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後,蘭普頓魔武學院通往蘭普頓市的林間小道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被泖玥所救的薩摩…。
  
  雖然泖玥一再懇求薩摩多停留幾天,但牽掛著尼路等人安危的薩摩最終還是抑不住心中的擔憂,匆匆求去。
  
  泖玥很不放心,硬是親自送他出了神跡密林,也就是這個時候,薩摩才發現泖玥等人所住的地方竟是在神跡密林的最東邊。照泖玥所說,選擇這個地方是因為,這個地方是神跡密林四周人類最少的一個方向,因為海盜猖獗,又處於帝國國土邊緣,人跡罕至,正好適合他們活動。
  
  離開泖玥等人所住的村落時,薩摩無意間轉頭回望,卻愕然發現,村落竟已消失了蹤影。
  
  泖玥發現了他的疑惑,這才告訴他,神族目前對人類還是一個“不應該”存在的種族,所以每一個神族所在地,都會施下時空錯置之術。
  
  「時空錯置之術是屬於我族的祕法,將屬於這個時間位在某個空間範圍內的景像,傳送到另一個安全的時間和空間中。魔族也有類似的法術,只是效果相反,是將另一個時間空間點上的景物移至需要偽裝的地方。他們叫做蜃影倒置之術。現在人類世界很多引人入陷的陷阱都是這種魔族法術所製造出來的。」泖玥似乎體恤薩摩對神魔族事務的不了解,所以總是主動詳細說明。
  
  對於這種近乎神奇的術法,薩摩相當好奇,因為,不論他如何仔細感應,都無法查覺異樣,頂多只能感覺到空間內外元素比例略有落差,而這點落差,實在太容易被忽略了…。看來,魔神族不僅武功,就連對能量的掌握與運用都遠高於自以為已經掌握一切的其他各族。
  
  泖玥聽了薩摩的感嘆,露出一抹理所當然的笑容:
  「那是當然。不論是我族還是魔族,都不會將真正的奧秘傳給人類知曉。就算經過這麼多年的摸索,人類得知的,也不過僅及皮毛罷了!就這點皮毛,就夠人類耗費一生的時間了。」
  
  想到這裡,薩摩又想起留在泖玥營地的日子。
  
  爲了應證當日與神族交手的神奇體悟,薩摩曾經要求泖玥派人模擬圍攻。泖玥似乎不甚樂意,但聽到薩摩只是想回憶神王的力量,立刻就派出了五名神族人。
  
  薩摩很努力回憶,當時感受到了那種奇怪的能量。一開始並不順利,讓在一旁觀看的泖玥捏了一把冷汗。後來薩摩狠下心,按照那日對能量的感覺,由內而外,釋放自己的精神和能量,純粹釋放,而不帶任何攻擊或防禦的意念。
  
  終於,薩摩找到了類似神族人所擁有的力量…。溫和柔緩,像是沒有任何脾性的能量,與屬於魔族的魔能形成劇烈的反差,難怪在他十幾年的生命中,從來沒有發現它的存在…。
  
  一經找到,薩摩立刻緊抓不放,所有精神完全專注其上。然後,其他的能量退居幕後,屬於神族的神能成為主導薩摩行動的力量…。於是,薩摩又感覺到那種四周所有變化全然掌握己手的感覺…。雖然離當日那種奇特狀態還有一段距離,但至少是同樣的感覺。
  
  這個變化讓泖玥亮了眼,立刻命令圍攻薩摩的人加緊動作。圍攻的五名神族人不知薩摩底細,本有猶豫,但圍攻許久不見成效,不需泖玥再次提醒,也忍不住加緊動作。
  
  對於五名神族人的動作,薩摩當然有察覺,但是更令薩摩驚喜的是,在這種本該壓力大增的狀況下,薩摩依舊感覺自己擁有足以掌握全局的力量。
  
  行有餘裕,薩摩開始仔細研究那五名神族人的動作…。
  
  五名神族人與之前那兩名神族人一樣,似乎都有一套合擊之術,進退攻防替換不定,猶可貴的是,五人的每一個動作都留有後路,似乎隨時都可攻擊,這讓薩摩大有體會。。比較奇怪的是,五人對能量的控制似乎還不到達由內而外的程度…。後來,泖玥給了他答案。
  
  「能夠支配所有能量的只有王…。」泖玥這個回答等於告訴薩摩,這種足以驅使所有能量配合自己行動的力量,僅屬於他所有…。
  
  不論是神王的力量還是神族人所擁有的能力,都讓薩摩湧起高度的好奇心。
  
  「泖玥,你這裡有沒有神族的書?」幾番思索之後,薩摩向泖玥提出要求。
  
  忙著安撫手下疑問的泖玥聞言先是一愣,接著吩咐五名手下:
  「今日此事,不得向任何人透露。」
  
  待五名神族人離開之後,泖玥這才回過頭答道:
  「書是有的,王需要什麼書?」
  
  薩摩看了泖玥好一會,才道:
  「有關神族武功的書。」
  
  聞言,泖玥懂了,於是他苦笑搖頭:
  「那便沒有了。這裡只是駐防的營地,不會有專供初生神族學習的書籍。」他知道,薩摩想要知道神能如何運用。
  
  「那麼哪裡會有呢?」薩摩沒有放棄,繼續追問道。
  
  「碧琉城。」泖玥想也沒想便回答道。
  
  「碧琉城?」薩摩蹙眉問。這名字好生熟悉…。
  
  「為了不讓人類發現,碧琉城藏在神跡湖底。那裡才有專給初生神族學習的書籍。我族人生命漫長,又能藉由再生不斷延續生命,時常數千年才會有一個初生神族,這種書運用並不廣,所以並不普遍。」泖玥不厭其煩地解釋道。
  
  神跡湖底…。這就麻煩了…。薩摩本想經由這類書籍,從頭開始捕捉神能,甚至更進一步利用,現在沒有書,這條線等於是斷了。
  
  泖玥見薩摩蹙眉,連忙道:
  「如果王願意等待,泖玥可以親自回去碧琉城取來。」
  
  「不用。」薩摩想也沒想便拒絕了。碧琉城應該是神族相當重要的都市,泖玥又曾說過,如今神族當家的叫做涅天,似乎對神王之位虎視眈眈。他不可惜神王之位,但卻不想因此惹起涅天的注意。他現在的力量太微弱了,還不適合與神族頂點的涅天正面交鋒。
  
  泖玥當然也想到這一點,所以他也沉默了起來。他相信薩摩是神王,但是如今神王的力量尚未覺醒呐…。
  
  「王,您別擔心。假以時日您一定可以想起一切的。像是剛剛,您不也利用您的大能,破了乾坤周天陣嗎?」
  
  「乾坤周天陣?」薩摩納悶地道。
  
  「您不記得了嗎?那是由您獨力研發出來的陣法,只要兩人以上,便可發揮威力。可攻可守,威力足足可以增強兩倍之多。您曾經說過,若以神族五天配合雙衛,七人合力,就算是魔王,也可以將其困住。我族多次遭遇魔族探子入侵,都是靠此法擒住奸細的。」泖玥說著,臉上不由浮現驕傲的神采,彷彿創造此陣的就是他本人似的。
  
  「我一點都不記得…。」薩摩無奈地道。他根本不是神王本人,怎會知道神王創造了什麼?只是方才那五人合擊,的確令人印象深刻,起碼在龍人族,還沒有這等威力的合擊。那五人,據泖玥所言,也不過是一般的中等魔族…。
  
  泖玥聽出薩摩的無奈,也跟著無言。
  
  不願自己的情緒影響泖玥,薩摩很快拉開話題,轉而問道:
  「除了碧琉城,就沒有其他地方有這種書了嗎?」
  
  泖玥本想搖頭,後來又突然想起一事:
  「對了,還有別宮,青玳城。但是上次王失蹤時的大變,已經毀了青玳城,城裡的書籍,像是教育、卜祀、哲學等,都不知道已經流落到哪裡去了。」
  
  聞言,薩摩不禁想起蘭普頓魔武學院,日夜圖書館的白塔。據看守圖書館的老人所說,塔裡保存的書有都是關於神族和魔族的書籍。會不會,泖玥所說的青玳城流落的書籍,就在日夜圖書館的白塔裡?!
  
  這一番回想,山路已經走盡,薩摩已經看到蘭普頓摩武學院那獨特的兩支高柱…。
  
  這段時間,尼路他們肯定急死了,若非問過泖玥,知道神跡密林這些日子並沒有人類活動,薩摩一定會認為他們會留在神跡密林等待他。薩摩最擔心的其實是,消失這麼多天,尼路他們會勞師動眾來尋找自己,幸好泖玥給的訊息並沒有這一項,這讓薩摩安心不少,才願意在泖玥的營地停留五天之多。算一算,加上昏迷的時間,總共二十天了…,不知尼路他們回到學院了沒有?
  
  放眼望去,陽光下的蘭普頓魔武學院兩支高柱之下,一抹熟悉的影子讓薩摩心中一動,還沒叫出聲音,便見那抹影子化成一道銀線,飛竄而來。
  
  「小斑?!」薩摩驚喜地看著撲到跟前,不斷用頭顱蹭著自己的銀白色魔獸。
  
  小斑銀白色的瞳孔跳躍著喜悅的光芒,一邊磨蹭著薩摩的大腿,一邊還搖著尾巴,很是歡喜的模樣。
  
  「你來迎接我嗎?」薩摩摸摸小斑的頭,隨口問道。在他想,小斑應該是四處溜達,剛巧來到這裡,才會發現他。
  
  沒想到小斑竟然點頭了,不僅點頭,還輕咬薩摩身上的白色罩袍往回拉,像是催促著薩摩去哪裡的模樣。
  
  見狀,薩摩心中若有所悟,不禁緊張起來:
  「你要我跟你去?發生什麼事了?」
  
  小斑雖然點頭,但是雙眼還是一片澄澈,不像是發生變故的模樣。薩摩一時摸不清究竟怎麼回事,小斑乾脆撇開他,轉身往學院內走去。薩摩見狀只得跟了上去。
  
  小斑領著薩摩穿過大半個學院,終於來到僻處大師林西北角的小型練習場。一接近這裡,薩摩便感覺到熟悉的氣息,不需小斑催促,就自顧自加快腳步。
  
  穿過林隙,一幕薩摩作夢也想不到的景象落入眼簾。乍看之下,薩摩幾乎忍不住想撲上去阻止,但在踏出腳步的時候,薩摩又停了下來。
  
  原來,此刻這個小型練習場上正有七個身影穿梭起落。其中六個身影的目標一致,都是對著核心的一抹白色輕盈的身影。另外尚有兩個人在場邊聚精會神地看著。
  
  這些人薩摩並不陌生,觀戰的兩人是寒和滅,六個目標一致的身影是尼路等人,至於那核心飄飛的身影正是琉璃!
  
  乍見尼路等人圍攻琉璃,薩摩不免緊張了一下,但很快就發現,尼路等人的動作並不帶有殺氣,很多招式甫出便收,倒是琉璃的動作很像是想突破六人的圍攻似的。但即便如此,招式來來往往,說是對打,不如說是套招練習比較恰當。
  
  見狀,薩摩不急著出去了,乾脆留在原地仔細觀察七人的過招。
  
  尼路六人以高速的交錯移動圍住琉璃,交錯之際,一人攻擊,一人防守,速度一快,加上輪流施為,倒像是攻擊如疾風驟雨般連綿不絕。可想見的,只要被圍攻之人與六人當中的其中一人接實了攻擊,不待追擊,其餘五人的攻擊將接踵而至,猶如藤蔓一般,將此人團團困住,不得休歇。
  
  這個合擊很明顯經過規劃,而龍人族又缺乏這種合擊的陣法,可想而知必是尼路等人刻意學的。只不知是否為學院課程的一部分…。就目前看來,這個陣法已是相當完美了。要說有缺點,那便是,為了維持不斷的高速移動,操作此陣之人修為必不能過低,否則不攻自破。以尼路等人的武功,若不貪功躁進,這陣法要維持個三五個時辰恐怕都不成問題。
  
  再看被圍住的琉璃,薩摩又不禁有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觸。精靈人擅長的移動身法,琉璃已經相當熟稔了,雖然被尼路等人團團圍住,腳下不僅不亂,還能趁機出招,像在試探招式的缺漏之處,好趁機突破似的。
  
  突然,琉璃旋身一轉,身影突然變了方向,翻身躍起,如凌波仙子般飄起,纖足點向剛好與皮喇交錯的明斯克!
  
  薩摩暗叫了一聲好!交錯之際,舊力剛竭,新力未生,正是破陣的好時機。琉璃能夠看到這一點,已讓薩摩驚喜萬分。當然薩摩也知道,今天此陣若是換成其他人,琉璃此舉或可成功,但現在操作此陣的是尼路等人,琉璃這一番攻擊恐怕得無功而返。
  
  就在薩摩腦中飛快閃過這些念頭時,明斯克已舉掌劈向琉璃的腳。
  
  儘管知道明斯克不會傷害琉璃,薩摩還是忍不住一陣緊張。
  
  琉璃反應也不慢,身子一轉,纖足凌空虛點,另一腳又往明斯克頭顱而去。可惜這時陣法移動,明斯克也不硬接,彎身一閃,耐達依立刻接替了明斯克原本的位置。
  
  手上蓄滿柔勁,耐達依正打算將琉璃逼回陣心,沒想到琉璃一腳點空,竟然順勢彎身,伸手往腰際一抹,一道銀白匹練光華一閃!琉璃竟然毫無預兆地抽出腰間軟劍了!
  
  耐達依驚覺得快,連忙收回肉掌,往後一仰,右肘屈起,往琉璃握劍的手腕格去。
  
  琉璃輕聲一笑,手腕輕扭,軟劍一彈,劍稍立刻如蛇般彎下,刺向耐達依的手肘。就在此時,一道勁風逼近琉璃腰間,竟是班塔耶圍魏救趙,意圖逼琉璃收手哩!
  
  見狀,薩摩知道,琉璃這一番突圍定是無功而返了!
  
  果不其然,琉璃腰身一扭,閃過了斑塔耶的雙掌,立刻又被接替而來的尼路一股掌風逼了回去。
  
  至此,薩摩可說是看了一場完整而精采的攻防戰,忍不住拍手喝采起來:
  「好!」
  
  聲音一出,尼路等人同時往後彈退,陣勢立解。正想高聲喝問誰人窺視練武,沒想到一轉頭卻見薩摩站在不遠處的樹下,含笑地看著眾人。
  
  「王子!!」皮喇驚喜地叫了起來。
  
  這一叫,眾人也跟著呼嘯起來。
  
  「王子,您可回來了。您再不回來,皮喇的頭髮都要等白了。」耐達依呵呵笑道。不說些擔心的話,卻忙著消遣皮喇,也只有耐達依會做這種事。
  
  皮喇瞪了耐達依一眼,卻無心與他計較,反倒是忙著上下端詳薩摩:
  「王子,您沒有受傷吧?」
  
  自然是有,但早在他從昏迷中醒來時,傷口早就癒合得連疤痕都看不見了。
  
  「不礙事。」薩摩露出一抹寬慰的笑容,簡略地道。
  
  聞言,眾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薩摩無心與尼路等人多談,視線自然落向尼路等人背後的琉璃。
  
  「妳進步很多…。」薩摩安慰地道,語氣中有著不容忽視的寵溺與愛憐。
  
  琉璃本靠那點矜持和羞澀,才不至於在發現薩摩回來的那一瞬間飛奔投入薩摩懷中,現在一聽薩摩短短一句話,多日的思念與憂心立刻潰了堤。再看到薩摩伸出雙臂,琉璃終於放開矜持,越過尼路等人,投入薩摩懷中。
  
  琉璃一句話也沒說,僅是緊緊地抱著薩摩,汲取熟悉的體溫和氣味。薩摩雙手順著琉璃的長髮,同樣不發一語,但眼中那滿溢的溫柔光芒,卻已經說明了他心中與琉璃同等的思念。
  
  見狀,尼路等人一時都不敢出聲,就怕驚擾了兩人。直到…耐達依的好奇蟲戰勝了一切…。
  
  「噯…我說,王子,你的頭髮什麼時候變這麼長啊?」耐達依嘖嘖稱奇地道。
  
  薩摩苦笑一聲,攬過背後偌長的淡金色頭髮,無奈地道:
  「一覺睡醒便這麼長了。」薩摩弄不清楚原因,倒是泖玥曾經給他看過神王薩斯的肖像,頭髮不長不短,正是這個長度…。
  
  耐達依聞言更好奇了,之前薩摩那頭長髮怎麼折騰都不會打結,只不知現在更長了,是不是也這樣?想著,耐達依就想伸手摸去,卻是皮喇眼尖,一把拍掉耐達依不規矩的手。耐達依也不生氣,收回手,注意力馬上又轉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們走後,還有什麼有趣的事嗎?」耐達依興致盎然地問。
  
  薩摩一手攬著琉璃對眾人招招手,尋了個陰涼之地,席地而坐。
  
  眾人見狀,知道薩摩有意長談,連忙也圍著薩摩團團坐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