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勁的風打在薩摩臉上,穿過拍打的翅膀,略為平息了薩摩身上的燥熱,但內心的那把火焰卻沒有平息的跡象。
  
  薩摩知道,他必須想辦法宣洩這些足以傷害他重要的人的情緒,否則他會被這股慾望逼瘋。
  
  早在白天薩摩察覺心裡的這股騷動時,便有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只是因為不想被慾望支配而被他強制壓下了,但現在,薩摩知道他不能壓抑。因為,他剛才就差點因為壓抑而傷害了對自己最重要的琉璃…。
  
  如果要選擇對不起誰,他絕不會選擇琉璃。與其傷害琉璃,他寧願傷害其他人。而這個其他人,便是薩摩心中最痛恨的一個人,龐龐。所以,薩摩騰上天空便直往里爾公國而去。
  
  被殺戮慾望催促的薩摩,飛行速度其快無比,簡直就如迅雷電閃般,天才濛濛亮,薩摩便望見里爾公國的海岸線。
  
  再度潛入三王子府邸,薩摩熟門熟路地找到龐龐的房間。沒有人?!
  
  薩摩找遍房間,卻不見龐龐蹤影。
  
  是換了房間吧?!薩摩繼續往其他房間找去。
  
  遠遠傳來激烈的爭吵聲,讓薩摩腳下一頓,轉朝爭吵聲傳來之處而去。
  
  「多羅,你為什麼這麼久都沒來看我?」略略沙啞的女聲帶著哭音道。
  
  這聲音是龐龐!房間裡的另一個人則是三王子蔭‧多羅。薩摩不急著出去了,赤紅的雙眼透過大敞的窗戶凝視著屋內那對男女。同樣死不足惜的兩個人,薩摩想知道一丘之貉的兩個人爲了什麼爭執。
  
  「你這是怪我?!」多羅冷哼一聲怒道。
  
  聞言,龐龐惶恐地連忙搖頭:
  「不…沒有!我沒有!我只是,很久沒看到你了,我很想你啊!」龐龐急著解釋的焦急模樣,完全看不出不久前,龐龐是如何的囂張跋扈了。
  
  見龐龐討好的語氣,多羅怒氣稍減,但臉色仍不是很好:
  「沒有就好。我這陣子忙得昏頭,你最好別給我添亂!要知道,如果不是你給的消息不夠多,我還用忙著善後嗎?!」
  
  多羅將北方大陸失利的錯都歸咎在龐龐身上,若不是龐龐給的資料夠多,他早就拿下鐵礦山。他相信這個大功勞足以讓父王將他指為儲君,偏偏這機會就這樣溜走了!!他本來以為身為龍人族少數的王族之一,龐龐知道的東西應該不少。哪想到除了移防時間外,龐龐根本不知道龍人族還有多少軍事秘密。倒是對獸人族,龐龐知道的還多一些!多羅非常不滿意龐龐,如果龐龐幫他拿下鐵礦山,他或會對她好些,但現在,他是連看她一眼都厭煩,沒立刻將她趕出去,就算很好了!
  
  前些日子,他為了被困在星鎮的士兵,問龐龐星鎮裡的不至。龐龐告訴他,星鎮有密道直通伴鎮城外。他以為,這是一次反敗為勝的機會,所以派人想盡辦法潛入星鎮傳訊。沒想到,密道是有,但卻是不通的,甚至應該說,那根本是一個陷阱。精銳士兵進了密道,卻也同時被困密道,白白損失一批精兵,讓本來就已士氣低落的里爾大軍更是雪上加霜,才會崩潰的那麼快…。
  
  想到此事,蔭‧多羅就是一肚子火。
  
  聞言,龐龐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支支吾吾地道:
  「可是…下人都說…你…帶了另一個女人回來…還要…要娶妻了…。」
  
  多羅冷嗤一聲:
  「那又如何?我可是里爾公國的王子啊!三妻四妾本來就很尋常,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何況我兩個哥哥都有王子妃了,我娶妻又有哪裡不對?」
  
  沒錯!他是帶了女人回來,還打算娶右相的孫女當王子妃,那又如何?難不成要他整日面對這個醜八怪?!右相國沙‧坦多的孫女兒不僅年輕貌美,還對強固他的朝廷勢力有幫助,比起眼前這醜八怪可要強上千倍萬倍了!
  
  說穿了,這一切還不都是這個醜八怪害的?北方大陸戰事失利,讓他這個提議者飽受質疑,更因此無緣繼承大統!若不是這樣,他何需娶個老婆回來家裡放?爲的還不是想進一步鞏固和沙‧坦多的合作?
  
  一聽蔭‧多羅承認,龐龐臉色大變,尖聲抗議:
  「這怎麼可以!你…你說過只要娶我當王子妃的!!」
  
  蔭‧多羅挑挑眉,不屑地道:
  「當王子妃?你去照照鏡子吧!」蔭‧多羅指著一旁的鏡子,完全不留情面地道:「你這種鬼樣子也能當堂堂里爾公國的王子妃嗎?!哈!」
  
  蔭‧多羅這番話如同尖刀,直直插入龐龐的心口。踉蹌退了一步,淚水流過龐龐臉上凹凸的疤痕,龐龐抖著聲音,控訴:
  「你…你說過…不在乎我的容貌…。」
  
  要是美人垂淚蔭‧多羅或會憐惜,但如今的龐龐,除了那一身骨架,哪裡像人?因此,蔭‧多羅毫不憐香惜玉地諷刺道:
  「我說不在乎你就信了?呵呵…。如果不是因為你是龍人族的公主,我連救你都不會。結果!你給我什麼?哼!一點用處都沒有!早知道就讓你給那個你死也不敢說出身分的人殺了算了!!」
  
  蔭‧多羅這番話打碎了龐龐最後的希望,龐龐神色慘然。她懂了,但她不願意相信…。不願意相信,蔭‧多羅從頭到尾都沒有喜歡過她,甚至根本是嫌棄她的!難熬的日子裡,她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再也看不出昔日的艷光,唯一的寬慰就是還有一個愛她的人,陪伴著她,善待她…。如果她唯一的希望都沒有了,她該怎麼辦?
  
  「不!不是這樣的!你是因為我不敢說出那個人的身分才怪我的對不對?不是因為我是龍人族的公主!不是因為我知道龍人族的秘密,對不對?」龐龐拉著蔭‧多羅的手,近乎懇求地問。她希望,蔭‧多羅可以肯定的告訴她,一切都是他的氣話,他對她的好都是真的!!
  
  蔭‧多羅嫌惡地甩開龐龐形同枯枝的手:
  「愛信不信隨你!」
  
  說完,蔭‧多羅擺手就待離去。龐龐見狀,連忙衝上前拉住蔭‧多羅的手:
  「多羅!不要走!我說,我都說了!那個人叫做薩摩!他是龍人族的王子,也是精靈人的王子。我還知道他的弱點!真的!你只要去抓去那個女人,不只龍人族,連精靈人族都是你的了!!」
  
  龐龐可說是不顧一切了,儘管身上不停跳動的龍神荊棘提醒龐龐此舉將會使龍神擁有者的薩摩有感應,她還是說了。她現在唯一的依靠就是蔭‧多羅了,她不能失去他啊!
  
  蔭‧多羅聞言心頭一動,但隨即,他又笑了起來:
  「你以為隨便亂扯一通我就會相信?」
  
  「我是說真的啊!」龐龐連忙道。
  
  蔭‧多羅眼一冷,伸手抓起龐龐扯住他衣袖的手,使勁一掐。失去所有武功的龐龐,此時還不如一個尋常人,蔭‧多羅這一使勁掐,立刻痛得龐龐唉叫出聲。
  
  蔭‧多羅待龐龐唉叫出聲,才冷冷地道:
  「笑話!龍人族的王子和精靈人的王子是同一個人?!你去騙三歲小孩吧!」
  
  說完,用力甩開龐龐的手,頭也不回,大步離開房間。
  
  龐龐滿臉淚痕,握著自己被捏痛的手腕,神情悽楚地看著蔭‧多羅遠去的背影,用已然沙啞的嗓音哭喊著:
  「我說的是真的啊!他真的是龍人族和精靈人的王子啊!我什麼都說了,為什麼你還不相信啊…!」
  
  哀戚的哭聲在房中回蕩,直到一道冰冷的嗓音打斷了龐龐的自憐:
  「枉費你冒著生命危險說出這些話,可惜沒人相信你啊!」
  
  聞聲,龐龐身體一僵,卻遲遲不敢轉頭看身後聲音傳來之處。
  
  見狀,冰冷的聲音綻出一聲冷峭的笑聲:
  「你說出我的身分,不是應該有心理準備了嗎?」
  
  龐龐依舊沒有轉過身,但全身卻抖得彷彿秋風中的落葉,叫人以為她下一刻就要昏厥倒地了。
  
  薩摩也不理會龐龐此刻究竟在想什麼,赤紅的雙眼閃耀著血腥的渴望,看著那個不停顫抖的身體:
  「我想想該怎麼處置你這個背叛者吧…。」
  
  恐懼似乎累積到讓龐龐無法忍受了,聽到這句話,她突然跳了起來,尖叫一聲「不要!!」,便往門口衝去。
  
  薩摩舉掌凌空一拍,門闔了起來,隨著一聲慘叫,龐龐撞上了關上的門又跌了回來。
  
  薩摩好整以暇地看著狼狽的龐龐。此刻龐龐的滿臉驚恐讓薩摩相當高興。多麼卑微的人?!他以前竟然會讓這麼礙眼醜陋的生命苟活著?!薩摩突然覺得驚訝。不過沒關係,現在也不遲,不是嗎?
  
  「你說說,該怎麼死比較好呢?」薩摩完全不自覺地舔舔雙唇,表情猙獰著殘酷的笑容。
  
  「我不要死!!」龐龐掙扎著爬起身體,雙手按著桌椅,支撐虛軟的雙腳。
  
  薩摩搖搖頭,用一種類似商量的柔和語氣道:
  「那怎麼可以呢?我已經讓你多活很久了。難道你不覺你很悲慘嗎?沒有身分沒有地位,沒有容貌,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卻留不住那個人的心。我幫你解脫不好嗎?」
  
  儘管薩摩語聲柔和,聽在龐龐耳裡卻仍像是地獄來的鬼音,讓她無法克制地歇斯底里起來:
  「這一切都是你害的!是你害的!!為什麼要我死!我不要!!」
  
  薩摩嘴角一勾,嘲諷道:
  「反正你活著也沒意義!不死有什麼用?還是死了乾淨吧!」
  
  「不要!我不要死!!」龐龐哭喊著,伸手摸到一把裁縫的剪刀,連忙一把抓過,顫抖著指著薩摩,威嚇道:「你不要過來!我不會死的!!」
  
  只見薩摩眼中寒芒一閃,不見任何動作,那把裁縫用的剪刀便落了地,伴隨著的還有一截斷臂…。
  
  「啊──!」龐龐驚恐尖叫,雙眼瞪著鮮血噴湧的手,才短短時間,地上的鮮紅已經擴散成一大片。
  
  「你的威脅很可笑,看到了吧?」薩摩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龐龐渾身劇烈顫抖,無力地控訴薩摩的殘忍:
  「你是惡魔!惡魔!!」
  
  薩摩發出一聲譏笑,嘲諷地道:
  「那又如何?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你可比我更像惡魔呢!」
  
  可不是,龐龐醜陋的臉上紅白交錯,龍神荊棘隨著龐龐臉上肌肉恐懼筋臠,起伏扭曲,更顯可怖,斜畫過臉上的長疤痕更因為激動而泛紅,爬在臉上竟似蜈蚣般,令人見之毛骨悚然。
  
  此話刺傷龐龐心中痛處,她尖叫一聲,抬起還能動的左手,連忙遮住自己的臉。
  「都是你!是你害我的!!」龐龐歇斯底里尖叫。
  
  薩摩又笑了,不是冷笑,而是真真正正喜悅的笑容:
  「是啊!所以我今天來幫你解脫了…。」
  
  此話一出,龐龐這才憶起自己如今的處境,本因為憤怒而逐漸平緩的顫抖又加劇了。
  
  儘管她已經這麼悲慘,這麼醜陋了!但是,她還是不想死啊!!
  
  這麼一想,龐龐忽然覺得自己又有勇氣了。猛然轉過身,往房門而去!
  
  她記得…,剛剛薩摩只是將門拍關了,只要一拉,她就可以離開這間房間。只要到了外面,大喊救命,她就可以活了…!!
  
  龐龐本來就離門不很遠,只要幾步路房門便在伸手可及之處。即使背後傳來冷哼聲,龐龐也完全沒有停步的打算。
  
  就在龐龐左手堪堪碰觸到門扇之際,忽然間身體一矮,龐龐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左手滑過門把!
  
  沒有時間疑惑,龐龐不放棄,又想舉腳再往前,身體已經失去平衡地重重跌到地面。
  
  為什麼?!
  
  龐龐連想清楚的機會都沒有,大腿近膝蓋處傳來錐心刺骨的疼痛。這痛來得突然而劇烈,加上右手的疼痛,更是強烈無比,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的龐龐當場失聲痛嚎。
  
  回頭一看,眼前看到的景象更讓龐龐完全崩潰,若不是過度疼痛讓她異常清醒,她幾乎當場暈厥。
  
  原來,龐龐的雙腿只剩下兩隻大腿,至於小腿…,卻被遺留在身後一步遠處…。鮮血不停由切口平整的斷口噴出,如泉水一般…。薩摩站在原地,除了手上那把黑色厚劍,什麼都沒有改變。
  
  龐龐知道,就是那個人,那把厚劍讓她成了殘廢!她已經失去了美貌,如今她又失去了行動的力量!!而接下來,她將要失去生命了?!怎麼可以?!
  
  龐龐感覺,身體隨著痛楚不停加劇,體溫也跟著慢慢流失…。她知道,她的生命在流失,而她無法忍受她必須如此慢慢感受死亡的來臨!!
  
  「殺了我!!殺了我啊─!!」龐龐涕淚縱橫不停尖叫。雖然她不想死,但她更不能忍受這樣的煎熬…。
  
  為什麼這麼多不公平的事情,這麼多悲慘的遭遇都發生在她身上?!她做錯了什麼?!她只是爭取她要的,為什麼大家都不諒解她?都不了解她?
  
  薩摩冷冷覷著龐龐,眼中閃耀著的是絕對的快意:
  「你會死的,等一下,不用太久,你必須有一點耐心…。」
  
  但她不要!!她的鮮血不停往外流,儘管她手忙腳亂地想將斷口堵住,鮮血卻依舊噴湧著…。
  
  她覺得有點冷了…。她要死了?要死了?她還這麼年輕?什麼都沒得到…?絕望開始籠罩著龐龐…。
  
  薩摩沒再理會龐龐,提著厚劍,大步越過龐龐蜷曲的身體,打開那扇龐龐前不久還渴望打開的門,離開了房間。
  
  自從薩摩進入這個房間,便悄悄設了結界。這也是為什麼龐龐又哭又叫的,卻沒人前來關心的原因。
  
  陽光照耀著這座美輪美奐的宅邸,沒有人察覺,死神已經降臨…。
  
  
  門外的過廊有四名輪值侍衛盡職地警戒,儘管房門開啟,他們依舊目不斜視地站挺了身體。
  
  陽光照在黑色劍體上,閃耀著特屬於金屬的光芒。驚覺!但隨即結束!四名侍衛依舊挺立著,地上四灘不停擴散的鮮紅在陽光照映下,極端刺眼。
  
  無聲的殺戮開始了…。今天之後,里爾公國四王子的宅邸華麗依舊,卻成了王城四周生人止步的死域…。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