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追蹤那名王子穿過重重廊道,哭叫聲逐漸清晰,接著是一片混亂景象。侍女團團圍在一間房間門口,臉上盡是惶恐,見王子一到,通通退了開來。
  
  王子對這一切似乎一點都不陌生,表情木然地走進狼籍的屋內。
  
  一進房,一名老者便滿臉無奈地迎上前來。
  
  「王子,所有的止痛藥草都沒有效。」老者苦著臉解釋,深怕王子怪罪。
  
  王子沒多問,揮手驅退老者,繼續向前,臉上已經換了一張憂心的表情。
  
  內室,一個女人不停在床上翻滾哀嚎,聲音之淒厲叫人聽了毛骨悚然。女人臉上原本纏著布條,現在卻鬆鬆垮垮地掛在脖子上,露出一張令人看了都為之卻步的醜臉。一道巨大紅腫疤痕如蜈蚣般盤據在女人臉上,疤痕之外盡是藤蔓般的黑色紋路,兩者讓女人臉上沒有一吋肌膚完整。仔細一看,黑色紋路不只分布在女人臉上,手腳脖子,凡是露在衣服之外的部分,都可以看到這樣的紋路,可推想女人全身應該都是這副樣子。更可怖的是,那黑色紋路如今猶如活物,扭曲伸縮,看起來竟像活在女人皮膚之下似的。
  
  神識隨著雙生進入房間的薩摩看到這一切就懂了。
  
  床上那人,不需看清楚,薩摩都知道是被自己逐出龍人族並施予嚴懲的龍人族前公主龐龐。現在的哀嚎必是受到一個月發作一次的龍神荊棘折磨所致。龍神荊棘一發作,從骨髓到皮膚,都會嚴重發痛,皮膚更是連一碰都像如長針刺入般疼,而且隨著發作時間越長,痛苦還會加劇,現在龐龐還有力氣翻滾,晚一點,她會連動的力氣都沒有,只剩下全身痛苦。
  
  王子腳步猶豫了一下,才又邁步向前。
  
  「龐龐姑娘…。」王子以溫柔而擔憂的聲音輕喚。
  
  這一叫,本來在床上翻滾慘叫的龐龐停了下來,慢慢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悽慘的臉上布滿淚痕,這樣的神情已經沒有往日令她自豪的楚楚可憐,流淌在醜陋臉蛋上的眼淚只增添了可怖。
  
  「多羅……。」龐龐睜開紅腫的雙眼看著床邊的男人。
  
  多羅?為了到里爾公國活動,薩摩早便記清楚里爾公國各個重要人物。王子當中,可以叫做多羅的,應該就是三王子─蔭‧多羅了!
  
  龐龐怎麼認識蔭‧多羅,薩摩不知道,但到此,薩摩也猜得到,洩漏龍人族祕密的人十之八九便是龐龐。這是最差的狀況,若是一般龍人洩漏消息,薩摩還不擔心,但以龍人族公主的身分,知道的事情,已經不是一般龍人所能比。至此,薩摩極端懊悔為何當時不追上去將龐龐殺死?!但他實在料不到,武功全失的龐龐被他凌空一掌打中背心,竟然還能存活!!想來應該是蔭‧多羅救了她,也許,那日在他眼皮底下救走龐龐的那批人根本就是蔭‧多羅的人。
  
  「痛嗎?」蔭‧多羅滿臉心疼。說著坐上床緣,伸手輕撫龐龐的頭髮。
  
  蔭‧多羅一坐上床緣,龐龐立刻撲進蔭‧多羅的懷裡,號啕大哭起來:
  「多羅…多羅…我好疼…。」
  
  蔭‧多羅任由龐龐緊緊揪住他的衣服,柔聲安慰道:
  「我知道,你好好躺著,不久就不痛了。」
  
  說也奇怪,隨著時間過去,龐龐身上的痛楚竟然慢慢退去,本來還在蔭‧多羅懷中痛得發抖的龐龐,也漸漸安靜下來。只是,在場眾人卻沒有一個人放心,因為,根據之前的經驗,這短暫的平靜只是下一波災難的開始。
  
  「你好好休息,很快就會好了。」蔭‧多羅聲音柔和,但臉上卻是露出一抹厭惡和不耐煩。
  
  將臉埋在蔭‧多羅懷中的龐龐錯過了蔭‧多羅的表情,依舊哀哀泣訴:
  「不可能的,你不知道,龍神荊棘每一次發作都會越來越長…。我…好痛苦…我不想活了…。」
  
  這些對話蔭‧多羅似乎聽過了許多次,只見他表情毫不擔憂驚訝,兀自公式化地安慰道:
  「你不是還要報仇嗎?怎麼可以死呢?」
  
  龐龐有些自暴自棄,在蔭‧多羅懷中猛烈搖頭:
  「沒有用的,他太厲害了,我永遠都報不了仇了…。」
  
  此話一出,蔭‧多羅總算開始顯得有些緊張了:
  「怎麼不可能,我們現在不是在攻打龍人族嗎?」
  
  聞言,龐龐喪氣地道:
  「不可能的…龍人族…有很多人…他們…」沒說完,龐龐便嘆了一口氣,不講了。
  
  蔭‧多羅見狀連忙又道:
  「別擔心,我一定幫你報仇。你再想看看龍人族有什麼漏洞,只要漏洞一多,我們一定可以打敗龍人族,把那個人抓來讓你報仇。」
  
  聞言,龐龐興奮得雙眼發紅,隨即激動起來:
  「真的嗎?我…我要親手報仇!!」
  
  蔭‧多羅雙眼閃過算計的光芒:
  「當然,所以你要老實告訴我,那個人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這樣我的手下只要一發現他,就可以馬上把他抓來,讓你報仇啊。」
  
  此話一出,龐龐臉色發青,劇烈地猛搖頭:
  「不行…!我不能講…。」
  
  蔭‧多羅雙眉一挑,不悅地道:
  「為什麼?每次我一問到那個人,你就什麼都不肯說!這樣你怎麼報仇?」
  
  蔭‧多羅的焦急不是沒有道理的。本來以為有龐龐的協助,奪得先機,起碼能搶過伴鎮,沒想到只奪了星鎮,大軍便硬生生被阻在伴鎮之前,不久前更吃龍人偷襲,弄得連他自己都受了傷,不敢繼續停留在北方大陸。不僅龍人族這邊的進攻出乎意料的困難,分兵流亡之島的行動也成效不佳,大批海軍開到流亡之島才發現,流亡之島四周的旋流範圍比以前大了很多,遠超出火砲能夠到達的距離,於是大軍只能隔著一片渦流區乾瞪眼。
  
  兩邊戰事發展的狀況不盡理想,讓蔭‧多羅壓力很大,甚至對內不敢讓任何人知道流亡之島的攻擊根本毫無寸進。但即便如此,國內已經有不少反戰的聲浪,大臣們的反對意見也一一浮上檯面,其中又以左相最甚。儘管王似乎掌握著某種確切的資訊,對巴耶帝國異常放心,但若戰事再沒有什麼足以振奮人心的成果的話,對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地位還是相當不利…。
  
  蔭‧多羅的苦處,龐龐卻不知道這麼多,她只想著自己,儘管想報仇,但前提卻還是自己的生命安全啊!想到那人的手段,龐龐苦著臉,聲音開始發抖:
  「你不知道,我不能想那個人的名字和長相,因為龍神荊棘會呼喚那個人。這樣那個人就會知道我沒死!他一定…一定會來殺我的……。」龐龐說到最後,竟像尖叫了。
  
  薩摩一聽,恍然大悟。莫怪乎他一直沒有感應,還以為龐龐已經死了,沒想到竟是因為龐龐太過小心,完全不敢提及他的緣故…。
  
  蔭‧多羅滿臉不以為然,但嘴上則是遺憾地道:
  「真是可惜…,我知道那個人是龍人族的王子,可惜不清楚他的長相,否則不用等戰爭結束,我就可以派人把他抓來,為你報仇…。」
  
  留在巴耶帝國的龍人族王子,多麼有利用價值啊!蔭‧多羅是真心想抓住那個人,但那天救人時,匆匆忙忙的,根本沒看清楚。只要龐龐願意配合,說不定可以活捉此人,屆時,龍人不降也不行!蔭‧多羅當然不相信什麼龍神荊棘會呼喚那個人的說法,只當龐龐被那個人嚇慘了,不敢說罷了!儘管這麼想,但蔭‧多羅可不想在這種時候把龐龐逼得太過,要是弄巧成拙可就不好。
  
  龐龐頗為意動,但想到那個人的力量和身邊那六個人,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可能的…那個人…還有那六個人…。不可能的…。」龐龐越想越感絕望。
  
  「那六個人?」蔭‧多羅聽到新的訊息,連忙追問。
  
  龐龐抬眼看著蔭‧多羅,解釋道:
  「那個人有六個護佐,除了乾爹和八大龍神將,沒有人可以打敗他們。有他們在,沒有人可以接近那個人的…。」
  
  聞言,蔭‧多羅仔細考慮起來了。他實在厭煩了打仗這種笨方法,如果可以不用浪費那麼多時間就讓龍人族乖乖就範,那麼他也不排除不計成本去做。
  
  「那麼,那六個人現在在哪裡?」蔭‧多羅問道。
  
  「以前在學院,但是現在我不知道。」龐龐據實回答。對龍人消息的掌握,在她被逐出龍人族開始便等若斷了線。
  
  聞言,蔭‧多羅有些苦惱:
  「這個我再想想,你先想想有沒有辦法讓那些獸人再賣命一些,我看那些獸人最近動作很古怪,就怕他們要半途收手。」
  
  這件事困擾他好一鎮子了。一開始動兵時,獸人族的攻勢猛烈,讓南線的里爾公國輕鬆許多,但是好景不常,獸人開戰不到十天,攻勢就緩了,部分部落的獸人更是挑明不打,讓龍人有機會站穩陣腳,也讓里爾公國失去趁機攻佔鐵礦山的機會。只要闖過了伴鎮,鐵礦山便是囊中之物了啊!
  
  龐龐一聽,當真認真思考起來,只是想了很久,依舊是想不出還有什麼名目可以用來挑撥,只好無奈地嘆道:
  「我已經把那件事寫得很嚴重了,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可以讓獸人更生氣了。」
  
  在旁偷聽的薩摩,一聽到這裡,胸中一把怒火熊熊燃起。原來獸人會突然與人類合作對龍人動兵,根本就是龐龐搞的鬼。龐龐竟然因為對他的仇恨,而將整個龍人族捲入戰火之中!!幸好薩摩這時的修為大增,又有神能控制波動的情緒,才不至於在憤怒之際與龍神雙生斷了聯繫。
  
  龐龐究竟使了什麼詭計?薩摩仔細思考每個可能。只有知道龐龐動了什麼手腳,他才能想辦法瓦解獸人和人類的合作。
  
  就在薩摩思索的同時,蔭‧多羅也在沉吟。他在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龍人和獸人兩敗俱傷,保留己方的力量。上次伴鎮大敗讓他身受重傷,趕緊從前線退下,到現在還未恢復元氣,同時,這一敗也讓他看清了龍人的力量,他不能再貿然躁進了。
  
  想了一會,蔭‧多羅突然露出一個狡詐的笑容:
  「沒有現成的好用,難道不會自己製造嗎?」
  
  聞言,龐龐恍然大悟,登時喜得滿臉通紅:
  「對啊!我竟然忘了還有這種方法。」
  
  蔭‧多羅臉上得意的笑容更深了:
  「這讓我來安排,憑獸人那種腦袋,本王子要耍得他們團團轉還不簡單?!」
  
  心裡一高興,蔭‧多羅面對龐龐更顯溫柔了:
  「你安心在這裡休息,一切都交給我。嗯?」
  
  蔭‧多羅的表現讓龐龐大為感動:
  「…多羅…謝謝你。…我變得這麼醜…只有你還對我好…。」
  
  龐龐心中感觸很深。過去,她有傲人的身分和容貌,也因此有著比一般人更高的自信和自尊。但是,薩摩同時奪走了她的身份和容貌,不僅將她打入痛苦的深淵,同時也將她的自信和自尊同時打碎。隨著一天天過去,龐龐覺得她越來越卑微,越來越渺小,越來越低賤。她不能接受,本該如眾星捧月般的自己,竟然會落得如此境地。所以,她恨那個人,恨不為自己著想的圖甦,也恨上了已經不屬於她的龍人族。恨的同時,她又開始渴望依靠。蔭‧多羅救了她,溫柔待她,甚至給她報仇的機會,在龐龐心中,蔭‧多羅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了…。
  
  蔭‧多羅雙眼詭異光芒一閃即逝,快得讓龐龐沒有察覺。只聽他深情款款地道:
  「那是當然了。我喜歡你啊!我才不會在乎你的容貌。等我們打敗龍人族,我就正式把你介紹給父王,到時你就等著風風光光地當我的王子妃。」
  
  蔭‧多羅的話讓龐龐雙眼光芒閃炙:
  「真的…?你願意娶我?我…我這麼醜…,你也會喜歡我?」龐龐的聲音劇烈發抖了,她還有機會得到那種身分嗎?
  
  「我如果不喜歡你,怎麼會冒險救你?龐龐…不要懷疑我的真心…,我是真的想讓你陪我一生一世。」蔭‧多羅一字一句柔緩多情,當真是深情無限。
  
  這番話當場令龐龐熱淚盈眶:
  「謝謝你…多羅…。我現在…好後悔…,真的好後悔…。如果我一開始喜歡的就是你,那該有多好?假如沒有喜歡上那個人,我也不會變得這麼悽慘。我好恨那個人…,都是因為他,我什麼都沒有了!!」龐龐語聲沙啞哽咽,身體又開始輕微發抖起來。
  
  發抖是龍神荊棘發作的前兆,知情的蔭‧多羅沒再多說,拍拍龐龐的背,匆促地道:
  「別想了,你好好休息,我還有事,不能陪你。」說著,對著一旁的侍女微一點頭。侍女立刻上前接過龐龐。
  
  蔭‧多羅匆匆離開房間,一離開房間,蔭‧多羅便表情不屑地低啐一聲,快步離開,對身後逐漸提高的呻吟聲聽若未聞。
  
  神識看到這一切的薩摩心中已有計較,現在只不知蔭‧多羅將自己擄來此地,確實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針對左相囊‧卡?還是為了他的預言能力?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