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穿過迴廊,拐了好幾個彎,來到一個房門虛掩的房間,領路的貴婦人才腳步一頓:
  「這裡便是了。」說著推開門走了進去。
  
  雖然沒有方才那間房間的誇張大門,但裡面的空間卻不惶多讓。先走過擺放著簡單而精緻桌椅的前廳,一張豪華的大床出現在眼前。僕人們來來去去忙著,有人端水,有人倒茶,有人忙著清理滿地穢物。大床上橫躺著一個男子,外衣已經脫下,只穿著內衣,幾個人七手八腳地將男子在床上扶正。男子並不安分,嘴巴一邊不知所云地大呼小叫,一邊手腳並用,將幾個僕人踢得東倒西歪。
  
  貴婦人對這種狀況似乎很熟悉了,也不見驚訝,很快便指揮著僕人將一切收拾乾淨,接著來到床前,像哄小孩似的,一邊在床上男子耳邊柔聲說著安慰的話,一邊伸手輕拍男子胸膛。
  
  這一走近,薩摩總算看清楚床上的男人。這個前宮廷侍衛長的男子─哈托‧丹尼頓,兩鬢斑白,凹陷的眼窩,瘦削的臉頰,滿臉皺紋,看起來蒼老得驚人。若不是出現在這間大宅裡,誰能猜到這麼憔悴的男子,竟然會是一個生活富裕的貴族?
  
  看來,就如貴婦人所說的,哈托‧丹尼諾這十幾年被自己的心折磨得不輕…。
  
  看著貴婦人忙著安撫床上還在胡言亂語的男子,薩摩心中一動,緩步上前,輕聲道:
  「夫人…,讓在下試試可好?」
  
  貴婦人聞言回頭看著薩摩,有點懷疑,但看薩摩似乎相當自信,再看自己的丈夫的狀況,終於退離床邊。
  
  薩摩走到床邊,左手悄悄按著哈托‧丹尼諾的手,右手則懸於哈托‧丹尼諾額頭上方,嘴里喃喃有辭地道:
  「在詹卡拉‧納恩司鐸的光輝之下,夢魘遠離,讓一切歸於平靜…。」
  
  這是里爾公國很常見的小儀式,用來驅離夢魔。里爾公國的人民一但做惡夢,都會找預言師進行這種簡單儀式,據說便能換得好一段時間的好夢。為了偽裝成預言師,薩摩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喃喃唸完一串儀式咒語,薩摩右手在哈托,丹尼諾額頭上一彈。說也奇怪,就這一下,哈托‧丹尼諾突然安靜下來,不一會便發出規律而安穩的呼吸聲。
  
  見狀,貴婦人呆了。這個方法貴婦人不是沒用過,她甚至是請神殿的頂級預言師來舉行儀式,但不論重複幾次,她的丈夫都非得鬧半個時辰以上才會慢慢安靜下來。頂級預言師表示,這是她的丈夫違背大神的旨意,儀式才會無效,這讓貴婦人更相信自己的丈夫的確惹怒了大神,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一個人可以成功利用儀式讓她的丈夫安靜下來?!
  
  貴婦人吃驚之後,緊接著是狂喜。這個占卜師貴婦人對他本來不抱太多期待,但現在看到這一幕,頓時信心大增。果然就如傳言中所說的,此人雖只是占卜師,但能力卻有預言師那麼高!
  
  眼角瞥見貴婦人驚喜的眼神,薩摩知道他的策略成功了。他當然不是真的會驅逐惡夢,事實上,薩摩只是偷偷將神能送進哈托‧丹尼諾的體內,直擊大腦。酒醉的人只不過是神經亢奮,薩摩用神能撫平腦中的能量波動,哈托‧丹尼諾大可以好夢連連。薩摩費事這麼做的原因,自然是為了讓貴婦人更死心塌地地相信他。幸好,掌握神能之後的薩摩對能量的體悟已然今非昔比,否則還不一定能果斷地利用這種方法取信貴婦人哩!
  
  打鐵趁熱,薩摩趁著貴婦人深受震撼的這時,薩摩立刻進行他的下一個計畫:
  「夫人,趁著大人安靜下來,我想試試聆聽大神的諭示。能不能請夫人暫且迴避,並且暫時別讓其他人接近這個房間?」
  
  貴婦人聞言立時省覺,忙不迭地道:
  「當…當然可以…。你…大師盡量…。」貴婦人這會連稱呼都變了。
  
  待貴婦人領著僕人退去之後,薩摩環視偌大房間,思索了一會,終於決定動一點小手腳。
  
  他必須預防他人窺視,發現他的舉動。於是,薩摩運起神能。在雙眼金芒大盛之下,薩摩雙手平托,掌心浮著一顆七彩光球,顏色在光球中流動,十分美麗。
  
  「聽吾之命,跟隨窺視者之心,幻化型態!」薩摩低聲呢喃。
  
  隨著聲音,七彩光球飄離掌心,在房間繞了一圈,停在薩摩上方,聽得「波」一聲,光球破裂,七彩光芒立刻往四周竄流而去。
  
  這也是結界的一種,但是卻不是現今的人類或精靈能夠掌握的結界。這個結界使用了四周所有元素,是屬於神族的高等力量─迷障術。來人到此,便會被心裡的想像迷惑,以為他看到了真實,其實成現在他眼前的,只是心中的幻影罷了。這種法術,對於迷惑人類或是低等魔、神族效果顯著,但若是遇到與施術者同等級的神族或魔族人,迷障很容易便會被破去。
  
  在里爾公國,薩摩一點也不擔心這一點,所以他很大膽地使用這個神族法術,目的就是避免人們無謂的好奇心發現他的真正目的。不過,薩摩卻想不到,這個法術的確掩蓋了他的行動,卻也造成往後他莫大的麻煩。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話說薩摩完成迷障術之後,才放心地看向床上睡得恁熟的哈托‧丹尼諾。
  
  伸手按住哈托‧丹尼諾的頭,大拇指扣著哈托‧丹尼諾的眉心,其餘四隻手指則按在他的頭頂。白光一現,薩摩閉上了眼睛。
  
  突然,薩摩發現自己騎在馬上,走在筆直寬敞的道路上,馬蹄踩在硬石板地面上,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薩摩知道,他已經來到哈托‧丹尼諾的回憶中,他所看見的,其實是哈托‧丹尼諾當年所看見的。眼前陌生中帶著熟悉的景象,應該便是當年皇宮外的都城大道,雖然有些不同,但還看得出來。
  
  爲了完整知道當年發生的事,薩摩用了最冒險的方法,也就是漩神術的其中一個方法。大部分使用漩神術,都用一問一答的方式問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但漩神術還有另一個施展方式,可以更完整地知道所有事情,那便是將意識潛入被施術者的記憶中。因為花的心力太大,加上被外界打擾時容易造成功力損傷,所以大部分神、魔族人施展此法,都不會使用後者的方式。薩摩為了得知一切,自然顧不了這麼多。
  
  哈托‧丹尼諾騎著馬,他剛交班,正打算回家歇息。這些日子宮裡不平靜,死了好些個王子、公主、嬪妃、侍女和執勤的士兵,許多高官也莫名其妙地暴斃,可真把他累翻了。
  
  「大人,上頭有查出什麼嗎?」跟隨在哈托‧丹尼諾半個馬身之後的士兵壓低聲音問道。
  
  哈托‧丹尼諾搖搖頭:
  「能查出什麼?連死因都查不出來啊!突然口鼻溢血而死,沒有外傷,卻又不是中毒。唉…。」
  
  士兵沉默了一會,又怯怯地問道:
  「會不會像傳說的那樣,是…是那坦大人……?」
  
  「胡說!」哈托‧丹尼諾斥道:「那坦大人已經預言過了,這是我國無法避免的災禍,跟那坦大人沒有關係。」
  
  士兵還有些遲疑:
  「可是…預言是那坦大人說的,誰曉得他有沒有…。」
  
  士兵的聲音驀然中斷,因為哈托‧丹尼諾已經狠狠地瞪住他:
  「預言也可以亂講嗎?大神會降下懲罰的!」
  
  此話一出,士兵也無話了。
  
  哈托‧丹尼諾嘆了一口氣,猶豫了一下,環視四周,發現沒人注意他們這邊,這才道:
  「你不知道,那坦大人的預言實現了,兇手一定就是那個人,只是找不到證據而已。」
  
  聞言,士兵精神來了,連忙問道:
  「誰?大人已經知道了?」
  
  哈托‧丹尼諾長嘆一聲,喃喃道:
  「…狼子野心,動搖國本。」
  
  八字一出,士兵立刻倒抽一口涼氣:
  「您是說…四王…」這句話在貴族內部悄悄流傳,雖然沒有人敢大聲宣揚,但知情的都知道,這是那坦‧埃森,對那名曾經傑出到八千寵愛集一身的王子,所下的預言…。
  
  「噓!」哈托‧丹尼諾連忙示意噤聲:「要是傳出去,小心掉頭!」
  
  士兵立刻驚覺,連忙捂住嘴巴,見四周沒人發現他的動作,這才又開口低聲問道:
  「他…他怎麼敢做這種事,大罪啊!」蓄意謀殺貴族,而且還是連續…。
  
  「我怎麼知道?」哈托‧丹尼諾沒好氣地瞪了士兵一眼,才又無奈地道:「權位誘人吧…。」
  
  士兵沉默了一會,突然問道:
  「難道…王…王不知道嗎?」
  
  哈托‧丹尼諾翻了翻白眼:
  「你以為我這麼大膽,敢隨便指誰是兇手嗎?」
  
  士兵一愣,訥訥地道:
  「您…您是說…?」
  
  「當然是王說的,我只是在旁邊聽見罷了。」哈托‧丹尼諾又嘆氣了。
  
  士兵也跟著嘆氣:
  「要是當年聽左相的建議,把他殺了,也省下這些大禍,偏偏王心軟。現在要殺,可要講求證據了。」
  
  哈托‧丹尼諾不語。如果王要殺死那個人,隨時都可以,只是王還不想放棄那個他曾經那麼寵愛的兒子…。
  
  伴著喀啦喀啦的馬蹄聲,兩人沉默著。就在這時,後方傳來又急又快的馬蹄聲,轉眼一匹馬超過哈托‧丹尼諾。馬上之人一拉繮,馬身一扭,立刻橫著停在哈托‧丹尼諾之前。在哈托‧丹尼諾開口喝問之前,馬上之人已經跳下馬,跪在地上,一邊喘一邊發抖:
  「哈托大人,快…!王…王駕崩了!!」
  
  「什麼?!」這消息恍若晴天霹靂,將哈托‧丹尼諾打得懵了。
  
  「王在獵場突然駕崩,大臣們都慌了,那坦大人悄悄命屬下回宮通知哈托大人應變。」報訊的士兵以為哈托‧丹尼諾沒聽清楚,立刻又補充解釋。
  
  這會,哈托‧丹尼諾總算回神,二話不說,勒馬回頭,往皇宮急馳而去。
  
  一進皇宮,哈托‧丹尼諾立刻直奔國王寢宮,從國王交代的地方拿出一只錦盒。
  
  「丹尼諾,如果我也出了事,你就把這個交給左相。」國王在兩天前才說過這段話,哈托‧丹尼諾還安慰他不要杞人憂天,沒想到…。
  
  這一定是國王的遺囑…。哈托‧丹尼諾捧在手上,突然覺得全身怕得發抖起來。急急忙忙往外走去,腳下卻一拌,捧在手上的錦盒掉在地上,跳出一片四周畫有王家花紋的長形木片。哈托‧丹尼諾不想看,但是朱紅色的字卻自動跳進他的眼睛:
  「誅四子,立五子為王。」簡單的幾個字因為下面印著的國王印章,顯得特別沉重。
  
  哈托‧丹尼諾心頭一跳,連忙撿起木片放入錦盒當中,正想走出去時,突然聽得外面傳來腳步聲。哈托‧丹尼諾心臟幾乎跳出喉嚨,直覺奔入內室,翻過後窗,小心翼翼地躲在窗下草叢。
  
  腳步聲進了國王寢宮,接著便傳出翻箱倒櫃的聲音。哈托‧丹尼諾知道是誰了!所以他更恐懼了。王駕崩的消息剛傳回來,在所有都城的人都不知道這個消息時,那個人已經早一步來翻找王的寢宮。這代表什麼?這代表這一切都是他計畫好的!
  
  「找不到!」裡面傳來這樣的聲音。
  
  「繼續找,等一下進來這裡的人,見一個殺一個。」冷酷的聲音隨即命令。
  
  哈托‧丹尼諾聞言,全身盜出一身冷汗。幸好他早一步離開,否則……。
  
  看著手上的錦盒,哈托‧丹尼諾猶豫了。看情況,四王子的勢力已經控制了宮廷,他若是拿了這錦盒出去,會不會反而遭禍?哈托‧丹尼諾有些舉棋不定。
  
  
  大臣們陸續回到都城,那坦‧埃森護著王的遺體回到葉都。國王駕崩的消息傳遍公國,悲傷瀰漫在這個國家的所有角落。
  
  哈托‧丹尼諾夾在百官之中看著護送遺體的行伍,內心很痛苦。他終究不敢將錦盒交給左相,反而將它埋在樹下,但他很快就後悔了。因為就這麼短短的時間,左相竟然被冠上謀逆罪,被右相命令司兵長在宮門前處死了!哈托‧丹尼諾這時才懂,左相一定是王托付處理遺囑的人,如果他立刻將遺囑交給左相,那麼不僅右相無法殺死左相,還可以經由左相的力量,將情勢逆轉過來。起碼,不會像現在一樣,所有官員一面倒地傾向四王子!
  
  是他的錯啊!自從成為宮廷侍衛長之後,哈托‧丹尼諾便小心翼翼地讓自己不犯錯,沒想到第一次犯錯竟是這麼大的錯誤!他後悔極了。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那坦大人了。如果那坦大人可以撥亂反正,那麼他的錯誤便有補救的機會。
  
  
  所有大小官員一回宮立刻進行會議,討論下一任王位的歸屬。那坦‧埃森也跟著進去了,直到入了夜,宮廷四處都掌起燈,官員才陸續走出會議廳。
  
  哈托‧丹尼諾一直在外面候著,好不容易等到那坦‧埃森走出會議廳,那坦‧埃森臉上沉重的表情卻讓哈托‧丹尼諾全身涼了半截。
  
  那坦‧埃森也發現了哈托‧丹尼諾的存在,停下了腳步。
  
  「那坦大人…我…我…對不起…。」哈托‧丹尼諾緩步上前,愧疚無已地道。
  
  那坦‧埃森,一向儒雅冷靜的男子,第一次讓哈托‧丹尼諾聽見他的嘆息:
  「你沒有將王的遺囑交給左相。」
  
  哈托‧丹尼諾聞言心慌了起來:
  「這…我…王的遺囑我還留著……。」
  
  哈托‧丹尼諾想告訴那坦‧埃森,他隨時可以把遺囑交給那坦‧埃森公佈,沒想到那坦‧埃森卻舉起手阻止了:
  「沒用了。左相是唯一適合宣讀王遺囑的人。我雖是首席預言師,卻無權命令百官,王既已回歸大神懷抱,我就只能等著下一任王即位。」說到這裡,那坦‧埃森顯得憂心忡忡。
  
  不用那坦‧埃森說明白,哈托‧丹尼諾也知道,會議的結果定是四王子了。沒有了左相,就算擁有遺囑,誰又敢與現在掌握大權的右相抗衡?右相支持四王子已經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實了!哈托‧丹尼諾的懊悔更深了。
  
  對於這種結果,那坦‧埃森顯得豁達得多。
  「罷了!這終究是躲不掉的災禍。」說完,那坦‧埃森翩然離去。
  
  
  四王子即位了,第一道詔書是賜死那坦一家。哈托‧丹尼諾恐懼了…。這段時間,所有偏向左相的大臣通通被羅織罪名,啷噹下獄,就連偏向左相的富商也不能倖免。所有異議份子都慘遭橫死,公國上下,只允許一種說法,那便是,所有王室貴族的死亡,都是那坦‧埃森的噬巫妻子,惹怒了大神,所降下的災禍。
  
  詔書一下,一夜之間,那坦家大大小小死的死,逃的逃,那坦‧埃森和他的妻子被捕時,全無反抗。押往皇宮途中,葉都人民夾道哭喊,比起國王的駕崩,支撐里爾公國信仰的那坦一家的崩垮,壓垮了公國人民。
  
  那坦‧埃森是最接近大神的人,代表大神的所有思維,是不能褻瀆的。
  
  公國震盪了!那坦家是公國的支柱,代代傑出的首席預言師,既爲公國擋災避禍,又爲公國出策治國。里爾公國籠罩在前所未有的惶恐當中,各地神殿陸續傳來的不祥預兆更讓公國人心惶惶。
  
  哈托‧丹尼諾看到了這一切,內心的痛苦更甚。
  
  但讓哈托‧丹尼諾更加恐懼的是,他接到了命令。命他執行那坦‧埃森的火刑!!
  
  燒死神的使者!這是多大的罪?!死亡與接受命令,哈托‧丹尼諾掙扎,最後還是遵循本能,痛苦地選擇苟且偷生。
  
  火刑前一個晚上,所有收到命令的人聚在一起。誰都沒有講話,就這樣沉默著到天明。
  
  火焰熊熊地燒著,除了奉命而來的官員,沒有任何人來看執刑的過程。所有人都集中在神殿里祈禱,祈禱大神息怒。
  
  綁在柱子上的那坦‧埃森,從頭到尾都很平靜,讓蒙著面執行火刑的他們更加痛苦。他的妻子與他一樣勇敢,這個美麗的人兒曾經讓多少人迷醉?落難的她,依舊美麗,與他的丈夫一起受刑,卻仍是如畫般美麗。
  
  哈托‧丹尼諾雙眼無神地看著熊熊烈火,腦中則不斷響著方才將那坦‧埃森綁上柱子時,那坦‧埃森在他耳邊說的話:
  「我知道你的痛苦,但是…你必須活著,爲我傳遞消息。」
  
  哈托‧丹尼諾愣了一愣,這一刻,他知道那坦‧埃森認出了他…。
  
  哈托‧丹尼諾還在震驚時,那坦‧埃森繼續道:
  「里爾公國必須浴火重生,當那個人出現在你面前時,告訴他,請他以上天賜予的火焰,將里爾公國徹底燒毀。」
  
  明明話的內容非常驚人,但那坦‧埃森的聲音卻沒有怨懟和凶狠,只有寬容和仁慈,這股暖流緩緩流過哈托‧丹尼諾心中。
  
  聞言,哈托‧丹尼諾震驚地看著那坦‧埃森,但他卻只是微微一笑,接著便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當天晚上,負責行刑的眾人又聚在一起,但是這一夜,所有人都瘋狂地哭喊起來。有人說他看見了大神打下的驚雷,有人說他聽見大神的譴責。只有哈托‧丹尼諾,他聽到的只有那坦‧埃森的叮嚀。燒毀里爾公國…。多麼令人痛苦的責任?
  
  之後,隨著同時執行火刑的同伴一一離開,哈頓‧丹尼諾不只一次想尋求永遠的解脫,但每一次都是那熟悉的一股暖流流過,讓他繼續支撐著活下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