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薩摩心中一動,連忙靜下心來,開始尋找自己曾經多次吸收的那種特殊能量…。或許是因為塔內環境的關係,薩摩費了好一番功夫尋找才找到那股熟悉的能量。為了方便囌囉辨識,薩摩不敢吸收,只能小心翼翼地將這些能量集中在胸前,霎時只見一片銀白在薩摩身前閃爍。
  
  見銀白亮點懸浮在胸前,薩摩這才轉頭對囌囉問道:
  「你說的初始能是這種嗎?」
  
  囌囉兩顆眼睛瞪得大大的,帶點詫異地回答:
  「沒錯,這就是初始能,你…還記得…?」
  
  薩摩聞言苦笑,搖搖頭道:
  「我不記得,只是偶然一次機會接觸到。」若非小斑,他根本不會發現,原來大自然當中還有這麼一種容易被忽略,但卻相當有用的能量。
  
  「那一定是因為你的身體經過王的改造,否則初始能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發現和接觸的。以中等神族來看,發現初始能就必須花費半年,若要進一步吸收初始能,又再需三個月。」囌囉眨眨眼睛道。他現在已經深信薩摩的確就是神王的寄生體了…。
  
  薩摩已經不想再去推敲那些可能性了,見囌囉似乎有意探究神王與他之間的微妙關係,薩摩連忙扯開話題道:
  「別談這個,說說神族怎麼利用這種能量吧!」
  
  聞言,囌囉的教學熱情又燃燒起來,用著興奮而認真的語調解釋:
  「初始能只有中等神族和魔族以上才能使用,低等神僕和魔物能力太差,神能太少,只能藉由神能周天吸收特定屬性的能量。不論是中等神族還是高等神族,在初生之際,都是懵懵懂懂,擁有龐大的神能還有敏銳的能量感應力卻不會利用,他們必須先學會神能周天才能有效利用龐大的神能。接著就必須學會將初始能轉進神能周天的方法,這是學習的重要階段,學會了這個,等於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首先,還記得神能周天的起點是眉心吧?神能周天乍看之下是內部的循環,但只要對外感應初始能,便能從這裡開始吸收初始能。初始能進入體內之後,就可以藉由神能周天的運轉,慢慢轉為神能。以高等神族為例,初始能只需要一個神能周天便可化成神能。」
  
  比起其他種族在魔法、武功上面講求內在累積能量,神族和魔族這樣生生不息的方式實在高明太多了。其實,這也難怪。畢竟神魔兩族身體構造上與其他種族有太大的不同,對能量的吸收能力恐怕也不是其他各族所能相比。以人類為例,即便是魔法師,吸收外在的元素也非隨時隨地,他們只是在固定的時間將這些元素吸收到體內儲存,待需要時便可使用。精靈人雖然不吸納元素,但也講求提高精神力,累積可以驅使外在元素的魔力。說來說去,都是在體內累積,跟神魔族隨時與外界聯繫能量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薩摩雖然集精靈、精靈人、龍人技藝於一身,卻也從來沒想過隨時開放能量與外界聯繫,唯一有過的經驗是在泖玥的營地驗證神王記憶時,當時,薩摩捕捉記憶,的確就是將所有力量全部外放,如今想來,竟是與囌囉所言若合符節…。
  
  想到這裡,薩摩不再耽擱,連忙照著囌囉所言實驗起來。
  
  不知是否因為有幾次吸收初始能的經驗,薩摩一將神能周天往外開放,龐大的能量幾乎一下子往薩摩眉心衝撞而進,薩摩被這龐大的力量衝擊得頭昏眼花,連神能周天都被打亂了,強大力量在體內一陣亂闖,讓薩摩全身在這一刻疼痛到最高點,幾乎想仰天嚎叫了。就在這時,薩摩聽到囌囉啊了一聲:
  「啊!我忘了告訴你,一開始別完全對外開放,第一次吸收初始能,過多初始能會妨礙神能周天的運行……。」囌囉的聲音顯得很愧疚…。
  
  這話為什麼不早說?!薩摩氣得牙癢癢的,要是可以,薩摩真想把囌囉一頁頁撕得零碎,偏偏這時忙著恢復神能周天的運行,根本自顧不暇…。
  
  究竟花了多少時間,薩摩並不確定,但為了收回散亂的神能,薩摩不敢躁進,一點一滴地回收,神能周天終於慢慢地恢復了。接著,薩摩依循神能周天緩慢驅動尚有些躁動不穩的神能。
  
  隨著神能周天的運行,散亂在薩摩體內,沒有屬性的初始能,也開始慢慢轉變性質。薩摩心中大喜,更不敢大意,順著神能周天,逐漸回收散亂的初始能。成功轉變為神能的初始能就像遇到磁石的鐵一樣,自動併入神能周天當中,慢慢壯大神能的能量…。三個神能周天過了,薩摩遇到了另一個問題。
  
  歸功於囌囉的健忘,初始能散佈在薩摩體內的每一個角落,雖然大部分初始能在三個周天之後已經成功轉為神能,但還有少部分初始能無法回收。無法回收的原因是,這些初始能與神能之間夾著薩摩本有的真氣和魔力。本來,薩摩在運行神能周天時,一直刻意壓制真氣和魔力的運行。爲了不互相妨礙,薩摩本想強制停止真氣和魔力迴圈,但薩摩體內這些能量早就已經到了不命自行的程度,根本不是薩摩的意志所能主導,薩摩頂多只能壓制迴圈的速度。幸好,事實證明,運行神能周天時,真氣和魔力迴圈並不會干擾神能周天,有時,明明經過同一條經脈,但是兩股力量就像陌生人一般,各走各的。薩摩本來還在慶幸以後盡可以擁有神族的力量又可以照舊使用自己熟悉的能力,沒想到現在卻出了問題。就因為一開始進入薩摩體內的初始能太過龐大,來勢又快,薩摩來不及掌握,部分初始能竟不受神能周天的支配,反而依附在薩摩原有的真氣和魔力迴圈上。
  
  幾次嘗試都無法將這些初始能收回,薩摩大感苦惱。他知道,只要有辦法將初始能納入神能周天,初始能可以很快轉變為神能,但現在初始能一直跟著真氣和魔力迴圈,薩摩根本無計可施。
  
  突然,一個大膽的念頭閃過薩摩腦海,薩摩幾乎想也沒想便將神能周天往外擴張,跨越到真氣和魔力所在的迴圈當中。
  
  既然初始能不願意過來,那麼神能過去總可以了吧?
  
  囌囉所說的神能周天路線相當複雜,分為主線和支線。囌囉表示,神族對身體利用的程度達到百分之百,與人類只使用身體百分之三十不到大不相同。為了確實發展身體的每一分力量,神能周天幾乎是以極端的高速在身體每個角落流動。主線通過身體重要器官,支線則往四周延伸,密密麻麻像蛛網一般。若非薩摩幾次大變,體內所有經脈都被過去薩摩以為相當陌生的龐大力量拓寬貫穿過,恐怕光是要完成一個周天都相當困難。
  
  現在,薩摩要把神能周天擴張到真氣和魔力迴圈當中也不難,畢竟真氣和魔力迴圈所走的路線,神能沒有一處不到,只不過之前會分一部分空間給真氣和魔力運行,現在薩摩只是大膽地用神能包裹住所有能量。在薩摩的想法中,只要一併入真氣魔力迴圈,便以龐大的神能挾著初始能回歸神能周天。
  
  一開始很順利,被包裹住的初始能回到神能周天很快就化為神能,但接下來的變化卻大出薩摩意料之外。原來,就在剩餘的初始能化為神能的時候,被挾著一起進入神能周天的真氣和魔力也以驚人的速度變質了!
  
  更令薩摩驚恐的是,這些真氣和魔力一變質,就好像有感染力一般,真氣和魔力迴圈霎時瓦解,薩摩十餘年來練就的真氣和魔力如破堤而出的洪水,衝往神能周天!強大的勁道讓薩摩雙耳轟鳴!
  
  薩摩昏眩了!眼看著苦練多年的真氣和魔力迅速流失,薩摩心中的驚恐自不待言,他想打住神能周天,但真氣和魔力卻像飛蛾撲火一般不斷湧入神能周天!
  
  薩摩大膽跨入真氣和魔力迴圈並不是沒想過會將真氣和魔力包裹在其中,但他卻怎麼也想不到,神能周天對能量的影響,竟然…不限於初始能…!!薩摩一直以為,神能周天是將“初始能”化為神能,已經固定性質的真氣和魔力完全不在薩摩的擔憂之中啊!
  
  隨著腦中轟隆隆的劇烈聲響,薩摩體內的能量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真氣和魔力與神能匯集,匯成巨大洪流,在薩摩體內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奔行。擴張到極致的經脈對於在能量高速移動摩擦中,發出令薩摩全身顫抖的哀嚎。
  
  失敗了?他會怎麼樣?薩摩被絕望和徬徨拋進一片迷霧中…。
  
  
  里爾公國的大殿裡,公國的王,蔭‧普勒端坐在王座上,表情凝重地看著下方半跪著的男子,眼中閃動的是無法辨識的複雜光芒。
  
  「兒臣以為,攻打模里邦聯再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了。」半跪著的男子以信心滿滿的聲音道。
  
  「多羅,此事要深思而後行。攻打模里邦聯,我們遇到的不是獸人,而是龍人。」蔭‧普勒慎重地道。他雖然也想攻打模里邦聯,但多年沒有戰事了,如今與巴耶帝國關係緊張,若再開啟北方戰線,恐怕會讓帝國趁虛而入,屆時南北同時開戰,恐怕非公國國力所能負荷。雖然他有可靠的消息指出巴耶帝國近期內將不會對外開戰,但龍人一向驍勇善戰,與龍人幾次戰事都以公國敗北收場,要動兵多少還是要謹慎一些啊!
  
  「父王,最近北方海岸不靖,時有海盜騷擾,分明就是流亡之島的叛逆,偏偏我們每當想去掃蕩時,模里邦聯又會擅自干涉。若不趁此機會,一舉掃蕩流亡之島,恐怕後患無窮,不利吾國長治久安啊!」蔭‧多羅情緒高亢地道。
  
  「這……。」蔭‧普勒想掃蕩流亡之島不是一天兩天的,但若要因此與模里邦聯開戰,卻有些划不來。
  
  蔭‧多羅知道父親已有些意動,連忙繼續鼓吹道:
  「兒臣現在已經掌握龍人族移防路線與時間,只要時機抓準,兒臣相信,至多三個月,必能直入模里邦聯,劃土分疆!」
  
  聞言,蔭‧普勒立刻追問:
  「真的?你已經掌握了龍人族移防的時間和路線?消息來源可靠嗎?」
  
  垂著頭的蔭‧多羅一聽,露出一個得意而自信的笑容:
  「再可靠不過了。」
  
  此話一出,不只蔭‧普勒大喜若望,階下諸臣也人人露出興奮的神情,除了少部份人之外,他們都認為公國國力正在茁壯之中,不宜對外開戰…,但這些顧忌淹沒在大多數興奮的議論中。
  
  「只要趁他們移防的時候,順著潮流悄悄摸上岸,待大軍一整,一定可以成功攻佔星鎮,然後…」蔭‧多羅眼中燃著勢在必得的火花:「銜尾追擊,直下穆答烏普!」
  
  蔭‧多羅這番話讓大殿中響起一片議論聲,有人贊成有人反對,紛紛擾擾,卻是沒有定論。王座上的王者瞇著眼睛,看著階下諸臣的議論,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屆時,我們不僅可以一舉解決流亡之島的叛逆,還可以將我國的領土拓展到北方大陸。龍人族境內有一座鐵礦山,要是我們有了這一座礦山,往後我國就不用依賴帝國的鐵砂了。成功拿下鐵礦山之後,再掌握約塔法梭礦山的魔晶石,往後世界就由我國主宰。」蔭‧多羅盡量保持著沉穩的口氣,勾勒出里爾公國未來霸業。
  
  此話一出,群臣再度大嘩。為了購買製造魔法武器必須的魔晶石,里爾公國每年都花費龐大的金錢。而這些錢,十之八九都進了約塔公國…。公國國內早已多次研議著取下約塔,掌握礦山,一勞永逸。
  
  蔭‧普勒睜開眼睛,抬眼看著天花板,沉默了一會,突然出聲道:
  「…土靈…。」
  
  應聲,一名約莫四十餘歲,蓄著一把山羊鬍的中年人捧著一顆晶亮透明的圓珠從王座右側邁步而出,彎身應道:
  「臣在。」
  
  「爲這件事預言吧。」蔭‧普勒命令道。
  
  此令一出,階下諸臣討論的聲浪立刻平息了。公國重大事務都要經過首席預言師預言之後,才能作最後決策,蔭‧普勒命令那約‧土靈預言無疑表示蔭‧普勒已經決定攻打模里邦聯了。因此眾臣一聽到這個命令,都不禁屏氣凝神看著那約‧土靈。
  
  「是!」那約‧土靈應了一聲,隨即席地盤坐。
  
  他一坐,一旁侍衛立刻搬來一個中間凹陷的矮几,放在那約‧土靈面前。
  
  那約‧土靈將手中的預言晶球放在矮几上的凹槽,然後雙掌虛懸於晶球上方,輕輕左右搖動。
  
  「偉大的預言之神,詹卡拉‧納恩司鐸(注),為您忠實的信仰者,里爾公國的子民們,顯現未來。」那約‧土靈一邊喃喃唸著,晶球也開始起了薄薄白霧。
  
  那約‧土靈聚精會神地看著那片薄霧。那霧中的景象只有負責預言的人看得到,旁人就是如何努力也無法看清。
  
  良久,晶球裡的白霧散去了,那約‧土靈將晶球自矮几上拿起,起身回答道:
  「攻打模里邦聯,時機已至,助力來自西方,我軍登陸西進將勢如破竹!」
  
  此話一出,眾人盡皆振奮不已。
  
  蔭‧普勒右掌用力拍上王座扶手,登地站了起來,果斷地命令:
  「好!就這麼決定!多羅!攻打模里邦聯由你擔任總指揮,務必將我國神威廣播北方大陸!」
  
  
  注:詹卡拉‧納恩司鐸是里爾公國的主神,主司預言占卜,凡是公國重要儀式,都必須呼喚其名諱。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