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拉回缺之都裡的薩摩和琉璃。
  
  話說薩摩毫不猶豫,大踏步進入宮殿裡,琉璃儘管遲疑,依舊還是無法丟下薩摩不管,也跟著進去了。
  
  門內是個美輪美奐的寬敞宮殿。挑高的屋頂,由十六支足有三人合抱大的柱子高高撐起。相較於門外清一色的黑,這個宮殿簡直就像全天下最奢侈的地方。完全的黃金打造,不論是殿頂中央的華麗藻井,四面牆壁,還是地面一塊塊四方的黃金磚,都亮眼得叫人目眩神迷。十六支長柱雕著飛禽走獸,地面的石磚浮雕著各式花草,殿頂與長柱交接間則是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飛禽雕像。四面牆壁的圖樣是一個個妖美的女子,顰笑嗔喜,各項神態都有。仔細一看,這些女人圖樣竟都是由各種顏色的晶石鑲成,既精巧又奢華。
  
  一進門便是一道與門同寬的長走道,走道兩旁除了六支長柱外,便是一片水波微興,走道就架在其上。走道分成三段,每段之間都有三階階梯,一段高過一段,直直通往底端。
  
  底端是一片足以容納百人的空間,四周每隔一段距離便擺放著一個一人高的短柱,短柱上鑲著照明晶石,數數起碼超過二十顆晶石,悠悠散著柔光,映亮了整個黃金宮殿。
  
  再往前是一段足有十數階的階梯,將底端拱成高大而不可侵犯的所在。上面是一張長形卻同樣華麗的椅子。椅子兩側兩隻短柱,鑲著同樣的晶石。
  
  薩摩直直往前,走過長走道。琉璃跟在一旁,繃緊的神經讓她敏銳地發現,隨著兩人的腳步,兩側水面激起奇怪的漣漪,但因為沒有進一步的變化,琉璃一時也摸不著頭緒。
  
  薩摩穿過那片空地之後,就順理成章似地一步一步走上台階。
  
  「摩哥哥?」琉璃惶恐不已。她想叫薩摩不要再往前走了,但薩摩沒有理會她。事實上,自從薩摩醒過來後,就是這個模樣,只是現在更明顯罷了。
  
  一步一步跟在薩摩身後,琉璃不免訝異於這華麗卻明顯透著神秘的地方,她不明白,薩摩為什麼會像是對此地十分熟悉似的穿梭自如?!
  
  走上台階,琉璃才發現,那張華麗的椅子大得驚人,恐怕坐上五個人還不會嫌擠。椅子之後的黃金牆面浮雕著和方才門外一樣的圖樣─蝙蝠般的翅膀…。
  
  同樣的動作,薩摩再次伸出手,射出一道黑色光線。接著,黃金牆面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滑了開來。薩摩沒有遲疑,繞過椅子就往開啟之處走去。
  
  琉璃不明白究竟怎麼回事。這宮殿似乎處處都有祕密,而薩摩卻似什麼都知道。
  
  就在琉璃疑惑間,薩摩已經走過了開啟的牆面。琉璃以為薩摩會如方才一樣自顧自往前走,沒想到薩摩竟然停下腳步,偏過身,擺明正在等她。
  
  見狀,琉璃拋開了所有顧忌,跟著走進開啟之處。只要薩摩需要她,她是絕對不會退縮的…。
  
  
  牆面之後又是另一番景象。那是一條猶如地道般的通道,不同的是,這地道不僅不悶,還美得驚人。
  
  沒有黃金的裝飾,琉璃看到的是一片漆黑,只是這片漆黑彷彿一片夜空,四周點綴著閃爍的星子。這般美麗的景象琉璃本該讚嘆的,因為,就景象而言,無疑是寧靜美麗…,只是琉璃卻無法讚嘆,因為這寧靜的表象下有種奇怪的死寂,讓琉璃心頭沉甸甸的,連說話都覺吃力。
  
  一路上,本該有的腳步聲,似乎也消失了,靜得不合常理。
  
  究竟走了多遠?琉璃不很確定,只知道,突然之間,她好像猛然墜落,感覺內臟劇烈翻騰,然後,景色就變了。
  
  一間大約有方才那個大殿一半大小,但仍算大得驚人的宮殿出現在琉璃眼前,薩摩和琉璃就站在宮殿的中央。回頭一看,琉璃竟然看不到應該存在的大門,驚疑之下,琉璃連忙看向宮殿的其他地方。
  
  迥異於方才大殿的奢華,這宮殿滿是黑色、藍色與紫色構成的神秘色調。四周牆壁,包含殿頂,全是深黑色與深藍色的大塊晶岩構成,難得的是,每塊晶岩大小一致,表面同樣光滑。
  
  深色的晶石並非自然生成,必須是上等晶石注入暗元素才能生成。稍差的晶石根本無法承受暗元素的破壞力。由此可知,這個宮殿必須用掉多少上等晶石,手筆不可謂不大。
  
  宮殿裡沒有過多的雕飾,事實上,比起方才大殿那些令人炫目的布置,這個宮殿算是相當樸素了,只有九支長柱上有雕刻。當然,若是以建材的價值衡量,魔晶石的價值自然不是黃金所能比擬。
  
  宮殿右方以絲幔隔開,左方則斜置一面長屏風,唯一看得清楚的是宮殿底端九級階面上的那張大得不合理的紫色大床。柔軟的床面似乎只消輕輕一按就能陷落,大床四角是有著精美雕刻的玉柱,紫色輕紗就罩在床柱之上,不規則地垂在床緣,增添幾分若隱若現的神秘。
  
  薩摩直直往前走,目的地似乎就是那張大床。
  
  琉璃遲疑了一下,腳步也跟著慢了下來。隱約從絲幔空隙中看到宮殿右方,以絲幔隔開的地方,沿著階梯直下,是一方足可容十數人共浴的浴池。牆邊鑲著一只巨大龍形物,潺潺水流不停自龍口湧出注入正下方的浴池,怪的是浴池的水卻一直維持同樣的深度。水溫似乎不低,因為薄霧不停從水面上升,卻不會四處飄散,彷彿只集中在浴池上方的那方空間。浴池四周一片走廊般的空間,三面牆壁每隔一段距離便突出一個如龍爪一般的造型,爪上抓著圓形水晶,散著各種不同顏色,互相揮映之下,將浴池這塊地方營造得彷彿夢境一般。
  
  看著看著,琉璃不自覺停下了腳步。
  
  正因為琉璃看的專注,所以她沒有發現薩摩已經坐上了那張大床,正舒適地靠在床柱上,一瞬不瞬地看著琉璃,專注的神情彷彿就像是第一次看到琉璃似的。
  
  「琉璃。」薩摩叫喚的聲音傳來。
  
  琉璃回過神來,轉頭看去,這才發現,薩摩已經坐上了那張大床。大床果然非常柔軟,薩摩的身體很快便陷入床被下。
  
  「過來。」薩摩對著琉璃輕輕招手,昏黃的光線在薩摩臉上留下一片陰影,讓琉璃無法看清楚薩摩此刻的表情。
  
  琉璃遲疑了一下,但終究緩步走上前。走過一根長柱旁,琉璃不自覺看向其上的雕刻,不由愣了一愣。
  
  原來,長柱上刻的不是別的,竟然是一個真實比例的人,一個卓立著的人,頭微揚,雙眸銳利,雙唇冷酷地輕抿著,是一副睥睨世人的神態。雕刻的技術相當精湛,因為上面雕刻的人栩栩如生,俊美的容貌,連那點高傲的神態也捕捉得相當真實,即便是髮絲,也精細得彷彿迎風飄揚一般。
  
  讓琉璃呆愣的不是此人的俊美或高傲,而是一種莫名襲上心頭的熟悉感…。
  
  直覺的,琉璃轉頭看向不遠的另一根長柱。果然,另一根長柱也刻著一個人,同樣容貌,卻不同神態的人。另一根長柱上的那人揚著一抹笑容,看起來邪魅的叫人連心魂都隨之飄蕩。
  
  「那是魔王。九根柱子就是魔王最常出現的九種神態。」薩摩的聲音帶著奇特的笑意。
  
  魔王?!琉璃一驚,連忙收回視線,驚慌得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過來吧!」薩摩再次向琉璃輕輕招手。
  
  也許是被薩摩方才給的訊息給驚住,琉璃這回竟沒有猶豫,直直便踩上台階,走向那張大床,直到走到床邊,琉璃才又猶豫了。
  
  薩摩揚起一個笑容,像極了琉璃方才在長柱上面看到的邪魅笑容。
  
  不及讓琉璃多想,薩摩突然伸手將琉璃往床上拉。琉璃一個重心不穩,便跌上了大床。
  
  床很柔軟,躺起來很舒服,幾乎要讓人再不想起身,但琉璃還是立刻伸手撐起身體。
  
  只是,薩摩並沒有給琉璃起身的機會,幾乎在琉璃跌上床的同時,薩摩身體一翻,便將琉璃的困在兩隻手臂之間,所以琉璃一撐起身體迎上的便是薩摩那雙暗潮湧動的雙眼。
  
  也許是四周都是暗色系的關係,薩摩的金色雙眼似乎也染上了漆黑的色澤…。
  
  「你不是摩哥哥!」琉璃脫口道。這不僅出於直覺,也出於她對薩摩的了解。
  
  此話一出,薩摩微微一愣,然後突然笑了。笑得很歡暢:
  「不是又如何?」薩摩的語氣很得意。
  
  聞言,琉璃頓時語塞。眼前明明是薩摩,卻又不是薩摩,她又能如何?
  
  「你是誰?」琉璃質問。
  
  「你猜不出來?」薩摩的雙眼閃爍著興味的光芒,讓琉璃幾乎以為,她只是一隻被戲耍的兔子。
  
  突然間,琉璃腦中靈光一閃:
  「你是魔王!!」
  
  此話一出,薩摩眼中閃過一抹幽光,表情也有瞬間的冷肅。
  「你很聰明。我很喜歡聰明的人。」此話無疑證實了琉璃的猜測。
  
  琉璃知道,薩摩,不,應該說是魔王,這些話根本言不由衷。儘管知道她有可能惹來殺身之禍,琉璃也顧不得了。她只知道,薩摩的身體被魔王佔據了。
  
  「摩哥哥現在在哪?」琉璃嚴肅又認真地問。
  
  「他嗎?」魔王呵呵笑了一聲,指了指自己的身體:「他在裡面。」
  
  琉璃一愣。這意思是說,薩摩在身體裡,那…魔王又是怎麼出現的?想到白天裡,薩摩一出坦耶魯深穴就昏迷的情形,琉璃立刻有了聯想。難道,是魔王傷害了薩摩?
  
  想到這裡,琉璃更焦急了:
  「你對摩哥哥做了什麼?」
  
  琉璃著質問讓魔王瞇起了眼,不悅地道:
  「你太囉唆了。」
  
  此話一出,琉璃立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了。
  
  見狀,魔王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伸手就解起琉璃的衣帶。
  
  琉璃大驚失色,連忙用手壓住胸口,翻身就想離開。儘管夫妻之間裸裎相對並不算希奇,但眼前這人卻不是薩摩啊!
  
  魔王怎會讓琉璃逃脫,只見他伸手一扯,便將琉璃拉了回來。
  
  琉璃不願就範,又掙扎了幾下,才愕然發現,她連四肢都動不了了。不用說,這必是魔王不想讓她逃脫所動的手腳。無法說話,無法掙扎,琉璃心中不由恐懼起來。
  
  見狀,魔王高興地笑了:
  「你在害怕什麼?我也是薩摩,不是嗎?」魔王一邊說,一邊手法熟練地將琉璃的衣服除去。很快的,琉璃白皙的肌膚就坦露在宮殿昏黃的光線下。
  
  一聲嘆息自魔王喉間溢出,金色的雙眼更顯漆黑。
  
  「你很美…。」魔王低沉的聲音在安靜的宮殿響起,有種陌生而遙遠的感覺。
  
  魔王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撫摸琉璃猶如白玉般美麗的肌膚。琉璃的美麗不屬於妖豔,而是清新純淨,如沾著夜露的曇花般,想要獨占卻不忍冒犯的美。尤其現在琉璃被憤怒和恐懼所激,雪白的身軀浮上薄薄的紅暈,更顯動人。
  
  魔王雙手並用,在琉璃身上遊移,隨心所欲感受琉璃溫潤的肌膚,和精緻猶如上天傑作的線條。
  
  「你一點都不比羅姬遜色…。」魔王低沉的聲音喃喃說著。
  
  琉璃對魔王的品頭論足一點興趣也沒有,她只希望魔王趕快離開,更希望薩摩還安然無恙。
  
  儘管琉璃對魔王的評論沒有興趣,魔王卻顯然很願意說這些讓琉璃更加焦急的話。
  
  只聽魔王喉嚨深處發出了低沉的笑聲:
  「她是一個人類,是我最喜歡的愛妾。很少有人類能像她那麼美麗,就像你一樣。為了保留她的美麗,我讓她成了魔族人。」
  
  那又如何?琉璃不希罕成為魔王的妾,更不想成為魔族人。她愛的人只有薩摩,而她相信,現在的魔王絕對不是薩摩。
  
  「不過。」薩摩撫摸的手微微一頓:「她已經死了。」
  
  儘管沒有興趣,但聽到這裡琉璃還是忍不住一愣。她記得薩摩曾經說過,魔族人是不死的,除了神劍和魔刀,沒有人能使魔族人真正死亡。難道,那個叫做羅姬的女人是被神王殺死的?
  
  就在琉璃茫然不解之際,魔王又再度開口了:
  「她是我親手殺死的。」
  
  此話一出,琉璃大驚,美目倏地瞪大。她方才完全沒想過是魔王殺了羅姬,畢竟,魔王說,羅姬是他最喜歡的妾,不是嗎?
  
  琉璃的驚訝魔王看見了,然後他露出一個愉悅的表情:
  「羅姬是人類當中最頂尖的晶匠。為了得到她,我奪走她所有親人朋友,讓她只有我一個人。你一定想,她會恨我吧?」說到這裡,魔王語氣明顯興奮起來:「沒錯!她非常恨我。不過…」
  
  魔王頓了一頓,看向琉璃的雙眼閃現邪魅的紫光,接著未完的話:
  「那只是一開始。」
  
  說到這裡,魔王又停頓了,直到看到琉璃露出急切的神情,他才滿意地接下去:
  「後來,羅姬愛上我了。」
  
  聞言,琉璃內心湧起對羅姬的同情。愛上仇人,一定很痛苦吧!尤其愛上的又是這般冷血的魔王。
  
  魔王雙眼閃著灼灼光芒,彷彿來自幽冥深處的火焰:
  「被痛苦和幸福交替折磨的羅姬是我看過最美的女人,所以我讓她成為我的王后。」說到這裡,魔王坐起身子,指向撐起宮殿的九根長柱:「那九根柱子,就是羅姬那段時間刻出來的。每一根柱子都是我。」
  
  難怪每根柱子上的人物都栩栩如生,因為那是深愛著魔王的羅姬心血所聚啊!
  
  「刻的很好不是嗎?」魔王讀出了琉璃表情流露出的神情:「沒錯。所以這九根石柱完成之後,我就殺了她了。」
  
  聽到這裡,琉璃美目再度大睜。
  
  他怎麼可以?!難道他不喜歡那九根石柱嗎?
  
  琉璃的疑惑魔王看出來了,只見他露出不滿的神情:
  「我當然很喜歡那九根石柱,我不喜歡的是羅姬。」
  
  這不是自相矛盾嗎?琉璃覺得魔王簡直無法理喻到了極點。
  
  魔王對琉璃不茍同的神情視若無睹,自顧自地道:
  「羅姬刻完那九根石柱之後,就變了。她不再掙扎了,所以也就不美了。不美的東西,我留下來又有什麼用呢?」
  
  魔王這番話說得理所當然,琉璃聽得瞠目結舌。她知道,羅姬必定是藉由雕刻,想通了什麼。但,羅姬是愛著魔王的不是嗎?魔王竟然因為她不再痛苦,所以便拋棄了她?!
  
  魔王像是說完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故事,很快就將故事拋到腦後,看著琉璃的眼神又再度染上興味:
  「現在,我感興趣的是你。」
  
  此話一出,琉璃也顧不得爲羅姬感嘆,美麗的臉龐瞬間刷白。
  
  琉璃的不願明顯寫在臉上,只是魔王似乎一點都不在意。伸手輕輕扣住琉璃的臉,魔王緩緩靠近,直到琉璃幾乎可以感受到魔王灼熱氣息時,魔王才停下接近的動作。
  
  「你很乾淨。我想知道,這樣的你,如果變得污穢,會多美麗。」魔王用薩摩的臉說出這番殘忍的話語。
  
  說著,魔王又俯下身體,唇吻上了琉璃緊閉的唇,反覆吸吮,停佇在胸口的雙手也開始輕輕撫揉起來。
  
  不要!!琉璃想要吶喊,卻喊不出聲音,她想用盡所有力量抵抗,卻有心無力,就連已經十分熟練的魔法,她也連一滴元素都無法匯集。她不是未經人事的處子,她知道魔王想做什麼!!就是知道,所以不能接受!
  
  琉璃的身體無法控制地猛烈顫抖,卻絲毫跡不起魔王的憐憫。輕挑的撫摸延伸到那處敏感之地,讓琉璃高聲尖叫。
  
  但,她無法發出聲音,結果只是驚恐地張著嘴巴,淚水無聲落下…。
  
  面對魔王一連串的挑逗,琉璃只能無力地垂淚以對。身體緩緩灼熱起來,琉璃的心卻一點一滴地冰冷。就在琉璃絕望地閉上眼睛之際,壓在琉璃身上的魔王突然發出短促的咒罵聲。
  
  「該死!!」隨著咒罵,魔王的動作停了下來。
  
  含著眼淚,琉璃睜開眼睛看去。卻見魔王捧著頭,咬著牙,神情痛苦,嘴上還不時喃喃咒罵。
  
  忽然間,琉璃發現她可以動了。連忙抓起一旁的衣衫,雙手一撐,就待離開這張大床。只是,琉璃這邊一動,魔王便立刻發現了。
  
  見琉璃想逃,魔王顧不得捧頭,連忙伸出一隻手扣住琉璃的手,往回一扯,又將琉璃扯回床上。
  
  「啊──!」琉璃尖叫,驚恐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魔王面目猙獰,惡狠狠地瞪著琉璃吼道:
  「你不想讓我動她?好!我就叫你一輩子擺脫不了魔族!!」
  
  魔王的怒吼聽得琉璃滿頭霧水,魔王是在跟她說話嗎?為什麼她一句話都聽不懂?
  
  魔王沒有給琉璃發問的機會,怒吼一出,便咧開嘴,露出森森獠牙,低頭就往琉璃肩頭咬去…。
  
  「不要!!」琉璃奮力掙扎。她怕極了,讓魔王咬到會怎麼樣?她不知道,但總之不會是好事!
  
  尖銳且帶著灼熱感的痛從琉璃的肩頭傳來,很快傳遍全身。她不懂,為何咬在肩頭,會讓她全身都痛楚得無法忍受。彷彿那痛感準備在她體內生根似的…,終於,琉璃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肩頭傷口溢出的鮮血紅中帶紫,在肩頭暈染了一片,凝成一個奇特的符號─“Ψ”。符號閃著奇異的紫色光芒,慢慢的褪去顏色,最後融入琉璃白皙的肌膚當中,一點痕跡都看不到,彷彿方才的傷口根本只是錯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