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出白塔時,正是正午時分,薩摩一時有些不適應強烈的日光。
  
  他離開了白塔,帶走了囌囉,同時也帶走「入魔」那本書。薩摩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沒辦法捨棄控制魔能的念頭。有一種期待和渴望的感覺,在心底深處困擾著他…。
  
  輕輕嘆息一聲,前後算算,進塔已經將近一個月,不知琉璃和尼路他們可好。
  
  正在想著,超人靈覺忽然感應有人接近。只有一人…,會是誰呢?薩摩轉身面對來人接近的方向,靜靜等著。
  
  來人從黑色圖書館轉了出來,很快便現出身影,薩摩立刻從熟悉的身影辨識出此人,精靈人葳慕。
  
  薩摩有一點小小的意外,他以為應該會是尼路等人的其中一人來才對。
  
  直往白塔而來的葳慕也發現了薩摩,連忙快步接近。這段時間,葳慕一有時間便轉到這裡來,不想這回剛巧碰上了甫出塔的薩摩。
  
  不待薩摩詢問,葳慕一近前便躬身道:
  「薩摩大人,十天前,里爾公國和獸人族同時攻擊龍人族,尼路他們已經回族,由葳慕向您轉達此事。」
  
  薩摩聞言一驚,顧不得追問原因,連忙探問目前的狀況:
  「戰況呢?」
  
  經過這十天,模里邦聯的戰事已經成為各國各族關心的大事,尤其巴耶帝國更是密切關注,隨時有人帶回最新情況。畢竟,這場戰役牽涉到巴耶帝國的勁敵,里爾公國。
  
  「星鎮已經陷落,里爾公國的青龍軍團與龍人軍隊正在伴鎮對峙。西邊與獸人族交戰,月鎮曾經短暫陷落,但很快又被龍人奪回。目前月鎮進入短兵交接的階段。總之…,不論西、南戰線,都陷入苦戰。不過尼路曾捎來消息,說戰況雖然不佳,但一切總還在控制當中,請您放心。」葳慕如實稟報,說著還將這些日子尼路命人以急件捎來的信件交給薩摩。
  
  說來尼路也是用心,明知薩摩可能仍在白塔裡,卻還是按部就班,每天捎來最新狀況。
  
  薩摩接過信件,立刻一封封拆開細讀。每封信都沒有署名,更沒有寫出薩摩的身分,看起來就像一封簡單陳述戰況的書信。不用說,這是因為尼路擔心信件落入他人之手,才會這樣處理。雖然如此,薩摩總算知道,目前龍人全族全部投入戰爭,南線遭逢里爾公國的青龍軍團,又失先機,正在伴鎮苦苦支撐,尼路、耐達依和明斯克此刻便在伴鎮支援。西線雖然曾一度失守,但獸人對於此戰,內部雜音似乎很多,所以攻勢不能一致,龍人很快便搶回失地,僵持在月鎮。漢斯、皮喇、班塔耶便在此地支援。最後一封信提到青龍軍團有意分兵進攻流亡之島,待其兵力分散,應是反擊最佳時刻。當然,這必須是在有多餘兵力支援才有辦法做到。
  
  看到這裡,薩摩不覺隨口一問:
  「墨君和溫達那呢?」流亡之島與北方大陸一水相隔,現在戰爭爆發,恐怕無法獨善其身,何況這戰爭的挑起者還是一向將流亡之島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里爾公國?
  
  「墨君和溫達那晚了一天,也離開了,應該是回流亡之島。」葳慕的回答在薩摩意料之內。
  
  經過這段時間,薩摩總算冷靜下來,開始仔細思考起來。
  
  兩方遭襲,照理講他應該立刻回族支援,但是,不知怎的,薩摩非常在意里爾公國和獸人族同時開戰的這個時機…。里爾公國與龍人族交戰已經不只一次,但幾乎每一次都是鎩羽而歸,這次為何開戰?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攻擊的時間點正好是星鎮移防的日子?移防日期一向是龍人族的機密,里爾公國是巧合?抑或是有確實消息來源?獸人與龍人雖不友好,但向來懂得砲口一致對外,這次為什麼會在里爾公國來襲時也跟著開戰?這是勾結嗎?薩摩越想越覺事有蹊蹺。
  
  見薩摩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葳慕忍不住將他心裡面想了很久的事情說出來:
  「薩摩大人,局勢看起來相當不妙,我們是不是應該將族人調回中央大陸?」
  
  薩摩聞言抬起頭來,思索了一會才道:
  「不!還不用。我要你們留在這裡,好好注意帝國的一舉一動,有任何消息都要傳回中央大陸。若是學院出了問題,你們也必須盡力協助。」里爾公國現在大動作對模里邦聯動兵,難保帝國不會趁機有什麼動作。
  
  薩摩這番話就好像是將帝國的一切動靜交給他們,這讓葳慕有些不解:
  「那您呢?」
  
  「我會暫時離開學院。」薩摩毫不隱瞞自己的決定。
  
  葳慕一聽,隨即恍然道:
  「您要去模里邦聯嗎?」
  
  沒想到薩摩卻搖搖頭,莫測高深地道:
  「我另有事情要做,你先交代族人傳訊回去,備而不動。」
  
  「備而不動?」葳慕顯然聽不太懂。
  
  面對葳慕的追問,薩摩微微皺了眉頭:
  「王會知道我的意思,你傳訊回去便是了。」
  
  葳慕聞言,知道薩摩無意多說,匆匆應了聲是,便離開了。
  
  
  當天傍晚,薩摩主動與圖甦聯繫。一開始,薩摩呼喚許久都不見圖甦回應。這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狀況讓薩摩擔憂。莫非是因為戰事吃緊,所以根本無暇理會?幸好,沒多久圖甦便傳來回應。
  
  許久未見,或許是近來戰事頻繁,圖甦看起來有些疲憊。接到薩摩的消息顯然讓圖甦相當驚訝,怔愣了好一會才道:
  「我以為你還在白塔裡。」
  
  「剛剛出來。」薩摩話也簡短,簡單幾個字交代了事,很快便切入正題:「我想知道現在的狀況。」
  
  聞言,圖甦竟然嘆了一口氣。
  
  薩摩見了心中一凜。他從尼路的信中看得出,雖然雙面受敵,但龍人族調度得當,戰況雖然膠著,卻沒有燃眉之危。難不成,戰局又有變化?想到這裡,薩摩心中一動,連忙追問:
  「莫非龍族也…?」
  
  圖甦搖搖頭表示情況並不是如薩摩所想那樣,同時卻又再度長嘆一口氣:
  「龍族目前沒有動兵。」
  
  「目前?」薩摩抓住了語病,繼續問道:「這表示龍族還是有行動了?」
  
  圖甦露出一抹苦笑:
  「沒錯。不久前我才送走龍族的使者。」
  
  使者?龍族和龍人族的使者往來並不是第一次,只是不應該挑在這種時間…。薩摩知道必定還有下文,所以也不急著追問,僅是靜靜聽著。
  
  果然,圖甦接下來便道:
  「那個使者說,如果我族願意歸順龍族,他們將會伸出援手,派兵協助我族對抗里爾公國和獸人族。」
  
  薩摩聞言一愣,忍不住皺著眉,納悶地道:
  「龍族這個提議未免離了譜。」
  
  兩族分離可不是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的,分離上千年的種族不論文化還是社會發展上已經不同,更別說,龍族和龍人族在身體結構上、壽命長短變化上,根本上就已有異,當初也是因為這樣的不同才會分離,現在怎麼會在彼此已經承認各自屬於不同種族的情況下,再提歸順?
  
  「當然離了譜。若他提的是領土割讓,姑且能夠讓人相信,但是…歸順…,這不像湎茲的作風。」圖甦帶著思索的表情說著。
  
  薩摩也覺得其中頗有蹊蹺,嘴上則隨意問:
  「那麼圖爹爹,您答應了嗎?」
  
  「既然已經發現不對,我當然不會答應。」圖甦理所當然地回答,接著露出一個老謀深算的笑容:「但是我也沒拒絕,若沒有查出湎茲究竟在打什麼主意,我不會輕易承諾。」
  
  對圖甦的老謀深算薩摩頗能心領神會,所以也跟著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樣的確比較妥當。」
  
  說到這裡,圖甦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表情又嚴肅了起來:
  「幸好我沒立刻答應,否則恐怕要栽得冤枉。」
  
  薩摩聞言,心中一凜,連忙追問:
  「查出來了?」
  
  圖甦哼了一聲:
  「不用追查,那個使者前腳一走,日鎮便傳來了消息,說龍族公主祕密抵達日鎮。」
  
  龍族公主?薩摩蹙眉回憶…,彷彿曾經聽過龍族公主…。
  
  「妮妮?」薩摩確認地問。如果他沒記錯,龍族公主妮妮正是耐達依三天兩頭奚落班塔耶的重要題材…。
  
  圖甦不知道其中曲折,聞言只是很單純地點點頭,沉重地道:
  「沒錯,龍族公主妮妮傳來消息,說龍族目前已經被魔族控制,龍王湎茲已有三年未在族人面前露面了。」
  
  龍族已經被魔族控制了?!薩摩大感震驚。雖然知道魔族勢力擴展迅速,但什麼時候,竟已經伸到模里邦聯,而他們竟還不知不覺?!當初泖玥與他談論神魔兩族現況時,也未提及龍足以被控制,難道,這消息連神族都不知道?
  
  除了震驚,薩摩心中還有憂心。同樣屬於傳說中的種族,魔族的勢力這麼龐大…,相對於神族…,到目前為止…,似乎不怎麼動啊!這樣不平衡的情勢,實在不太妙…。
  
  就在薩摩思索間,圖甦又繼續道:
  「龍族公主不希望龍人也被魔族控制,所以才冒險離開迷霧之谷,跑到日鎮。」
  
  「如果是魔族…,那我們就不能以龍族一貫的做法來思考了。」薩摩一邊思考,一邊喃喃道。
  
  圖甦心有同感地微微頷首:
  「沒有錯!現在在我們北方的已經不是龍族,而是魔族了。這讓我很不放心…。」說到這裡,圖甦又長嘆一聲。看來,圖甦一開始連嘆兩口氣,愁的就是這個了。
  
  龍族和龍人族雖不算友好,但起碼彼此了解行事風格。以龍族的驕傲,決不會在龍人族危難的這時落井下石,進攻龍人族,但現在,對象換成了魔族,圖甦摸不清看不透,自然要發愁了。
  
  見圖甦這麼擔心,薩摩只好仔細回想在白塔裡的那段時間,所聽到的魔族印象。如果能夠掌握魔族的性格…,應該就能適切安排了。
  
  圖甦發現了薩摩皺眉苦思好一會一直沒說話,好半晌才開口問:
  「薩摩,你在想什麼?」
  
  薩摩眼也沒眨,淡淡地回答道:
  「我在想魔族會怎麼做。」
  
  又沉默了一會,薩摩終於將視線投向圖甦:
  「魔族的性格…我還不太熟悉…。他們似乎也很驕傲,不見得願意與人類這種卑微的種族一起合攻。」
  
  聞言,圖甦大喜,不料薩摩語氣一轉,又顯得不確定起來:
  「但是魔族善變。也難保他們不會因為一時興起而動手…。」
  
  魔族有沒有原則或堅持?對原則或堅持又堅定到什麼程度?這是薩摩心中最沒底的。其實,別說薩摩沒底,就算是神王薩斯也無法肯定回答,畢竟,魔族的善變已經到達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要是真的動手了…,以我們現在的兵力,恐怕無法支應。」圖甦非常老實地指出問題。龍族數量雖少,但魔法武功卻高過龍人許多,要是交戰起來,那戰局只會比其餘兩處還要來的慘烈。
  
  圖甦的擔憂薩摩當然知道,也能體會。雖然他身懷神劍魔刀,但在眼下龍族內部情況未明的情況下,他也不能貿然深入…。何況,他還不知道該不該洩漏身分…。神王的出現只會加劇情勢的緊繃,將人族的注意力都引到龍人族來。所謂物殤其類,神族的出現說不得會逼得人族矛頭一致,這對龍人族的現況恐怕沒有太多正面幫助…。現在只能想個辦法讓魔族不敢貿然動兵…。
  
  想到這裡,薩摩心中一動,一個臉孔頓時浮上腦海。
  「圖爹爹,您儘管放手與里爾公國和龍人族交手,我會想辦法讓魔族不動。」
  
  圖甦一聽,還以為薩摩打算以身犯險,立刻嚴厲地道:
  「我不准你去冒險。」
  
  薩摩聞言一呆,但隨即微笑起來。他從這句話聽出圖甦的確相當重視他,否則不會問也沒問清楚便丟下這句話…。
  
  「圖爹爹,您放心。薩摩不會輕易冒險。」薩摩心裡受到感動,語氣不免柔和起來。
  
  被薩摩這麼一說,圖甦倒是尷尬起來了:
  「我的意思是,你是龍皇的繼承人,一切都要小心謹慎。」
  
  薩摩當然知道圖甦是在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也不與圖甦爭辯,依舊繼續道:
  「薩摩這個方法很安全,請您放心。」
  
  知道薩摩看出他的心虛,圖甦乾咳了幾聲,才道:
  「有把握嗎?」圖甦的疑問帶著不自覺的擔憂。
  
  「九成把握。」薩摩露出充滿信心的笑容。
  
  見薩摩這麼有把握,圖甦總算安心許多。
  
  之後圖甦又告訴薩摩許多兩邊戰況的細節。爲了穩定戰況,靠近戰線的南方星鎮、西方月鎮和後勤的北方辰鎮龍神將固然投入西、南兩線戰爭,就連日鎮的神將也投入戰事。總計,南線戰事由星鎮龍將拿塔主導,神將亞洛從旁協助,另外日鎮神將赫威斯也前來協助,除了負責糧草和人員的調度,也協助候補兵員的整頓和訓練。西線戰事由月鎮龍將弗貝爾主導,月鎮神將梭羅、辰鎮龍將龐度克從旁協助,另外辰鎮神將安多尼爾則負責糧草人員調度。圖甦到目前為止仍坐鎮穆答烏普指揮大局(註)。
  
  龍人族不論男女幾乎人人都是兵,士兵比例僅次於龍族。龍人族總人口六十餘萬,可用兵員便達到四十萬,其中不包括尚在訓練中的十萬子弟兵,這也是龍人族之所以能在模里邦聯佔有一席之地的重要原因。這次戰爭扣掉後勤和留守日鎮與穆答烏普的士兵,可直接上前線的近三十萬人,西、南兩線同時開戰,各領十五萬人。至於里爾公國,光是青龍軍團便出動了十萬人,白虎軍團支援十萬,玄武軍團更是傾巢而出,出動了二十萬。十五萬龍人面對四十萬的大軍,根本不成比例。幸好里爾公國分兵十萬進攻流亡之島,稍稍減了壓力,但長此下去,對龍人族還是相當大的負擔。
  
  萬幸的是,早在之前,薩摩便傳回消息,表示魔、神二族蠢蠢欲動,後來琉璃預言的內容也傳了回去,圖甦早一步備戰並儲備糧食,估計可以撐個三五個月不成問題,加上正在加緊採收的作物,估計可以支撐八個月。只是,這一來,本來打算用在對付魔、神兩族的糧食,等於通通都沒了。若之後再有戰事,糧草便成問題了,更何況接下來可是漫漫寒冬…。
  
  圖甦和薩摩都知道情況不樂觀,但眼下情勢不由人,說不得還是得撐下去。
  
  「尼路表現得很好,用計拖住里爾公國的軍隊,里爾公國目前無法全力進攻伴鎮,伴鎮的壓力紓解不少,真不愧是大長老的孫子啊!」圖甦說著,臉上露出寬慰的表情,可見尼路的表現的確相當可圈可點。
  
  聽到圖甦誇讚尼路,薩摩也跟著露出一個真心的笑容。但隨即又想起一事,連忙問道:
  「里爾公國是趁著星鎮移防時進攻的,圖爹爹怎麼看?」
  
  提到這點,圖甦表情凝重中還帶著痛恨:
  「不可能是巧合,絕對是內奸!」
  
  是內奸嗎?薩摩不敢肯定,卻也不敢貿然排除這個可能性。
  
  發現薩摩的遲疑,圖甦疑惑了:
  「難道你有別的發現?」
  
  發現是沒有…,只是一種想法而已。但是,一切都不確定,薩摩也不能輕易論斷,猶疑了一會,終究只是搖搖頭:
  「沒有。」頓了一頓,薩摩又接著追問:「既然是內奸,圖爹爹心裡有底了嗎?」
  
  聞言,圖甦苦惱地皺起眉,懊惱道:
  「目前還沒有眉目…。」其實,目前其他嫌疑犯都在圖甦的監控之下,只餘八位龍神將…。難道會是他們嗎?圖甦壓根不認為八位龍神將會出賣龍人族。
  
  知道圖甦還在爲此事苦惱,薩摩更堅定自己的決定了。
  「圖爹爹,我暫且不回族了。」
  
  圖甦不曉得薩摩心中的打算,聞言倒是大方答應:
  「你還沒研究出結果嗎?現在戰況穩了,你留在那裡也無妨。」
  
  「我要到里爾公國去。」薩摩老實說出自己的決定。
  
  里爾公國?圖甦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兩國交戰,你要到敵國去?未免太過危險了。」言下之意便是不認同了。
  
  薩摩早料到這種結果,便將心中備好的說辭說出:
  「我當然會換個身分去。要查出究竟誰洩密,里爾公國也是一條路。」
  
  這個理由顯然還不能完全說服圖甦,只見他眉頭依然緊鎖:
  「查內奸就算在族裡也能查,不必冒險。」
  
  對此,薩摩並不認同,很快便搖頭道:
  「這件是必須早點查出,否則早晚我們還要多吃一次虧。我去里爾公國,圖爹爹在邦聯調查,很快就會有結果。」
  
  其實圖甦也是一直擔心內奸究竟洩漏了多少機密,所以急著想找出洩密者。薩摩這番話說到圖甦的心坎裡,一時之間,圖甦竟不知該不該反對。
  
  見圖甦臉上還有遲疑,薩摩連忙又道:
  「您放心!我會隨時與您保持聯繫。」
  
  此話等於承諾,從現在開始,薩摩不會單方面停止感應,讓圖甦可以隨時掌握狀況。這一來果然讓圖甦安心許多,只見圖甦思索了一會,終於點頭答應:
  「你要去便去吧!只是一切小心。」
  
  
  註:龍人族八大龍神將的配置如下:日鎮,東方龍將,東方神將赫威斯;月鎮,西方龍將弗貝爾,西方神將梭羅;星鎮,南方龍將拿塔,南方神將亞洛;辰鎮,北方龍將龐度克,北方神將安多尼爾。其中東方神將赫威斯是明斯克的父親,兩父子同樣的不擅言詞;北方神將安多尼爾是漢斯的父親。與赫威斯父子不同,安多尼爾父子性格完全相反,安多尼爾溫文儒雅,滿身書卷氣,滴酒不沾,偏偏漢斯粗神經直線條,渾身蠻氣,喝酒就像喝水。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