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批船隻正是由亂羽和長狁等人率領,攔截補給船隊成功的獸人族海軍。
  
  亂羽一雙鷹目恁地銳利,大老遠便看到了里爾公國的旗幟。
  
  「呵呵!人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那邊四艘里爾公國的戰船,正好叫我們兜住了。」亂羽呵呵指著四艘往東疾駛的戰船,得意地道。
  
  「哈哈哈!你瞧他們往這邊來哩!不撿便宜的就是孫子了。」長狁搓著下巴的短髭道。
  
  也是里爾公國時運不濟,遇到亂羽等人正從東南邊上來,就這麼迎面遇上了。
  
  就在小隊長猜疑不定時,對方突然東西散開,帆影相連,阻在海面上,看那態勢似想圈住他們哩!
  
  再白痴的此時也看出來的是敵非友,小隊長此刻已是面無血色。不是因為他害怕這些敵人,而是他聯想到,這批人與後面追他們的人同一伙,總數加起來,怕不超過三十艘,他方才發了訊號求救,偏偏他們全軍出動,扣掉方才丟掉的兩艘戰船,也只有十三艘啊!
  
  沒時間讓小隊長細想,那邊火砲已經轟了過來!
  
  十數艘戰船火砲齊發,當真成了一片火幕,四艘戰船避無可避,一艘船少說都被賞了兩顆火砲。方才被三艘戰船中創的戰船首先進水失去平衡,眼看船是沉定了。就連小隊長所在這艘船,船艙也被實實打穿,船底划槳的士兵死傷慘重,船速立刻慢了下來,接著船頭被轟了一記重的,幸虧小隊長跑得快,否則恐怕得立刻因公殉職。
  
  十幾艘戰船一邊發砲一邊逼近,轉眼已將剩餘的三艘戰船圈了三面,只剩後退一途。
  
  但小隊長心知肚明,後面少說也有十艘戰船在追,退不得進不得,直恨得小隊長幾乎生生咬斷牙。
  
  「發砲!!打到沒有砲彈為止!!」小隊長握拳怒喝。
  
  眾士兵誰都知道情勢不妙,除了死命打之外,再無他法。於是轟隆隆連聲響中,三艘戰艦所有砲管火砲紛紛發射,一時與前面十幾艘敵船對轟起來。
  
  這種情勢實在便宜了里爾公國的三艘戰船,亂羽等人的戰船實在太多,里爾公國三艘戰船幾乎不用瞄準也能打中。一艘戰船首先挨不住,船首被打穿,船隻一傾,沉了!
  
  長狁見狀不妙連忙命令眾船往後退:
  「後退!放下小船,挨近殺!」此刻優勢在他們這邊,要真與他們一艘換一艘,可真不划算哩!倒不如打近戰,火砲威力及遠不及近,小船目標小又不易瞄準,實在再適合不過了。
  
  命令一下,小船紛紛下水,密密麻麻,一團團地在火砲激起的驚濤駭浪中前進。
  
  這情況小隊長也注意到了,立刻命令道:
  「往前,別讓他們退到火砲射程外!」
  
  「小隊長,船隻進水情況越來越嚴重了,不能再動了。」一名士兵匆匆回應。
  
  「動也是死,不動也是死,拼得一艘是一艘!」小隊長果斷命令。他不能留下太多敵船對付他們可能隨後到達的九艘戰船。
  
  於是,剩餘三艘船左搖右晃,依舊逼近猛發火砲。但這一來也讓海面上的小船更易接近三艘戰船了。
  
  長狁見狀,自然不能如敵人所願,立刻命令船隻再往後退。
  
  本來後退的速度是不會快過前進,但里爾公國三艘戰經過一連串的攻擊,受損嚴重,幾乎完全沒有速度可言,也就追不上長狁等人的戰船了。
  
  就在一前一退間,後方火砲突響,猶如敲響了三艘戰船的喪鐘。
  
  追兵到了!
  
  三艘戰船最後還是沉了,掉進海水裡的士兵被隨後搭乘小船的獸人,一個不留,通通殺死。
  
  
  龍人族的船隻揚帆疾駛,船上的薩摩卻是兀自皺眉苦思。
  
  這一番耽擱,計畫的完成時間更加緊迫了。匆匆告別長狁等人,將那些可能隨時抵達的里爾公國戰船留給鬥志正高的獸人,薩摩率領龍人族的十五艘戰船,打算迂迴繞向海岸,成功佔領海岸地帶後,會合前一天晚上悄悄從月鎮、辰鎮出發的龍人族軍隊,徹底將里爾公國的大軍隔離,使之變成一支孤軍!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必須盡力彌補之前意外浪費掉的時間。
  
  戰爭,薩摩是第一次參加,戰略,薩摩是第一次擬定。但從這一次小規模的海戰當中,薩摩發現了自己的缺點。雖然,他曾經不斷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小覷敵人,但他的確是小覷了。若不是如此,只憑那六艘戰船不會累得他們在海上團團轉,更差點搞砸了整個計畫。他以為,經過嚴密的部署,儘管僥倖逃過包圍,也不會超過兩艘,所以,他佈置了三艘戰船攔截,但沒想到,即便是三艘戰船成功遭遇了里爾公國的戰船,依舊是被遠遠甩在後面,若不是長狁等人及時趕來,他幾乎就失敗了。
  
  從這裡,薩摩也想到了里爾公國戰船的速度。完全不是龍人族或獸人族所能相比。龍人與獸人太過相信肉體的力量,對於外在物質世界的經營實在差人類太多了…。如果,這回他能夠早點知道里爾公國戰船性能,也許他便不會誤判…。思及此,薩摩深切體會在未來可能極端混亂的情勢下,一個準確的情報網實在太重要了。只是,龍人不論容貌還是武功都太顯眼了,實在不適合…。如果有像梅里這種人…,薩摩剛剛想到這裡就搖頭了。梅里他們是人類,拋棄人類協助龍人?似乎不容易哩!
  
  憂心忡忡的薩摩這時自然不會想到,後世對這個小小的海戰評價極高。儘管是不成熟的戰略,但卻已經突顯了設計者驚人的軍事才華和宏大的眼光。更重要的是,這個小小的戰爭建立了模里邦聯各族聯合作戰的雛型。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民族性,適當配合,卻是驚人的戰力,驚人的殺傷力!這一戰讓龍人和獸人不再從敵對的角度看待對方的戰力,埋下往後聯合作戰的種子。
  
  
  當薩摩等人終於遠遠望見模里邦聯的海岸線時,實力無損的獸人戰船也遭遇了里爾帝國留在模里邦聯僅剩的九艘戰船。
  
  太陽已經升起,蒸乾了海面上曾經給獸人大軍極大隱蔽的濃霧。
  
  本來依照薩摩的建議,他希望獸人大軍能以最少的犧牲求得最大的勝利。充分利用對這片海洋的認識將里爾公國的戰船永遠留在這裡,但是,挨不住熱血沸騰的獸人的請求,幾位領軍的王爺終於還是以多數決定正面迎戰,儘管長狁和亂羽是那麼極力反對…。
  
  最終,獸人還是贏了,但是贏得相當悽慘。里爾公國藉由戰船速度及防禦上的顯著優勢,穿行於獸人戰船間,同時給予重擊。戰鬥中的獸人們是嗜血的,不斷往前衝撞,毫無戰略。最後,里爾公國九艘戰船的確永遠留了下來,但是陪伴他們的,卻有獸人族十五艘戰船。可以說,這個臨時的決定所造成的損失,根本是之前兩個小戰役合起來的十五倍!
  
  這是獸人第一次感覺到戰略對於戰爭的重要性,在此之前,獸人不喜歡戰略,不喜歡計畫,每一次戰爭的死傷,所有獸人都認為那是必然的結果。沒有戰略,所以感覺不出戰略對戰爭的重要性,可是當獸人們有了參照,他們開始覺得,這樣的犧牲,似乎太大了…。
  
  這個獸人意外的決定,讓薩摩想要保持獸人族戰力的打算付諸東流,這倒是薩摩將海戰全權交給獸人時所料想不到的。
  
  
  沒有了里爾公國的戰船當點綴,這斷淪陷的海岸線顯得相當寂靜。
  
  這是必然的,這段海岸本來有幾個龍人族村落,但是在里爾公國趁夜攻上來時,這個村落就消失了。死的、逃的,總之,龍人強烈的歸屬感,是絕對不願意留在敵人踩踏的土地上的。而尚未站穩腳跟的里爾公國軍隊自然也不會對這片佔據而來的土地投下多少關注,於是,剝離了軍隊,空蕩蕩的營地成為唯一的景象。
  
  透過遠望鏡,薩摩看到海岸營地裡,仍然有不少軍人進進出出。
  
  在薩摩看清楚營地的同時,海岸邊里爾公國海軍營地也發現了薩摩等人。
  
  敵船!霧氣消散的海面無法遮掩敵人的遠望鏡,儘管他們看清的比薩摩還要來得慢,但這時間還是足夠讓他們將營地裡僅剩的兵力集中起來。
  
  他們要對抗,這點薩摩並不意外。畢竟,儘管面對十幾艘戰船,佔據陸地的他們還是擁有一定的優勢。而薩摩等待的便是這個優勢的喪失…。
  
  「放下小船,接近作戰。」距離海岸尚有數公里,薩摩就下了這樣的命令。
  
  他不想用火砲攻擊,因為他看得出來,儘管只是一個臨時基地,里爾公國的海軍在防禦工事仍舊花費了不少功夫,不論他們有沒有預測到有一天,龍人族會以海軍進攻海岸,但他們的確在面海的這一面建了不少隱蔽用的土壘,足以妨礙火砲對營地的直接破壞。
  
  薩摩不想盲目破壞屬於龍人族的海岸,尤其,這一戰本就必勝,他有意留下這個里爾公國建設的基地。
  
  於是,一艘艘小型船隻載著龍人精兵緩緩往海岸推進。
  
  面對這個變化,基地這邊很安靜,似乎也在等待什麼。
  
  薩摩心中若有所悟,但他並沒有收回命令,雙眼閃著思索的光芒,瞬也不瞬地看著己方小型戰船逐漸逼近海岸。
  
  距離海岸還有一公里…。
  
  尖銳笛聲劃破緊張的氣氛,瞬間鐵器磨擦、弓弦劇烈震動與巨大箭矢劃破空氣的嘯聲紛紛響起,巨大箭矢從掩體土壘之後飛上了天,畫下一道完美弧線,落下…!
  
  這是固定基地的遠攻利器,強力弓。威力不比投石器,但攻擊準度的調整,每一次攻擊的時距和所需兵力上面,卻比投石器要來得實用…。
  
  巨大箭矢如蝗蟲一般舖天蓋地而來,龍人的小型戰船立刻紛紛翻覆。
  
  薩摩表情依舊平淡。他看得出來,龍人們並沒有太大損傷,畢竟,在出發前,眾人就知道他們極有可能會面對這種攻擊利器,也有了應變措施。
  
  只見翻覆的船隻,一艘艘背朝天,卻不見落海的龍人從海面冒出頭…。一波波劍雨過去,除了箭矢落在船之上篤篤的聲響外,沒有象徵死傷的哀嚎。
  
  劍雨中,翻覆的船隻仍在前進,儘管緩慢,卻不容忽視。只是十五艘戰船所派出的小型戰船密密麻麻,翻覆的未翻覆的,間間雜雜,在劍雨中,妨礙了視線,同時也干擾了判斷。
  
  待里爾公國的士兵終於發現翻覆的船隻只是掩人耳目的手段,目的是讓龍人躲過箭矢攻擊,逼近岸邊時,龍人族的士兵已經離岸邊不到五十公尺了!於是,箭雨從射高到平射,估計是要以此逼退龍人…。
  
  一聲大喝中,兩艘翻覆的小船首先騰空沖天而起,引來了一波波箭雨。小船下,十餘名龍人精兵,魔龍士揮舞著武器,騰越前進。
  
  像是骨牌效應一般,一艘接一艘翻覆的小船下面,鑽出了無法計數的魔龍士,大喝著撲上岸。
  
  就在這時,那兩艘騰空而起的小船轟地一聲砸到最近的一個掩體,頓時哀嚎聲大起。
  
  與此同時,一個高大的身影站上了掩體土壘上,另一個身影則往土壘後掠去。
  
  「哈!哈!哈!老子終於他娘的上岸啦!」漢斯拄著大杵,得意地高聲大笑。想他悶在船底窩囊得直想大叫,總算可以鑽出水,怎不讓他高興呢?
  
  「有時間得意,不如多殺點人吧!」皮喇不滿的埋怨隨之響起,伴隨著一聲聲敵人的慘叫。
  
  聞言,漢斯突然大叫起來:
  「皮喇!慢點!留給老子!」說著蹦地跳下土壘,接著便是一連串哀嚎聲。
  
  可想而知,土壘之後大約是兩個殺神縱橫無敵了。
  
  漢斯和皮喇兩個龍人族的高手只這一瞬間便殺上了掩體,看得眾龍人士氣大振。喊殺聲更是響徹雲霄,沸騰的戰火幾乎將海水也煮沸了。
  
  當太陽懸於中天之際,戰事已經結束。這一戰,龍人族以百人以下的傷亡,將數千里爾公國的士兵盡殲於此。稍後,長狁領著獸人士兵抵達。薩摩也才知道獸人在海戰上面的慘重損失,只是這畢竟是獸人所做的決定,薩摩也無法多說什麼。倒是長狁等人聽完薩摩對付守在基地的數千里爾公國士兵的方法時,不禁佩服得五體投地,不顧薩摩希望他們回族裡休養生息,堅持一定要參與和里爾公國之間的戰爭。
  
  長狁絲毫不隱瞞自己的想法:
  「這是我們龍人學習人類和龍人手段的好時機,怎麼可以不跟?」
  
  就兵員總數來看,獸人遠遠超過龍人,但是卻沒有一次與龍人的戰爭能討得了好,這箇中緣由,長狁相信必須真實參與龍人族對每一場戰爭的操作才能理解,何況光是這一次短暫合作,長狁便看出龍人作戰技巧的獨到之處,自然是非跟不可。
  
  亂羽與長狁看法相同,都堅持著要一起將里爾公國的勢力打出北方大陸。
  
  對於長狁表明要學習龍人在戰爭中的操作,薩摩並不在意,畢竟就長遠來看,獸人的確是有成長的必要,否則面對魔族與神族,獸人恐怕會成為脆弱的一環,而其脆弱的原因不在於戰力,而在於他們太過容易落入圈套…。
  
  基於這樣的想法,薩摩最終還是答應了。當然,在答應之前,薩摩不忘要求他們承諾,戰爭期間完全聽從龍人的調度,他不想多一批會作戰但卻會扯後腿的士兵。對此,長狁儘管猶豫,最後還是答應了。
  
  下午,從西線月鎮辰鎮出發的魔龍士分批抵達這個在里爾公國眼中的後勤接應基地,與之同來的還有琉璃,接下來的戰爭,琉璃將擔負起醫療重責。當晚,龍人與獸人聯軍北上。為了以防萬一,薩摩與獸人族商量,讓獸人族海軍隨時監控北方大陸南方海域。
  
  雖然這一次聯軍行動很成功,估計里爾公國從懷疑到確定,恐怕非半個月以上,但也難保里爾公國不會臨時決定增兵,更難避免攻打流亡之島的里爾公國海軍大隊會來個回馬槍,所以監視還是必要的。
  
  第二天中午,大軍開到星鎮之外,在星鎮裡的里爾公國士兵尚未弄清楚怎麼一回事時,藉由薩摩與圖甦間的感應,駐紮於伴鎮的魔龍士與星鎮外的龍人獸人聯軍同時進攻!
  
  至此,開戰兩個月。里爾公國進攻北方大陸的軍隊,正式成了孤軍。
  
  所有人都知道,必須盡快收復星鎮,因為一但拖延太久,里爾公國派兵來援,聯軍將會腹背受敵。
  
  此時的薩摩自然不知道,即便里爾公國及時知道北方大陸戰局逆轉之事,也無暇派兵來援。一來,派往流亡之島的大軍,因為某種原因,已經完全沒有機會返航。二來,巴耶帝國突如其來的一個行動打亂了里爾公國的腳步,讓里爾公國自顧不暇…。
  
  命運的齒輪不停往前旋轉,北方大陸戰局逆轉時機已屆,嗜血的戰雲又即將捲往南方……。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