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塔外風雲翻湧,白塔內的薩摩一無所知。
  
  「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了十六年…。」迷霧中,嘆息般地傳來這樣的低喃。
  
  聞言,薩摩這才發現,自己正走在一片完全看不到四周景物的濃霧中。
  
  「你是誰?」薩摩暗中警戒,沉聲問道。他明明記得他方才還在焦急於體內近乎失控的神能周天,為什麼此刻卻在這裡?
  
  嘆息般的聲音繼續悠悠傳來:
  「別急,我會讓你知道我是誰。」
  
  隨著聲音,濃霧漸漸消散,一抹白色而修長的身影佇立在薩摩正前方。
  
  薩摩心中打了個突,似有預感,但還來不及深思,那人已轉過身。
  
  一看清楚那人,薩摩驚駭地瞪大眼,頓時蹬蹬蹬連退三步。
  
  「我無意嚇你。」那人以帶著淡淡歉意的聲音道。
  
  薩摩對此人的容貌並不陌生,因為,此人有著和自己同樣長度同樣髮色的長髮,就連五官也驚人的與自己有些神似,但真正讓薩摩大驚失色的卻是此人與泖玥曾給他看過的神王肖像…無一不像!
  
  雖然一開始被嚇得不輕,但薩摩畢竟修養驚人,很快便定下心神,雙眼瞬也不瞬地看著此人:
  「神王薩斯。」
  
  神王薩斯勾起一抹寬容的笑容,叫人看了心情都跟著輕鬆起來:
  「很高興你認得我,但是我要提醒你,面對另一個人時,最好別直呼他的名字。…不過…這問題你暫時可以不用擔心。」說到最後,薩摩簡直不知道薩斯在說些什麼了。
  
  「另一個人?…是指魔王摩拉嗎?」薩摩試探地問。
  
  神王薩斯點點頭,語氣有些讚許:
  「你果然如我想像般聰明。」
  
  得到神王薩斯的肯定回答,薩摩忍不住追問道:
  「摩拉也在這裡?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你的意識核心。從你的生命開始孕育開始,我和那傢伙就變成你的意識核心了。」神王薩斯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奈和自嘲。
  
  這番話聽得薩摩滿頭霧水,但他知道,這些話非常重要,很可能與他特殊的狀況有關。正想追問,神王薩斯卻舉起手,阻擋道:
  「別急著問。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囌囉不會打擾你。」說著,薩斯的視線投向另一端。
  
  相較於這邊白霧迷茫,那端卻是滿布濃密詭譎的黑霧。
  
  「你去那裡看看吧!我不方便過去,我去會刺激他,那樣對現在的你並不好。」薩斯指著那片黑霧道。
  
  微一遲疑,但僅只短短時間,薩摩便邁步往前走去。如果真如薩斯所言,自己現在正在自己的意識核心,那麼料想那片黑霧也不會傷害他。
  
  「放心,他知道是你,會讓你看到他。」薩斯的聲音沉穩傳來,帶著撫慰人心的奇特力量。
  
  眼前的異像應證了薩斯的話。隨著薩摩逼近,黑霧逐漸散了開來,然後,薩摩看見了一個懸躺在半空中的人。
  
  躺在半空中的人一身黑衣,黑髮如飛瀑般散開,輕輕飄動。對應黑衣黑髮,此人的膚色也相當黝黑。黝黑的膚色配上纖細到顯得有些陰柔的線條,透著一種詭異而眩惑的魅力。那是完全不同於薩斯的氣質,薩斯明朗溫和,但此人,即便是閉著眼睛,也散著詭密陰森的侵略氣息。
  
  「他是…魔王摩拉…。」薩摩的語氣是肯定的,只是不免透著疑惑。他為什麼是睡著的?
  
  「你回來吧!」薩斯的聲音顯得有些擔憂。
  
  聞言,薩摩又深深地看了這名主宰魔族的王者一眼,卻彷彿看到摩拉閉著的雙眼閃過一道紫色幽光,擾得薩摩有些心神不寧。
  
  他…是睡著的,不是嗎?甩甩頭,薩摩撇開莫名的焦躁,邁步回走。身後,黑霧逐漸合攏。
  
  走回這片白霧當中,薩斯才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儘管薩斯表現得相當隱密,但是薩摩還是看出來了。
  
  「你在擔心什麼?」薩摩疑惑了。
  
  被揭穿情緒,薩斯僅是微微一笑,也不否認:
  「我擔心他還有足夠力量做一些其他的事。」
  
  「其他的事?」薩摩納悶地問。
  
  薩斯金色的雙眼直直望入薩摩的眼睛,表情嚴肅:
  「例如暗示…。」
  
  「暗示?」薩摩有些迷糊。
  
  見薩摩迷惑的表情不像作假,薩斯臉上線條鬆了下來:
  「看起來應該是沒有。」
  
  薩摩皺眉,因為他不懂薩斯究竟想要表達什麼。
  
  看出薩摩的不悅,薩斯這才解釋道:
  「別以為他睡了。其實他並沒有睡。他只是在…恢復力量。」
  
  恢復力量?!薩摩心中一悚。幼年的經歷讓他對屬於魔族的力量相當排斥,現在聽摩拉在恢復力量,怎不讓薩摩緊張?
  
  「我們兩個是同時進入你的身體…,不,嚴格說來,應該是,我們兩個同時創造你的生命。」薩斯用懷念的口吻道。
  
  神王和魔王同時創造他的生命?這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嗎?不過薩摩也不急著問,因為他知道薩斯必定還有下文。
  
  果不其然,薩斯微微一頓便繼續道:
  「雖然沒有身體,但我們用著殘存的意念,還是爭鬥了億萬年。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意識弱了,那時我才驚覺,我快要消失了。我相信,那傢伙一定也跟我一樣。生命擁有本能,我這時發現,雖然貴為神王和魔王,這一點倒是跟凡夫俗子如出一徹。因為意識微弱,所以這裡我有些記不清了,我只知道,為了繼續存在,我必須找一個宿體。鬥爭太久,已經沒有時間也沒有力量去再造一個新的身體。只是…凡夫俗子又有哪一個能繼承我的力量?當然,我可以壓抑我的力量屈就在一個平凡的身體裡,但是這樣的身體和無法發揮的力量,怎麼有辦法對抗那傢伙呢?」
  
  說到這裡,薩斯嘲諷地揚起嘴角:
  「那傢伙大約也跟我一樣心思。我們都在找宿體,卻又不滿人類身體的脆弱。你的父母來了,這對夫妻讓我很好奇,一個繼承神族的血液,一個繼承魔族的血液…。那傢伙急了,他一向比我急躁,他想佔據那個擁有魔族血液的身體。我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大概…是想血祭吧…!」
  
  薩斯對這段似乎有所保留,微微一頓,竟是跳過細節,直接講結果:「我想阻止他,結果我們兩個的力量意外在你父母的體內融合,創造了你,於是我們就被迫鎖在這具身體,成為你的意識核心。你應該也想過,為什麼不相容的血液能構成你,就是因為我們兩個的存在。只是至今我仍然想不通,為什麼我們的力量可以被鎖在當時一丁點大的生命裡…。」說到後面那一句,薩斯顯得既困惑又懊惱。
  
  薩摩看著薩斯,情緒混亂至極。這會是真的嗎?神王並沒有必要瞞騙他,不是嗎?如果這些匪夷所思的話真的是事實,那他究竟算是什麼?他…是神王和魔王創造的,而他直到今天才知道。本來還以為自己是神王和魔王的寄宿體,原來…這一切根本不是那麼回事,自己是他們鬥爭中,陰錯陽差造就的生命。想到這裡,薩摩突然感覺心頭有些苦澀…。
  
  薩斯說到這裡,突然直勾勾地看著薩摩,眼中閃耀著溫暖的情感:
  「在這裡,我看著你長大,終於知道為什麼人類總喜歡孕育下一代。你的本心趨近於我,就連長相都與我相似,就好像我的孩子一樣…,我覺得這樣下去也無所謂,你可以繼承我的責任。」說著,薩斯伸出手輕輕撫摸薩摩的頭。
  
  薩斯的手掌沒有溫度,卻讓薩摩覺得溫暖。
  
  薩斯呵呵一笑,眼光投向那片黑霧:
  「那傢伙笑我軟弱,說我被人類無聊的情感左右。無妨,神族創造人類,某個程度上,就已經投射了自己的感情,現在我忠於我的感情,又何妨?人類的感情之所以無聊是因為,人類常被感情打敗,因為感情而脆弱,但我知道我不同。」薩斯這番話與其說給薩摩聽,不如說是說給黑霧裡的摩拉聽。
  
  說也奇怪,那片黑霧彷彿回應這番話似的,起了一陣翻騰…。
  
  薩斯見狀,微微一笑,收回視線,突然呵呵笑道:
  「那傢伙不如我安分,他一天到晚想著控制這具身體,卻不想想經過億萬年的消耗,還有創造生命的耗損,他的力量根本所剩無幾,加上我同時存在這具身體裡,哪是他可以輕易搶奪的?他不死心,試了很多次。」說到這裡,薩斯又讚許地看向薩摩:「我佩服你,因為你小小年紀就已擁有對抗那傢伙的意志。」
  
  聽到這裡,薩摩想起幼年時不斷發狂的紀錄…,看來就是摩拉不安分所造成的…。
  
  「後來神劍魔刀進入你的體內,補足了我們不少力量,那傢伙更加閒不住了。幸好…,你有兩個非常盡責的同伴,拖住了那傢伙的手腳。」薩斯似乎對薩摩的兩個同伴很有印象,說著竟露出一抹苦笑。
  
  兩個同伴不用說,就是小黑和小白了。
  
  「最近你放鬆了心神,好幾次都讓那傢伙有跡可趁。」說著,薩斯微微皺眉,似乎對薩摩這樣的表現有些不悅。
  
  說到這裡,薩摩也覺得有些慚愧。最近…不用說,就是為了琉璃和龐龐這些事,他刻意放縱了…。
  
  薩斯也沒深究,繼續說道:
  「幸好,你的意識已經成熟了,那傢伙幾次企圖霸佔都沒結果,反而把自己剩下不多的力量消耗殆盡,只好進入深眠來恢復力量。也幸好他不安分,我才有機會趁著他沒有能力阻礙我時,進一步跟你聯繫。」
  
  原來如此…。神王所說的聯繫,約莫就是那種奇特的感知了…。但他該相信薩斯的話嗎?薩摩有些動搖。薩斯當真願意一直屈居於他的意識之後,默默困在意識核心當中?至於魔王摩拉又是什麼樣的想法?他現在畢竟只是在恢復力量,如果薩斯所說的話都是真的,只要摩拉一醒,自己恐怕又得面臨隨時力量失控的險境。
  
  想到這裡,薩摩突然問道:
  「你希望我繼承你的責任?」
  
  薩斯沒有猶豫,肯定地點點頭:
  「沒錯,囌囉會教你神族的一切,而你在這裡的期間,我會教你活用屬於神王的力量。」
  
  「那麼,他呢?」薩摩指著那片黑霧問:「等他醒之後,他仍然有機會支配我,你放心讓一個隨時可能變成魔王的人繼承你的責任?」
  
  這也是薩摩心中對薩斯的最大疑慮。神魔互不相容,如今薩斯怎能這麼放心讓搖擺於神魔之間的自己掌理神族生殺大權?
  
  聞言,薩斯的表情從輕鬆變成嚴肅:
  「我們一直都在競爭,就連進入這具身體也是一樣。我比那傢伙沉得住氣,所以到目前為止,我赢了。只要你一直站在我這邊,那傢伙就沒有機會控制你。」說著,薩斯的雙眼閃現得意和自信的光彩。
  
  也就是說,現在薩斯決定教導他一切神王應有的能力也是為了搶先一步在某種層次上控制薩摩,讓摩拉完全沒有赢的機會?儘管薩斯沒有明說,但薩摩卻懂了。也許薩斯的確對他有感情,但…薩斯也說了,他的感情不同於人類,他不會變脆弱,不會被感情支配,所以薩斯這個決定絕對不是出自感情上的偏好,而是這麼做可以達成他的目的…,永遠勝利的目的…。
  
  就這一點看來,薩斯似乎技高一籌。他看出摩拉多次嘗試都無功而返,反而弄得自己能量消耗殆盡,所以他轉變方式,不傷害薩摩的意識,而以拉攏的方式,控制薩摩的心。只要薩摩的意識偏向神王,那麼就等若魔王輸了。
  
  儘管戰場轉移到薩摩體內,神魔間近乎本能的鬥爭心態…,仍然沒有改變。
  
  不過這層體悟倒是讓薩摩安心了。如果薩斯真是為了情感因素而幫忙,薩摩還不見得願意相信,但,若薩斯此舉有不得不為的目的…,那麼薩摩起碼相信,短時間,薩斯為他安排的一切,絕對對他無害。
  
  
  在意識核心的時間過得相當緩慢,據薩斯說,意識核心時間的流動速度是外界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說,薩摩在這裡足足待上三個月,外界也不過經過九天…。以這樣的標準,薩斯和摩拉被困在薩摩這句身體裡,已經足足有百多年了…。
  
  也許是因為等待太久了,所以這三個月的時間,薩斯非常用心,幾乎完全不給薩摩休息,不斷教導薩摩龐大神能的利用方法。從能量的使用到神劍的奧秘,沒有絲毫遺漏,若不是薩斯總會不經意地看著那片黑霧,薩摩幾乎以為,薩斯教導他是出自於真心的喜愛,所以才傾囊相授。
  
  短暫的休息時間,薩斯則是告訴他當初為何會與摩拉落到這般下場。
  
  「我忽略了人類的叛心…。我知道他們會叛,但我太有自信。那傢伙也是…。」這是薩斯對那件事情的看法。
  
  說完,薩斯還不忘提醒薩摩:
  「薩摩…你要記住,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人類。人類善變的程度僅次於魔族,但難以捉摸的程度卻遠遠高過魔族。」
  
  薩摩對此事卻完全不知該如何評斷。在他心裡,人類被奴役了那麼長的時間,即便是叛了,也是為了更好的將來,這難道是錯誤嗎?當然,薩摩也無法否認薩斯口中人類善變的事實。他絕對相信,當初人類叛離神族和魔族時,固然有爲全人類爭取自由的遠大報復,但同時恐怕也擺脫不了個人私慾的作祟。
  
  「…人類既然背叛了神族,那麼你希望我怎麼看待人類?」薩摩曾經這麼試探地問。
  
  薩斯久久沒有回答,久到薩摩以為薩斯也不知該如何面對人類時,薩斯卻說出了讓薩摩錯愕的話:
  「人類比神族和魔族更適合生存在這個世界。」
  
  「為什麼?」薩摩驚訝地問。薩斯身為神族的領袖,說出這一番話不可能沒有原因。
  
  「你有近乎永恆的時間去了解我這些話。」薩斯似乎無意解釋,只意味深長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經過薩摩多次追問時,薩斯才又開口道:
  「總有一天,你可以看出這世界的未來。到時候,你會知道如何看待神族、魔族…甚至是人類。」
  
  這番話,薩摩聽得懵懵懂懂,但薩斯只說到這裡便打住話題,許多次薩摩想追問,薩斯都是顧左右而言他,幾次之後,薩摩也只得作罷。
  
  除了偶爾感嘆一下過去,薩斯的其餘時間可以說是非常盡責的老師,鉅細靡遺地教導薩摩。這段時間,薩斯等於開啟了薩摩對能量認知的另一扇門。他從來沒想過,能量可以這般有效率地使用,身體可以這樣高密度地容納能量到達幾乎成為能量體的地步…。
  
  「神王是神族的巔峰,體能也必須遠遠超過其他神族。你以為你的身體已經達到最極度的利用?不是!離開這裡之後,你必須隨時隨地運行神能周天。用最短的時間達到神王應該有的力量。…我不想讓你辱沒我的名聲…。」在薩摩表達驚訝時,薩斯卻是用嚴肅的表情這麼回答。
  
  神能周天在神王的指導下有另一番風貌,繁複的路線依舊,但時簡時繁的隨機變換卻是囌囉從沒提到的。
  
  「這可以增加使用神能的效率。」對於這個改變,薩斯只這麼簡單回應。
  
  薩斯還教導他分離意識隨時跟隨著神能周天。如此一來,不僅可以隨時了解神能的變化,增減神能周天的速度,更可以隨心所欲掌握神能。甚至,體內任何一個器官都可以在有意識伴隨的神能掌握之下,變換狀態…。雖然因為神能周天,體內原有的真氣魔力完全消失,但能夠換來神乎其技的神能,薩摩還是覺得滿值得的。
  
  離開前,薩斯反覆看著薩摩,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
  「你很聰明,三個月的時間,我本來擔心你無法學會。不過,你成功了。」薩斯的聲音帶著極度的贊賞。
  
  「以後…我還可以進來這裡嗎?」薩摩問道。神王與魔王都在這裡,他想也許有一天,他必須得再跟他們見面。
  
  薩斯知道薩摩想隨時維持聯繫的想法,搖搖頭,無奈道:
  「意識中樞並不是你的意識本身,意識中樞基本上是被隔離的,我在這裡也只能收到外界片段影像。除非穿越意識中樞外圍與意識間的空間扭曲地帶,否則你是沒有辦法跟我聯繫的。這次是我利用初始能的衝擊才能成功把你帶進來…。」
  
  聞言,薩摩遲疑起來了:
  「…那麼等一下我怎麼出去?」總不會需要再一次衝擊吧?那麼驚險的感覺他可不想再嚐一次。
  
  薩斯聞言露出一抹輕鬆的笑容,安慰道:
  「喔!你只要直直走過去,忍住一點難受之後就可以回去了。」
  
  薩斯的笑容明明很陽光,很溫柔,但薩摩不知怎的竟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不論如何,他也沒有選擇餘地…。看著白霧的另一端,薩摩理理心裡的不安,邁步往前走去。
  
  走了幾步,薩摩突然想起一事,連忙轉身對著目送自己離開的薩斯道:
  「有一件事我想我有必要弄明白…。」
  
  薩斯也很大方,聞言二話不說便答應:
  「問吧!」
  
  「我體內有神能,那魔能呢?」薩摩語氣中帶著淡淡的擔憂。他還記得龐希爾斯曾經這樣形容他所散發的另一股力量。
  
  聞言,薩斯露出一個莫測高深的笑容:
  「當然也有。」
  
  「那…魔能不會影響神能周天嗎?」這是薩摩心中的一大顧慮。其實薩摩真正憂心的是,往後會不會再有之前幾次近乎失控,甚至失神的狀況。尚不懂如何利用魔能的自己,只要摩拉稍微操弄,魔能就可能為自己帶來困擾。
  
  薩斯看出薩摩真正的擔憂,連忙安慰道:
  「放心,那傢伙和我一樣被困在意識核心,只能間接利用魔能干擾你。但那畢竟只是間接,現在你能直接控制神能,就算他控制了魔能也支配不了你。」
  
  間接和直接?這是說…只要自己能夠直接控制這些能量,位在意識核心只能間接控制能量的他們,就毫無機會影響他了嗎?現在他已經可以直接控制神能,所以不用擔心神王還有機會遙控神能,以此類推,如果他也可以直接控制魔能,那麼是不是表示,即便摩拉清醒了,也將對他毫無辦法呢?薩摩在薩斯無意透露的話語中看到了一絲曙光…。
  
  雖然知道神王和魔王對他並不是單純的寄宿關係,但薩摩還是不喜歡有人可以隨時控制他的感覺,不論此人是魔王…抑或是神王…。
  
  他…該不該也學學怎麼使用魔能呢?只是…他現在對魔能的了解也…很有限呐!想到這裡,薩摩才猛然憶起,這段時間不斷習練神能周天,魔能似乎一點動靜也沒有哩…。
  
  思及此,薩摩心中一動,轉而問道:
  「既然我也有魔能,那麼現在為什麼卻感覺不到魔能?」
  
  薩斯的回答相當理所當然:
  「神能和魔能是一體兩面,你現在看到了神能這一面,自然就看不到魔能那一面。」
  
  「一體兩面?」薩摩似懂非懂。
  
  薩斯微微一笑,很有耐心地解釋:
  「神能和魔能的根源是一樣的,當你的心趨近神能,那麼你就看到了神能、掌握了神能。相反的,要是你的心趨近於魔能,那麼你就看到了魔能、掌握了魔能。」
  
  這…?薩摩似乎有些懂了,又有點捉摸不住。的確,幾次感覺到魔能都是伴隨著情緒相當負面的時候,不論是懼怕、哀傷、還是憤怒…。但…,他充其量只能說看到魔能,怎能說是掌握魔能呢?
  
  薩摩還想問清楚,沒想到薩斯倒像不想多說,簡單丟了一句話:
  「你該出去了。出去之後,把囌囉帶在身邊,他能幫你。」
  
  接著,薩摩便覺一股大力往他推來,身體情不自禁地往白霧那端拋去。
  
  拋飛間,薩摩感覺到撞到一面薄壁,身體一震,接著…薩摩彷彿進入另一個時空,四周的壓力扭曲起來,眼睛和耳朵首先失去功能,然後痛從一開始的刺痛到如刮骨削肉般的劇痛!
  
  是誰說只有一點點的難受?!這是薩摩昏過去之前,最後的吶喊…。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