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陸的不平靜似乎也延燒到了已經滅國的約塔地區…。
  
  平常燈火通明,美輪美奐的約塔公國王宮,從不久之前開始,成了一座死寂的宮殿。
  
  雙子公主回國參加慶典,卻一夜間成了亡國公主。父母戰死,留下她們兩人孤零零地面對巴耶帝國指揮官的頤指氣使,唯一的親人就只剩最後開城門投降的叔叔…。
  
  身為亡國公主,寒星與寒月雖然仍待在王宮裡,但卻形同軟禁。外頭的侍衛也不再是約塔公國的士兵,而是來自巴耶帝國的士兵。
  
  「姊姊!難道我們就一直被困在這裡嗎?」寒星咬牙道。
  
  寒月臉上閃過一抹驚慌:
  「噓!小聲點兒。」見門外的士兵沒有反應,這才又低聲道:「不留在這裡,我們又能去哪裡?」
  
  寒星眼中精光閃閃:
  「離開宮殿。我們留在宮裡一點用也沒有,聽說宮外有很多義軍,要是我們出去了,登高一呼,把那些義軍通通集合起來,起碼可以對抗巴耶帝國。」
  
  聞言,寒月臉上閃過一抹喜色,但隨即消失:
  「沒用的…,義軍人這麼少,怎麼有辦法對抗巴耶帝國呢?」
  
  寒星美目一瞪:
  「沒有做怎麼知道沒辦法?難道你希望我們國家就這樣被一個卑鄙的國家和一個懦弱的叔叔給賣了?」
  
  寒月搖搖頭:
  「我也不想啊!可是…。」
  
  寒月話還沒說完,外頭傳來的行禮招呼聲讓兩姊妹同時閉了嘴。
  
  這時候會來這裡“探監”的只有一個人,那便是她們的叔叔!懦弱卻又渴盼權力的寒‧畢塔。
  
  寒‧畢塔是個年約五十歲的男子,一頭棕色頭髮梳得油亮,配上一身講究又華麗的帝國貴族裝扮。這樣的裝扮本來是很有派頭的,偏偏寒‧畢塔尖嘴猴腮,下垂眼配上蒜頭鼻,華麗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卻像耍猴戲般滑稽得很。
  
  「兩位姪女兒好興致,坐在這裡聊天啊!」寒‧畢塔熱絡地招呼,一邊還自動在兩姊妹旁的椅子坐下。
  
  寒星與寒月見到寒‧畢塔,臉色都很不好。寒星更是完全不給面子地站起身,冷冷地道:
  「對不起,我們沒有賣國的親戚。」
  
  這話諷刺意味濃厚,但寒‧畢塔卻絲毫不以為忤,依舊掛著虛假的笑容:
  「姪女兒這話就不對了。要不是叔叔我開城門,我們的人民還不知道要死多少哩!再說了,打敗仗的可不是我,而是你父親,我那個死去的哥哥啊!」
  
  寒‧畢塔這番話竟是將約塔的亡國歸咎於已故國王退敵無方,氣得寒星渾身發抖:
  「明明就是你為了向巴耶帝國示好,出賣了國家,還說得這般好聽?!如果不是你擅自開城門,只要撐到將軍們領兵來救,我約塔也不會亡國!!」
  
  寒‧畢塔一聽,隨即冷笑:
  「我說,姪女身分尊貴,但是畢竟太年輕啦!想想巴耶帝國有多少兵力,我們有多少?本來就不需要打就知道結果的仗,只有我哥哥那種笨人才會想要打。」
  
  的確,約塔公國與巴耶帝國軍力懸殊,就是再撐久一點也不見得能成功逼退巴耶帝國的大軍。所以儘管寒星氣怒得直想掐死眼前的男子,還是無法找到理由來反駁…。
  
  「難道,你不怕全國人民唾棄你嗎?」寒月聲音怯怯的,但卻很清楚。
  
  寒月此話一出,寒星立刻附和:
  「沒錯!你這種賣國求榮的人,所有人民都不會原諒你的!」
  
  寒‧畢塔冷嗤一聲:
  「原不原諒又怎樣?他們根本動不了我。現在我是巴耶帝國的侯爵,他們就算唾棄也不敢當著我的面,我看不到,管他們罵得再難聽,對我也是不痛不癢。何況,他們只能罵我,而我卻可以掌握他們的生死,你說哪個比較值得?」說著,寒‧畢塔得意地笑了起來。
  
  寒星寒月知道,她們就是怎麼罵也沒有用,因為寒‧畢塔根本連一點愧疚羞恥都沒有。
  
  「我今天可不是來聽你們說教的。」寒‧畢塔擺擺手,不耐煩地道。
  
  「你不想聽我們說教,那就請走!」寒星毫不客氣地送客。
  
  寒‧畢塔站是站起來了,但是似乎還不打算走。
  「要走前,我要先告訴你們。兩位姪女兒也已經到了適婚年齡,叔叔我幫你們安排了一樁好婚事。」
  
  聞言,寒星大為驚怒:
  「不行!你憑什麼?!」
  
  寒‧畢塔理所當然地道:
  「憑我是你們的叔叔。你父母都死了,自然由叔叔我替你們安排終生大事。」
  
  「我們不會承認你是我們的叔叔!也不會聽你的安排!!」寒星怒道。
  
  聞言,寒‧畢塔臉沉了下來:
  「不管你們願意不願意,你們是非嫁不可!巴耶帝國的四皇子跟我說了,他很喜歡你們兩個,希望你們能嫁給他。四皇子好歹也是個皇子,嫁給他也不算委屈了你們,何況嫁給了他,你們兩條小命就能保住,哪裡不好?」
  
  說完,寒‧畢塔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留下寒星與寒月震驚相對。
  
  四皇子巴‧勞德?!寒月和寒星同時想到那個噁心的色鬼,沒想到寒‧畢塔竟要將她們嫁給那個酒色過度,又是帝國裡公認沒前途的四皇子?!那個人除了身分之外,其餘地方完全跟市井地痞流氓沒兩樣!要她們嫁給這樣的人,不如讓她們死了算了。
  
  「寒星…,我們怎麼辦?」寒月惶惶不安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寒星和寒月不同,她絕對不會屈服於命運。要她嫁給那個四皇子,還不如嫁給一頭豬!!
  
  「姊姊…,我們逃…!」寒星低聲說出她的想法。
  
  寒月驚訝地摀住嘴巴:
  「不可能的…,我們出不去啊!」
  
  寒星搖搖頭,眼中閃著堅定的光芒:
  「總會有機會的!我們不能留著讓叔叔利用我們!」
  
  寒月看著神情堅定的妹妹,惶然的眼中浮起一抹佩服。她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像妹妹那麼聰明又堅強呢?
  
  
  北方大陸的冬天來得早,尤其是接近極北的迷霧之谷,早已是一片銀白世界,鳥獸絕跡。但卻也在這種時候,五千精兵來到了迷霧之谷。
  
  薩摩領著五千精兵急行軍,只花了十天便從伴鎮趕到了迷霧之谷。
  
  這幾日天候並不好,天空不時飄雪。尚幸精靈人對天候甚為敏銳,一路上薩摩幾次繞了點路,成功躲過幾場暴風雪。
  
  一路上,為了確保沒有敵人窺視,薩摩不時飛上天空。左手上的手套也已取下。這一次行動,他必須倚賴魔眼的感應。雖然,他有了神王的力量,但畢竟不是神王本人,在對魔族接觸不多的情況下,薩摩很清楚了解自己對魔族的感應反而不如天生魔物的魔眼敏銳。
  
  薩摩讓軍隊提早抵達迷霧之谷的目的是想讓龍人軍隊提早熟悉附近地形。
  
  趁著軍隊在迷霧之谷外整隊之際,薩摩也再度飛上天空。隨著對神能的熟悉,薩摩已經可以做到不使用雙翅也能凌空懸浮了。
  
  「有嗎?渥德。」掃視遠方一片雪白,薩摩在心中問著魔眼。
  
  「沒有。」渥德毫不猶豫地給了薩摩答案。
  
  看來,魔族完全沒想到這種時候會有人動他們的腦筋,也或許,他們以為所有人都不知道魔族的存在,所以鬆懈了,更或許,在他們眼中,沒有任何勢力足以威脅他們?!
  
  薩摩俯瞰不遠處雲霧繚繞的迷霧之谷,思忖了一會,才又問道:
  「渥德,你對二王了解多少?」
  
  魔眼渥德沉默了一會:
  「不多。魔族人並不會互相關心。」
  
  意思就是說,魔族人對彼此的了解並不多…。
  
  薩摩挑挑眉,換個方式問:
  「那,他在魔族人,像是你,的眼中,是什麼樣的人?」
  
  「強大!無情!不過,所有魔族人的性格都是如此,他只是比大部分魔族人要強大而已。」渥德答道。
  
  強大且無情?
  
  「那他對魔王呢?也是無情?」不知怎的,薩摩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問出口之後,薩摩才發現,他竟然對魔王有著相當程度的好奇心…。
  
  這個問題渥德斟酌了一會才回答道:
  「我的印象中,二王…很傾慕王。」
  
  「傾慕?」薩摩不解。
  
  「是的,傾慕。所以二王痛恨小姐。」渥德對薩摩的確是夠坦承了,幾乎什麼事情都說。
  
  薩摩不知道這是否是魔眼性質使然,但的確方便薩摩了解魔族。當然,對渥德這個說法薩摩並不是全然相信的。畢竟,誰曉得這是不是二王刻意營造出來的障眼法?
  
  「他要是傾慕魔王,怎還會反叛魔王的旨意?」薩摩皺皺眉頭反駁。讓絲妲兒暫掌魔族可是摩拉的旨意。
  
  渥德這會又沉默了,好半晌才道:
  「屬下不知,但是,屬下以為,這是因為,二王以為王就算要交託魔族也該交給他。」
  
  …。這算什麼?因忌妒而反叛?
  
  薩摩不想再討論多羅對魔王究竟存什麼心思,乾脆轉問道:
  「坦耶魯深穴裡的缺之都你進去過嗎?」
  
  開完會之後,薩摩找個機會便問渥德有關魔族別宮的詳細情形。
  
  原來魔族的四個別宮,其中的殘之都和寂之都在神魔大戰之後便消失了,只剩下缺之都和滅之都。其中缺之都由三輔掌管,滅之都由五羅掌管。坦耶魯深穴裡的就是缺之都。
  
  「曾經來過幾次。」渥德道。
  
  聞言,薩摩立刻追問道:
  「裡面有什麼禁制嗎?」
  
  「有。裡面的禁制是魔王親自完成的。大部分禁制只要是碰觸的是魔族人就不會發動,只有一些禁制是可以經由控制決定是否發動。三輔五羅掌管城市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掌管這些禁制。」渥德不愧為三王二王競相爭取的高等魔族,知道的事情相當多。
  
  「那都是什麼禁制?」薩摩好奇地問。
  
  渥德以無奈的聲音回答道:
  「屬下不知。」
  
  這也是,遇到魔族人就不會發動的禁制渥德當然無緣得窺,至於那些被掌管著的禁制估計魔族人也不敢輕易冒犯。這一來自然是什麼都不知道了。看來缺之都裡究竟有什麼,還是得要他親自進去才能領會了…。
  
  這一番探問,底下尼路等人已將五千精兵安置好了。這五千人真不愧是經過挑細選出來的,一路行來儘管薩摩逼著他們趕路,他們不僅沒有任何怨言,一路上甚至維持著高度的秩序與安靜,讓薩摩極為滿意。
  
  一落回地面,迎接薩摩的依舊是四周龍人士兵崇敬的視線。
  
  薩摩一回到族裡,先是以驚人的力量逼退獸人大軍,再又與獸人合盟,反攻里爾公國,終於將里爾公國二十萬大軍逼得龜縮於星鎮裡不敢迎敵。這次行動,又是與獸人族、龍族結盟,一起來到迷霧之谷。在這五千精銳魔龍士心中,薩摩已經不知不覺成為傳奇性的存在。各自為政許久的北方大陸三族,竟在這個未來的儲君手上,合盟行動,主導的還是龍人族,這在眾龍人心中,就是光想也覺得驕傲。何況一路上,薩摩一路領前而行,還不時以像大鳥一般的翅膀飛上天空,臉上從來不顯疲憊,就連六名護佐也是精神奕奕,更是讓眾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事實上,他們私底下已經猜了不下上百次。為什麼他們的王子會飛呢?他們不敢冒犯王子,所以只好問六位護佐。只是,護佐們神秘兮兮,都要他們別多問。偏偏護佐們越神秘,他們就越好奇啊!!
  
  薩摩早已習慣眾人的視線,回身便兀自走向尼路等人。
  
  尼路見薩摩走來,連忙問道:
  「王子,我們要在這裡停留多久?」這裡是迷霧之谷的外圍,要是停留過久,他很擔心魔族會發現他們的行蹤。
  
  薩摩也是擔心這一點,當然,他也可以以神能隱起大軍所在之地,但這一來就連諾恩也找不到他們了。
  
  「諾恩知道我們要來,應該晚些就會找來。這段時間,我會注意不讓魔族接近。」薩摩思索著道。
  
  越接近迷霧之谷,薩摩便越謹慎,此刻薩摩更是將全身神能高速運行,就是想提早發現魔族行蹤,免得洩漏己方行動。
  
  幸好諾恩並未讓他們等太久。不到一個時辰,諾恩便出現了。原來,諾恩比薩摩等人更急,一回到族裡,用了一天悄悄交代好一切,隔天就每隔一個時辰出來迷霧之谷外等待薩摩等人。
  
  有了諾恩的接應,眾龍人魔龍士悄悄分批潛入迷霧之谷。
  
  進入迷霧之谷的方法很簡單,那便是通過一條地道。這條地道是妮妮當初之所以可以在鎖族之際還能跑到外面看班塔耶和耐達依競賽的重要原因,那是她與幾位好玩的同伴一起挖的。只是當時,龍族尚未被魔族控制。自從龍族被魔族控制之後,妮妮就不敢再輕易使用這條地道了,直到決定前往龍人族,才又再度使用這條地道。
  
  沒料到魔族嚴密監控天空地面,就是沒注意到地下…。這算是百密一疏?還是魔族認定光明正大的龍族不會動這種小腦筋?
  
  諾恩預先將五千精兵分批安排谷內各重要據點。有了龍族人掩護,一切進行得神不知鬼不覺。龍人精兵就在迷霧之谷內養精蓄銳了兩日,獸人軍隊才來到迷霧之谷。為了安全起見,獸人軍隊並未靠近迷霧之谷,而是等薩摩安全救出人質之後,才會收攏包圍圈。
  
  大雪連續下著,給眾人帶來不少困擾,但卻也同時隱蔽了眾人的行蹤。
  
  
  第三天,近午時分,薩摩在眾人既期待又擔憂的眼神中跟著諾恩悄悄潛近坦耶魯深穴。
  
  一接近坦耶魯深穴薩摩就發覺了異樣。
  
  「你回去吧!這裡交給我…。」薩摩雙眼凝注著不遠處的一座小丘,頭也不回地對諾恩道。
  
  諾恩遲疑了一下:
  「可是,我還沒帶你過去…。」離坦耶魯深穴還有一段距離呢!
  
  薩摩搖搖頭,嚴肅地道:
  「你不能過去,你一過去就會被發現了。」
  
  薩摩終於知道為什麼囌囉會說所有魔族的地方都防不了神王,因為,一接近坦耶魯深穴,薩摩全身神能就起了感應。神能到處,薩摩的雙眼便清楚看出絲絲縷縷的初始能像網一般從小丘下的一個暗影散出,雖然越往外圍初始能的密度越低,但總範圍卻不小。看來只要有人進入這個範圍,必定會擾動初始能,但,這卻難不倒操縱初始能高手的神王…。
  
  諾恩不解,但看薩摩表情嚴肅,似乎很有那麼一回事,不免好奇起來:
  「你發現了什麼嗎?」
  
  薩摩是神王,應該可以看出些他看不到的東西吧!
  
  薩摩也沒有特意隱瞞,聞言點頭回答道:
  「沒錯!那個入口有類似感應的…結界。」雖然薩摩不知道把這些網狀初始能稱為結界是否適當,但為了讓諾恩了解,結界卻是最好的名詞。
  
  此話一出,諾恩心裡一緊張,就想追問薩摩如何接近,但隨即想到,薩摩既然能看出這點,可見這所謂感應的結界定難不倒他,於是又將話吞了回去。想了一想,諾恩轉而問道:
  「你有信心嗎?」
  
  聞言,薩摩總算回過頭來,露出一個信心滿滿的笑容:
  「我要是救不出來,全天下就再沒有人能救了。」
  
  薩摩本來還不是這麼有把握,但看到這些初始能構成的網,薩摩反倒有把握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殘之都!剩下的就是避開魔族人。但這也難不倒薩摩,因為神族對魔族有近乎本能的感應,加上魔眼協助,避開的成功率大大提高。這兩相配合下,薩摩相信他可以成功找到人質…。
  
  聽薩摩這麼說,諾恩只得惴惴不安地離去。
  
  薩摩待諾恩離去之後,這才緩步接近坦耶魯深穴。薩摩一邊接近,一邊不斷調整體內的神能。待薩摩與密佈在坦耶魯深穴外的初始能接觸時,薩摩體內的神能已經與初始能同調。
  
  薩摩走進網裡,但那片初始能佈成的網卻絲毫未動,即便薩摩從中走過,網也絲毫未被牽動,那情景就彷彿走入其中的薩摩並非實體一般…。
  
  終於,薩摩成功走進了坦耶魯深穴。
  
  那是一個小丘下只容兩人並肩而過的洞口,洞口外的迷霧之谷陽光透亮,但一進洞口卻漆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換成別人,光是這片黑暗便要摸索許久,但薩摩卻不然。光差會影響薩摩的視力,但卻無損他超越視力的感應力。
  
  一走進坦耶魯深穴,薩摩便發現了一股魔族的氣息,但薩摩並不意外,因為早在行動之前,諾恩就說過,坦耶魯深穴的入口附近,有一個魔族人負責接引來訪者進入殘之都。薩摩知道自己的第一關是這個魔族人,所以他很快閉上眼睛,憑著卓越的靈覺,迅速閃身進去!
  
  深穴裡的確有人,而且還是魔族人。但這人只是個負責守門的低等魔族。
  
  迷霧之谷眼前已是魔族所有,這守門之職實際上也輕鬆得很,因為,一但有人接近深穴,感應網便會生出感應,根本用不著他。他在這裡守門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方便迷霧之谷的龍族人。偶爾,龍族人會來求見二王,而他要負責帶他們進去。沒有他,伸手不見五指的深穴裡,非魔族人可說是寸步難行的。
  
  感應網沒有感應,自然就沒有他的工作,所以這名魔族人依照以前的習慣,坐在一旁的一顆大石頭上打盹。
  
  突然,一陣微風吹過!
  
  魔族人微睜眼睛看了一眼。洞口依舊平靜…。很正常,只是缺之都裡刮了風,是有點古怪。不過魔族人的疑惑只持續了一會兒,很快又不在意了。
  
  大約這是殘之都的出口,難免受到外面天候的影響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