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確定沒錯,薩摩隨即現出身形,但為了減少風險,薩摩仍舊維持體內能量與四周初始能同調的狀態。
  
  薩摩站了一會,發現巨石圈裡的五人沒人發現他的存在,知道必是他如今的狀態所導致,只好輕咳一聲提醒。
  
  「終於送飯來了。」戴著紫色頭箍的風長老低嘆一聲,才抬起雙眼看去。
  
  約莫是關得太久了,對來訪之人已經不抱半點希望,所以除了風長老之外,其餘人依舊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心地,坐著不動。
  
  風長老一眼看到薩摩,接著臉泛疑惑。
  
  也怪不得他覺得奇怪,畢竟每次送飯來的人可從來沒有一身夜行衣,蒙頭蒙臉,這般神秘的,何況薩摩身上除了腰間斜掛的一把大劍,其餘便什麼都沒有了。但儘管疑惑,他也沒想過會有人來救他們。
  
  被魔族關在這裡三年多,就算有任何期待也學會如何不抱期待了。
  
  薩摩拉下蒙面巾,從懷中掏出一只金鈴:
  「我是來救你們的。」
  
  此話一出,本來低著頭的四人同時刷地抬起頭看向薩摩,目光灼灼。但這五人果然不愧為龍族力量金字塔的頂端,儘管薩摩來得意外,卻沒人焦急追問,反倒是沉著地審視著薩摩,似乎還在評估薩摩這番話的真偽。
  
  「誰讓你來的?」湎茲瞇著眼睛,除了已經長及胸口的鬍子,精光閃閃的雙眼看不出被囚三年餘的萎頓。
  
  「諾恩。他告訴我,您會認得這只金鈴。」薩摩迎著五人的目光,依舊一派淡然。
  
  緬茲看了一眼金鈴,眼中猶豫光芒一閃而過,隨即又咄咄逼人地問:
  「你是誰?」
  
  薩摩露出一抹足以擄獲人心的自信笑容:
  「龍人族王子,薩摩。」
  
  「龍人族?!」火長老驚呼一聲。
  
  可不是,不只火長老,其餘四人,包括湎茲在內,臉上都閃現又驚又喜的光彩,只是很快便暗了下去。
  
  儘管有龍人相助又如何?他們的敵人是魔族啊!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湎茲試探地問。
  
  猜出湎茲的想法,薩摩微微一笑:
  「知道,而且我既然能來,就能救你們走。」
  
  五人眼中都閃現希望光芒,但卻又同時止不住懷疑。
  
  他們多少知道魔族的能耐,儘管他們被抓多少有些冤枉,但要是一對一,他們也是沒有把握對付得了魔族人的,現在只眼前一人,哪來能耐救出他們?更別說,他們對薩摩能夠侵入到這裡還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哩!
  
  薩摩也不與他們多做解釋,緩步上前。
  
  見狀,藍色頭髮的水長老一陣緊張,連忙阻止:
  「等…!」
  
  只是話說一半便再說不下去,詫異地瞪著薩摩。
  
  原來這時薩摩已經走進六顆巨石間的小空地。
  
  關在這裡三年,雖然四周只看到巨石,但他們每一伸出巨石範圍之外,便會被一股不知來源的力量瞬間綑綁。這力量古怪至極,被綑上之後,一身功力完全提聚不起來,綑綁的力量更會隨著時間越來越緊,緊到讓人以為將要被生生綑碎骨頭。每逢這種時候,除非等到魔族人來為他們解除,否則便得不斷痛下去。
  
  當薩摩走近的時候,他們都以為薩摩將會被那股力量捆住,沒想到薩摩竟然完好無恙地走進來了。
  
  這時,他們真的有點相信這人有能力救他們了。
  
  心中想法一變,就是再沉著,也忍不住心中的雀躍,紛紛站起身。
  
  「等一下還請你們配合我,動作要快。」不讓五人發問,薩摩立刻對著五人道。
  
  湎茲連忙點點頭:
  「這是自然。」
  
  薩摩輕輕頷首,手微舉卻又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從懷中拿出一管紅色煙花,遞給湎茲:
  「這管煙花還請龍王出去之後,施放開來,好通知其他人行動。」
  
  湎茲不明白為什麼薩摩不親自施放,但他不習慣追問,所以僅是收入懷中,沒有多問。
  
  解決此事之後,薩摩這才重新舉起手,併起食中兩指,凌空一畫。
  
  一旁的五人不明白薩摩現在在做什麼,只知道薩摩手指一動便帶出一道道銀亮的光芒,像彩帶一般凌空旋轉,最後銀亮的光芒在空中化成了一個不停旋動的漩渦。
  
  就在這時,薩摩突然發出一個奇特的音節,接著,漩渦便從空中落到地面,依舊不停旋動。
  
  「一個一個進去吧!它可以把你們傳送出去。」薩摩單手不停釋出淡淡光芒,頭也不回地道。
  
  原來,薩摩想到的方法就是類似魔族傳送陣的神族傳輸術。方才薩摩的離去就是回到坦耶魯深穴外留下氣息,好方便傳輸。當然,以薩摩的力量,大可以帶著五人即刻傳輸出去,但這樣一來波動過大,一定會讓魔族人察覺,因此薩摩才會採用這種單人傳送的方式。如果順利的話,他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此地。
  
  湎茲等五人對看一眼,接著湎茲率先走進漩渦。
  
  只見緬茲身影一閃,霎時不見。
  
  接著風、火、水、土四長老也跟著走入漩渦,就在剩下土長老時,薩摩心中一動,接著渥德的聲音也響起了:
  「王!有人來了。」
  
  薩摩也感應到了,但眼下他必須把這些人都送出去,於是,薩摩神色不動,待成功將土長老出去之後,薩摩便將傳輸陣收了起來。
  
  他不能讓魔族人太早發現人質被救!
  
  薩摩右手重新拉起蒙面巾,左手則確認似地摸了摸腰間的厚劍,接著身影疾閃,往感應方向而去。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方才討論送飯問題的兩個魔族人。只見一人提著一個桶子,一人手拿一只顏色深黑,質地不明的方形物體,相偕往巨石中心而來。
  
  薩摩這時已經隱起了身形,再度化成一片薄霧,悄悄接近兩人身邊。
  
  忽聽得“鏗”一聲響!那是刀劍出鞘的聲音!!兩名魔族人同時驚覺,倏地分往左右分開。
  
  這兩人的瞬間判斷極為正確,若是有人來襲,兩人這麼一分,足可令敵人不知先攻擊哪一方好。只看兩人的迅速反應和行動,便令讓薩摩忍不住暗中喝采。換成了別人,恐怕這下攻擊便要落空,只可惜,這兩人這回遇到的卻是繼承神王力量的薩摩!
  
  薄霧現出淡淡人影,伴隨著一道黑色寒光,疾進、下收、橫掃、上挑,寒光曲折畫過,眨眼即逝。
  
  咚匡一聲,水桶掉落地面,發出沉沉的聲響。黑髮男子瞪大雙眼,無法置信地看著現出身影的薩摩,眉心一道血痕滲出幾顆紅中帶紫的血珠,接著,血痕猛地往下延伸,然後“潑喇”一聲,黑髮男子的身體隨即往兩側裂開,血液也瞬間從前後噴散開來。紅髮男子的表情同樣驚駭,身體也在黑髮男子之後爆裂,不同的是,紅髮男子是由下往上,斜斜劈開…。
  
  魔族人的身體也許比任何一族還要強韌,但,再尋常的兵器落在薩摩手裡都足以讓魔族人喪命,何況是這把精鍛的厚劍?
  
  隨著兩具屍體轟然倒地,兩抹黑影亦同時自裂開的身體急速飛出。
  
  薩摩早有心理準備,見狀立刻伸出沒有握劍的左手,手一張!
  
  只見黑紋纏繞的左手掌心,一隻眼睛緩緩睜開,血紅色的眼珠閃著悠悠紫芒。兩抹黑影似是相當畏懼這隻眼睛,立刻便發出尖銳刺耳的嚎叫聲,加速竄飛。驀地,一道黑色光束自眼睛中疾飛而出,準確無誤地前後射中兩抹黑影!
  
  尖叫聲中,兩抹黑影變成黑色光束的一部分,與光束一起被收回薩摩掌心中的眼睛裡。隨著兩道魔靈的消逝,地上分裂成四塊的屍體也隨即化成黑煙,就連滿地的紫紅色血液也同樣消失無蹤。
  
  成功將兩個魔族人殺死之後,薩摩才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氣,但很快的,他又發覺不對勁了!
  
  四周的能量在躁動!!不論是初始能還是夾在其中的黑色能量都在盲目翻騰,像是找不到目標似地胡亂流竄。
  
  這是怎麼一回事?
  
  薩摩的疑惑在看到掉在地上的奇特方形物體時解開了。原來,此刻地上的方形物體正不停散出一道道奇特的能量,擾動滿佈在巨石圈裡的初始能與魔能!
  
  隨著能量翻騰,薩摩隨即感應多名魔族逼近的能量波動。於是,薩摩知道,他的形跡敗露了!而罪魁禍首不消說,便是地上這小小一塊方形物體…。
  
  薩摩就是擔心形跡敗露才會出手殺死兩個魔族人,卻怎麼也沒料到真正破壞他的計畫的,竟會是這只來源不明的小東西…。
  
  不自覺的,薩摩伸手拾起地上的方形物體,卻發現,方形物體一入人手便停止散發奇特的能量,翻騰的能量也因此逐漸平靜下來…。看來,這物體必須有人拿著才行…。
  
  方形物體表面光滑,像是鐵塊一般的質感,但從掌心傳來的溫度卻是溫潤得不似死物。
  
  無暇細想,薩摩隨手將方形物體收入懷中,轉身便往外飛掠而出。
  
  薩摩沒有躲避敵人,相反的,他還正往其中一股最強大的魔能而去。
  
  他要盡他所能地將所有敵人吸引過來,如此一來,才能讓脫困的湎茲等人有時間站穩陣腳,發動攻擊。
  
  這次的行動,薩摩早就決定要盡量在坦耶魯深穴攔住大部分的魔族人。他不清楚缺之都究竟有多少魔族,為數眾多的低等魔族薩摩尚且不懼,因為,一個低等魔族大約與一個尋常高手等同,這對三族的精銳聯軍而言,應該是能夠對付的。薩摩現在擔憂的是中等魔族和高等魔族。只要一個中等魔族,恐怕就非出動近十位龍人族高手不能對付,至於高等魔族,簡直可以在聯軍當中大搖大擺行動,如入無人之境!!
  
  薩摩想吸引的是這些中高等魔族!
  
  於是,薩摩不再隱匿形跡,反而大肆散發能量。霎時,薩摩像顆巨石投入湖中,激起四周能量大力波動起來,初始能當中夾雜的絲絲魔能更是迅速往薩摩身上纏來,但只消薩摩體內神能一轉,魔能便被逼於體外三尺,無法近身,被阻撓的魔能又擾得四周能量更是激盪不已。
  
  效果有多大?薩摩不清楚,只希望能藉此將高等魔族吸引過來,至於為數眾多的低等魔族會不會也受到吸引而來,薩摩則完全不去想了。感應體內的神劍,薩摩只覺得信心十足。
  
  同一時間,別宮裡正在假寐的人瞬間睁開雙眼,抬頭看著宮殿屋頂鼓譟的能量流,微微皺起了眉頭。
  
  接著騰身而起,化成一道流光自宮殿疾飛而出。
  
  飄身空中,此人瀏目一掃,便發現數道能量往同一方向而去,看來都是查覺了缺之都裡異常的大波動。此人眼中帶著困惑,他不了解,這力量為什麼沒有被魔王所設的禁制所制,難道會是超高等的神族?不論如何,己方根據地被人侵入,那是說什麼也不能不管的,於是僅一停身,此人便又迅速往波動來源而去。
  
  
  稍早,坦耶魯深穴外,白色漩渦在一面牆上閃現。早被薩摩通知的諾恩緊張地看著白色漩渦,又是期待又是擔心。
  
  沒多久,白亮漩渦出現波動,一道身影在一陣空氣的震盪中出現了。
  
  諾恩心中一緊,大睁的雙眼瞬也不瞬地看著身影。不多久,諾恩臉上浮現狂喜。
  
  「父王!」諾恩失聲喊道。
  
  原來這身影便是被魔族囚禁三年餘的龍王湎茲。
  
  湎茲看清楚等在房裡的人,同樣忍不住顯露喜色,但他隨即想到現在的處境,連忙轉頭尋找與他一同落難的四長老。
  
  只這短短時間,牆上白色漩渦又已波動,然後頭戴紫色頭箍的風長老便出現了。
  
  湎茲一見風長老,明顯鬆了一口氣。因為這顯示薩摩救援的行動沒有遭到阻攔。
  
  待四名長老都出現之後,牆上白色漩渦卻突然消失了。
  
  「咦?」在場六人同時驚呼。
  
  「糟糕!那小哥怎麼沒跟著出來?」風長老又驚訝又擔憂地道。
  
  諾恩這會也慌了,雖然薩摩從來沒有說會跟著人質一同出來,但諾恩卻一直直覺這般認為。現在,薩摩還留在坦耶魯深穴,是因為意外,還是他早已決定好了?
  
  這次行動到目前為止一直都是由薩摩主導,現在薩摩還在坦耶魯深穴,幾個人頓時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慌亂中,還是湎茲沉著了些,因為他記起了薩摩托付給他的東西。
  
  「別說這些了,諾恩,去,把這信號煙花放出去。」緬茲將懷中的煙花遞給諾恩。
  
  諾恩看到煙花忍不住一愣,這煙花是行動前尼路要求薩摩親自施放的,目的很清楚,那便是尼路等人要確定薩摩是安全的。只是,這個煙花現在卻在湎茲身上…。
  
  「父王,這是…?」諾恩迷惑地問。
  
  湎茲不知道這管煙花有那麼多學問,聞言便將薩摩託他施放之事說出來。
  
  諾恩一聽,當場認定薩摩早就決定要留在坦耶魯深穴。但是,為什麼要留在那裡?諾恩猜不出來,但是一想到薩摩神王的身分,方才那些慌張頓時一掃而空,接過煙花便離開了。
  
  不久,一聲爆破聲響傳來,諾恩也跟著領著幾名族人回來。
  
  「父王,我們可以出去了。行動開始了。」諾恩表情愉悅地道。
  
  不用諾恩說,湎茲等人也發現了四周騷動的氣息。從窗口看去,更可以發現每棟房子都湧出了數十人,安靜卻迅速地往坦耶魯深穴的方向而去,可見得早已佈置好了。
  
  「這是怎麼回事?」湎茲皺著眉頭問諾恩。
  
  緬茲一問,諾恩頓時緊張起來:
  「父王…,這…孩兒自做主張,與龍人和獸人族合作,準備在救出父王和長老之後,將魔族人趕出迷霧之谷。」
  
  湎茲聞言一驚,怒聲叱道:
  「你怎麼這麼糊塗啊!!」
  
  諾恩一聽湎茲責罵立刻跪了下來:
  「請父王原諒。孩兒除了與龍人、獸人合作之外,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救出您了!!」
  
  諾恩以為湎茲是氣他擅自與龍人和獸人合作,殊不知緬茲氣的卻是另一事。
  
  「合作是其次,我罵你糊塗是因為你竟然妄想把魔族趕出去?!」湎茲氣得跺腳。
  
  此話一出,諾恩大感茫然。魔族不趕出去,他們龍族豈不是永遠受制於人?
  
  見諾恩茫然不解,湎茲長長嘆一口氣:
  「魔族太強大了!我們根本敵不過他們啊!」
  
  諾恩一聽湎茲心裡不滿的竟是這麼一回事,頓時笑了開來:
  「父王不用擔心,兒臣知道魔族強大,所以一直不敢貿然行動。這次我族有龍人族五千精兵在內支援,還有獸人萬人部隊在外接應。為了這次行動,我們努力演練陣法。一人敵不過,便用十人,十人敵不過便用百人,必能剋制。」
  
  聽諾恩說得這麼有自信,湎茲又是長嘆一聲:
  「你想得太天真的。坦耶魯深穴裡面起碼還有兩個強力高手,就是本王和四個長老合作,也敵不過一個啊!」
  
  湎茲曾與魔族人短暫交手,所以並不那麼樂觀。當時他們五人合作,還敵不過一個魔族人,當時,旁邊還有另一個魔族人在觀戰。看那神態,竟似是與他們交手之人的上司…。儘管在交手之前,他們五人的力量就已經部份受制,但一交手,他們就知道,即便力量沒有受制,依舊是沒有勝算的。
  
  諾恩聞言大為驚凜,忽然覺得自己這次行動似乎還是太草率了。但,很快的,諾恩想到了薩摩,又隱約覺得這次行動也有幾分勝算。
  
  「父王放心,若是這樣還敵不過魔族,那麼至多就是恢復成之前的模樣。何況,我們也不一定會輸。」諾恩安慰湎茲道。
  
  湎茲不知道諾恩的信心從何而來,但眼下行動已經開始,再多說也無濟於事。現在只能希望一切就如諾恩所說的那般理想。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一道聲音:
  「諾恩,你還在嗎?」
  
  諾恩聞聲連忙由窗口探出頭,便見一人在附近東張西望。
  
  「寒,我在這裡。」諾恩揚聲招呼。
  
  原來,在外面叫諾恩的是寒,因為遲遲不見諾恩出面,尼路擔心沒有龍族高層出面會使龍族行動之間多有遲疑,所以才會命寒回頭尋找。
  
  寒快步跑到窗口,埋怨地道:
  「噯…你怎麼還在這兒。我們的士兵已經將坦耶魯深穴圍住了。你不出面,護佐大人可不好指揮龍族的士兵啊!」
  
  諾恩也知道是自己花了太多時間解釋,隨即歉然道:
  「是我耽擱了。我馬上過去。」
  
  說完,諾恩回頭就想向湎茲等人解釋,卻見湎茲等人已經開了門出去,連忙快步追上。
  
  一追上,諾恩還沒開口呢!湎茲便問:
  「我們的士兵在哪裡?」
  
  湎茲雖然覺得行動太匆促,但現在他們已經逃離坦耶魯深穴,與魔族間的紛爭已起,再不能輕易干休,好不容易這回還有外援。就如諾恩所說的,若這樣還敵不過魔族,他們龍族除了滅族之外,就只有乖乖歸附魔族之路可走了,既然如此,這一把也就非賭不可了。
  
  自從魔族在坦耶魯深穴出現之後,這個選擇就已經擺在他們眼前,如今也只不過是提前選擇罷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