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等待的人鬆了一口氣之後,又有心情閒聊了。
  
  「你們都不知道,剛剛大師看過來,我差點以為我的呼吸停了哩。」一名婦人摸著臉,有點害羞地道。
  
  話匣子一開,眾人立刻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別說你,你看剛剛那個人還囂張得?大師不過講幾句,看!乖得像什麼似的!」方才力主不願青年插隊的男子這會顯得有些得意。
  
  此話一出,眾人深有同感,連連點頭同意。
  
  「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看到像大師這樣的人啊!看到大師,我就想,真正的大人物就是這樣啊!」一名老人嘆息地道。
  
  「是啊!我都以為大師一定不會理我們了。」一名男子也跟著附和。
  
  另一個老人咳了幾聲,臉上帶著懷念的神情:
  「我記得…以前也看過像大師這樣的人…。」
  
  聞言,眾人都好奇了,連連追問那人是誰。
  
  老人嘆了一口氣,猶豫了一會才壓低聲音道:
  「我們前一任首席預言師,那坦‧埃森。」
  
  此話一出,現場立刻鴉雀無聲,只餘幾聲錯落的嘆息…。
  
  那坦‧埃森,因為噬巫事件而成為禁忌話題的前任首席預言師,曾經是公國的驕傲啊!雖然不能說,但是公國所有三十歲以上的人都記得這個人。
  
  「我還記得,有一年祭典,大旱呐!作物都枯死了,沒有糧食,也不知道餓死多少人。那坦大人才當上首席預言師一年。站在祭壇上,爲我國祈雨。他說:請大神詹卡拉‧納恩司鐸將災禍降於他一人,將恩澤留給里爾公國。話才說完哩!雨就下下來啦!看到雨,大家都哭成一片了…。」老人低低地說著,不覺便流下兩行老淚。
  
  不只老人,眾人也偷偷抹淚。那坦‧埃森擔任里爾公國首席預言師不過十年,卻被譽為歷代最接近詹卡拉‧納恩司鐸的人。精準的預言、慈悲的心腸,雖然成為禁忌話題,民間依舊有不少人偷偷懷念他。
  
  老人嘆了一口氣,遺憾地道:
  「結果,第十年,才十年啊!那坦大人,那一家…死的、逃的,通通都散了…。」老人的聲音聽來有些哽咽。
  
  「我父親說了…,那坦大人一家,爲我們公國擋了一次災。」一名男子感觸萬分地道。
  
  老人點點頭,似乎也認同這一點。
  
  「現在那約家雖然是那坦家的旁支,但是…差多了…。」老人搖搖頭,無奈地道。
  
  眾人無言,如今的首席預言師他們都看過,每年一次的祭典,站在祭壇上,雙眼只看著王位,卻從沒正眼看過大神和人民的那個人…。
  
  
  當薩摩終於可以跟著青年離開時,天色已經暗了。青年先是領著薩摩來到一處人家,輾轉搭上一輛一般有錢人家都會擁有的小型馬車。
  
  馬車上,青年才說出此行的目的地:
  「家主人是前宮廷侍衛長哈托‧丹尼諾,因為哈托大人被惡夢所苦,夫人特別命在下請大師前去爲大人占夢。」
  
  「占夢?」薩摩有些兒納悶。
  
  占夢是非常初級的占卜,哈托‧丹尼諾雖已卸任宮廷侍衛長職位,但總還算貴族,難道不能求助於神殿的預言師?據他所知,神殿中,除了首席預言師,還常設十名頂級預言師,一般王公貴族若遇上疑難雜症都會到神殿去。來到里爾公國才五天,薩摩的目標雖然放在貴族,但也沒想過會這麼快。他本來打算先吸引一些富商,再經由這些管道接觸貴族。沒想到竟然是貴族先一步找上了他。
  
  青年看出薩摩的疑惑,苦笑著道:
  「是啊!夫人是這麼講的。」看來青年也覺得自己的主人找上薩摩,根本是捨近求遠了。
  
  薩摩點點頭表示了解,便不再說話。是不是占夢,薩摩不能肯定,但不求助神殿預言師這件事,本身就透著蹊蹺,薩摩感到有些好奇了。
  
  馬車走了兩刻鐘,估計已經快要抵達葉都核心的貴族區域時,終於停下來了。青年首先跳下馬車爲薩摩開門。
  
  薩摩下車,看到的是一座小門,馬車就停在門前。門後是滿園的花木和一條小徑,陰暗暗的,盡頭是一扇雕花木門,一盞油燈掛在門邊建築物的牆上,顯得有些孤零零。
  
  這情景跟薩摩的想像有些出入。在薩摩想像中,貴族的宅邸起碼要如同之前密直市人口販子交易的地方一樣,是一個奢華到極致建築。
  
  想到這裡,薩摩凝目望去,敏銳的雙眼果然看到一棟大得驚人的建築物,建築物的另一邊燦亮亮的,像是燈火通明的模樣。
  
  這裡…不是大門。薩摩終於發現這一點。
  
  「…這是後門。對不起,夫人交代讓您委屈從這裡進去。」青年看著薩摩恍然大悟的表情,愧疚地道。
  
  聞言,薩摩應該生氣,但他卻沒有。因為,這個青年口中的夫人越是小心謹慎,就表示薩摩可能得到的訊息越是隱密。戰爭時期草木皆兵,這名夫人這麼隱密行事,會不會跟戰爭有關呢?薩摩心裡有著小小的期待。
  
  青年領著薩摩穿過小門,掏出鑰匙打開雕花木門。木門之後明亮許多。一條又寬又高的廊道兩旁每隔一段距離便懸著一盞油燈。青年領著薩摩走過廊道,又穿過好幾扇奢華的拱門,才停在一扇門前。一樣的雕花木門,不同的是,這扇比起方才那扇後門大了足足兩倍,上頭的浮雕精緻華美,還鑲著銅飾。
  
  青年規規矩矩地在門上敲三響,便躬身等著。
  
  一會,裡頭慢悠悠地傳來一道女聲:
  「庫多嗎?」
  
  青年聞聲,立刻揚聲回應:
  「是的。杜斯妥先生已經請來,夫人要立刻見他嗎?」
  
  此話一出,裡頭立刻傳來焦急的聲音:
  「立刻讓杜斯妥先生進來。」說完,兩片華美大門立刻打開,一間豪華的房間立刻落入眼簾。
  
  房間寬敞,除了一扇已經以窗簾掩上的大窗之外,兩面牆壁掛滿畫作,每幅畫都以鑲著晶石的黃金框框著。畫作之前是雕花長桌,桌上擺著一個個晶石製品,有些甚至還是魔晶石。挑高的天花板上是一盞全以黃水晶構成的水晶燈。淡淡的魔法元素在水晶燈裡流動,水晶燈也因此泛出柔和的黃光。在這個晶石代表財富的世界,這滿屋子的晶石製品,突顯了這家主人即使從宮廷侍衛長的職位退下,依舊是財富驚人。房間的正中央,橫擺著一個橢圓形長桌,光滑亮眼的晶石桌面,考究奢華的鑲金桌角。桌子正中央是一隻花瓶,上面插著鮮豔的花朵。桌子外圍擺著十張舖著軟墊的椅子,每張椅子旁還擺著一張小几。現在,其中一張椅子上坐著一名頭髮高盤的貴婦人,一身絲緞長袍,脖子、手腕、手指,掛滿美麗而精緻的首飾,略帶豐腴的臉,粧點得既艷美又端莊。婦人右手邊的小几擺著一副茶具,淡淡花果香隨著熱氣從杯子裡飄出。兩個同樣衣著的少女站在婦人身後,一人爲婦人搧風,一人則替婦人隨時斟茶。
  
  薩摩的目光很快掃過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除了眼前的三個女人,房中再無別人了。那名貴婦人,不用說,便是青年口中的夫人了。
  
  就在薩摩思索間,那名貴婦人突然揮揮手道:
  「你們都下去,我有話要跟杜斯妥先生說。」
  
  此話一出,兩名少女一躬身首先離開,青年猶豫了一下,也跟著離開,還順手帶上大門,將薩摩留在房間裡。
  
  不想再去猜測,薩摩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邁步向前,在貴婦人前面三尺處停了下來。
  「夫人您好。聽說您要占夢,不知是什麼夢?」
  
  貴婦人仔細看著薩摩,好一會,突然嘆了一口氣:
  「聽說杜斯妥先生對占卜預言相當專精,希望不會讓我失望才好。」
  
  聞言,薩摩心中打了一個突,但未及薩摩深想,貴婦人又開口道:
  「其實,我找你既不是要占卜也不是要預言。」
  
  那…?薩摩有些糊塗了。派人找回一個占卜師卻不是爲了占卜或預言?
  
  「請夫人明示。」薩摩簡單表達自己的不解。
  
  貴婦人顯得欲言又止,好一會才道:
  「我想知道,你能不能了解詹卡拉‧納恩司鐸大神的諭示。」
  
  詹卡拉‧納恩司鐸大神的諭示?薩摩來到里爾公國這段時間,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這麼問他。儘管所有里爾公國的人都相信,預言和占卜是詹卡拉‧納恩司鐸賜予的力量,也認定占卜師和預言師是受到神所眷顧的一群,但是,誰都不會認定,占卜師和預言師絕對能夠了解大神的諭示。如果要說誰有資格接近詹卡拉‧納恩司鐸,那就非首席預言師莫屬了。貴婦人為什麼想了解大神的諭示?
  
  「不知夫人想知道什麼?」薩摩語帶保留地試探道。
  
  此話一出,貴婦人似乎生氣了:
  「你只要告訴我,你能不能?」
  
  薩摩挑挑眉,乾脆豁出去:
  「在下並沒有嘗試過,無法保證。」
  
  薩摩這句話似乎讓貴婦人大為喪氣,只見她突然站起來,來回踱步。
  「難道…只能靠那約大人嗎?」貴婦人一邊踱步一邊喃喃自語。她已經找過不少人,但是卻沒有哪一個預言師或占卜師敢向她保證…。
  
  雖然貴婦人的聲音相當小,但是薩摩還是耳尖聽到了。他聽得出來,貴婦人似乎有什麼麻煩不能經由那約‧土靈解決…。至於,那約‧土靈…?
  
  「雖然不能保證,但在下可以嘗試看看。」薩摩決定不放過這次機會,他想知道,貴婦人不想讓那約‧土靈知道的秘密究竟是什麼。
  
  此話一出,貴婦人雙眼一亮:
  「真的嗎?你有把握?」
  
  薩摩壓根不相信什麼大神,當然也說不上什麼把握,所以他不正面回答,反而反問道:
  「您也必須試試看,不是嗎?」
  
  貴婦人眼神一暗,反覆想著薩摩所說的話,良久,貴婦人突然雙眼銳利地看著薩摩,嚴肅道:
  「接下來的話,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否則我會讓你了解哈托家的力量有多大…。」
  
  貴婦人語帶威脅,更讓薩摩相信這個賭注下得值得。在心中對貴婦人的威脅嗤之以鼻的同時,薩摩表面也不忘裝得誠惶誠恐:
  「安森曉得。今日所聞必不傳第三人耳。」
  
  看到薩摩惶恐的表情,貴婦人安心地笑了,這才又坐回椅子上,端起小几上的杯盤,啜飲幾口茶,臉上漸漸浮上擔憂。
  
  貴婦人放下茶杯,嘆了一口氣道:
  「你應該知道了,我丈夫本來是宮廷侍衛長,十二年前,我丈夫奉命去做了一件現在想起來應該是忤逆大神旨意的事情。」
  
  十二年前?一道靈光一閃而過,薩摩還來不及捕捉,貴婦人的聲音又繼續響起:
  「從那天之後,我的丈夫就變了。他以前是個好爸爸,天天準時回家,但是,那天之後,他不回來了,就算回家也是喝得大醉,睡覺也常常突然大呼小叫。他的脾氣變得很糟,亂發脾氣亂摔東西。我當時還不知道為什麼,我以為他只是暫時心情不好,沒想到他竟然辭掉了工作。」貴婦人的語氣相當哀怨,畢竟宮廷侍衛長可是貴族擠破頭都想要的職務,她的丈夫竟然辭了它!!
  
  貴婦人沉浸在回憶中,薩摩靜靜地聽著。
  
  「辭職之後,他還是一樣,每天出去外面賭博、喝酒,把我和孩子丟在家裡不聞不問。每次問他,他就發瘋似的摔東西。我去找大神祈禱,大神卻連一點指示也沒給我。我問了好多預言師,卻沒有人知道我的丈夫究竟怎麼了。直到五年前,我丈夫從惡夢中醒來,才告訴我一切。我聽完我丈夫說的話,我就知道,我們被大神懲罰了。」貴婦人說到這裡又嘆氣了,端起茶杯想喝口茶,卻發現茶都涼了,只好又放回桌上。
  
  貴婦人撇了薩摩一眼:
  「前任的首席預言師你應該聽過吧?」
  
  薩摩點點頭表示回答。他不僅聽過,還跟他關係匪淺呢!看來,這家人的秘密竟是和那坦‧埃森有關哩。
  
  「那坦家是大神眷顧的家庭,也是公國的支柱。當年,噬巫事件,王命令燒死那坦‧埃森。我的丈夫就是負責執行的人…。」貴婦人打了一個寒顫,抖著聲音道:「燒死那個距離大神最近的男人是多大的罪啊!儘管王說那坦大人犯了罪,大神不會袒護,但是每個執行的人都蒙著臉,大家都怕被大神懲罰。我想不到,這些人裡面竟然有我的丈夫!!」
  
  薩摩聞言,心頭猛跳。他本來就認為噬巫事件必有蹊蹺,沒想到竟然會遇上直接參與此事的人,這倒是意外的收穫,只不知這個人究竟知道多少內情。
  
  貴婦人說著,痛苦地蒙上臉:
  「我的丈夫說,執行任務完後的晚上,跟著他一起去的人就有三個人自殺了。我丈夫很痛苦,每一天、每一天,都有人自殺、發瘋,都是跟他一起去的同伴啊!他只要閉上眼睛就會看到那坦大人在火焰中盯著他看的那雙眼睛。只要一安靜下來,他就聽到許多人在責罵他。所以他才會喝酒麻醉自己…,才會辭掉工作。我知道,這是大神在譴責他,我丈夫也知道,他說,若不是爲了我和孩子,他也想自殺…。」貴婦人啜泣了起來。
  
  雖然薩摩並不認為那些人的發瘋和自殺與大神有關,但由此卻可以看出那坦‧埃森在里爾公國人民心中的地位不是普通的重要。聽到這裡,薩摩已經可以猜出貴婦人究竟要他做什麼了…。
  「您的意思是希望我能知道詹卡拉‧納恩司鐸大神的旨意嗎?」
  
  貴婦人從回憶中醒來,聞言立刻含著眼淚點點頭:
  「沒有錯。我想請求大神原諒我的丈夫,十幾年了,也夠了。」
  
  薩摩對此相當不以為然,他認為哈托‧丹尼諾之所以惡夢連連是因為良心譴責,而良心譴責應該不是十幾年可以沖淡的。這話薩摩當然不會說出來,不但不說,薩摩還想趁這個機會突破哈托‧丹尼諾的心防。他相信,真實參與噬巫事件的哈托‧丹尼諾一定知道一些外界所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這裡,薩摩心中已有決定,假做沉吟思索之後才道:
  「我可以試試看。不過為了表示誠意,我請求大神諭示時,哈托大人最好在場。」
  
  貴婦人聞言猶豫起來:
  「我丈夫不久就回來了,只是…,他總是喝得醉醺醺才會回來。這樣不會對大神不敬嗎?」
  
  薩摩心中一喜,連忙回答道:
  「哈托大人是因為大神的懲罰才會變成這樣,大神是不會生氣的。」他就怕哈托‧丹尼諾太過清醒,這樣可就不利他動手腳了。
  
  貴婦人對薩摩的解釋有些半信半疑,開口又想追問,門外又傳來敲門聲:
  「夫人,大人回來了。」是那個青年的聲音。
  
  貴婦人一聽,顧不得再問,連忙揚聲對外面道:
  「快將大人扶回去房間,我等會就去。」說完,貴婦人見薩摩在一旁聽,不由露出一抹苦笑:「我丈夫喝醉了,常常大吵大鬧,旁人拿他沒法,還是要我去才行。杜斯妥先生要跟我去看看嗎?」
  
  當然是要去了!薩摩點點頭,煞有其事地道:
  「如果可以,看看大人的狀況應該可以幫助我判斷大神的旨意。」
  
  貴婦人聞言,倒是急了起來:
  「真的嗎?那快些跟我來。」說著拎著裙擺快步走出房間,薩摩自然連忙跟上。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