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耶魯深穴外,尼路等人不明所以地瞪著坦耶魯深穴入口所在的那座禿丘。
  
  震動忽強忽弱,但卻一直持續著。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不論龍人還是龍族人,通通都是一臉疑惑。但是,沒有命令,他們也僅止於面面相覷,不敢互相交談。他們畢竟是兩族精兵…,只是人人都看得出對方臉上不安驚恐的表情。
  
  他們知道他們此行的敵人是誰,所以他們更加害怕這種沒來由的地震…。
  
  「護佐大人,請讓寒率領士兵進去坦耶魯深穴吧!」寒表情凝重地開口請求。
  
  寒認為,與其在外頭胡亂猜測,不如親自進入坦耶魯深穴一探究竟,順便也可以支援獨自留在裡面的薩摩。
  
  尼路本來就擔心薩摩,聞言不由大為意動,但在尼路開口答應之前,一旁的龍王湎茲卻神情嚴肅地搖頭道:
  「此舉萬萬行不得。」
  
  為什麼?尼路和寒以同樣迷惑的表情看著湎茲。
  
  湎茲苦笑一聲,解釋道:
  「坦耶魯深穴裡面有很奇怪的力量,不是魔族的人進去,全身力量都會施展不開。事實上本王還很疑惑為何貴王子不受影響。」
  
  這番話要是出自別人口中,尼路或許會懷疑,但出自曾經被囚坦耶魯深穴的龍族之王湎茲口中,尼路卻完全相信了。
  
  只是如此一來,他們進去恐怕就只有拖累薩摩的份了。他很清楚,薩摩不受影響是因為神王的力量,而他們卻沒有這種力量…。
  
  突然,震動越來越猛,士兵們的臉色也越來越白,接著,整個地面突然轟隆往上一震。所有人都彷彿感覺到自己被凌空拋了一下,接著,震動停止了,但僅是短短一瞬間,地面又接著震動起來,同時兩道黑色線條高速穿出禿丘,在眾人看清楚之前便不見了蹤跡…。緊接著,一道、兩道、三道,陸陸續續飛出好幾道黑芒劃空而去,數起來竟有數十道之多,看的眾人又是迷惑又是緊張又是害怕。
  
  地面的震動仍在持續…,然後不久,坦耶魯深穴陸續跑出了幾個人。
  
  幾個人一跑出坦耶魯深穴便見到了尼路等人擺出的大陣仗,立刻傻在當場。
  
  尼路等人也有些發傻,他們被方才那陣震動驚得有些懵了。直到坦耶魯深穴裡面傳來斥喝聲,然後先踏出坦耶魯深穴的幾個魔族人被推得踉蹌向前時,眾人才回過神來。
  
  幾聲呼嘯聲起,眾人行動終於開始。
  
  
  多孟相當滑溜,幾次神劍差點及體都是他及時抓過一名魔族人當擋箭牌。
  
  多孟一點也不愧疚。這些低等和中等魔族就是再多也及不上他的生命珍貴。魔族人顧著逃竄,竟也沒人開口怒罵多孟。
  
  他們可管不了其他同伴被多孟抓去當擋箭牌,事實上,那是那些人運氣差,沒什麼好同情的。當然,竄逃的每個人都知道,等一下若是他們自己被抓了,其他人同樣不會同情他們。弱肉強食是常態,要是懂得兔死狐悲,那便不算魔族人了。
  
  方才薩摩進到缺之都還覺得空盪無人,這會逃命之下,缺之都裡的人約莫都動了,粗略看去少說也超過千人。看來,缺之都號稱都市還是有根據的…。
  
  「魔族人喜歡住在王所造的都市,因為魔能凝聚,對我族能力的提升很有幫助。」渥德的聲音從薩摩心裡響起。
  
  忙著解決多孟丟來的魔族人,薩摩無暇多問,更無暇細想,爲何渥德會在他沒有召喚的情形下主動開口。
  
  薩摩發現,若再這樣下去,他會花過多時間在這些無謂的低等魔族身上。心中一動,薩摩不由暗罵自己,以他目前操控能量的能力,哪需要提著劍追殺?
  
  即想即行,薩摩立刻緩下腳步,左手搖搖對著還在忙著奔逃的多孟一招。
  
  多孟突然感覺壓力一鬆,正不知怎麼回事時,四周能量便騷動了起來,充塞在殘之都的初始能同時動了起來,龐大能量構成巨大的能量團,恍若實質,正面往多孟而來。
  
  能量團一出現,四周魔族人立刻發出驚恐的尖叫。
  
  「破魔罩!」四周響起這樣的驚叫,散退的魔族人更加慌張了。
  
  破魔罩是魔族人心中最恐怖的法術,地位與魔族的滅神幛相當!
  
  薩摩沒有細想,他只是直覺認定這是最適合現在情勢的方法,待法術一發出來,才想起這法術的名稱。
  
  當初神王薩斯教他這一個法術時並沒有評斷法術的強弱,但卻曾說過,這一個法術是魔族人的催命符,就如同神族人絕不願面對滅神幛一樣,魔族人也絕不願面對破魔罩。
  
  能量是神魔族人必須的,但過高密度的能量卻也同時足以毀壞他們的身體。因為,他們的身體是能量構成的,當外界的能量密度高過他們身體的密度時,他們的身體將會被迫解構,融於外界能量當中!
  
  這世上只有神王與魔王有辦法將外界的能量濃縮成高過神魔族軀體能量密度的攻擊…,那便是破魔罩和滅神幛…。對低等魔族而言,破魔罩象徵絕對的死亡。中等魔族即便逃過,也會落得退化為低等魔族的後果。至於高等魔族,元氣大傷則是無可避免的。
  
  要說這兩個法術有什麼缺點,那便是因為高度濃縮,所以範圍極小,若能及時驚覺,有極大可能性可以逃過。但是方才局勢混亂,他們眼中的神王追著多孟無頭蒼蠅般亂鑽,誰也想不到會突然施展破魔罩,反應不及之下,四周的魔族人首當其衝,被龐大能量壓得正著,低等魔族當場身體碎裂,中等魔族反應快的,總算能保住性命。
  
  多孟見狀大驚失色,他知道他不能停下腳步,更不能後退,事實上,高速飛奔的他已經不可能完全避過破魔罩,但要是迎了上去,受重創的他也是萬萬無法逃出生天的。
  
  掙扎瞬間閃過多孟的腦海,然後,一絲大膽的想法取代了其他想法。
  
  突然間,多孟散去了護住全身的魔能,一頭往前衝去。
  
  薩摩本以為這一下一定可以將多孟手到擒來,沒想到多孟突然加速往前衝去,讓薩摩大為愕然。
  
  多孟的身體一與破魔罩接觸,一聲尖厲的嚎叫立刻響徹殘之都的每個角落。
  
  高等魔族的身體是強韌的,也因此,當他們的身體在承受解構時,所承受的痛苦也是巨大的。
  
  隨著淒厲的哀嚎聲,多孟的身體也完全沒入了破魔罩中。
  
  多孟痛苦的叫聲似乎持續很久,又似乎很快便結束了,薩摩第一次施展這個法術也實在被嚇到了,只知道當他回過神時,是被破魔罩瓦解時的強大力量撞得全身一晃驚醒的。
  
  回神看去,強大能量似乎把將地面轟出了一個大洞,砂石狂飛,雙眼幾乎無法視物。
  
  但是,儘管看不見,薩摩還是知道多孟的身體完全解構了…。因為,只有高等魔族身體解構才能釋出破壞破魔罩的衝擊能量。但只要不存著瓦解破魔罩的打算,高等魔族卻是完全可以安全通過破魔罩的…,雖然必須付出元氣大傷的代價…。
  
  薩摩無暇思索多孟為什麼選擇讓身體解構,他只是循著莫名的直覺,突然騰起身,快速破開煙塵而去。
  
  身體毀了,還有魔靈。破魔罩並無法毀滅更高能量密度的魔靈…。薩摩要找多孟的魔靈。
  
  薩摩一路飛馳,還不忘感應魔能的行蹤,就在薩摩以為他已經錯失追蹤的時機時,薩摩瞥見高速飛往出口處的魔靈!
  
  距離尚遠,薩摩想也不想地舉起左手。掌心魔眼一張,紫芒閃過魔眼。但,一瞬間,薩摩又莫名其妙地放下左手。
  
  這同時,薩摩停下腳步,看著自己的左手,掩不住的詫異寫滿臉上。
  
  心裡有一個力量,阻止他動手…。不是魔眼,是一個更加主宰他的力量…。
  
  薩摩困惑地抬頭掃視四周,缺之都裡的能量在顫抖,薩摩的神思也跟著恍惚了起來。
  
  缺之都裡的魔族人已經竄散得差不多了,留下屬於缺之都的殘破荒涼…。薩摩雙眼迷濛,彷彿找不到焦距似地飄過四周。
  
  最終,薩摩的視線停駐在那棟怪形怪狀的別宮上面,面無表情地看著,往前走著,就像被催眠一般…。
  
  金色的雙眼罩上迷霧,迷霧之上又慢慢飄起了紫光,恍惚的神情似乎慢慢甦醒過來…。
  
  突然間,轟轟轟轟,地穴高速顫抖起來,然後隆隆聲中,出口崩了!!
  
  巨石掉落的聲音完完全全驚醒了薩摩,這才發現,不只出口崩了,就連缺之都外圍也開始有崩落的現象。
  
  原來,方才與多孟的一番交手,終究是破壞了缺之都的能量結構,此刻能量震盪雖然緩和下來,但也突顯了能量結構已經不完整,無法支撐部分地區了。
  
  崩石的現象持續了約莫五分鐘,期間,薩摩所站的缺之都中心地區一點也沒有崩塌的跡象。
  
  巨石停止掉落之後,地穴還震動好一會才完全平靜下來。
  
  薩摩瞪著完全被巨石堵住的出口,終於想到,他該怎麼出去呢?
  
  他當然可以把出口轟開,但當薩摩舉起手時,又突然改變主意了。
  
  這種地方,別再有人進來也是好的。
  
  
  當坦耶魯深穴裡鬥得正兇之際,坦耶魯深穴外短兵相接也已如火如荼展開。
  
  尼路所率領的一千魔龍士和三千龍族精兵率先攔住了第一批魔族人。
  
  就如薩摩所預料的,這些魔族人都是低等魔族,戰力不強,只需十五至二十人便能將其困住。但,這些魔族人似乎無心戀棧,不少人都在陣法完成之前便逃了出去。結果第一批魔族人尼路等人只攔截下十個。幸好尼路早有打算,在坦耶魯深穴外成扇狀分布的龍人和龍族人,在尼路第一波與魔族人遭遇後,也迅快掩了上來。
  
  但是,坦耶魯深穴湧出的魔族人不僅數量多,而且行動速度快,無心戀棧之下,根本無法有效攔截,最後只能靠尼路這些高手先一步阻住魔族人的腳步,好方便己方士兵完成陣法。只是,高手還是有限的,後來湧出的魔族人見前面的人被困住無法離開,都聰明得不與士兵接觸,趁機殺傷士兵之後便抽身遠颺,讓尼路等人的戰果擴展的速度異常緩慢。雖然外圍還有龍族的士兵,但沒有經過陣法訓練的外圍士兵,能發揮的效用恐怕甚為有限,只能期待迷霧之谷外的獸人大軍能有大斬獲。
  
  低等魔族素質參差不齊,尼路還曾經攔到一個魔族人,還等不到士兵困住便被尼路一劍刺穿頭顱。但也有低等魔族出動了二十個人,還幾乎攔不下的。
  
  湎茲等人雖然剛剛脫困,但見情形緊急,也放下身段,來回奔波支援。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另一頭由琉璃與滅率領的那一方。
  
  精通魔法的琉璃幾乎不用近身接戰便可以攔下敵人,滿天魔法飛舞之下,闖到琉璃那一方的魔族人幾乎一個不剩都被攔了下來。
  
  自從行動開始,滅便緊隨著琉璃,寸步不敢稍離,他本來以為,身為精靈人的琉璃可能無法痛下殺手,沒想到一動上手,琉璃卻像狠了心,招招都是強力魔法,絲毫不讓敵人有苟且機會,讓滅大感詫異。
  
  其實,這是琉璃在遭遇差點死於艾剎手中時的頓悟。她知道面對魔族人不能心軟,也不能留手,否則就會像白兒一樣,死於魔族人手裡。所以琉璃逼自己不要多想,一心就想著要幫助薩摩。她不要給薩摩添麻煩…。
  
  到底有多少人從坦耶魯深穴湧出來,眾人已經數不清了,只知道拼命廝殺。
  
  薩摩的命令很清楚,要給魔族一記當頭棒喝,不敢輕易來犯!
  
  所以當坦耶魯深穴的入口坍塌,地面的顫動緩緩停止時,酣戰中的眾人都沒有注意到…。
  
  
  戰果是輝煌的,但也是悽慘的。
  
  龍人族此行率領的是精銳魔龍士當中的精銳,但在陣法輔助下,這五千人還是死傷近兩千。龍族更慘,包括外圍與魔族遭遇的士兵,傷亡數量竟然近萬,多數傷亡集中於外圍,可見一對一,龍族人對抗低等魔族依舊處於劣勢,何況這還是魔族人無心戀戰,急於逃亡的狀態之下。迷霧之谷外的獸人死傷數字尚不清楚,但估計不會太過好看。
  
  至於魔族方面,眾人數得出來的魔族屍體共三百多,這些都是受到致命傷,魔靈脫離的,至於負傷逃走的就難以估算了。
  
  顧不得滿身血污,尼路一方面命令士兵將三百多具魔族屍體和己方死亡士兵集中焚毀,一方面則與其他人前往坦耶魯深穴入口。
  
  眾人一到發現入口已經坍塌,都是大驚失色。
  
  「這可好,王子該不會還在裡面吧?」耐達依脫口怪叫,引來皮喇一記白眼。
  
  此話一出,立刻將琉璃急得滿臉蒼白,急急忙忙湊近坍塌的入口。
  
  「摩哥哥!」琉璃高聲喚,希望能聽到薩摩的回應。
  
  坍塌的入口沒有任何回應,琉璃一急之下,伸手便努力搬動入口坍塌的岩塊。
  
  尼路見狀,也從震驚中回過神,連忙高聲命令:
  「快!把洞口打通!!」說著也挽起袖子,跟著琉璃一起搬岩塊。為了不造成新一波的崩塌,他不敢強行打通,只好土法煉鋼,徒手搬開大石。
  
  眾人見狀,也跟著上前幫忙,就連諾恩也不例外。
  
  「貴王子應該不會被困住才是。」終究還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龍王湎茲點出了事實。
  
  此話一出,諾恩也醒過神來。是了!方才薩摩用傳輸術將湎茲等人送出,沒道理自己會被困在裡面啊!
  
  「是啊!薩摩不會被困的。」諾恩停下動作附和道。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他們都還不知道薩摩是怎麼救出湎茲等人,自然對諾恩的推斷將信將疑。
  
  就在這時,一道輕緩的聲音傳來:
  「沒錯,別忙了,我在這裡…。」
  
  眾人聞聲,立刻順著聲音來源,扭頭看去。只見沒戴上蒙面巾的薩摩一身黑色夜行衣,就站在禿丘之上。
  
  「王子!你可是嚇死我們了。」耐達依咕噥著埋怨。
  
  薩摩露出一抹略帶虛弱的笑容,輕輕一躍,便似乘著輕風緩緩飄落,這身法當場看得湎茲等人臉現驚容。
  
  見薩摩出現,琉璃立刻迎了上去:
  「摩哥哥!」
  
  琉璃湊到薩摩身前,還來不及問些什麼,便見薩摩全身晃了幾晃。
  
  「咦?!」尼路見狀驚咦出聲。
  
  就在這時,薩摩的雙腳似是撐不住身體,腿一軟便癱倒下來!!
  
  「摩哥哥!!」離薩摩最近的琉璃驚叫一聲,連忙伸手撐住薩摩的身體,只是薩摩的身軀哪是她用手撐得起來?幸好跟在琉璃身後的滅及時反應,才免去兩人同時倒地的結果。
  
  尼路等人也不慢,幾乎就在滅上前撐起薩摩一邊身體時,尼路等人已經趕到。八個人團團圍住薩摩。
  
  「王子怎麼啦!!」漢斯緊張地問。
  
  現場當然沒有人知道原因,就連琉璃也慌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最後還是尼路最鎮定,指揮著寒與滅道:
  「快扶王子去休息!!」說到這裡,尼路轉向湎茲問:「請問龍王,不知何處可讓敝族王子歇息?」
  
  緬茲想也不想,便指著遠方的三角錐狀的建築道:
  「到王宮裡吧!」薩摩身為一族王子,自然不能胡亂安置。
  
  於是一眾人等便跟隨湎茲迅速趕往王宮。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