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為什麼你會知道耐達依肚腸有幾個彎啊?老子也想知道老子的肚腸有幾個彎哩!」漢斯搔搔頭,忍不住轉頭問薩摩。
  
  漢斯此話一出,眾人同時一噎,頓時無言以對。
  
  薩摩被漢斯一問也是傻眼,頓了一頓才笑道:
  「你瞧耐達依眼睛轉來轉去,心思多了,肚腸彎也就多了。」
  
  漢斯被薩摩這番話唬得一愣一愣,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耐達依眼珠子一轉,又扯著薩摩道:
  「王子啊!你說,我們也來改造經脈可好?」耐達依雙眼閃閃發亮,很感興趣的模樣。
  
  薩摩收起笑容,銳目掃過眾人:
  「尼路應該告訴你們風險了。」
  
  眾人對看一眼,最後還是尼路開口:
  「我已經告訴過他們了,但是…。」說到這裡,尼路無奈地搖搖頭。
  
  「改造經脈不一定會成功,甚至有可能半點功力也不能使用,你們知道嗎?」薩摩表情嚴肅地道。
  
  在薩摩嚴肅的表情下,耐達依首先表態:
  「耐達依願意冒險。」
  
  這並不令人意外,耐達依本來就是六衛當中比較敢冒險的。
  
  「明斯克也願意。」接在耐達依之後表態的是成為高階龍人不久的明斯克。
  
  明斯克願意接受的原因是因為不久前被里爾公國魔武兵圍攻,差點無法突圍的刺激。
  
  只不過明斯克的表態卻引來了耐達依的白眼。
  
  「我說,大冰塊,你…你說…你是不是跟我有仇?我也不過是平常多跟你講幾句話,你有必要老跟我搶當高階龍人嗎?」耐達依捧著心,很有些悔不當初的模樣。
  
  「這叫現世報,來得快,誰要你老騷擾明斯克?」班塔耶興災樂禍地道。
  
  仍憑耐達依如何嚷嚷,明斯克依舊冷著一張臉,兀自轉頭看著尚未表態的皮喇。
  
  皮喇見明斯克投來視線,連忙接口道:
  「皮喇也願意。」
  
  在皮喇心中,改造經脈可以增加他在王子身邊的價值,所以他願意…。
  
  這一來,剩下尚未表態的就是漢斯和班塔耶了。
  
  只見漢斯抓抓一頭亂髮,很是尷尬地道:
  「老子…呃…老子不怎麼喜歡魔法……。」
  
  原來漢斯因為對魔法興趣缺缺,竟不想改造經脈。可是想了一想,又覺得其他人都會魔法,只有自己不會,豈不是落了面子。於是話沒說完便轉了一個大彎:
  「可是老子覺得魔法也挺好用的。」
  
  剩下的班塔耶本來也在猶豫,一會看看天,一會瞧瞧地,卻在聽到漢斯的理由時,突然啊了一聲:
  「王子,我說,你可千萬要幫我改造經脈啊!」
  
  班塔耶的口氣哀怨而急切,讓薩摩聽得滿頭霧水。不只薩摩,就連其他人也不明所以。
  
  班塔耶見眾人滿臉疑惑,終於長長嘆了一口氣:
  「那頭笨龍越來越厲害了,我要趕快學會魔法才能脫離她的魔掌啊!」
  
  原來,班塔耶被漢斯一提醒,想起魔法的好用,然後便開始擔心起天生就會使用魔法的龍族公主─妮妮!他可是很擔心妮妮壓著他打,讓他永無翻身之日哩……。
  
  其實,薩摩本來就打算爲他們改造經脈。畢竟,這六人是發了誓要永遠追隨他的,不論什麼原因,他都不想讓他們有損傷…。以六衛的能力,儘管改造經脈仍然很痛苦,但應該成功機會不低,何況他們有其他龍人沒有的條件,那便是,對他的完全信任…。
  
  「王子你瞧,我們都同意哩!」見眾人都同意,耐達依不禁有些得意洋洋。
  
  薩摩依序看過眾人,只見人人臉上都是堅定。尼路等人有個共同的特點,那便是,決定之後,絕不後悔…。
  
  薩摩想了一會,臉上再度浮上笑容。跟之前不同的是,這笑容包含的不只單純的友善,還有更多的溫暖、仁慈,像是決心將六人的未來一肩承擔似的。
  
  這個笑容實在帶著太多的情感,多到讓六人同時瞠目結舌…。
  
  「王子…!!」耐達依指著薩摩怪叫。
  
  眾人被耐達依的怪叫驚醒,同時伸手猛揉眼睛,薩摩已經收起笑容了,但那個他們打認識薩摩到現在唯一一次見到的笑容,還是在他們腦海中閃閃發亮…。
  
  「我…我一定是做白日夢了。」班塔耶揉揉額頭,愁眉苦臉地喃喃自語。
  
  漢斯愣頭愣腦地,歪歪頭猛瞧薩摩:
  「老子…呃…王子…怎麼他娘的…這麼好看啊?」
  
  此話一出,皮喇立刻從奇特的沉迷感覺中醒過神,兜頭就賞了漢斯一個暴栗。漢斯皮粗肉厚的,也不以為意,兀自傻傻地看著薩摩。
  
  別說漢斯,就連平常表情冷硬的明斯克,此刻也沒有了,震驚實實在在地寫在臉上。
  
  「王子您是不是,又有什麼特別的經驗了?」尼路斟酌了好一會兒才問道。
  
  在看到尼路等人驚訝的表情時,薩摩就察覺了自己似乎又不知不覺表現出神王的表象了…。
  
  最近似乎越來越容易融入神王當中哩…。
  
  「大概是因為繼承神王的力量,受到影響了。」薩摩嘆道。
  
  繼承神王之事,薩摩曾經告訴過他們,但直到這時,他們才有實際的感覺。
  
  神王就是這樣的氣息?讓人純粹的沉迷?
  
  「這個影響挺不錯的…。」耐達依滴滴咕咕地道。
  
  眾人一聽,都心有同感。以他們的定力,看到那個笑容尚且受到震撼,心臟差點無法負荷。要是用來收買人心,那可真是再方便不過了…。
  
  後來,薩摩決定每一個晚上爲兩人改造經脈。
  
  如此一來,薩摩會比較辛苦,但是礙於龍族行動在即,儘早完成改造也能讓尼路等人盡早適應,才能在行動中發揮出應有的實力。
  
  
  五天之後,薩摩已經將尼路等人的經脈完全改造完畢,耐達依等人也緊接著尼路之後,順利成為高階龍人,就是已經是高階龍人的明斯克,本來泛著金光的龍麟也全數成了金色,看起來硬是比其餘五人更加亮眼。
  
  連續五日的神能耗費,即便是薩摩也感到有些吃力,足足休息了一整天才有精神接見已在前一日抵達伴鎮的諾恩。
  
  薩摩選在伴鎮中心的議事殿見諾恩。參加的除了薩摩,還有琉璃、六衛以及負責獸人族支援指揮的鷹王亂羽。
  
  因為薩摩提早知會過圖甦,所以早在諾恩抵達的第一天,圖甦與一眾龍神將便見過了諾恩,並當場表示合作的意願,如今薩摩與諾恩見面,純粹是為了商討行動細節,所以只有參與行動的主要人員在場。至於圖甦,則忙著監督這次行動的精兵訓練。五千精兵,面對魔族,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折損,的確是有必要加強合擊圍攻。前幾天,尼路等人已經將在學院研究的那套合擊法傳了下去,只待這幾日加緊訓練了。
  
  一大清早,薩摩在琉璃的幫助下,將龍人族王子的傳統服飾穿了上去。
  
  今天的會議不同以往,除了商議行動細節之外,還兼有象徵三族合作的意味,才需這般費心。
  
  光是那頭長髮,就讓薩摩和琉璃折騰了許久,最後終究還是決定以黑色絲帶交叉纏綁。
  
  等到薩摩出現在議事殿時,薩摩就是一身代表龍人族王子的正式服飾。
  
  黑色長袖衣衫,下身是及地的裙子,肩上披著灰黑色披肩,披肩上以黑線織成黑龍,彷彿纏繞在肩膀似的,披肩之下連著明黃色的長披風,長披風的尾端袖著藍色幾何紋。腰間寬大的朱色腰帶中央,垂著與披風同樣色澤的長掛。
  
  以往薩摩都習於穿著精靈人簡單的罩袍式衣衫,如今穿上這身服裝,黑色與明黃色相襯,完全給人不一樣的感覺,加上薩摩修長身材和神王的特殊氣質,這身龍人族王子的裝束穿戴在身上,氣勢竟絲毫不比龍皇裝束來得差。恐怕就是圖甦當年身為王子時,也無法穿出如薩摩這般的感覺。
  
  尼路等人第一次見到薩摩如此穿著,心中都是大感震撼。
  
  如此裝著的薩摩給尼路等人一種鮮明的距離感,彷彿只能遠遠膜拜。
  
  這是他們的王者啊!
  
  儘管薩摩早已經在尼路等人心中有了近乎完美的形象,但這身代表龍人榮耀的裝束依舊讓尼路等人激動萬分。這一刻,尼路等人才真正感覺,薩摩是屬於龍人族的。如此裝束的薩摩將所有龍人的驕傲表露無遺,他們相信,看到現在的薩摩,所有龍人都不會懷疑,薩摩將會是最傑出的龍皇!!
  
  尼路悄悄握緊拳頭,感覺手心滲出灼熱的汗水。
  
  他心中有說不出的期待,期待薩摩早日成為龍皇。明知道這樣的想法對圖甦不敬,但他卻沒有辦法遏止這樣的期待。他相信,他的同伴也會有同樣的期待。
  
  不只尼路等人感觸良多,就連同樣在場的亂羽也是大為震驚。他知道,這個年輕的王子往後會是他們獸人族必須打交道的對象,但如果在之前與薩摩的相處中,他曾經以為這個年輕王子相當平易近人,此刻也全都改觀了。因為薩摩此刻顯露的氣勢,在在說明,薩摩領導的龍人族只有可能比現在更加強盛!
  
  這個感觸只是短短的一剎那,但已經足夠讓亂羽重新衡量龍人與獸人之間權力平衡關係了。
  
  獸人族的第二代領導階級目前都還不成氣候,雖然輪到他們接掌權力的時間尚早,但對照龍人族,不免讓亂羽心急了。龍皇圖甦才不過三百多歲,以龍皇一般近千年的平均壽命來看,薩摩只可以算是初生的龍皇繼承人。但如今的薩摩已經有帝王之風,王者氣勢,若再經過幾百年歷練,薩摩會成為什麼樣恐怖的龍皇?屆時,獸人還有能力與龍人開戰嗎?想到不久之前薩摩反攻里爾公國大軍,那指揮若定,彷彿局勢演變盡在其手的神態,亂羽覺得可能性低得可憐。
  
  在尼路等人和亂羽各有所思之際,薩摩已帶著琉璃進入議事殿。
  
  薩摩來到議事殿上,視線一一掃過在場眾人:
  「諾恩還沒到嗎?」
  
  沒人回答…。
  
  這是怎麼回事?薩摩眉頭輕挑,看著明顯恍神的眾人。
  
  「噯…,摩哥哥,他們都瞧著你看哩!」琉璃拉著薩摩身後的披風笑道。
  
  琉璃其實能夠理解眾人的反應,因為在她幫薩摩穿戴這一身行頭時,也實在恍神了不少次。薩摩在穿上這身服裝的同時,也不知不覺釋放出屬於王族的氣質,完全迥異於精靈人淡然悠閒的味道。這一面,就是琉璃也沒見過,也難怪尼路等人無法適應了。
  
  薩摩當然也發現了眾人的恍神,只好重重咳了一聲。
  
  這一聲蘊含內勁,立刻將在場眾人震得回過神來。其中漢斯更是當場跳了起來,哇哇叫道:
  「王子在上,老子漢斯見過了!!」
  
  ……。
  
  這算哪門子的招呼?
  
  漢斯平常沒大沒小,莽莽撞撞慣了,方才被薩摩這一身裝束嚇傻,又聽得薩摩蘊含內勁的輕咳,才會驚得把小時候被硬塞到腦袋裡的那套禮貌搬了出來。只是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漢斯老子長老子短的習慣還是沒變,出口的話自然也就不倫不類到了極點。
  
  皮喇瞪漢斯一眼,還不忘暗中踩了漢斯一腳,這才恭恭敬敬地彎下身:
  「屬下皮喇,恭迎王子。」
  
  真不愧是古板出了名的土長老的外孫,這一番見禮可圈可點,毫無缺陷。
  
  漢斯被皮喇踩了一腳,其實也不痛不癢,倒是知道自己的見面禮說得不對,尷尬得連搔頭。
  
  有了皮喇開頭,其餘眾人也跟著一一上前施禮。
  
  待尼路等人施禮完畢,一旁的亂羽才呵呵笑道:
  「今日見得龍皇有如此傑出的繼承人,真讓我族汗顏啊!」
  
  薩摩知道,這雖是亂羽的客套話,但其中不免顯現了幾分顧忌。若是平常,薩摩才不會去理會他人怎麼想,但現在,有了魔族這個大敵,薩摩可就不敢忽略亂羽的這份顧忌了。畢竟,這對往後的合作是不利的。
  
  「亂羽王爺太客氣了。傑出這個讚譽,薩摩實在是不敢當。薩摩與王上只想著維持北方大陸的和平,還望王爺能大力協助,永保北方大陸各族共存共榮。」薩摩含著謙遜的笑容道。
  
  薩摩這番話極有技巧,等於是暗示亂羽,龍人族並沒有統一整個北方大陸的野心,只是想維持目前的均勢狀態,各族並立。
  
  亂羽身為獸人王爺之一,當然不會輕易相信薩摩的說辭,但多少安了一點心。他也不會在這種時候討取承諾,畢竟,離薩摩統治龍人族還很久,他有足夠時間好好觀察龍人族的一舉一動,未雨綢繆。現下,還是先解決龍族這個燃眉之急要緊。
  
  就在這時,議事殿外侍衛通報,龍族王子諾恩已經抵達。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