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微微一愣,隨即恍然大悟。
  「你想要讓我們為你爭取逃跑的時間?」薩摩冷笑道。對照方才三名黑衣人的反應,薩摩哪還看不出來三人已有怯意?
  
  此話一出,三名黑衣人頓時尷尬得無言以對。薩摩見狀更確信這些魔族人的確是打著犧牲他們的念頭。這種擺脫魔族糾纏的好機會,薩摩自然不會放過。於是連忙故作憤怒地道:
  「既然你們這般寡情,加入組織的事就別提了。我們先告辭。」說著轉身便走。
  
  走了幾步,薩摩正在慶幸著可以全身而退時,一名黑衣人突然攔在眾人之前。
  
  見狀,薩摩知道,此番事情棘手了。
  「你們都自顧不暇了,何必來攔我們?」看著蒙面人綠幽幽的眼睛,薩摩冷聲道。
  
  黑衣人嘿嘿一笑,殘虐地道:
  「不是朋友就是敵人。你要走就是敵人,我們不能留下你。」不論出自魔族的自尊還是考量往後行動的順利,黑衣人都不能放薩摩等人離開。
  
  薩摩還沒回答,另一邊的白衣人昊天卻開口了。只聽他譏諷地道:
  「你們還有這等閒心思?還是先想想要交代什麼遺言吧!」雖然死了這幾個人類並不算什麼,但若能增加魔族的麻煩,他還是很樂見的,所以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放這幾個人離開!
  
  昊天的心思黑衣人察覺到了。只見他招呼也不打一聲,突然一掌橫拍而來!竟是打算先下手為強了!
  
  此掌來得突然,又快又猛,昊天雖然察覺卻來不及營救,當然,他心中對這幾個人類的生死並沒有那麼在乎也是他來不及救援的原因之一。因此,只聽得“彭!”一聲巨響!黑衣人一掌與薩摩雙掌接實了!強烈而尖銳的勁氣順著手臂竄上,餘勁不息,四散而出,掀起滿地落葉與塵土。
  
  蹬!蹬!蹬!薩摩連退三步!皮喇伸手攙扶,卻被勁氣衝力帶得跟著猛退一步,腳下一個不穩,差點跌倒,幸好寒及時扶住,否則就得出醜了。
  
  此段寫來雖長,但也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尼路、耐達依、班塔耶在黑衣人出手之際便打算攔下,但黑衣人目標是薩摩,加上薩摩本來就較他們接近敵人,因此竟是來不及阻擋。見薩摩被黑衣人一掌打退,心下大為驚凜,卻怕黑衣人再度追擊,連忙快步上前,尼路和耐達依立刻一左一右擋在黑衣人面前,至於班塔耶則站在兩人之後,準備隨時支援。
  
  不只尼路等人驚訝,就連出手的黑衣人也大吃一驚。他打定主意要將此人立斃掌下,所以這一掌是全力發出,本來以為這一掌去,儘管這人武藝再高,還不是應掌而亡,沒料到這人不但沒死,還硬是擋下這一掌。不僅如此,還被此人反擊的勁氣逼得連退兩步,若不是不願比一個小小人類退得還多,恐怕他得退上三步才能卸去所有勁氣。不僅如此,此人反擊的力量竟還帶著那麼一點熟悉的味道,那是不屬於人類的…。正因為一切都出乎意料,因此黑衣人一時也忘了要追擊。
  
  「你是什麼人?!」黑衣人冷肅地問。擁有熟悉味道的,除了龍族,就是龍人與獸人,但這些種族只擁有魔族少量的血液,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更何況這人力量中透出的力量似乎又比這些種族還要來得接近魔族,這讓他有摸不透的感覺。
  
  從皮喇的攙扶中站直身體,薩摩立刻吐出一口淤血。早在黑衣人擋住他們去路的時候,薩摩便已有動手的準備。沒想到這黑衣人出手還是大出薩摩意料,幸好利用退勢消去勁力,只逼出一口鮮血,倒也沒多大損傷,只苦了皮喇,受他波及。這方交手讓薩魔心中更篤定了。方才他只不過用了三成力量反擊,對方卻也退了兩步之多,可見他與魔族人力量的差異並沒有他想像般的多…。他不懂的是,此人為什麼會在交手之後又突然問起他的身分,難道這人從方才的交手當中看出了什麼嗎?
  
  「路見不平的人,你們不是早知道了嗎?」明知黑衣人問的不是這個,薩摩還是一逕裝傻。
  
  黑衣人擺明不相信,聞言立刻瞇起眼:
  「你如果老實說,我或許會考慮放了你們。」雖是商量,黑衣人話中卻滿是威脅
  
  薩摩知道,要是他真的說了實話,只會把龍人族和精靈人族捲入其中。何況,黑衣人所作的承諾究竟算不算數還在未知之數。所以,實話是不能說的,但要是編一個像是實話的謊話,騙得黑衣人讓尼路等人先離開,或許可行…。
  
  沒等薩摩想出結果,一旁的白衣人突然冷笑出聲:
  「你們現在還有資格作決定嗎?放不放他們,甚至放不放你們,現在都操在我手裡。」
  
  此話一出,三名黑衣人同時全身一僵。
  
  「昊天,你究竟想怎樣?!」一名黑衣人怒聲道。
  
  白衣人高傲的笑容更深了:
  「雖然我還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可以無聲無息深入這座森林,但你們既然敢到我們神族的地方撒野,若讓你們回去了,我們神族的尊嚴往哪裡擺?這點,相信你們應該可以體會吧?」
  
  黑衣人聞言沉默無語,顯然也知道昊天決不會善罷甘休。
  
  昊天見狀,隨即又轉向薩摩等人:
  「至於他們,就算你們肯放還得看我放不放。這些人身上的臭味,要說跟你們魔族沒關係,我可不信。」
  
  原來方才薩摩動手時,不僅黑衣人感覺有異,就連白衣人也察覺到了,這才會突然決定將薩摩等人也留下來。昊天雖然知道魔族近年刻意經營人族,但卻料不到其勢力已經達到主宰人類各國繼承大統的程度,這讓昊天憂心起來。幸好現下剛好有三個魔族人和六個應該和魔族有關係的人,正好可以藉機深入了解魔族現況。昊天心中打著這個如意算盤,當然不會放他們離開。
  
  聽到這番話,薩摩知道,此番要想全身而退怕是不可能了,於是連忙在心裡盤算起如何讓尼路等人離開這裡。對手換成了神族雖然超出原本的預想,但比照方才與魔族交手的經驗,或有一拼之力,就算不敵,也能覷機而逃。但前提是,他必須是一個人,可以隨時遠颺,若是加上了尼路等人,可就不這麼容易了。
  
  思及此,薩摩連忙偏過頭,對著身後的皮喇蟻語傳聲:
  「等一下我幫你們爭取時間,你們先走!」
  
  「這…」皮喇遲疑起來。
  
  薩摩當然知道皮喇在顧慮什麼,連忙截口道:
  「我不會和他們硬拼,等你們順利走了,我也會立刻離開。」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被魔族追殺,與他們硬碰硬是萬不得已。此番他身上無傷,只要尼路等人順利離開,他大可逃開。何況眼前有三個魔族人牽制神族人,諒必他們不會為了幾個區區人類大肆追趕。
  
  雖然薩摩這麼保證,但皮喇顯然還很不放心:
  「可是…萬一…。」
  
  見皮喇猶豫不決,薩摩不由得板起臉來:
  「不會有萬一,我要你把我剛剛的話告訴其他人。」說完,立刻擺脫皮喇的攙扶,大步向前,來到尼路和耐達依之前。
  
  「退下去!」在尼路開口詢問前,薩摩便低聲命令,一邊說還一邊收回厚劍。
  
  尼路不確定地看了薩摩一眼,最後還是和耐達依退到後面去。雖是退了,但尼路等人的雙眼卻絲毫沒片刻離開過薩摩。
  
  「你們要是乖乖束手就縛就可以少吃點苦頭。」白衣人見薩摩走到前面,又收了武器,還道薩摩等人有心歸降,連忙道。
  
  沒想到薩摩心裡想的根本不是此事,凝神聚集元素,突然轟地一聲,一張光罩以薩摩為中心,擴散而出,去勢之強勁,叫站在薩摩等人身後的神族人連應變都來不及,便被光罩逼了開去。
  
  「走!」薩摩厲喝一聲。
  
  此刻尼路等人剛聽完皮喇的轉述,見光罩張起,知道薩摩正在為他們爭取時間,但他們當真可以將薩摩單獨留在此地?!萬一薩摩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們是萬死不能贖其罪啊!!
  
  發現身後的人沒有移動,薩摩不由焦急起來,說的話也跟著重了:
  「你們再不走,就是逼我命斷此地!!」
  
  此話一出,尼路等人心中悚然,再看一眼薩摩的背影。此刻的薩摩正以驚人的魔力不斷擴張光罩的範圍!
  
  「去兩個人,別讓他們逃了!」昊天的聲音傳來。離薩摩等人最近的兩個神族人立刻逼近。
  
  薩摩見狀,大是氣怒,雙手一揮,兩道風刃穿越光罩,往奔行而來的神族人而去。
  「還等什麼?!快走!」薩摩怒道。要知道他讓光罩不斷擴張,對魔力的透支最嚴重,尼路等人在蘑菇下去,誰都走不了!
  
  尼路等人也之情況緊急。再這樣下去,薩摩定會因為保護他們而透支魔力。如此一來,恐怕才是害了薩摩。
  
  一咬牙,尼路等人終於轉身飛奔而去!皮喇本擬不肯,卻被耐達依在其無備之下,一掌敲昏,半扛著走了。眾人也精明,一經逃出便分往南北而去,不讓追兵聚在一處追蹤。
  
  尼路等人雖然走了,但薩摩還是不敢鬆懈。他必須確保尼路等人可以安全脫困了。匆匆收回光罩,殘餘元素聚在雙掌,分往兩名打算追擊的神族人而去。
  
  與此同時,另一邊三名魔族人也因為想趁薩摩這方混亂之際逃走,被昊天發覺而打了開來。昊天雖指揮三名神族人與魔族人交手,眼睛卻還不時注意薩摩這方。見尼路等人逃掉,立刻當機立斷地道:
  「別追了!抓沒走的這個!」與其追那些人,不如抓住眼前掩護逃走的人。若要盤問,抓一個也是一樣。
  
  兩名神族人這時正隔開薩摩打來的兩記魔法球,聞言立刻頷首,接著彈身向前,一左一右纏住了薩摩。
  
  此舉正中薩摩下懷,於是立刻迎了上去。但兩名白衣人身手卻恁地高明,幾次險之又險的進退閃避間,薩摩立刻發現,眼前這兩名神族的人,竟與不久前他曾苦戰過的艾蒙不相上下!幸好這兩個神族人打算活抓他,又以為他僅是人類,出手處處留有餘地,加上薩摩輕功身法尤其卓越,否則只怕幾個照面,薩摩就得傷在兩人合攻之下。
  
  薩摩心裡很焦急,因為,他知道,他必須在三名黑衣人落敗前找到機會逃,否則,讓其餘三個神族人來了,重重包圍下,要想逃出生天只怕是難上加難。
  
  心焦之下,一記勁風襲向右肋,尚未及身,冰冷的勁氣便似穿體而入!薩摩一凜,以進為退,右腳大步向前,勁蓄左腳,旋踢而去。就在這時,薩摩眼角一掃,突然看見來襲者嘴角得意而篤定的笑容!這神情恍如一盆冷水兜頭淋下,讓薩摩連心臟都顫抖起來。緊急之際,連忙收回左腳的勁氣。
  
  幾乎與此同時,薩摩看到那人收回了手,接著一股危險的訊號便在薩摩腦中響起!薩摩心中一動,身體緊急往前仆倒!薩摩不敢鬆懈,一往前倒,便迅速翻滾開來,接著一蹦而起!
  
  半跪在距離方才被攻擊的地方一丈距離,回頭一望,薩摩這才看清了。
  
  原來,攻擊右肋不過是招虛招,真正的殺手卻是另一個神族人,待他轉身旋避時,由後而來。
  
  背後傳來熱辣辣的感覺,薩摩知道,他受傷了。
  
  其實,那名神族人並無心傷薩摩,只打算從後面扣住薩摩肩頸。本來他對此舉信心滿滿,沒有殺氣的出手,還將勁氣破空聲壓到最低,理該不會被發現。不料薩摩卻從另一名神族人的表情看出端倪,突然往前仆倒,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只好臨時變招,改為下抓,但畢竟還是慢了一線,沒抓到薩摩,卻在薩摩背上抓出五道血溝。
  
  被薩摩逃出這篤定的合擊,兩名神族人有片刻的怔愣。但僅只一剎那,那位助攻的神族人先回過神,呼嘯一聲便再度攻來,另一名神族人則先是嫌惡地甩掉手上沾染的鮮血和碎肉,才跟著撲上。
  
  五道血溝對薩摩而言只算小傷,薩摩並不在意,令他在意的是隨著五道傷口侵入的能量!這些能量似乎具有感染性,薩摩體內的能量竟然起了奇怪的騷動。
  
  只是不待薩摩想清,兩名神族人已經攻來!
  
  攻擊來得迅速,不及薩摩站起,那勁氣已來到頭頂!
  
  就著半跪的姿勢,薩摩神乎其技地扭身飄出,險險躲過攻擊。這幾番交手,薩摩看出神族人的出手有相當大的歧異性,方才助攻的神族人出手刁鑽狠辣,相對的,剛剛在他背上抓出五道血痕的神族人,出手就敦厚寬容得多。
  
  剛閃過一記攻擊,另一記攻擊又撲面而來。
  
  這卻在薩摩意料之內,已經蓄滿勁氣的左手立刻格擋而去!
  
  “蓬──!”沉悶的勁氣交擊聲,薩摩應聲被逼退五步,至於出手的神族人,則只退了三步!這還是在薩摩預先蓄好勁氣的情況下…。
  
  結果相當清楚,僅剩六成不到的力量,經過方才不記成本掩護尼路等人離開之後,只剩五成。這五成功力畢竟還不足以和這兩名神族人抗衡!更糟糕的是,從方才開始,體內就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動,似欲奔體而出,擾得他體內真氣魔力混亂不已,影響薩摩使用體內的真氣和魔力。
  
  兩名神族人出手再度落空,突然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個奇怪的眼神。
  
  薩摩見狀暗叫不妙。果不其然,兩名神族人突然改變策略,一前一後纏住薩摩,一反方才大開大闔的招數,出手盡是小巧手藝。這小巧的功夫易出易收,兩人頗有默契,攻守之際,交換變化,補得天衣無縫。如此一來,薩摩只能顧著閃避,根本無暇找機會破出包圍。
  
  近身攻守,薩摩體內的騷動更明顯了。騷動的能量是被神族人的力量引出的,薩摩非常清楚,那並不是他平常熟悉的魔力和真氣,更不是那會令他瘋狂的力量。那力量,似乎來自他體內深處,既陌生卻又熟悉。彷彿有一種莫名的情緒隨著這能量的出現,慢慢流入他的心中,感染了薩摩的情緒…。
  
  隨著閃避騰躍,神族人的力量籠罩在薩摩四周,然後,薩摩的手腳彷彿有自己的意識,移動著自己的身體在掌風拳勁間穿梭…。慢慢的,薩摩彷彿失去了意識,又彷彿仍然清醒。他似乎飄到空中,居高臨下看著自己在兩個神族人之間閃避,看見自己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彷彿預知兩人的動作,總是先一步閃避。他在空中看著,看著自己動作的軌跡,有種看著陌生人的感覺。那動作…,不像他,但卻又很像他…。看著…,看著…,薩摩沉醉在下方的自己,那一舉手一投足間。薩摩像看著一部高深卓絕的身法武功,一幕幕,鏤刻在腦海,沉醉而沉迷,沉迷而失神…。於是,薩摩忘記了自己究竟是誰……。
  
  片片段段的影像,流入薩摩的腦海。美麗的空中樓閣,漂浮在雲朵間,滿地綠草茵茵,流水淙淙,蟲鳴啾啾,如天堂般的景色裡,是一個個滿臉笑容的人。
  
  接著,他看到一張張似陌生又似熟悉的臉孔。有的瀟灑,有的驕傲,有的閒懶,有的風趣…。每一張臉,都給薩摩一個情緒,最後一張臉最是清楚,隨時帶著恭謹的表情,帶來的情緒卻是不信任與不悅…。
  
  就在薩摩處在這樣神秘的狀態中時,兩名神族人已然壓抑不了心中的驚訝了!方才明明還左右支絀的人,受傷之後竟變得這般高明,兩人近乎天衣無縫的攻守配合竟完全奈何不了他?!不僅如此,此人恰到好處的移動,分明表示他已將兩人的每一個動作掌握於心!這怎麼可能呢?他們的合擊之法,族內可以應付的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啊…!要知道他們這個合擊法,可攻可守,變化又多,並無常法。此法一出,兩人本擬幾回合便可將此人手到擒來,沒想到如今已經過了近百招,仍然奈何不了他?!更奇怪的是,這人此刻散發出的感覺完全陌生…,但這陌生,卻又似乎異常的熟悉。
  
  薩摩完全不知道兩名神族人心中的詫異,因為,他腦海中的景象又變了!
  
  荒漠、草原、荒涼的無人之地,悽涼的風,冷厲地呼嘯。一個黑色的雄偉人影佇立在眼前。薩摩的心中,有熟悉,有厭惡,更有一股隱約的佩服…。他與這個人交手,用著匪夷所思的招數,黑色的人影似乎說些什麼,但他聽不到…。接著,人群出現,他心中湧起撲天蓋地的憤怒,還有完全與此相反的冷靜…。他與黑色人影談話,心中湧起第一次的惺惺相惜…。然後全世界開始劇烈顫抖!
  
  此時,與薩摩交手的兩名神族人突然感到強大的壓力,忍不住彈身飛退。說也奇怪,本來閃躍自如的薩摩,此刻不僅停下腳步,還一動也不動地低頭站著。
  「大人!情況古怪…。」一名神族人揚聲道。
  
  昊天叫兩名手下將個人類纏住,本來以為不多時便可收拾下來,因此也沒注意,直到現在那名神族人揚聲說話才發現這名人類竟然還好端端地站在那裡。正想開口斥責時,眼角突然瞥見薩摩,心臟重重一跳!
  
  「去把他的蒙面布拉下來!」昊天命令道,心裡有著自己也說不出的緊張…。
  
  兩名神族人對看一眼,接著其中一人上前,伸手往薩摩臉上的蒙面巾拉去!
  
  不料本來一動不動的薩摩卻突然偏過頭去!這一下,蒙面巾沒拉到,倒是把薩摩緊身衣上的頭罩抓掉了!
  
  淡金色長髮在空中飄揚…,看得眾人心中一緊…。這熟悉的顏色…。
  
  接著,薩摩慢慢抬起頭來。速度很慢,慢得在場眾人一顆心揪得死緊。不知何時,六名纏鬥的人影也停了下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