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憑著超卓的靈覺和快速的身法閃過了守門的魔族人,隨即迅速騰躍向前,睁開雙眼看去。
  
  他在一條長而寬廣的甬道上,同樣漆黑,只有遠處有一點彷彿類似燈光的光源。
  
  薩摩擔心守門的魔族人回頭發現他的身影,所以不敢耽擱,加速往前飛奔。
  
  深長的甬道迅速飛退,薩摩一邊仔細感應四周的能量,一邊持續調整體內神能。
  
  越深入甬道,四周的初始能也開始有了細微的轉變,薩摩為了不暴露行蹤,只好隨之轉變神能性質。幸好如今薩摩對神能的掌握已經相當熟稔,倒也沒有多大困難。
  
  薩摩這一加速,直如風擎電馳,深長的甬道眨眼即到終點。
  
  其實是薩摩太過緊張了。這甬道的漆黑程度就連魔族自己也吃不消,能夠辨認路途靠的還是沿途變化的初始能。先別說薩摩速度驚人,就是速度慢些,那個低等魔族也不見得能發現薩摩。畢竟,就某個程度而言,薩摩已經完全隱入坦耶魯深穴的能量裡了。
  
  走到甬道末端,薩摩緊繃的心情總算放鬆了一點。將全身感應全開,還讓魔眼幫著感應,薩摩這才小心走出甬道,極目看去。
  
  這一看,薩摩只覺心靈深受震撼。
  
  原來,薩摩放眼望去,只見甬道外寬廣得嚇人,高低錯落奇形怪狀的建築就散佈在這片看不到邊際的土地上,若不是仰頭一看,分明還看到岩頂,薩摩幾乎要以為這麼大的城市根本不可能存在地底下。
  
  這都市不愧稱為缺之都,不論多奇形怪狀的建築,都只蓋了半邊,就連道路也只修了半截,襯上林立的怪石,看起來倒是處處殘破。分明不像都市,偏偏卻又被稱為魔族的四大都市之一。
  
  除了外觀不像都市之外,錯落散佈的建築顯得稀疏,也不像外頭各族城市般屋宅櫛比鱗次。
  
  這個薩摩多少可以理解,囌囉說過,魔族的人數並不算多,加上魔族人性格大半孤僻,不喜交遊,通常每個魔族人都離得很遠,許多魔族人甚至終年四處遊蕩,從不在單一地點停留太久,因此四個大都市裡的魔族人,已算是擁擠了。
  
  震撼過後,薩摩又困惑了。
  
  諾恩儘管想不起坦耶魯深穴裡面究竟有什麼,但卻依稀記得裡面路徑極為複雜,但現在在薩摩眼前的,除了怪模怪樣的建築之外,稍嫌空曠的建築和道路,卻怎麼也看不出有什麼複雜可言…。
  
  難道這也是諾恩受到暗示所致?
  
  薩摩想了一會便放棄亂猜,直接問起魔眼:
  「渥德,這就是缺之都嗎?」薩摩有些擔心自己看到的不是缺之都的真正模樣。
  
  「是的,王。」渥德聲音聽起來很精神,是自從薩摩從白塔出來之後最精神的一次,薩摩隱約覺得奇怪,但薩摩現在心裡想的都是救人,這隱約的古怪很快就被薩摩拋到腦後。
  
  「諾恩說過缺之都裡面的路很複雜,但是我看起來不大一樣…。」薩摩沉吟著道。
  
  「這是當然。」渥德口氣很理所當然:「沒有魔能的人是看不到缺之都真正模樣的。」
  
  渥德這麼一說薩摩立刻就懂了。看來魔王的四個別宮都跟初始能扯不開關係,雖然如今在缺之都裡的初始能似乎有些不同,但初始能的本質還在。既然魔能和神能都來自初始能,那麼缺之都攔不住神王也在情理之中。好奇之下,薩摩凝神感應,果然發現缺之都裡溢滿著的初始能,正絲絲縷縷密密牢牢地將缺之都切割包裹,就像一道道無形的牆蜿蜒分布在缺之都裡。諾恩會覺得道路複雜定是因為這些高密度初始能搞的鬼了。
  
  想清楚之後,薩摩心中一動,又接著問道:
  「缺之都哪裡適合囚禁人質呢?」渥德來過幾次殘之都,有他指引估計會比初來乍到的他胡亂摸索來得有效率。
  
  渥德遲疑了一下:
  「王…您真的要幫助那些人嗎?以您的身分…,大可以不用理會他們…。」
  
  渥德的意思是,薩摩身為魔王,要什麼有什麼,擁有一個魔族也勝過擁有三五個其他低等種族。
  
  「不管是魔族還是神族,都不屬於我。我的朋友親人都在龍人族和精靈人族,我必須保護他們。」薩摩試圖讓渥德了解他的想法。
  
  薩摩知道魔眼不會背叛他,因為渥德效忠魔王,而魔王實際上就是他…。但是,渥德如今可算是他的一部分,薩摩還是希望獲得渥德的支持。
  
  可惜身為魔族的渥德,對這些所謂“無意義”的感情卻是不能理解。
  「…屬下不懂。他們不該自己保護自己嗎?」渥德不解地反問。
  
  聞言,薩摩嘆了一口氣:
  「不懂就算了吧!你只要知道,那些人是我的責任就好了。」
  
  薩摩這番話渥得還是不懂。他不了解為什麼會有責任?在魔族眼中,從來沒有責任存在。但薩摩卻不讓他有機會追問,話鋒一轉便又問道:
  「你還沒告訴我缺之都適合囚禁人質的地方在哪裡。」
  
  此話一出,無疑表示討論到此結束。渥德頓了一頓,才答道:
  「應該是在別宮外圍。」
  
  「不是在別宮裡?」薩摩疑惑地反問。他以為囚禁人犯,總是越隱密越好,怎會關在外圍?
  
  渥德對此卻一點疑問都沒有:
  「別宮是王的地方,人質那種東西沒有資格接近王。」
  
  薩摩挑起一邊眉毛,不以為然地道:
  「這不是方便敵人來救嗎?」
  
  「屬下只知道,還沒有人成功救出人質過。」渥德這番話說得很是自豪。
  
  那定是因為從來沒有神王親自出馬過!薩摩在心中悄悄加了這句話,嘴上卻沒反駁,只兀自問道:
  「那麼,別宮在哪?」
  
  「順著力量走就是王的別宮。」渥德的回答也很妙。
  
  對有能力改變四周景觀的魔族而言,地標不如感應力量來得有用。
  
  薩摩沒追問,循著方才感應初始能的方法,將神識遠送,果然感應到一股蠢蠢欲動的強大力量。
  
  薩摩也不耽擱,即刻動身。沿途的亂石給薩摩許多便利,加上薩摩一身黑色夜行衣,再配上輕巧迅捷的身法,所到之處僅見黑影一閃即逝。
  
  缺之都雖是魔王別宮所在,但除開初始能構成的感應網外,卻像是不設防似的。
  
  「這缺之都沒有巡邏警戒的士兵嗎?」薩摩發現他不了解魔族人的邏輯,一路上他完全沒遇上巡邏之人,連迴避都不需要。一個魔族的都市竟然能這麼門戶大開,該說他們是粗心還是過度自信?
  
  渥德的回答解開了薩摩的疑惑:
  「有,但是都在別宮周圍。這裡是外城,不需要巡邏。」說完,渥德頓了一頓,又補充道:「大部分入侵者都沒機會接近別宮就會被發現了。」
  
  這大約是感應網的關係吧?!薩摩哼了一聲表示了解,但很快又浮上另一個問題。
  
  「可是…這一路上,好像也沒看見魔族人…?」薩摩依舊迷惑。既然叫做都市,總該有人住,但…,這都市就像它的名字一樣,荒涼得像是無人居住似的。雖然房子很稀疏,但也不至於到這樣的地步吧?!
  
  「這時間大部分的人都在市集裡。」渥德解釋道。
  
  市集?薩摩好奇了。魔族的市集會是長什麼模樣?難怪渥德會建議他在這時間行動,看來是根據魔族人的喜好,知道此時進來最是安全。
  
  渥德感應到薩摩的情緒,突然道:
  「王,您不會喜歡看的。都是些低俗的玩意兒,只有中、低等魔族才會有興趣。」口氣嫌惡,看來渥德自己本身也不喜歡魔族的市集。
  
  其實薩摩也只是想想,並不是當真想去看,畢竟此行目的並不在了解魔族人的生活,但經渥德這麼一說,薩摩反倒決定有機會必定要去見識一下。
  
  掠行一陣,薩摩終於看到了感應當中強大力量的來源,被稱為別宮的建築。
  
  那棟建築像極了圓的四分之一,表面光滑得似乎連一點灰塵都無法沾上去,詭異奇特地聳立在都市區的後方。
  
  薩摩還沒靠近就發現這裡的不同,因為遠遠的,薩摩便感應到魔族的氣息,果然就如渥德所言,警戒集中在別宮週遭。
  
  閃身於一座大石之後,薩摩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你說的地方在別宮的哪裡?」薩摩問渥德道。
  
  「屬下沒去過,只聽說在別宮不遠處。」渥德無奈地道。
  
  聞言,薩摩知道,接下來要靠他自己了。關人的地方決不會光明正大,只要能在別宮四周找到隱密的地方,應該就是了。可惜他沒辦法問魔王,這別宮由魔王親手完成,定是再沒有人比魔王更清楚這裡的布置了。
  
  突然,薩摩愣了一愣。他怎麼想到魔王去了?就算能問,他也不該跟魔王接觸的!
  
  搖頭甩掉這個突然卻不切實際的想法,薩摩專心把心思放在他目前所擁有的力量…。在神王告訴他的神能的運用當中,有完全隱蔽的能力,但那卻僅限於純能量體才能使用。薩摩的身體並不是能量體,無法完全隱藏身形,但使身體的存在感降到最低,這點薩摩還做得到。
  
  緊靠著背後大石,薩摩全身神能疾轉,收起所有屬於“我”的意念,神識延伸,與背後大石、腳下岩地、四周波動的力量結合。
  
  此時,若有旁人,一定會發現,背倚大石的薩摩身影彷彿模糊了一下,接著,消失了!但再仔細一看便會發現,薩摩還在那裡,只是視線不知如何,很難擷取薩摩完整的形象,就像一片薄霧,找不到焦點…。
  
  薩摩感覺著透明而融合的感觸,然後身影飄出大石,忽左忽右地,似緩實疾地往那奇特的建築而去。
  
  途中,薩摩閃過了一名侍衛的身旁。侍衛愣了一愣,轉頭看了一眼,然後又回過頭,揉揉眼睛,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薩摩全身神能運行到極致,情緒彷彿也跟著透明起來。魔族侍衛的反應絲毫沒讓薩摩的情緒有任何波動,緊張、興奮、驚喜,什麼都沒有存在…。現在的薩摩像一縷風,悠悠晃晃地前進。
  
  四周的能量不斷穿過薩摩的身體,在薩摩體內帶起一波波微弱的波動,隨著時間過去,波動也從隱隱約約成了鮮明的波紋,只是專心於感應外界的薩摩沒有發現這點變化。
  
  出乎本能的,薩摩往魔族氣息集中處而去…。
  
  「現在什麼時候了?」一個聲音傳來,遠遠的,有些不清楚。
  
  這聲音像是磁石,將薩摩的腳步吸引而去。
  
  「不知道。」回答的聲音很不耐煩。
  
  「沙漏不是在你那裡嗎?」一開始發問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高興了。
  
  「是在我這裡沒錯。」回答的聲音似乎還不懂對方到底想問什麼。
  
  就在這時,薩摩也已經飄到了兩人所在的地方。環目一望,只見這裡是一處窪地,四周地面都比這裡要高上三尺,若再被地面上錯落分不的巨石所掩,要發現這窪地恐怕相當難。
  
  窪地內依舊是顆顆巨石。不同的是,這些巨石一顆顆規規矩矩排列,呈同心圓狀,不像外面的巨石那般無規則排放。
  
  兩個說話的人站在同心圓的最外圈。薩摩的感應告訴他,這個外圈同心圓的其他方向也同樣有兩人,每六十度一組人,總共六組人,十二個人。
  
  在薩摩迅速打量四周環境的時候,一開始說話的那人又開口了:
  「沙漏在你那邊,我當然要問你時間了。」
  
  這人有一頭紅色頭髮,微瞇的眼睛散著幽幽綠光。相較於此人鮮明的顏色,另一個人則是黑色頭髮黑色眼睛,暗沉沉的。
  
  聞言,黑色頭髮的男子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沙漏,遞給紅頭髮的男子。
  
  紅髮男子低頭一看,迷惑了起來,問道:
  「怎麼過這麼久只過兩時辰啊?你有轉回來嗎?」
  
  黑髮男子聳聳肩,邪邪一笑:
  「誰記得?」
  
  那是說黑髮男子根本沒有按時翻轉沙漏…。
  
  紅髮男子也不生氣,僅是皺皺眉,困擾地道:
  「那這樣我們什麼時候送吃的去?接下來可是輪到我們送哩!」
  
  黑髮男子眼珠子一轉,還是一逕的滿不在乎:
  「不餓死便好了,晚點送吧!」
  
  紅髮男子想了一想,也不緊張了,哧地一聲笑了起來:
  「也是。」
  
  送吃的給誰?約莫是人質吧?!
  
  薩摩知道自己八成摸對了,於是不再耽擱,閃身便往巨石夾峙之地而去。
  
  這個窪地規模不小,同心圓排列的巨石足足排了六圈,每一圈巨石都被層層初始能包裹,像蛛網一般,越往裡面,初始能交織得越密,連巨石上方也罩著一層,性質也隨著深入越有不同。
  
  外圍的一兩圈還有守衛,裡面的四圈卻連一個侍衛也沒有,鬧得薩摩滿心困惑,腳步也不由緩了下來。
  
  「這是王設的禁制,一般族人是無法接近的。」渥德解釋道。
  
  聞言,薩摩不禁更加用心感應四周的能量,這才發現,這層層初始能裡面夾著不停流動的奇特能量。出於直覺的,薩摩立刻就肯定那奇特力量正是與神能相斥的魔能。
  
  由於薩摩此時已將體內的能量與初始能同調,這些不停流動的魔能逕自穿過他的身體,竟沒有因薩摩的進入而有何異動。
  
  能夠超控神能到與初始能同調的只有神王做得到,難怪囌囉會說魔族的都市是完全防不住神王的…。大約魔王也會類似的力量,所以神族的都市才會防不住魔王。
  
  了解之後,薩摩心中一動,又想起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魔王的禁制防不了他,可是人質呢?人質可沒有辦法和初始能同調,屆時人一救出來,照樣會被發現啊!
  
  薩摩傷了一會腦筋,又忽然想到一事,於是,身影又化迷霧,比來時更快地閃出了巨石圈中。
  
  片刻之後,薩摩又回到了巨石圈。這回,薩摩毫不遲疑地往巨石中心而去。
  
  很快的,在六塊巨石圍繞的小空地中,四男一女背靠背地坐著。五個人看起來年紀都不大,但薩摩知道,他們就是他要找的人。龍族壽命極長,身為長老和龍王,力量自然不弱,老化速度也就更慢了。
  
  四個男子當中,三個男子髮型相同,都在頸間將頭髮紮成一條辮子,垂掛在肩膀上,若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三名男子頭上都戴著頭箍,一個紅色,一個栗色,一個紫色,從額頭箍到腦後。與這三人相似裝束的還有五人當中唯一的女性。女人一頭藍色髮,戴著同色的頭箍,頭髮成辮,垂在背後。剩下的那名男子則是一頭黑髮,金色髮帶纏繞著黑髮,一身黑色長袍,長袍之下露出鑲著朱紅花紋的高領,從長袍下伸出的一隻手也看到同樣花紋的袖口,袍尾露出精工繡紋的雲頭靴。
  
  出發之前,諾恩曾經詳細敘述龍王湎茲和另外四名長老的樣貌,所以薩摩一眼便看出這五人的身分。裝束類似的三男一女就是龍族的風火水土四長老,至於那名黑色頭髮的中年男子,應是湎茲無疑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