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森林的深處,陽光不及之地,一團黑色物體靜靜蟄伏,微弱的能量一點一滴慢慢匯聚…。
  
  這個不見天光的地方,人跡罕至,就連鳥獸都少得可憐,這裡是喜歡陰暗的魔獸的天下。
  
  這團黑色物體在這天之前並不存在,但一來便吸引了所有魔獸。牠們都渴望這股力量,卻又畏懼這能量。
  
  超高等魔族的魔靈,並不是能輕易碰觸的。於是,魔獸們只能任憑這團黑色物體搶奪了森林裡最暗處。儘管如此,牠們依舊渴望得不想遠離。
  
  天慢慢暗了,雖然對於森林深處的此地而言,白天與夜晚只有些微的差別,但這卻代表,這團黑色物體即將面對第一個機會,這是危機也是轉機。黑夜有利於能量的匯聚,加速它的成長,但同時也會為它招來渴望能量的魔物。剛剛成為靈體,加上剛受重創,第一個夜晚是最關鍵也是最危險的…。
  
  寂靜的森林理該只有魔獸的呼吸聲和野獸穿越樹叢的聲音。但此刻卻傳來了規律的腳步聲…。
  
  黑色物體輕輕一抖,緩緩往深處躲了進去。
  
  它躲藏的地方是一處已然枯死的老樹樹洞,潮濕而陰暗…。
  
  腳步聲慢慢接近,堅定得不像茫無目的,卻像是早已確定了方向。來人直直往樹洞而來,終於,一雙穿著完全不合叢林活動的錦靴的腳出現在樹洞之前。
  
  那是一雙精美的鞋子,繡工精緻,布料更是一等,更難得的是,儘管穿行在潮濕陰暗,滿地腐爛枝葉的叢林裡,這雙鞋子都沒有沾上絲毫髒污,連濕掉一點也沒有…。
  
  黑色物體顫抖了,不僅因為那雙乾淨異常的鞋子代表了主人的能力,更因為此人靠近之後讓它感覺到的熟悉氣息…。
  
  「真令人意外。」那雙鞋子的主人突然用歡愉而輕鬆的聲音說話了:「魔族的三輔之一竟然落到必須躲藏在一個小樹洞的地步。」
  
  黑色物體抖了幾抖,然後沙啞渾厚的聲音便從中傳來出來:
  「你盡可以興災樂禍,我相信你不會高興知道原因。」
  
  此人蹲了下來,看進樹洞中的黑色物體,咧出了一個滿是邪氣的笑容:
  「說吧!多孟,如果你的答案有價值,我可以破例保護你。」
  
  這是個誘人的條件,對於等待再生的魔靈,一個安全的環境是必須的。只是,已經成為魔靈的多孟似乎並不領情:
  「你以為我該相信你?」多孟低沉的聲音透出濃濃的譏誚。
  
  「你只可以相信我。是吧?」此人笑得更燦爛了:「除了那個武痴魍丹,你還相信誰?万閻?呵…。」
  
  魔靈多孟無言。三輔之間的既合作又競爭的關係早就不是祕密,就如五羅的立場也並非一致一般。魍丹只希望追求更高的力量,與多孟的關係也最友善。只是魍丹唯一效忠的是魔王,之所以不反對多孟揭竿反對絲妲兒只是因為,他只效忠魔王,從來不想也不願聽絲妲兒的命令。也因此,多孟不敢勉強魍丹留下來,因為只要魔王再次出現,魍丹隨時都可能會從背後捅他一刀。至於万閻,兩人各有打算也是彼此心知肚明的。
  
  此人沒有等多孟回應,兀自繼續道:
  「如果這次先被你吸引來的是万閻,你也是同樣沒有選擇餘地的。我相信,沒有人比万閻更高興你變成這樣。」
  
  魔靈多孟冷哼一聲:
  「那便如何?五羅也不見得比我們三輔好到哪裡。」
  
  聞言,此人一愣,但很快便認同地點點頭:
  「這是實話。其他四個人都想著把我拉下來,但是,我還不至於給他們機會。但你就不同了…,你猜万閻會不會被吸引過來?」說到這裡,此人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魔靈多孟一抖,開始有些焦躁了:
  「你有什麼目的就明說!何必拐彎抹角威脅我?」
  
  此人也不動怒,反倒漾著愉悅的笑容:
  「我只是提醒你,你現在已經沒有籌碼了。」
  
  魔靈多孟沉默了。
  
  見魔靈多孟沉默,此人這才又問道: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落到這種地步的?」
  
  他十分在意,因為可以將多孟傷成這樣的人,也同樣可能將他傷成這樣。在他心中,這種人並不多,而他希望,那個人不會是他心中最不希望的那個人。
  
  魔靈多孟抖了幾抖:
  「你以為還有誰?神王回來了!祂去了缺之都!把缺之都全毀了!!」多孟的聲音顫抖著,像是害怕又像是憤怒。
  
  此話一出,來人震驚無已。不是那個人…,但神王出現也同樣不是好消息!他的布置還未完成,神王卻已經回來了?!
  
  來人怔愣的時間非常短暫,但魔靈多孟便是趁著來人震驚的這一瞬間,飛快竄出樹洞!
  
  多孟很清楚,成為魔靈的他處在怎樣危險的境地。沒有任何高等魔族會放棄吸收他的機會,他必須靠他自己保護自己!所以,多孟故意與此人兜兜轉轉,最後才突然公佈答案,目的就是想得到這短短一瞬間的機會!
  
  他成功了,所以他離開了樹洞。但他也失敗了,因為多孟才離開樹洞,便落入重圍!三個高等魔族像是早就計算好似地等在前頭,多孟一衝出來便落入三人所圍起的能量圈中。
  
  「沆羅!你這是什麼意思?!」多孟怒吼。
  
  怒吼聲中,那個蹲在樹洞前的人緩緩站起身,轉過身來,嘴上銜著得意的笑容。
  
  沒錯,來人正是三王沆羅!
  
  「我的意思何需我再說?你懂的,多孟,你是魔族,怎會不懂呢?」沆羅語聲柔和,一絲火氣也無。
  
  沒錯,多孟懂,所以才會驚怒無已。沆羅打算吸收他!!這是多孟早就猜到的,所以他才逃,他沒想到的是,沆羅竟然還帶了三個高等魔族。若是以前,多孟半點也不畏懼,但如今處於魔靈狀態,任何能量的衝突都會傷害魔靈本體,萬一一個不小心,他極有可能從高等魔族成為中等魔族!這是他所不願意見到的!
  
  「我說過,我會破例保護你。」沆羅誠懇地道:「這世上沒有地方比起我體內還要安全了,不是嗎?」
  
  此話讓多孟氣得猛發抖,氣到最後,突然笑了起來:
  「好啊!我等你吞噬我。看看到時候是你吞噬我還是我吞噬你。」
  
  多孟這番話不是無的放矢。魔族雖然常以吞噬的方式以大吃小,但,這通常必須在兩者力量懸殊的情況下才能成功。多孟與沆羅同為超高等魔族,力量不相上下,沆羅若真的吞噬了多孟,無法成功吸收的情況下,屆時鹿死誰手恐怕就難說了。
  
  沆羅顯然想過這一層了,只聽他信心滿滿地道:
  「這點你不用擔心。現在,你是要乖乖束手就擒呢?還是要我動手?」
  
  聞言,多孟遲疑了起來。他不想被吞噬,但要是冒險突圍,魔靈力量必會減弱。若是成功逃走了那便罷,但若失敗可就表示他沒有力量抵抗沆羅的吞噬了!難道就此乖乖就範嗎?多孟衡量了一下,發現這是最好的方法!因為,這對魔能無損,可以保留力量對抗吞噬。但…,沆羅難道想不到這一層?多孟就擔心沆羅另有法子對付他,這一來,他若乖乖就範可就生死由人了!
  
  就在多孟遲疑不定之際,一股強大力量突然出現,猛地往圍住多孟的能量圈而來。
  
  「小心!」沆羅的警告幾乎與能量的出現同時。
  
  能量轉瞬即至,轟隆一聲打上能量圈。
  
  被能量圈圍在其中的多孟敏銳地感覺到能量圈出現了裂縫!
  
  這是機會!多孟在這一瞬間拋開了所有掙扎,飛快掠向能量圈裂隙!
  
  沆羅早在變故發生之際便想到了多孟,這時見多孟想逃,也顧不了其他,連忙雙手一招一闔,魔能迅速交叉射出,攔在多孟之前。
  
  多孟只顧著往前衝,發現沆羅出手便知不妙,連忙掉轉方向。但沆羅早料到多孟必會閃躲,如絲帶般的魔能盤捲而回,又橫在多孟之前。
  
  沆羅不想傷害多孟的魔靈,因為這干係到他未來可以提升的力量…。
  
  這邊忙著兜兜轉轉,都沒發現另一股強大的力量攻擊的目標已從能量圈轉向了!
  
  掉轉方向的多孟見沆羅還阻在前頭,又遲疑了。他還要逃嗎?
  
  遲疑間,一股強大力量由側後方迅速襲來,碰地一聲實實打中了多孟!
  
  幾乎與此同時,另一個方向也傳來轟隆的能量交擊聲!原來,另三個高等魔族發現了來人的位置,上前與之交換了一擊!
  
  魔能四溢!這一邊魔能散去之後,多孟的魔靈從一個具體的黑色物體散成了模糊的霧狀體。另一邊魔能散去,則顯露出一個高大的身軀,旁若無人地佇立在三個高等魔族之前。
  
  短暫的魔能交鋒停下來了,沆羅驚怒之際也看清楚了那個半路搗亂的人!
  
  「哼!我說是誰?原來是万閻大駕光臨。」沆羅怒極反笑道。
  
  「天下可沒有地方只准你來呀!沆羅。」万閻也不甘示弱。
  
  這個魔族三輔之一的万閻,有著一頭烏黑筆直的長髮和一張極為中性的臉。略長的臉,細長而冰冷的淡綠色雙眸,高挺而筆直的鼻樑,象徵冷情的薄唇,只有飛揚似的雙眉透出此人內心深處不馴的性格。
  
  「你也是為了他而來的吧?」沆羅指著方才被万閻一記攻擊打的幾乎散形的多孟道。
  
  万閻雙眼一瞇,頗具禪機地回答道:
  「本來是,後來不是。」
  
  沆羅挑挑眉,有些不滿:
  「我沒興趣和你打啞謎。」
  
  万閻露出一抹惡意的笑容:
  「我的手下通知我,神王回來了!我可是一番好意,來找找落難的多孟。不過,你似乎早了我一步,所以我又幫了多孟,免得他讓你給吞了。」
  
  此話一出,幾乎散形的多孟啞聲怒道:
  「你以為我會感激你嗎?!」如今他的魔能遲遲匯聚不起來,修為大損,已經不再是高等魔族了,就連中等魔族的水準都得苦苦維持!!
  
  万閻呵呵一笑:
  「你以為我期待你感激?呵呵!我是為了咱們三輔的名號。堂堂三輔之一,落得被人吞噬,我也跟著顏面無光啊!」
  
  一旁的沆羅聽出了端倪,冷嗤一聲:
  「哼!你不過是擔心我的力量太大,所以才出手傷了多孟吧!何必說得這般冠冕堂皇?」
  
  万閻不以為忤,淡淡道:
  「我並不排斥你這麼想。」
  
  三輔當中,沆羅最顧忌的就是万閻,儘管論力量是以魍丹為首,但万閻卻遠比多孟和魍丹要冷靜狡猾,最是難以應付。
  
  「你現在是想阻攔我收取多孟的魔靈?」沆羅瞇著眼睛,試探地問。
  
  万閻咧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本來是,現在不是。」頓了一頓,万閻看向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霧狀魔靈:「你現在可以盡量把他收起來了。」
  
  說完,万閻轉身就走,留下得意的笑聲在漆黑的森林裡回盪。
  
  沆羅咬牙切齒地看著万閻離去的方向,向來喜怒少形於色的他,此刻全身都散著無法錯認的怒氣。
  
  万閻此舉將多孟打成了中等魔族。吸收中等魔族的魔靈一點都不稀奇,對他的力量的幫助也不大。這讓沆羅心中的如意算盤落空,怎不讓他怒火高燃?
  
  沆羅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全身勃發的怒氣讓他的三個手下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走!」突然,沆羅丟下這句話轉身便走。
  
  三個高等魔族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多孟的魔靈,終究還是跟著沆羅離去…。
  
  人都走了,夜晚的森林再度恢復寧靜。
  
  多孟知道他逃過一劫了,雖然成了中等魔族,但總算沒落得被吞噬的下場。當然,這不表示多孟感謝万閻。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作為行事準則的…。
  
  就在多孟準備再次回到樹洞之際,一聲悠悠嘆息猛然響起。
  
  多孟大驚,全身再度無法動彈。他知道,他被捉住了。
  
  是誰?!魔靈被魔能團團束縛之際,多孟最想知道的是這個人是誰?雖說因為力量被削弱,但能讓他完全感應不到便被抓住,絕對不是尋常人物…。
  
  「你今天見了這麼多人,還沒見到我哩。」略沙啞的聲音響起。
  
  「魍丹!!」多孟驚叫,心也跟著冷了半截。魍丹追求強大的力量,這對如今是魔靈狀態的多孟而言,是最遇不得的…。
  
  沆羅會因為他成為中等魔族而不屑吞噬,魍丹卻不會…。
  
  「嗯…。好久不見了。」魍丹的口氣就好像在與老友寒喧一般自然。
  
  「你…怎麼來了?」多孟試探地問。
  
  「你不該問的。」魍丹輕輕道。
  
  聞言,多孟知道,此番他在劫難逃了…。
  
  
  夜幕低垂,白天的那個大房間裡,油燈忽明忽滅。徹夜照顧的琉璃趴在床邊打盹,薩摩依舊躺在床上,尼路等人輪班守在大房間外。在寧靜的表象下,暗潮緩緩湧動。
  
  薩摩懷中放著一只方形物事,那是他白天時隨手揣到懷裡去的。現在,那個方形物體正緩緩散著詭異的能量,一絲絲滲入薩摩體內…。
  
  寧靜的房間,沒有人發現這點變化,直到薩摩終於睜開眼睛…。
  
  薩摩一睜開眼睛,放置在床頭的那本七彩書皮的厚書猛地震動一下。就在這時,薩摩突然反手一指,黑色光芒從指尖射出,打進厚書裡。
  
  厚書猛烈一震,慢慢的,從被黑芒打進之處散出縷縷輕煙,書本像是被高溫烘烤的水,在一陣陣煙霧中,消融了…。
  
  薩摩沒有回頭,他知道,那個會妨礙他的神使已經死了。
  
  咧出一抹冰冷的笑容,薩摩緩緩坐起身,看了一眼趴在床邊的琉璃,垂著頭思索了一下,然後便拉開厚被。身上的黑色夜行衣已被換下,薩摩此刻身上穿的只有薄薄的單衣。但薩摩並不以為意,兀自下床,站了起來。
  
  床上的動作驚醒了並未深眠的琉璃。
  
  揉揉有些惺忪的雙眼,見薩摩離開床,琉璃連忙焦急地問:
  「摩哥哥…,你醒了?不再休息一會嗎?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薩摩沒有回應,自顧自地往房門而去。
  
  發現薩摩要離開房間,琉璃一愣,連忙跟著站起來,追了上去。
  
  「摩哥哥?你要去哪裡?」琉璃不解。
  
  「出去走走。」大概是因為剛剛醒來沒多久,薩摩的聲音很低沉,回答也很簡短。
  
  聞言,琉璃也沒有懷疑,見薩摩又往前走去,琉璃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回頭拿起掛在床頭的長斗篷,這才快步追上薩摩。
  
  「摩哥哥!天冷了!把衣服穿上吧!」在琉璃心中,薩摩現在等於是病人,怎也吹不得風的。卻不想薩摩此刻的修為,早已不受天候影響了。
  
  說也奇怪,薩摩竟然沒有拒絕,反而順理成章地讓琉璃幫他將斗篷穿在身上。
  
  一離開房間,守在房外的皮喇隨即發現,連忙迎上前去:
  「王子醒了?怎不多歇息一會?」
  
  薩摩沒有回應,僅淡淡瞥了皮喇一眼,腳步卻絲毫沒停,依舊往外行去。
  
  皮喇一愣,登時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薩摩對外人雖然冷淡,但對待他們這些護衛卻從沒有這般不理不睬過。
  
  跟在薩摩身後的琉璃見薩摩一反常態地沒有理會皮喇,也很驚訝,連忙幫著解釋道:
  「摩哥哥說要出去走走。」說著,琉璃又連忙加快腳步跟上去。
  
  出去走走?大半夜的,哪來這樣的閒情逸致?皮喇沒有問出口,也沒有機會問,因為就這幾句話功夫,薩摩已經快走出偏殿了…。
  
  顧不得再想,皮喇連忙趕上。他是護佐,必須隨侍在薩摩身邊…。
  
  只是,薩摩似乎並不想讓他跟隨。因為,皮喇一靠近兩人,便感覺到一股大力迎面而來,猝不及防下,皮喇當場被彈了開來。
  
  「王子?」皮喇吃驚地喊,很不能接受薩摩竟然排拒他的跟隨。
  
  薩摩同樣頭也不回。跟在後面的琉璃本來見皮喇靠近,還想招呼他同行,沒想到皮喇卻突然“退”了開去,讓琉璃一時也有些迷惑了。
  
  皮喇並不放棄,立刻又跟了上去,但,同樣的情景再度出現,皮喇又被彈退…。
  
  琉璃看著滿臉震驚心傷的皮喇,再看看依舊往前直行的薩摩,終於有些了悟。
  
  「皮喇,你回去吧!我會跟著摩哥哥。」琉璃婉轉地驅退皮喇。琉璃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卻明白,薩摩不想讓皮喇跟隨。這樣的薩摩似乎透著古怪,也讓琉璃更加不放心,所以更加決定不管如何一定要跟著薩摩。
  
  皮喇木然地看著薩摩的背影沒有回應。琉璃等不到皮喇的回應,也連忙緊跟薩摩而去。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