況,這次只有三個魔族人…。想到這裡,薩摩只覺心中篤定起來。現在,只要尼路等人成功逃脫,讓他沒有後顧之憂,薩摩相信,戰況可以很樂觀…。
  
  「我應該為你們喝采。」薩摩思量之間,黑衣人來到近前,雙眼直視薩摩道。
  
  聞言,薩摩一時也搞不清楚黑衣人在打什麼主意,只得似真似假地回了句:
  「哪裡!應該感謝你們派了這些庸手。」
  
  黑衣人一聽也不發怒,反而點頭道:
  「沒錯。我們這邊這些人的確是上不了檯面。」
  
  薩摩劍眉微挑。雖然不知道黑衣人的主要目的,但薩摩卻知道,黑衣人定有下文,因此也不急著說話,反而靜靜地等著黑衣人說。
  
  果然,另外一名黑衣人說話了:
  「為什麼插手?」
  
  為什麼?不就是為了阻止他們的陰謀嗎?
  
  當然這話是不能說的,於是薩摩心念一轉,轉而道:
  「只不過看不慣人多欺負人少。」
  
  此話一出,三名黑衣人陷入沉默,三雙綠幽幽的眼睛直直瞪著薩摩,像在審視薩摩這番話的真實性似的。薩摩卻也沉穩,任憑三個魔族人如炬目光在身上燒著,臉上表情還是絲毫沒有動搖。
  
  好半晌,三名黑衣人似乎沒有看出什麼,轉而試探道:
  「你們的本領很不錯,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的組織。」
  
  眾人聞言不由面面相覷,都有些意外。薩摩當然不會放棄這個千載良機,立刻抓著話尾,問道:
  「你們的組織是什麼?總要說清楚我們才好考慮。」
  
  三名黑衣人想也不想便搖頭道:
  「不行!除非你們正式加入組織,否則我們什麼都不能說。」
  
  黑衣人不上當,薩摩微皺眉頭,卻不放棄,繼續說服道: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答應?這不是太沒道理了嗎?」
  
  黑衣人對望了一眼,像在考慮。半晌之後,一名黑衣人才折衷地道:
  「你只要知道,加入我們的組織,不論是財富、地位,還是高深的武功,你都可以得到。」
  
  聞言,薩摩心中恍然。看來魔族便是利用人性中的貪慾來吸引人類為他們效命的。
  
  「財富?地位?武功?」薩摩故意用懷疑的語氣道。
  
  黑衣人一聽,以為薩摩已經意動,立刻解釋道:
  「財富,我可以讓你富可敵國。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完全沒有問題。武功,我們可以讓你成為人類第一大高手。」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薩摩聽到這裡,不由得想起這次陰謀的發動者,帝國宰相馬默。於是忍不住問道:
  「如果我連一人之下都不願意…?」
  
  三名黑衣人聞言齊齊一怔,接著便大笑起來。薩摩聽得出來,笑聲當中,帶著極度的輕蔑,似乎以為人類便是貪圖富貴榮華,再容易收買不過了。
  
  三名黑衣人笑了一會兒,才由一人道:
  「雖然稍微困難了一點,但是還在我們的能力之內。不過,這必須看你有沒有這個價值。」說到最後,還不忘加上但書。
  
  薩摩微微一哂,竟與黑衣人討價還價起來了:
  「有沒有價值是我的事,我只想知道你們能或不能?」
  
  三名黑衣人沉默了一會,似在衡量薩摩有沒有讓他們做出肯定承諾的價值。好半晌,黑衣人才點點頭:
  「能!」
  
  三名黑衣人的回答讓薩摩心中微微一驚。這些魔族人的勢力究竟有多大,為什麼敢承諾王位?!
  
  一名黑衣人見薩摩沉默,還以為薩摩不相信,連忙道:
  「看在你們身上有熟悉味道的份上,我們會達成你的願望。」
  
  聞言,薩摩立刻從思索中回神,連忙繼續刺探道:
  「如果我要的不是帝國…?」
  
  三名黑衣人滿不在乎地笑了:
  「只是多費一點手腳,不難。」
  
  薩摩挑眉,在心中把魔族勢力重新定位了一遍。從這番話,薩摩知道,魔族的勢力可能已經深入人類諸國的統治核心了,只不知龍族和獸人族又如何?精靈族和精靈人族本質與魔族相排斥,應該不會有問題,但是龍人族…,恐怕就很難說。也許,他得注意族內的人事異動,免得陰溝裡翻了船,讓魔族給動了手腳。他很想問他們,其他民族有沒有他們的人,但卻知道這三名黑衣人恐怕不會告訴他這麼多…。若非他們認定薩摩是個充滿貪慾的人類,完全不知道他們事情的來龍去脈,恐怕就連在人類世界的任何佈局,他們也不會講。
  
  薩摩的沉默,三名黑衣人把它當成薩摩正在考慮,還不忘提醒道:
  「如果你要加入組織,首先必須開誠佈公。不論容貌、身分背景、功力高低,我們都不希望你有任何隱瞞。」
  
  薩摩當然不可能真的加入魔族,聞言,只好想辦法拖延。
  
  就在這時,一聲低嗤響起。
  
  三名黑衣人立刻臉色大變:
  「誰?!」
  
  不僅黑衣人驚訝,就連薩摩一開始也嚇了一跳,還以為魔族又有援兵。若真如此,以他毫無察覺的情形判斷,來的人恐怕最少也是眼前三名黑衣人的程度。但見三名黑衣人像見鬼似地大喝,薩摩反而安心了。只要不是魔族,薩摩倒不怎麼擔心了。
  
  「呵…,我說魔族怎麼這麼窩囊,招募人手招募到我們的地界來了。」秀氣的聲音響起,隨之四面突然出現六名穿著白色衣衫,額上一個朱紅花紋印記,長相俊美絕倫的男子。
  
  聞言見狀,三名黑衣人連同薩摩,臉色齊齊一變。原因無他,因為他們都知道,來的人,是神族!三名黑衣人是從六名男子身上爆出的能量辨識出來,而薩摩則是從來人口中的話判斷出來。薩摩當然不敢僥倖地以為,神族的出現會讓他轉危為安,如果照神跡密林的傳說,恐怕遇到神族並不是件好事。唯一可慶幸的是,現在這裡還有三個正牌魔族人,可以牽制神族人,情況也許不至於太糟。
  
  六名神族人的出現讓三個魔族人大為緊張。雖說方才忙著與薩摩講話,沒有特意注意,但光憑這些人能夠直到發出聲音才讓他們發現,便知道,眼前這六人任一個恐怕都比他們還要來得高明,這怎不讓他們心中忐忑呢?
  
  三名魔族人謹慎以對,倒是方才在薩摩等人手下餘生的眾蒙面人不知輕重,呼嘯著擋在六個神族人前面。沒有命令,他們當然不會與六名白衣人動手,但擺出威脅的姿態也就難免了。
  
  六名白衣人見數十個“人類”攔阻在前面,甚感不悅。手一揚,六道白光呈拋物線掃過!於是,大好人頭隨著白光掠過,迅速噴上空中!轉眼間,數十個蒙面人死得一個不剩!
  
  薩摩見狀,心中一震。雖然六個人殺三十幾個蒙面人,一個人不過殺個五六個,但能在轉眼間完成,蒙面人甚至連抵抗的動作都來不及擺出,這份功力就足以令人側目了。不只薩摩驚訝,就連尼路等人也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殺五個蒙面人他們雖然可以辦到,但絕對沒有這般輕鬆容易。雖然方才他們也跟薩摩一樣,從來人的話語中聽出神族的身分,但對神族,甚至與其相當的魔族有多少實力,現在才總算有一點認識。
  
  「一點都沒有救人的打算,果然,你們不過是利用人類罷了!」一名神族人譏諷地道。只聽聲音便知道,從一開始,開口說話的便是此人。雖然與其他神族人一樣,同樣一式白色罩袍,但燦亮的藍眼睛和隨時斜勾著的唇,卻說明此人高傲於其他五人的身分。
  
  一名黑衣人掃了一眼地上的屍體,眼中沒有絲毫痛心,甚至可惜的感情。
  
  「別說得這麼好聽,你們神族難道就少利用人類了?人類是工具,這點,我們兩族都一樣。」黑衣人不甘示弱,也跟著嘲諷回去。
  
  白衣人對此似乎並不茍同,立刻不以為然地道:
  「同樣是工具,你們魔族對工具就太不珍惜了。」
  
  黑衣人聞言不以為忤,依舊滿不在乎地道:
  「夠了吧?你們神族的假高尚我看膩了。說點正經的…。」說到這裡,黑衣人眼一瞇,銳利地問:「你是誰?」
  
  白衣人啞然一笑:
  「到我們神族的地盤上,竟然也不打聽一下,你們魔族當真是越來越墮落了。」
  
  黑衣人冷哼了一聲,有些不耐煩地道:
  「少耍嘴皮子。你們神族人大大小小,誰耐煩去記?!」
  
  此言一出,白衣人似乎有些生氣,眉一挑,突然冷笑起來:
  「看來你在魔族裡也算不上什麼大角色,起碼我上次殺的人還猜得出來我的身分…。」
  
  聞言,黑衣人心中不由打了個突,再看白衣人斜鉤的嘴角,立刻大驚失色,失聲叫道:
  「你…神族五天的昊天!!」最近一個被神族人毀掉軀體的是韓特,據韓特所述,殺他的正是神族五天的昊天!
  
  神族在神王之下,是左右雙衛。左右雙衛之下,則是與“魔族五羅”(註)並稱的“神族五天”!自從涅天代理神王之後,其餘四天,昊天、皒(音同“額”)天、睖(音同“靈”)天、磐(音同“盤”)天,身分大大提升,加上涅天特意疏遠雙衛,四天更隱隱取代了雙衛的地位。五天當中,涅天性躁,皒天最慈,睖天多謀,磐天固執,昊天最傲,五天各有特色,同樣的是,通通不好惹。幸好五天不常一起行動,否則遇到了,自殺恐怕快一些。
  
  昊天此行也不是為了這些黑衣人。他本來是奉涅天的指示,到泖玥所說的地方尋找神王。遠遠聽到廝殺聲,還以為又是人類擅闖神跡密林,這才過來看看,沒想到竟然撞見魔族在此地招兵買馬。
  
  雖然五天當中只來了昊天,但黑衣人卻半點都不能安心。因為,若是沒有意外,其餘五人多半是隸屬五天管轄的神族二十五旗成員。
  
  「你們來多久了?」黑衣人眼中閃著複雜的光芒,試探地問。
  
  白衣人昊天似乎知道黑衣人心裡轉的念頭,聞言立刻笑了起來:
  「不很久,剛好聽到你在炫燿魔族的豐功偉業。」
  
  這還不久?!該聽到的不該聽到的,昊天一點都沒有漏掉!雖然他們說的並不多,但已經足夠讓神族人猜測出他們佈局了!這實在不太妙啊!
  
  想到這裡,黑衣人突然轉頭對薩摩等人道:
  「現在是你們證明你們價值的時候了。」
  
  
  註:魔族在魔王之下有三輔五羅。不像神族有地位高低之分,三輔五羅八人地位相同,通常由三輔掌理對內,五羅掌理對外事宜。三輔分別是多孟、魍丹、万閻。五羅則是沆(ㄏㄤˋ)羅、衁(ㄏㄨㄤ)羅、衉(ㄎㄜˋ)羅、衎(ㄎㄢ)羅、鷙(ㄓˋ)羅。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