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道薩摩為何會倒得這般突然?原來竟與在坦耶魯深穴內的遭遇有關。
  
  話說薩摩決定不強行打通出口之後,便想到他可以以傳輸術離開坦耶魯深穴,但轉念一想,又想到缺之都的存在早晚還是會再吸引魔族人前來。儘管出口堵住,但這只攔得住低等魔族和部分中等魔族,對於有能力傳送的中、高等魔族而言,完全沒有用。要讓魔族人不再來,最根本還是毀掉缺之都這個吸引源。
  
  基於這個打算,薩摩決定毀壞缺之都的能量結構。因為就如渥德所言,魔王建築的缺之都有高密度的初始能,對魔族人的修練有莫大助益,才會讓素來不喜群居生活的魔族人聚集在這個地方。只要這些初始能不在了,魔族人自然就沒有再回來的必要了…。
  
  要破壞缺之都的能量結構,薩摩知道必須靠他自己摸索,因為,這種能夠建築起一個都市的力量並不是渥德所能掌握的。渥德無能了解這種力量的秘密,自然也就不會知道如何瓦解結構。所以,薩摩沒有問渥德,他讓神識緊隨著不停流動的初始能,企圖找出它們的軌跡。
  
  凡能量必有源,缺之都這個感應網必定有其架構…。
  
  薩摩的神識隨著初始能飄飄蕩蕩,儘管有些吃力,但總算發現感應網的秘密。
  
  看似毫無目標的初始能每當飄蕩得幾乎散去之際,便會進入遍布殘之都的巨石當中,盤繞幾圈,說也奇怪,就這幾圈,初始能便恢復了活力。
  
  原來,缺之都裡高密度的初始能的架構竟然便是四周那些雜亂無章的巨石!這讓薩摩相當驚訝,因為這些巨石是貨真價實的石頭,並不是晶石或其他物質。石頭是如何可以支持初始能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快就解開了。在薩摩找了其中一塊巨石研究時,薩摩發現了巨石中央存在著近似能量核的物質。不是固態,但也不是液態,感覺起來就像是膠狀物質一般,初步估計,這種能量核大不過一個拳頭。所有初始能只要進入巨石,便會受能量核的吸引,以能量核為中心盤繞。盤繞過程中,初始能與能量核間的能量交換會讓初始能慢慢恢復活力。
  
  這究竟是什麼?薩摩對魔族的一切太過陌生,尤其是關於魔王的一切,但他相信囌囉或許會知道。
  
  不過不打緊,雖然不知道感應網的秘密,但只要能夠知道它運作的原理,要破壞也就不是問題了。
  
  全身神能疾運,薩摩伸指一指,白色光芒自指尖疾射而出,瞬間沒入巨石之中,巨石微微一震,接著便轟地一聲猛然爆裂!
  
  薩摩並不意外,雙眼眨也不眨地,手指一動,帶起另一道白色光芒,又一顆巨石爆裂。然後,就像連鎖效應一般,薩摩手指所到之處,巨石就像炸藥點燃了引信一般,連聲轟然爆破!
  
  巨石之內的能量核似有連結,薩摩以神能連連摧毀了十數個能量核之後,其他能量核受到波及,初始能大亂,不用薩摩出手,其他巨石便跟著一一爆了開來!
  
  霎時間,就見遍布缺之都的巨石紛紛破裂,噴飛的石塊像煙火釋放一般四處竄飛。石塊落地與不停爆破的巨石,將整著缺之都震撼得搖晃起來。沒有能量核指揮的初始能開始亂了步調,竄流的初始能互相碰撞,時而結合,時而互斥,更是出現了大小不定的氣爆。
  
  搖動的都市,飛舞的石塊,和氣爆閃光,殘之都成了一副彷彿世界末日的景象。薩摩居身其中,看著缺之都的毀滅過程,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沉醉。氣爆帶起的勁風吹開了薩摩頭罩之下及膝的金髮,飛舞的巨石幾次落到薩摩身周,卻都在接近薩摩三尺之處時,無聲碎成細沙飄散。
  
  爆裂搖晃持續了約莫兩刻鐘才慢慢緩和下來。等所有岩石全爆裂之後,氣爆、閃光和地面的震動又持續了好一會,才完全安靜下來。
  
  這時的缺之都完全符合了它的名字,沒有巨石的缺之都顯得更加空曠,滿地碎石,加上噴飛的石塊砸毀了只蓋一半的建築,讓景觀更顯殘破!只有那座宮殿沒有受到波及,依舊佇立。
  
  薩摩並不意外。別宮是魔王的住處,若是那麼容易毀壞,那魔王也就枉為魔族之首了。
  
  舉步往別宮而去的薩摩突然停下腳步,皺起眉頭環視四周。
  
  原來,薩摩發現了四周沒有散去跡象的初始能了…。
  
  薩摩之所以想毀掉缺之都就是想讓初始能散去,免得再次吸引魔族前來,但現在感應陣毀了,初始能卻沒有散。
  
  凝神感應了一會,薩摩發現了癥結所在。
  
  這片空間是魔王開闢的,空間裡有一種引力,將能量凝聚於此,儘管沒有了巨石陣,無法繼續吸引能量,但已經吸引而來的能量卻也不會散去。
  
  薩摩苦惱了…。但隨即,薩摩又放心了。
  
  既然散不去,那便把它吸收掉吧!神族和魔族力量根源都是初始能,薩摩心想,只要他將初始能全數吸收,那麼缺之都的能量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一想到這裡,薩摩毫不耽擱,立刻盤膝坐下,神能疾運,白光迅速從薩摩身體散出。滿溢於缺之都的能量就像遇了磁石般,紛紛往薩摩集中,從一點到一絲,最後化成驚人洪流注入薩摩體內。
  
  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將如此龐大的初始能完全吸收?薩摩完全沒有考慮到。
  
  初始能迅速化為神能的酣暢感覺與薩摩之前在白塔裡的感覺一般無二,薩摩感覺到體內力量不停滿溢,但又像是永遠填不滿的深穴,不停滿溢,卻又能不停吸收,這讓薩摩不禁疑惑身體容納神能的極限在哪裡。這個疑惑讓薩摩更加努力地吸收初始能,卻不知,在神能快速活躍於體內之際,另一股沉睡的力量也緩緩甦醒了…。
  
  
  究竟花了多少時間才將缺之都裡的初始能完全吸收?薩摩並不清楚。他只知道,每當他以為體內能量容量已經到達巔峰時,身為容器的身體似乎又能發現另一個儲存點,讓能量源源不絕地進入。
  
  過程中,薩摩不只一次以為自己連每一個細胞間的微小縫細都被能量填充。事實上,若有旁人在此,一定也會發現,當殘之都的初始能消失了三分之二時,薩摩的身體便出現了異狀。
  
  這時候的薩摩仍然在光的包圍之下,但身軀卻漸漸變得透明,好幾次都幾乎看穿了身體。一道道燦亮的能量在薩摩半透明的皮膚之下流動,隱約看得出一絲絲黑線夾雜於能量當中。
  
  這樣的異狀持續著,到初始能完全被吸收時,薩摩露在衣服之外的雙手已經完全透明!
  
  薩摩並不清楚,事實上就連神王薩斯和魔王摩拉也不清楚,薩摩這時竟然已經踏出肉體能量化的第一步!神王與魔王的強大力量從來沒有被人類肉體成功容納過,當薩斯讓薩摩學會掌握神王的大能時,其實也擔憂薩摩會因此讓能量超越身體負荷,導致毀滅。但與其讓摩拉開啟第一步,不如由他起頭!這是薩斯決心傾囊相授的重要原因。
  
  只是,現在薩摩的變化早已超出了薩斯的預料。這一方面是因為薩摩從小到大一次次的磨練,已經強化了身體的韌性,至於另一方面則是,缺之都裡有著高密度的初始能,在四周能量擠壓之下,薩摩體內能量的密度遠遠不及外界,當薩摩開始吸收初始能時,也開啟了體內體外能量交流的大門,讓體內外能量密度平衡成為可能,才成功導致薩摩的肉體超越體能極限。
  
  可以想見的,若能完全能量化,薩摩的力量將有可能超越肉體限制,完全發揮。當然,這時候薩摩身體的能量化只是第一步。真正困難的還是往後如何讓全身各個部分能量化。但是,除開殘之都這樣的環境,外界恐怕很難有這樣條件來滿足薩摩全身能量化的需求,何況能量化的程度越高,所要求的條件便越嚴苛。
  
  薩摩並不清楚身體的變化,更不知道自己已經走進另一個無人接觸的領域。他有可能繼續往前走,但也有可能就此停留在入口…。
  
  言歸正傳,話說薩摩吸收了所有初始能之後,並沒有立刻轉醒,因為龐大的能量洪流在薩摩體內運化,是急不來的。
  
  從缺之都的初始能完全消失到薩摩終於睁開眼睛,又過了一刻鐘。
  
  轉醒後的薩摩一睜眼便看見了那座宮殿,彷彿間,薩摩好像看穿了宮殿!但僅只是一剎那,這樣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快得讓薩摩以為只是錯覺。
  
  清醒後的神清氣爽只維持了短暫時間,強烈的倦意緊接著蜂湧而至,隨著強烈的倦意,薩摩莫名地渴望尋找可以睡上一個好覺的地方,而那個佇立在前方的宮殿一定可以提供這種地方…。
  
  所以,薩摩一步一步,半夢半醒,恍恍惚惚地往宮殿而去。
  
  走近才發現,宮殿表面光滑,看不到任何出入口,但薩摩卻沒有遲疑地伸出手。
  
  就在薩摩的手只差一吋便碰觸到宮殿平滑的表面時,心中卻猛地警鐘大響!
  
  危險!!
  
  薩摩突然從恍惚中醒過神,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已在不知不覺間接近了宮殿。這本來是薩摩的本意,他本來就打算連同宮殿一起破壞,但現在就站在宮殿前面,薩摩卻卻步了!!
  
  薩摩的清醒同樣短暫,很快的,在薩摩來不及釐清究竟怎麼回事前,神思又開始恍惚了起來。
  
  就在薩摩又忍不住伸手向前時,尖細的聲音從薩摩腦中響起:
  「主人!不能進去!!」
  
  這一叫,又讓薩摩回過神來,只是這次精神顯得很難集中,薩摩迷茫地轉頭四顧,似乎根本處於無法思考的狀態。
  
  光點一閃,久未出現的光精靈西泊現出了身影,他拍著翅膀擋在薩摩面前:
  「主人,你不能進去!!」光精靈再次警告。
  
  「…小白?」薩摩茫然。
  
  光精靈神情焦急:
  「主人,趕快離開這裡!!離開這座宮殿越遠越好!!」說著,光精靈更是動手將薩摩往後推。
  
  「為什麼?」薩摩稍稍回過神,但思考仍顯得呆滯。
  
  「說不清楚啦!」光精靈慌慌張張,只匆促地道:「魔王已經醒了!主人要趕快離開這裡!!」
  
  魔王醒了?!
  
  薩摩被這句話驚得完全醒了,不及細想為何魔王會在這關頭醒來,但薩摩卻終於懂了方才那沒來由的危機感從何而來了!
  
  於是,薩摩在光精靈的提醒下,連忙施展傳輸術離開殘之都。
  
  本來以為會傳送到他留下氣息的房間,沒想到卻是傳到了缺之都上方的禿丘!這個失誤又讓薩摩不解,但很快的,下方傳來的聲音便吸引了薩摩的注意力。
  
  知道眾人忙著找他,薩摩無暇細想,連忙出聲回應。這時,光精靈也疲倦地回到薩摩體內。
  
  光精靈一消失,薩摩又立刻感覺到倦意。但這次,薩摩已有警覺,立刻加速運轉神能抑制睡意。直到離開禿丘,看到琉璃,薩摩才被心中湧起的安全感帶入深沉的睡眠中。
  
  
  「摩哥哥只是睡著了…。」眾人當中醫術最高超的琉璃回頭告知眾人檢查的結果。
  
  為了讓薩摩休息,湎茲將薩摩還有尼路等人都安排王宮中的別殿。這裡本來是長老們的住處,隱密性很高,湎茲將這個別殿安排給薩摩等人暫住,一方面是尊重薩摩身為龍人族王儲的身分,一方面則是為了感謝龍人族的幫助。
  
  薩摩此刻就躺在別殿裡平時爲龍王準備的房間大床上。見到薩摩突然昏倒,琉璃的確是嚇呆了,但在尼路發號施令時,她便回過神了,她知道,她必須幫助薩摩…。
  
  只是,琉璃檢查了薩摩全身上下,發現薩摩根本沒有任何外傷。體內除了能量運轉異常緩慢之外,也無異狀。一切都像,薩摩是因為疲累過度而睡著了。
  
  但,薩摩會這樣嗎?以前不論如何疲憊,薩摩從來不在人前示弱,今天卻連句話都沒交代便倒了下去,琉璃實在不相信薩摩只是單純睡著…。
  
  不只琉璃不相信,熟知薩摩的尼路等人也不相信…。但無病無痛,又有什麼比睡著更能解釋薩摩現在的狀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