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琉璃做了什麼?」薩摩站在漆黑不見五指的地方,抬頭對著虛空怒吼。
  
  虛空傳來幽幽的聲音,帶著嘲諷和得意:
  「沒有什麼。我封她為后。你不高興嗎?」
  
  魔王的王后?!這豈不是代表琉璃在某種程度已經算是魔族之人了?薩摩怎麼有辦法接受?
  
  「琉璃和魔族一點關係也沒有,你怎麼可以把她拉下水?!」薩摩雙目盡赤,恨聲道。
  
  他的宿命擺脫不了魔族是一回事,讓他深愛的琉璃也跟著陷落又是另一回事!
  
  虛空的聲音再度飄邈傳來,輕輕笑著:
  「如果不這麼做,你又怎麼會認清楚你的身分?我的分身。」
  
  「我不是你的分身!!」薩摩怒聲反駁。
  
 「你的生命是我賜予你的,難道不是嗎?」虛空中的聲音譏諷道。
  
  「我的生命不僅只有你的力量才能構成!」薩摩絲毫不退讓地道。
  
  此話一出,虛空中的聲音沉默了好一會,才怒哼一聲:
  「我最不滿意的就是你已經完全偏向那傢伙的事!你在漠視我的力量,同時也在漠視你心中最真實的慾望!」
  
  「你的力量建立在他人的犧牲上!我不能接受!」薩摩義正辭嚴地道。
  
  「錯了!他們的犧牲如果能夠成就你,那就值得了。」飄邈的聲音也回得理所當然。
  
  薩摩不語,他不以為犧牲另一個人的人生來完成自己的人生是件合理的事。
  
  飄邈的聲音並沒有因為薩摩的無語而放棄,反而更加興奮地長篇闊論起來:
  「聽聽你內心的聲音吧?難道,你不想要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力量?想想,如果你有那些力量,你可以把世界塑造成你要的樣子,那是多麼美妙的事情?承認吧!其實你很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覺吧?你很享受他們對你的另眼相看吧?老實承認,你其實很得意,因為你掌握著魔族、神族、人族,所有生命的生殺大權!老實承認吧!其實那些所謂的善良都是可笑的偽裝!只要侵害的自己,那些表面的善良就會瓦解,露出鄙陋的一面。你也是這樣的!你並不像精靈人,你會忌妒、會憎恨、會貪婪、會想要將仇人生生撕裂,看看你眼前這個美麗的軀體,你應該知道你的慾望有多強烈吧?呵…你不能否認…你的本質是接近我的……」
  
  飄邈的聲音一字一句都像尖銳的長針,深深扎進薩摩的心頭。對自己本質的懷疑是薩摩心中最大的疑慮。所有人都看到他光明的那一面,以為他是那麼聖潔而正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的確存在著一個醜惡的角落,隨時吶喊的解放…。
  
  正是因為飄邈的聲音說中了薩摩心中的痛,才讓薩摩無法繼續維持沉默,近乎狂亂地怒吼:
  「不!不是!你以為你什麼都懂?你想操弄人心?我不會上當!就算我的本質接近你,那又如何?我絕對不會如你所願成為另一個魔王!!」
  
  飄邈的聲音呵呵笑了起來,笑聲中有種令人難堪的嘲弄:
  「我了解你。你還想掙扎,還想忽略你的本性,所以我必須推你一把。」
  
  聞言,薩摩只覺心頭一涼。果然,飄邈的聲音接下來證實了他不祥的預感:
  「我封這個女人為后!你不知道那個印記的力量吧?它會慢慢地,一點一滴地讓她發現她心中的真實,將她一步一步帶向魔族。到時候,你要離開她嗎?最愛她的你啊!知道愛是多麼可笑而愚蠢的枷鎖了吧?」
  
  「不!琉璃是無辜的!!」薩摩驚恐大叫。善良的琉璃竟然要因為他那可恨的宿命,被一步步拉向魔族嗎?薩摩只要一想到這裡,就感覺心頭傳來陣陣錐心痛楚。
  
  飄邈的聲音傳來更為愉悅的笑聲:
  「很令人期待不是嗎?想想看,這女子會變成怎麼樣?」說著,飄邈的聲音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薩摩驚怒到了極點反倒冷靜下來:
  「你究竟想做什麼?以琉璃來威脅我?」
  
  「你這話就錯了。雖然有一點副作用,不過這印記的還可以保護你心愛的人不被魔族傷害,我這番好意,你怎麼把它當威脅了?」飄邈的聲音猶帶笑意。
  
  保護?薩摩壓根不相信魔王會有那麼好心,恐怕把琉璃帶向魔族才是魔王的真正目的。沒關係,印記既然能下,就該能解,他絕不會這般任憑魔王擺佈的。
  
  想到這裡,薩摩心頭大定,表情也恢復平靜:
  「如果你想說的只有這些廢話,那你也說完了。」
  
  薩摩的反應似乎讓魔王大感困惑,好一會兒才猜出薩摩的打算:
  「你想要除掉我下的印記?」
  
  此話一出,薩摩心中一驚。只這一驚,便讓魔王猜出了薩摩的打算。突然間,魔王又輕笑起來,嘲諷道:
  「不用費心了。本王下的印記只有本王能解。本王不解,她永遠是魔后,擁有和魔王一樣久遠的生命。說到這裡,你還得感謝本王哩!」
  
  聞言,薩摩心都冷了。他一點都不在意生命的長短,只知道琉璃將被那枚小小的印記主宰…。難道,他要眼睜睜看著琉璃一步步走向魔王設下的陷阱?除非他成為魔王,否則又能如何?但,魔王的目的不就是讓他自願成為魔族嗎?而等他真的成了魔族,有能力消掉印記時,心性大變的他,還會爲琉璃消除印記嗎?薩摩不知道答案。
  
  魔王相當清楚薩摩內心早已偏向神族,所以才會以琉璃當籌碼,讓薩摩終生無法與魔族撇清干係。這也是神王和魔王的不同之處,神王攬住了薩摩的心,而魔王則以薩摩珍逾生命的琉璃做為籌碼。薩摩也知道魔王的目的,卻無力阻止…。薩摩內心明白,若兩者衡量,他拋不下的是琉璃,所以他痛苦…。他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魔王會突然清醒,還有能力佔據他的身體…。想到在缺之都吸收初始能之後,他便開始恍恍惚惚地,難道,是因為缺之都裡的初始能讓魔王的力量恢復嗎?
  
  想到這裡,薩摩懊惱極了。
  
  「如果你不想讓印記的力量發揮太快,就去學習怎麼使用魔能吧!哈哈哈…!」飄邈的聲音丟下這麼一段話,慢慢遠去。
  
  使用魔能?這是踏進陷阱的第一步吧!薩摩遲疑了…。
  
  
  琉璃睜開眼睛時,迎接她的就是薩摩溫柔的眸光。
  
  「摩哥哥?你是摩哥哥嗎?」琉璃小心翼翼地問。
  
  「是啊!」薩摩輕輕擁住琉璃,輕聲安撫。
  
  「那…魔王呢?」琉璃臉上還帶著殘餘的驚恐。
  
  薩摩心疼地輕吻琉璃有些蒼白的唇瓣:
  「放心!他走了!」
  
  「他不會再回來了吧?」琉璃擔憂地問。
  
  「不會了!不會再回來了。現在是我陪著你,都沒事了。」薩摩柔聲撫慰琉璃受驚的情緒。
  
  聞言,琉璃惶然不安的神情褪去,眼淚立刻撲簌簌掉了下來:
  「摩哥哥!我好怕!好怕!」
  
  薩摩緊緊擁著琉璃:
  「別怕!沒事了!」薩摩一邊安慰琉璃,一邊吻掉琉璃的眼淚。
  
  薩摩的親吻從輕到重,逐漸染上情慾的色彩…。彷彿要向琉璃證明似的,薩摩的雙手也開始輕輕重重地愛撫著琉璃。
  
  隨著薩摩的動作,琉璃感覺灼熱席捲了她的所有知覺,啜泣也慢慢被破碎的低吟取代。
  
  「琉璃別怕。我會保護你。你是我的妻子,誰也搶不走…。」薩摩低沉的愛語伴著灼熱的氣息輕撫著琉璃的耳畔,將琉璃的神識燃得更加迷茫。
  
  纏綿彷彿毫無止境。薩摩像是發了狂似地佔有,琉璃什麼也不能想,只能一次次臣服於薩摩灼熱的氣息之下,任憑自己在一片慾海中飄蕩。他是她的丈夫,她最愛的人,即便因此被燃燒成灰燼,依舊是她所願…。
  
  
  琉璃輕喘著睜開眼睛,感覺全身似乎還留著歡好後的餘韻。她依舊躺在紫色的大床上,一種脫力的無力感讓琉璃無法思考。薄被蓋在身上,也蓋不住肌膚傳來的微熱感覺。
  
  「感覺不錯吧?」低沉而帶著揶揄的聲音傳來。
  
  琉璃輕輕轉頭看去,卻見薩摩倚在床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只一眼,琉璃就確定,那是魔王!接著,記憶迅速回籠,本來佈著微微紅暈的臉瞬間蒼白。
  
  「你…?!」魔王又回來了?!摩哥哥不是說,魔王不會再回來了嗎?
  
  一絲懷疑浮現,叫琉璃心頭猛顫…。難道,剛剛的…根本不是薩摩?但…他是那麼溫柔啊!!難道,方才擁抱她的,根本就是魔王?!
  
  琉璃恐懼的表情讓魔王勾起了唇角,伸指輕輕撫過琉璃暴露在被褥之外的粉嫩手臂,感覺琉璃輕輕一顫,不由揚起一抹滿是邪惡意味的笑容:
  「你的身子很不錯呐!一點都不輸給我的愛妃們。」
  
  魔王的直言雖讓琉璃大感難堪,但她更在意的是那些話的意思。剛剛那是魔王?!想到這裡,琉璃只覺心臟瞬間緊縮,讓她幾乎窒息…。
  
  魔王似乎感覺還不夠打擊琉璃,儘管琉璃臉無血色,他依舊邪笑著道:
  「你一定不知道你剛剛的模樣吧?看起來那麼冰清玉潔,動起情來…沒想到…嘖嘖…。」
  
  魔王的每句話都加深了琉璃的難堪和痛苦。
  
  她真的跟魔王那般胡天胡地?憶起薩摩那彷彿永不饜足的索求,琉璃感覺微弱的信心正逐漸瓦解…。沒錯,薩摩一向對她百般溫柔,根本不可能那般癲狂。儘管,薩摩對她那麼溫柔,但,邪惡的魔王什麼做不出來?也許那正是魔王偽裝的!讓她毫不知羞恥地呻吟吟喔…。即便是薩摩的形象,但他畢竟不是薩摩啊!而她,竟然還在他的身下呻吟求歡?!羞恥心讓琉璃開口就想喝止魔王繼續說出傷害她的話。
  
  「不過是場春夢罷了!都有這麼好的反應呐!」
  
  琉璃到口的喝止卡在喉嚨。春夢?!這是說,那些臉紅心跳的事情,通通都是夢的?
  
  「難道,你很期待是真的?」魔王調侃道,臉上有惡意的笑容。
  
  「才沒有!」琉璃怒聲叱道。幸好不是真的…。琉璃悄悄鬆了一口氣。
  
  見琉璃如釋重負的表情,魔王又咧嘴一笑:
  「不過,嚴格說來也不算假。」
  
  「什麼?」琉璃驚愕。
  
  魔王瞇著眼睛,眼中閃著幽幽光芒:
  「你不知道吧?你夢到的都是你口中的摩哥哥內心的慾望。」
  
  「胡說!」琉璃怒叱:「摩哥哥才不是你說的那樣!」
  
  魔王臉上怒氣一閃即逝,嘲弄的神情又隨即浮現:
  「他當然是這樣。你以為他的生命是誰賜予的?有本王的力量,他還想神聖到哪裡?哼哼…。」
  
  魔王的話讓琉璃極為憤怒:
  「摩哥哥才不喜歡神聖!摩哥哥就是摩哥哥!」她不喜歡魔王對薩摩的污蔑。
  
  魔王挑挑眉,臉上滿是冷笑。
  
  魔王的表情刺眼極了,琉璃忍不住反唇相譏:
  「就算你賜予摩哥哥的生命又如何?你現在還不是什麼都不是,只能靠著摩哥哥的身體耀武揚威!!」
  
  此話說中魔王的痛處,冷銳眸光一閃,琉璃頸間一緊,竟被魔王隻手扼住脖子,呼吸頓時困難起來。
  
  「你很聰明…,我喜歡聰明,可惜我向來最討厭的卻是自作聰明的人。」魔王笑顏燦爛,音調卻冰冷陰森。
  
  琉璃呼吸困難,無法反駁,但臉上卻清楚寫著不馴。
  
  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緊了,琉璃只覺得胸腔陣陣發痛,張大嘴巴卻呼吸不到空氣。神智開始昏亂,雙眼也逐漸模糊起來。
  
  她要死了嗎?
  
  這個疑惑閃過琉璃腦海。然後,咒罵聲又再度傳來。
  
  「該死!!」魔王怒道。
  
  隨著魔王的怒喝,琉璃頸間力道突然一鬆。不及看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琉璃便咳了起來,咳得非常用力,連眼淚都咳了出來。胸口傳來的疼痛一陣一陣,提醒著她剛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回來的事實。咳了許久,琉璃才總算能恢復呼吸。無力地攤在床上喘息,缺氧許久的胸腔奮力起伏,貪婪地呼吸空氣。
  
  「你三番兩次阻撓本王!本王會讓你清楚你究竟是什麼人!!」魔王的咒罵響徹宮殿。
  
  透過仍舊有些模糊的視線,琉璃看的出來,魔王相當憤怒,但,她卻不知道他發怒的對象是誰…。
  
  咒罵了一陣,魔王突然得意地笑了起來。
  
  靠回床頭,魔王自懷中取出一本書。
  
  一見那本書,琉璃表情大變:
  「你要做什麼?!」
  
  那本書是“入魔”!雖然薩摩將它貼身帶著,但也說過,“入魔”對他而言太危險了。魔王把那本對薩摩而言相當危險的書拿出來做什麼?
  
  「你看得很清楚,我要看書。」魔王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心情似乎非常好,一點也看不出來他是方才還在大聲咒罵的人。
  
  看書?琉璃發現她無法將魔王與看書連在一起。
  
  魔王指指自己的頭,邪惡地道:
  「你的摩哥哥在這裡。」
  
  「咦?」琉璃困惑。
  
  困惑中,魔王爲琉璃解答了:
  「他一直醒著!我要是看了這本書,他也同樣會看到這本書。」
  
  聞言,琉璃懂了!所以她不顧全身不著寸縷,起身就想搶下那本書。
  「不行!!」薩摩曾經說過,學會魔能的使用法有可能會讓他性情大變。那是薩摩最不願的,琉璃不能讓魔王以這種方法逼迫薩摩看那本教導魔能使用的書!!
  
  魔王當然不會讓琉璃搶走書,只見他眉一皺,手一指,琉璃便突地失去全身力氣,癱軟在床上。
  
  「你不能這樣做!!」儘管全身不能動,琉璃依舊驚叫著,試圖讓魔王改變主意:「求求你,別那麼做…。」
  
  魔王一愣,接著咧出一抹冷笑:
  「你求我?」
  
  此刻的琉璃沒有了之前與魔王對峙的勇氣,只有對薩摩的擔憂:
  「沒錯…。求求你,不要看那本書!不要逼摩哥哥看那本書…。」
  
  魔王瞇眼,突然反問:
  「答應你,我有什麼好處?」
  
  琉璃一時無言。什麼好處?
  
  魔王嘲諷地揚起唇角:
  「既然沒有好處,本王何必答應你?」
  
  說完,也不顧琉璃還想說什麼,手一彈,琉璃便再度被黑暗籠罩…。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