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衛一通報,眾人立刻不約而同地將視線轉向門口。只見一名渾身是黑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許久不見的奴里諾達恩,諾恩。
  
  諾恩一進議事殿,薩摩便迎了上去。
  
  此次前來,諾恩代表龍族的王子,衣著與在學院時有顯著不同。黑色高領衣衫,束緊的衣袖顯露手臂糾結的肌肉,對扣的上衣在領口處扣著一只精美的龍形徽章,左肩披著一件長披風,披風外緣鏽著朱色花紋。腰間交叉圍著紅色與金色交織而成三指寬腰帶,並在右側腰間垂下紅色垂穗。長及小腿肚的裙下是同樣黑色的長褲,長褲尾端消失在一雙綁帶長靴裡。諾恩的頭髮高高束起,以一只銅圈固定起來,看起來威風凜凜。
  
  諾恩這身裝束正是龍族傳統服裝,而領口的龍形徽章則是代表王族身分。偏好黑色的龍族衣著並不算華麗,但感覺卻是相當厚實。
  
  諾恩見了薩摩,先是一愣,待薩摩伸出手才彷彿如夢初醒般,顯得有些手忙腳亂地將手伸出去與薩摩對握。
  
  不知怎的,在薩摩面前,諾恩總覺得自己矮了一截,這感覺在薩摩這身裝束之下更加明顯了。同樣身為王子,諾恩心裡難免有些不是滋味。
  
  「這一路從帝國趕來,辛苦你了。」薩摩銜著一抹溫和優雅的笑容道。
  
  在這個笑容之下,諾恩突然覺得方才那一絲類似忌妒的情感,彷彿是一種罪惡了。於是,微微的紅暈浮上諾恩黝黑的臉:
  「哪裡,這次是勞煩貴族派兵幫助我族,我就是再辛苦也是應該。」
  
  說到這裡,諾恩發現了在場的其他人。尼路等人諾恩並不陌生,至於琉璃,他雖然沒見過,但只看她牢牢跟在薩摩身後便知定是與薩摩極為親密的人,倒是亂羽那一身獸人毛皮裝束讓諾恩心中打了一個突。隨即,諾恩想起昨日圖甦曾提及獸人參與行動之事。於是他立刻上前,對亂羽伸出手:
  「這位定是北王吧?抱歉讓您久等了,方才被舍妹纏住,抽不過身。」說到這裡,諾恩顯得有些尷尬。
  
  龍族公主妮妮許久不見哥哥諾恩,加上班塔耶總是忙這忙那,沒空陪她,所以自從得知諾恩來到伴鎮之後,妮妮簡直是整天粘在哥哥身邊了。
  
  亂羽雖然身為王爺,但獸人族卻不興規矩、客套這些東西,所以倒是一點都不在意。聞言還呵呵笑道:
  「等這麼一會兒算什麼?還值得道歉哩?!來吧!我們快來合計一下,怎麼把那勞什子魔族給弄出咱們北方大陸吧!想到那種不死的怪物,我還全身發毛哩!」亂羽這話不假,只要一想到當初薩摩握在掌心,不斷蠕動尖叫的黑色小人,亂羽就渾身不自在。
  
  此話一出,眾人都不覺莞爾一笑。薩摩更是立刻附和道:
  「到底是亂羽王爺乾脆,我們還是早些決定,也好早做準備。」
  
  說著,連忙延手請諾恩和亂羽入座。
  
  座位早就安排好了,十張座位圍著一只大圓桌,圓桌中央攤著一張地圖,地圖上面的是龍族迷霧之谷周邊地形,以及四周龍人、獸人聚落的分布情形。
  
  「為了確保龍王及龍族各長老的安全,在成功救出他們之前,不能發動攻擊。」薩摩劈頭丟出這個大前提,讓諾恩安心不少。
  
  亂羽對此也無異議,只是苦笑著道:
  「這沒問題,但是誰去救?實話說了,我族對迷霧之谷一點都不了解。」
  
  薩摩輕輕點頭,轉頭看向諾恩。別說獸人了,就連龍人對迷霧之谷也不甚了解,因為龍族實在是太排外了,只有班塔耶和耐達依曾經進入迷霧森林,但那也僅限於外圍罷了。
  
  諾恩似是早就想過這一層,聞言立刻接口道:
  「在下可以領路,有我在,族人不會來盤查。」
  
  薩摩沉吟了一會,表情有些擔憂:
  「諾恩,魔族難道不會監視你的族人嗎?」
  
  要是人還沒救到就被發現,這可不妙哩!
  
  此話一出,諾恩遲疑了。這也是他的顧忌,他實在不知道魔族有沒有暗中監控他們啊!
  
  見諾恩猶豫,薩摩便知道,現在完全不能排除這個可能了。但如此一來,他們要如何避開魔族耳目救人呢?他對魔族了解不多啊…。
  
  見薩摩愁著臉,琉璃心中一動,不禁插口道:
  「摩哥哥,可以叫龐希爾斯回來嗎?」
  
  琉璃的意思是,龐希爾斯是魔族人,或許會知道。
  
  尼路等人聞言連連點頭。他們也見過龐希爾斯,知道他是魔族人,雖然印象不甚好,但這種時候若幫得上,也顧不了印象好不好了。
  
  「龐希爾斯?」諾恩不解。
  
  「我的手下,對魔族有點了解,只是現在不在這裡,幫不上忙。」薩摩輕描淡寫地解釋。
  
  薩摩當然也想到龐希爾斯了,但如今龐希爾斯被他派到魔族臥底,約莫是回到三王身邊,而二王與三王似是相當不對盤,龐希爾斯能知道的恐怕有限。再者,行動在即,若再等龐希爾斯回來恐怕會延誤時機。
  
  此話一出,諾恩也無話了。
  
  亂羽皺皺眉:
  「難道你沒別的手下知道魔族的事了嗎?」
  
  聞言,薩摩正想否認,卻突然想到了他身上的魔眼和神使囌囉,心中一喜。
  
  魔眼可以感應魔族人的行蹤,豈不是潛入坦耶魯深穴的利器?!但…若是魔族人遠遠監視,魔眼可就派不上用場了。想到這裡,薩摩又失望了。
  
  眾人見薩摩表情乍喜還憂,都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薩摩,你想到什麼方法了嗎?」諾恩焦急地問。
  
  薩摩苦笑一聲:
  「我只想到半套方法。」
  
  半套?!眾人迷糊了。
  
  「就算是半套也說出來吧!大伙兒一起想總強似愁翻了你。」亂羽建議道。
  
  亂羽這番話可說是說到尼路等人的心坎裡。薩摩有什麼事總是自己煩惱,其實,他們也很想幫忙的。
  
  見眾人滿臉期盼,薩摩猶豫地看了一眼戴著手套的左手。
  
  琉璃看到薩摩的視線立刻知道薩摩的半套方法從哪裡來,也知道薩摩在顧忌什麼。魔眼,是不是能被在場眾人接受呢?尼路等人約略知道魔眼的存在,也知道薩摩特殊的身分,也許還能接受,但這卻不表示諾恩和亂羽可以接受。薩摩如今的身分實在尷尬,若一不小心,很容易被當作魔族的同路人,在三族合作尚不穩固的現在,坦承魔眼的存在實在是一個莫大的冒險。
  
  想到這裡,琉璃擔心了,不由伸手按住薩摩的左手。
  
  薩摩轉頭看向琉璃,卻見琉璃輕輕搖了搖頭。
  
  薩摩心領神會,立刻打消了讓魔眼曝光的決定。
  
  是啊!他如何解釋身上有這一個屬於魔族的東西?魔眼能夠察知魔族行蹤的力量,他知道也就好了,尤其在場的還有諾恩和亂羽。他們畢竟沒有尼路等人那般了解、信任他,魔眼的存在一定會讓他們很有顧忌。
  
  薩摩和琉璃兩人眼神交換自然沒有逃過在場眾人的眼睛,只看眾人瞪大雙眼滿臉期待,薩摩便知此番若不說出點什麼,起碼諾恩和亂羽絕對不會相信他的判斷。
  
  魔眼可能造成的衝擊太大,絕計是不能讓眾人知道,薩摩轉念一想,那麼…囌囉呢?那是神族的東西,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吧?
  
  想到這裡,薩摩立刻伸手在懷中一個摸索,接著一本七彩書皮的書本就被放在桌上了。
  
  見到這本書,眾人都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就連尼路等人對此書也陌生得緊,只有琉璃約略知道書的來歷。
  
  書本靜靜躺在桌上…。
  
  「薩摩…這…?」諾恩指著桌上的書,很疑惑。
  
  薩摩長長嘆了一口氣,看著桌上的書:
  「囌囉,出來吧。」
  
  「王子,你叫誰啊?」漢斯眨眨眼睛問。
  
  耐達依瞇瞇眼睛,好奇心又冒出頭:
  「應該是這本書吧…。」說著,耐達依伸手往書本摸去。
  
  「唔…滑滑的,暖暖的…真是奇怪的書…。」耐達依一邊摸一邊忖道。
  
  聞言,班塔耶立刻鬧了起來:
  「書會是暖的?」說著,手也跟著湊上去摸。
  
  「耶?真的是暖的?!好暖和哩!」班塔耶怪叫一聲。
  
  此話一出,眾人大眼瞪小眼,都好奇起來了。漢斯首先大掌一伸,摸了上去。
  
  「嘿嘿!他娘的真暖哩!」這是漢斯的評語。
  
  有了三人開頭,其餘眾人也不客氣,立刻先後伸手摸去,就連諾恩和亂羽也忍不住好奇。一時間只見好幾隻手在書上亂摸一通。
  
  「摩哥哥,它怎麼都沒反應啊?」知道書本來歷的琉璃不解地問。
  
  薩摩含著笑容,一點也不著急:
  「就快了。」
  
  幾乎就在薩摩這句話說出口的同時,耐達依突然驚叫一聲:
  「嘿!它動了一下!」
  
  「你見鬼了!許是哪個人推了一下吧!」班塔耶不以為然地道。
  
  「我也覺得它動了一下。」明斯克接著附和耐達依。
  
  有兩個人同時說了這樣的話,眾人的手同時停了下來。
  
  「書哪會動?定是被推到的。」班塔耶也很堅持。
  
  耐達依正想反駁,尼路突然收回手,煞有其事地道:
  「耐達依沒說錯,剛剛這本書跳了一下,不是推到。」他早該想到的,他們王子考慮這麼久才拿出來的哪會是什麼正常的東西?
  
  尼路這麼一說,連班塔耶也不確定了,瞪著眼看著靜靜躺在桌上的書…。
  
  最後,幾個人紛紛收回了手。只是這幾個人當中卻不包括耐達依。
  
  好奇寶寶耐達依說什麼也要弄清楚剛剛那一下究竟怎麼來的,於是,耐達依非但不收回手,反倒是兩手並用,又翻又摸的。說也奇怪,任憑耐達依怎麼用力,書本就是翻不開,氣得耐達依把那本書翻來翻去,東摸西摸。照他想,這本書定是有什麼機關,才會打不開。
  
  就在耐達依雙眼發亮地研究,其他眾人雙眼期待地看著時,書本又動了。
  
  這會,書本不只動,還一邊動一邊咿咿呵呵地發出怪異的笑聲。
  
  這一下,可把在場眾人嚇得面無人色,各個蹦地竄了開來,剎時碰碰碰地傳來椅子倒地的聲音。
  
  耐達依就是再大膽也被這個怪異的情形嚇著了,雙手一鬆,老實不客氣地將書砸回桌上。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傳來。立刻又將眾人嚇得蹦得更遠。
  
  「是誰?誰敢這樣對待偉大的神族導師?!」尖叫的聲音高高響起,伴著一本書在桌上跳呀跳的,簡直匪夷所思到了極點。
  
  見眾人被嚇得不輕,而罪魁禍首的那本書還兀自在桌上跳腳,薩摩有些頭痛地揉揉額頭,伸指彈出一道白光,噗地正中書本。
  
  只見書本「唉唷」一聲,往前仆倒。
  
  「好不容易讓你出來,別這樣嚷嚷。」薩摩無奈地道。
  
  書本這會卻沒有大叫,反而搖搖晃晃地飄了起來,然後嘩啦一聲,書頁連翻,接著,兩顆眼珠蹦地冒了出來,眨巴眨巴地看著薩摩:
  「不是本大師愛嚷嚷?誰讓有人膽敢騷擾本大師…。」囌囉說著,眼珠轉了一個圈,一一看過在場眾人。
  
  眾人一驚,忍不住又悄悄退了一步。實在不是他們害怕,而是眼看著兩顆眼珠原地轉圈,心裡多少也有些毛骨悚然,何況這兩顆眼珠是屬於一本書?!
  
  「你們誰搔本大師癢的?」囌囉瞇著眼,盯著在場眾人。
  
  搔癢?眾人同時想到那詭異的笑聲…。然後,眾人的視線同時落到耐達依身上。
  
  耐達依也不否認,呵呵乾笑道:
  「我只是想知道書…呃…你怎麼打不開而已。」
  
  囌囉哼了一聲,理所當然地道:
  「本大師在睡覺,當然打不開。」囌囉的語氣相當不屑,彷彿耐達依不明白這個道理有多愚蠢似的。
  
  耐達依不以為忤,仍是滿臉笑容。怎料囌囉語氣一轉,又問:
  「那…,剛剛膽敢摔本大師的是誰?」
  
  呃…!
  
  這會不用眾人視線暗示,耐達依便乖乖舉起手:
  「還是我。」
  
  囌囉雙眼再瞇,飄呀飄地來到耐達依面前,兩顆眼珠直直對著耐達依的雙眼:
  「本大師是當世最偉大、最高貴、最優雅,集所有力量、驕傲、知識於一身的人所創造出來的,最值得尊敬神使,你竟敢、膽敢、安敢,摔本大師?!」囌囉每說一個字聲音就提高一次,直將耐達依鬧得趕緊捂住耳朵。
  
  就在這時,漢斯突然問道: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此話一出,囌囉立即轉向:
  「本大師是偉大的神使,不是東西。」
  
  「喔!原來你不是東西啊!」耐達依雖然捂住雙耳,卻沒露聽這一段,立刻呵呵笑道。
  
  豈料囌囉什麼都懂,就是不懂怎麼拐彎子講話,聞言不僅不生氣,反倒挺起胸膛,沾沾自喜地道:
  「沒錯,本大師不是東西。」
  
  眾人一聽,耐達依和班塔耶立刻噗地笑了起來,其餘眾人也紛紛忍俊不住笑了,就連薩摩也跟著輕笑起來,更別說明斯克了,他露出了破天荒第一個露出牙齒的笑容。
  
  這就讓囌囉摸不著頭腦了,但見眾人笑得這般開懷,他心裡可不是滋味,立刻拉高聲音,怒道:
  「笑什麼笑!本大師不是東西哪裡錯了?!」
  
  此話一出,本來憋著不敢大聲笑的眾人也憋不住了,至於本來就笑得很誇張的耐達依這會更已經笑到抱著肚子了。
  
  「王子,你打那兒找來這活寶啊?」尼路擦掉眼角笑出的淚水,轉頭問薩摩。
  
  有時,他真的非常佩服他們的王子,任何希奇古怪的東西都找得到。之前在魔獸天堂弄來了一頭怪里怪氣的斑夏達來當寵物,這會又多了一本怪書…。
  
  「白塔裡。」薩摩微笑道。
  
  實在是耐達依的大膽無人能敵,面對囌囉這本會說話的書,虧他還提得起心情捉弄。
  
  耐達依聽到這話,立刻雙眼發亮,問道:
  「白塔?白塔裡有這種好東西啊!」
  
  「本大師不是東西。」囌囉再次強調。只是這一下又將好不容易收起笑容的眾人又鬧得哄堂大笑。
  
  薩摩看著再度抱著肚子狂笑的耐達依,有些無奈:
  「他是神族裡的神使。」
  
  聞言,眾人笑不出來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