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轉到坦耶魯深穴之內。
  
  薩摩不言不動地站在巨石壘布的岩地上,金色雙眼直直看著此刻站在身前的男子。
  
  男子看起來不過三十餘歲,一身黑袍垂曳至地,襯上披散在背後的一頭黑色長髮、黝黑粗俇的線條,和無光的深藍眼珠,竟有難以言諭的驚人氣勢。
  
  方才這名男子就是這麼突然自空中直直落下,儘管薩摩已有感應,還是不免微受驚嚇。
  
  男子的出現攔住了去路,讓本來就不打算逃跑的薩摩順理成章地停下腳步。然後,又是兩道強力魔能接近,瞬間落在男子身後。同樣的黑色衣袍,邪魅的容貌,卻沒有第一位到達的男子這般讓薩摩感到威脅。
  
  「他是誰?」薩摩緊了緊左掌,暗暗問道。
  
  渥德的聲音似乎有點緊張:
  「他是二王多孟。」薩摩沒有指名,但渥德就是知道薩摩想知道的是那個最先抵達的人。
  
  喔?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二王?
  
  薩摩心中一緊,忍不住又多打量了幾眼,暗暗奇怪於心中莫名的騷動。
  
  「你是誰?這般大膽闖入本王宮殿,想必不是無名之輩。」多孟陰沉著臉道。
  
  本王宮殿?
  
  不知怎的,薩摩感到一股怒氣自內心深處湧起,譏誚的話不禁便說了出來:
  「我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是魔王的別宮。敢情魔王換人當了?」
  
  嘲諷的語氣,儘管蒙著半張臉,多孟依舊能感覺到薩摩蒙面巾下揚起的,代表不屑的弧度,怒焰頓時大炙。
  
  銳芒閃過深藍色的眼瞳,狂猛的黑色勁氣瞬間掃至,一聲不響,卻眨眼便到。
  
  薩摩早有準備,見狀身形微側,一道同樣銳利的勁氣準確迎上,不同的是,這道勁氣泛著讓在場所有魔族人都相當敏感的白亮光芒。
  
  “碰隆”一聲轟然巨響,煙塵狂飛,眼不能識物,薩摩卻鮮明地感覺到原本站在多孟背後的兩名魔族人移動了位置,一左後,一右後,正好與多孟成犄角之勢,與薩摩對峙。
  
  這局勢非但沒讓薩摩氣餒,反而激起薩摩心中莫名的戰意,強大的氣勢頓時自四周逼了開去,與多孟等三人的力量互不相讓地對峙著。
  
  強力的氣勢激盪,煙塵瞬間散去,多孟的身影再次出現,只是,這會多孟的表情更顯難測,就連語氣也聽不出喜怒了:
  「久不見高等神族人來訪,倒是我們失禮了…。」
  
  摸不清多孟現在究竟在想什麼,薩摩乾脆不回應了。
  
  薩摩沒有回應讓多孟眉頭輕皺:
  「能闖到這裡必定不是神族裡面無名之輩,你是誰?五天?還是雙衛?」
  
  眼中閃過一抹嘲諷的光芒,薩摩冷笑道:
  「你何妨再猜猜?」
  
  薩摩這語氣彷彿在戲耍多孟似的,當場讓多孟臉色大變。
  
  能輕鬆化解他以五成力量發出的攻擊,多孟早已認定薩摩會是五天或是雙衛,於是便想息事寧人。畢竟,與薩摩硬拼會讓他的勢力大損,這在這關鍵時刻,絕對是對他不利的。但薩摩不僅不表示身分,還表現出那樣輕蔑的態度。魔族向來沒什麼好脾性,多孟更是容易暴怒,聞言表情當場便沉了下來。
  
  「王,小心!二王要動手了。」渥德警告的聲音響起。
  
  不用渥德提醒,薩摩心中也已經有了多孟即將動手的預感。突然,四周能量猛然一個抽空!
  
  光是這一下,必定會讓人一下無法適應,但薩摩已有心理準備,一感四周有異反而更加提聚力量,集中精神,儘管如此,還是被這極具反差的變化帶得腳下微一踉蹌。
  
  就在這時,驚天動地的攻擊發動了!
  
  強烈的魔能翻攪起來,驚得本已被驚擾的魔族人紛紛湧出,遠遠觀看。
  
  強力高手交鋒是不能接近的,魔族人儘管知道交手的人當中有一個是掌管缺之都的多孟,亦不敢擅自靠近。
  
  轟隆隆連聲巨響…,缺之都裡滿溢的初始能和魔能被強烈的力量衝擊打得四處亂竄,整個缺之都都震盪了…,彷彿下一刻就要坍塌似的。
  
  
  當信號煙花出現在空中時,尼路等人便按照計畫內容,率領龍人族五千精兵與龍族事先編制好的萬人精銳,包含龍王禁衛,自潛伏地點迅速卻安靜地趕往坦耶魯深穴外圍,只待魔族人現身,再按照事先排定好的責任範圍攔擊。
  
  爲了確保每一個角落都有基本戰力可以對付可能遇見的中高等魔族,尼路等六人分散帶領早已熟稔陣法龍人精兵,平均分布在坦耶魯深穴外的各個方位,就連琉璃也負責一個方位,只有尼路所負責的這方,為了便於傳遞消息,所以多了寒的幫助。至於龍族則採取三比一的比例,摻雜在龍人族隊伍當中。也就是說,這次行動龍族出動了一萬五千人,其中還不包括在外圍警戒的一般龍族士兵。
  
  為了不讓龍族認為龍人族越俎代庖,尼路特意讓龍族參與的人員兩倍於龍人族,更毫不藏私地傳授陣法。因為面對魔族,一對一是沒有勝算的。過程中,有諾恩的協助,一切進行的很順利。但,行動一開始,尼路便沒看到諾恩,這讓他有些不悅,立刻讓寒去找。交手在即,龍族不能沒有精神象徵…。
  
  當諾恩抵達時,尼路早就已經在約定的地點待命。尼路一見諾恩終於到達,連忙招招手,但仍舊不敢發出聲音。這種時候,可以謹慎便要謹慎。
  
  諾恩對緬茲一鞠躬,這才快步來到尼路身邊:
  「現在進度如何?」
  
  「還沒有動靜。」尼路表情有點憂愁,說完便探頭望諾恩身後瞧:「王子呢?」
  
  諾恩苦笑一聲:
  「他還在裡面。」
  
  尼路挑挑眉,臉有怒氣,但卻似乎並不意外:
  「我就知道王子打算這麼做,所以才讓他帶信號煙花!」
  
  湎茲等人這時也來到兩人身邊,聞言呵呵一笑:
  「貴王子雄才大略,恐怕早就決定留在裡面了。」
  
  湎茲這番推斷並非沒有依據。當時薩摩將信號煙花遞給他時,湎茲就覺得奇怪,現在想想越發覺得薩摩早有預謀。
  
  尼路有片刻的茫然,但隨即省悟。薩摩此行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便是救出龍王湎茲和四位長老,又見諾恩見五人一到隨即退開一步,便知這五人十有八九便是湎茲和龍族四長老了。於是,尼路站直了身體,對為首的湎茲躬身一禮:
  「眼前必是龍王與龍族四位長老吧?龍人族王子護佐,尼路,久仰大名了。」
  
  龍王湎茲方才就悄悄打量了尼路好一會,發現尼路氣度沉凝,顯見武有所成,現在又見尼路反應機敏,不由讚賞地道:
  「有這等人才居貴族護佐,本王實在替圖甦高興。」
  
  聞言,尼路連忙搖手謙虛道:
  「多謝龍王謬讚。尼路還擔心無能爲長上分憂解勞哩!」
  
  湎茲微微一笑,不對此回應,反倒問道:
  「我想可否麻煩你說明一下細節。」
  
  聞言,尼路一愣,臉上隨即浮現尷尬的笑容:
  「啊!這是在下疏忽了。」湎茲畢竟是龍族真正的領導者,諾恩充其量不過是第二順位,這次行動牽涉龍族甚深,他的確是有必要解釋。
  
  頓了一頓,尼路正待說明之際,地面突然轟隆隆震動起來。
  
  眾人同時一驚,視線同時投向不遠處漆黑的洞口。他們都知道,有事情在坦耶魯深穴裡發生了…,但這與薩摩的關係有多大呢?
  
  
  居於攻擊中心的薩摩並不好過,三個高等魔族的攻擊果然驚人,薩摩奮起全力還是多少感到有些力有未殆,一絲絲魔能不時趁機侵入,幸好薩摩如今繼承神王之能,神能一轉,魔能頓時消失,並未傷到薩摩,但動作卻不免遲緩了一點。
  
  與高等魔族交手,方式絕對不同於一般人,因為他們的肉體已經強韌到即使是魔法武器也沒有辦法一擊重創的地步,能有效傷害他們的是純能量的攻擊。因此薩摩一開始就放棄了用黑色厚劍,他心裡想的是想藉此機會驗證神王之力能夠到達什麼樣的地步。
  
  他知道,他現在不如神王的就是實戰經驗,這讓薩摩不想太快使用神劍。
  
  相較於居中薩摩心中思緒百轉千回,發動攻擊的三人心中卻是震撼莫名。他們想不出來神族何時有了這樣一號人物,能夠同時抵禦三個高等魔族的攻擊,其中還包括一個魔族超高等人物,多孟?!
  
  難道會是神王?不!多孟很快就否定這個可能性。神王和魔王一向都有不輕易踏入敵方勢力範圍的默契,因為,他們的力量太過強大,對兩族傷害也極大,若沒有這樣的默契,恐怕魔族與神族早便亡族了。
  
  理論上的確是如此,只可惜多孟等人這回遇上的是薩摩,繼承神王之力,卻完全不知道什麼默契之類的,也就注定將三人鬧得迷迷糊糊了。
  
  儘管迷惑震驚,三人勢成騎虎,高手交鋒你來我往,哪能隨時抽手便退?多孟這時不免咬牙恨起了魍丹和万閻,同樣身為三輔,魍丹鎮日忙著追求更高的力量,消失得不見蹤影,万閻雖然同意幫忙,但眼下人卻不在缺之都。
  
  三輔之下總共擁有十四名高等魔族,直屬於多孟的有五個,但因為之前魔王的消息、三王那頭蠢蠢欲動,以及人類那邊的動靜,讓他派出了三個。至於其他二輔的力量,跟隨魍丹的四個高等魔族實際上根本不在缺之都,至於万閻手下五名高等魔族,卻因為万閻不在缺之都,都出外尋樂子,雖然還有兩個目前正在缺之都,但万閻不在,他根本不能驅使他們!!所以,說明白一點,眼下缺之都裡除開中低等魔族,他能用的高等魔族只有兩個。本來,在缺之都根本不用擔心戰力不足的問題。因為人類無力侵犯,神族則還沒到那種大張旗鼓入侵的地步,這是多孟之前的判斷…。沒想到,神族竟然挑在這種時候入侵了,只有一個,卻是出乎意料的強。
  
  對付高手,畢竟還是高等魔族有用啊!何況魔族基本上是一盤散沙,沒有魔刀,沒有生命威脅,他們不會冒險…,尤其是在對手顯然很強的情況下。
  
  可不?現在中低等魔族都在遠處觀望,情況未明誰也不肯上前…。
  
  光從來人可以躲過缺之都的感應網,便知道難纏,如今三個高等魔族還戰他不下,其餘中低等魔族當然也不敢冒險。
  
  多孟越打越煩躁,突然從鼻子哼了一聲。
  
  這一聲低哼就像一個默契,聲音一出,另兩個高等魔族突然同時一左一右,冒險切入薩摩懷中。
  
  薩摩見狀一驚,直覺便往後退,但才剛退,薩摩便忽然驚覺,硬生生頓住退勢,全身爆起側旋。
  
  這一側旋,卸開了兩側兩個高等魔族的攻擊,更因為頓住退勢,後方蓄滿交手以來最強大力量的攻擊也跟著差了一步。
  
  儘管薩摩卸開了大部分的攻擊力量,但一開始的誤判還是讓薩摩挨了一下交手以來最重的攻擊。
  
  薩摩眉頭微皺,側臉一涼,蒙面巾繫在腦後的結被餘勁切開,黑色布料緩緩飄落,但交手的氣勁立刻又將蒙面巾捲得盤旋亂飛。
  
  薩摩沒空管蒙面巾的下落,因為,三人的攻擊又逼近了。
  
  發現自己幾搓金色長髮從頭巾下飄出,薩摩突然有一絲惱怒。
  
  薩摩感覺得到自己並沒有盡力,似乎還有更強大的力量藏在體內,薩摩本來想藉由這三個人將這些力量一一引出,但飄落的蒙面巾,一搓搓散開的金色髮絲,讓薩摩心中惱怒得想要立刻結束交手。
  
  一側身,薩摩看到了多孟。此刻的多孟滿臉猙獰,眼中閃著詭計得逞的得意笑容。
  
  或許,薩摩輕皺的眉頭讓多孟以為薩摩已是強弩之末了…。
  
  金色雙眼瞬間閃過一道銳芒。
  
  多孟看到了,其餘兩個高等魔族也接著看到了。危險的信號響起,與那金光閃起幾乎同時。
  
  金色光芒從薩摩掌心湧出,破開地下城市的黑暗,也將所有好奇的目光閃成了驚恐。
  
  神劍!!
  
  沒有任何一個魔族人會錯認這把武器。
  
  沒有蒙面巾的薩摩在眾人視線下綻現一抹極為神聖卻又同時甜美的笑容。
  
  那是奪命的笑容!
  
  笑容中,薩摩右腕一旋,逼近薩摩左右兩側的兩個高等魔族首先遭殃。
  
  神劍劃過了兩人的身軀。兩個高等魔族的身體就好像遇了火的冰,神劍一吋吋深入,魔族的身軀便一點一點溶解…。伴隨著身體的溶解,兩個魔族人臉上驚恐痛苦更甚!當神劍的金芒終於劃開了兩人的身體,兩個魔族人的身體內部便爆出道道金光,將他們的身體射穿,構成像篩子一般的詭異景象…。
  
  此段寫來雖短,其實也不過是一眨眼間的事情。薩摩順勢側身,便看到了後撤的多孟。
  
  身形一盪,薩摩追了上去。
  
  多孟大驚失色,顧不得什麼身分了,乾脆轉身加速往外圍觀望的魔族人而去,心中則暗暗叫苦。薩摩牢牢鎖住了他,讓他不出時間施展傳送術啊…。
  
  四周魔族人一看,哪猜不出是怎麼一回事,一時間,四周魔族人轟然散退。
  
  多孟掠去的方向,這時連連閃起兩道黑色光芒,往上穿過岩壁,帶起四周能量微微擾動。
  
  這兩道黑芒一出現,陸陸續續的,又有好幾道黑芒穿出岩壁而去。顯然,中等以上,有能力使用傳送術的魔族都紛紛傳送離開了…。
  
  多孟見狀,直氣得咬牙切齒。他之所以將薩摩往這方引,就是打著讓万閻手下的兩個高等魔族當擋箭牌的如意算盤,爭取時間讓他逃走,他很清楚,中低等魔族是擋不住那個人的!
  
  但自從金光閃起,誰都從那把金色長劍猜出來者何人,就是有再高昂的鬥志也會瞬間熄滅。那兩個高等魔族只看多孟往他們方向而去,便猜到多孟心裡的打算,自然便先一步施展傳送術,眨眼便離開了坦耶魯深穴,這才會把多孟氣得牙癢癢的。
  
  不得已之下,多孟一頭紮進散退的魔族人當中。
  
  此舉又驚得四周魔族人加速散退,一時間,整個缺之都裡陷入大恐慌。
  
  沒有人願意,甚至敢與那個人敵對。他們的王不知所蹤,而神王卻出現在這裡!!他們除了逃,還有其他選擇嗎?
  
  似乎沒有。連多孟都打不過了,他們還用去嗎?答案很清楚。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