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琉璃正好醒了。

「摩哥哥…,房間不一樣了。」琉璃美目迷濛,表情盡是不解。看那模樣,似乎完全忘了自己前一夜曾經做過的事。

薩摩心中疑惑一閃而過,臉上仍是帶著一貫的溫柔:
「昨夜裡風大,我讓夥計換了房間。」

琉璃點點頭,沒有懷疑薩摩的說辭。

猶豫了一會,薩摩忍不住試探地問:
「昨夜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了?」

聞言,琉璃滿臉疑惑:
「昨夜…怎麼啦?」

薩摩注視著琉璃困惑的表情,非常確信琉璃完全不記得了…。

見薩摩不講話,琉璃緊張了:
「摩哥哥,昨夜發生什麼事了嗎?」

既然不記得了,那便算了吧!反正他也不想讓琉璃記得那種事…。想到這裡,薩摩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
「沒事。昨夜換房間時,我差點把你摔到地上,所以問問你還記不記得。」

聞言,琉璃臉一紅,尷尬地直搖頭:
「我…我不記得了…。摩哥哥,我真的睡得那麼熟嗎?」琉璃也沒想過薩摩這樣身手,抱一個她就是飛簷走壁也沒問題,哪會換個房間就會抱不住她?

薩摩笑笑,很有那麼一回事地猛點頭道:
「當然!很熟哩!」

薩摩這麼一說,琉璃的臉更紅了,忍不住低下頭,良久才囁嚅著道:
「對…對不起…。」

聞言,薩摩一愣,接著忍不住開懷大笑。

這一笑,又將琉璃給笑糊塗了。

「摩哥哥…?」琉璃又是困惑又是困擾。

見琉璃皺著眉頭,薩摩連忙收起笑聲,伸手將琉璃抱在懷裡。

「琉璃,你…。」薩摩話說得很遲疑。

「摩哥哥?」琉璃抬起頭,疑惑地看著難得吞吞吐吐的薩摩。

看著琉璃澄澈的雙眼,薩摩放棄似地嘆了一口氣:
「我是說,你要是身體有什麼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

琉璃眨眨眼,乖順地點點頭,心裡卻不明白薩摩為何要這般叮嚀。她又不是小孩子…。

薩摩也知道琉璃的迷惑,輕吻琉璃粉嫩的臉蛋,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沒事了。你準備一下,等會我們要跟烏坦‧凡匿一起上路。」

正打算更衣的琉璃愣了一愣:
「烏坦‧凡匿?」那是誰啊?

薩摩坐在床沿,看著輕解羅衫的琉璃,不甚在意地道:
「學院派來接應我的。」說到這裡,薩摩不自覺又揚起一個冷笑。

琉璃沒有注意,兀自從包袱中取出一件鵝黃色衣袍,嘴上喔了一聲表示了解。

「昨晚到的,那時候晚了,我沒叫你。」薩摩嘴裡解釋,眼睛則落向琉璃因更衣而露出的光滑白皙的肩膀,心中一動。

看不到那個印記…,但不代表它不在…。薩摩無聲嘆息。琉璃什麼都不記得,會是因為那個印記作祟嗎?想到這裡,薩摩的表情不由得沉重起來。

琉璃更衣梳洗完畢看到的就是薩摩憂心的表情。

「摩哥哥…你在想什麼?」琉璃上前輕聲問。

薩摩搖搖頭,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隨便找了一個藉口:
「沒什麼…,只是學院裡的事。」

學院?琉璃想了一下,隨即安慰薩摩道:
「別擔心,摩哥哥不是說還有葳慕他們在嗎?不會有事的。」琉璃這是把薩摩以前用來安慰她的話反過來拿來安慰薩摩了。

薩摩一楞,不由失笑。就在這時,薩摩聽到一道腳步聲往房間走來。武者穩定的步伐讓薩摩立刻斷定來者是烏坦‧凡匿。

不一會,門扇被規律地敲了三下:
「摩耶?」從門外傳來的果然就是烏坦‧凡匿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小心翼翼的。

琉璃疑惑地看著薩摩,不明白外頭的人是誰,為什麼會知道薩摩在人類世界的化名?

「他就是烏坦‧凡匿。」薩摩輕聲解釋之後,又揚聲對門外道:「有事嗎?」

烏坦‧凡匿沉默了一會,才道:
「我想問問,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這回,烏坦‧凡匿的聲音顯得輕鬆很多。看來,烏坦‧凡匿會來敲這個門一開始只是為了確定薩摩並沒有拋下他獨自離開,現在聽到薩摩的回應,大為放心之下,回應也就輕鬆了起來。

薩摩本來就無意耽擱,聞言想也不想便道:
「現在就出發吧。」

因為薩摩這個回答,所以烏坦‧凡匿在不到一刻鐘之後就再次看到前夜差點殺了他的少女。

這一見,烏坦‧凡匿除了吃驚,還是吃驚。少女依舊美麗,但…如果昨夜的少女是惡魔,那麼,現在的少女絕對可以稱為天使…。

烏坦‧凡匿用力揉揉眼睛,確定他並沒有眼花之後,又不停向薩摩和琉璃兩人身後探頭探腦。他沒有看錯,那麼,會不會眼前這個少女跟昨夜那名少女並不是同一個人?但任憑烏坦‧凡匿怎麼看,還是沒有第三個人出現…。

「摩哥哥,他怎麼了?」琉璃納悶地看著表情千變萬化的烏坦‧凡匿。

薩摩雖然對烏坦‧凡匿現在的表現一點興趣也沒有,但也能猜出烏坦‧凡匿這麼精采的表情是為何而來。輕輕勾起一抹邪笑,薩摩解釋道:
「他昨夜受了涼,腦袋有些不清楚,別理他就好了。」說著,薩摩便將面紗遞給琉璃。

受了涼?琉璃臉上立刻浮上憐憫。巴耶帝國的夜晚一點都不冷,這人還會受涼,肯定是身體不怎麼好吧…!琉璃一邊繫上面紗,一邊憐憫地看著因為薩摩這番話而表情更加古怪的烏坦‧凡匿。

猶豫了一會,琉璃忍不住問:
「那…琉璃幫他看看可好?琉璃有帶著藥…。」

此話一出,薩摩還沒開口反對,烏坦‧凡匿就從薩摩驀然冷下來的雙眼看出端倪,連忙搖手乾笑道:
「不忙!不忙!等會日頭上來,曬一曬就會好了。」

既然烏坦‧凡匿都這麼說了,琉璃即便不認為受寒曬太陽就會好,但也不能勉強。

於是,一行兩人變三人,離開了曼魯上村。薩摩和琉璃,以及後來跟上的小斑一直待在馬車上,烏坦‧凡匿只好買一頭驢子跟著。前幾天他靠著兩條腿追著薩摩等人搭乘的馬車,實在不算是怎麼令人愉悅的過程。

離開曼魯上村之後,路上行旅顯得更少了,有時走了一整個時辰也不見有其他行旅。中午,薩摩停了下來,尋了一處樹蔭讓眾人略事休息。

「摩耶,你昨天中午可沒有停下來休息哩!」烏坦‧凡匿取出乾糧一邊吃一邊隨意地問。想他昨天在大太陽底下趕路,就曾經埋怨過薩摩為什麼連中午都不肯停下來休息呢!

「今天太陽烈了點。」薩摩也淡淡回應。他當然不會說他昨天是故意讓追蹤者多吃點苦頭的。

會嗎?烏坦‧凡匿看看天空幾片雲飄呀飄的。他記得…,前幾天也沒比今天涼爽呀!昨天中午甚至連片雲都沒見著的…,滿天都是那麼亮得刺眼。比起來,今天實在是涼爽多了…。

烏坦‧凡匿沒有和薩摩爭論這個問題,認份地低下頭吃乾糧,心裡則是想著怎麼樣才能完成任務。刺殺…,他覺得成功機率實在太低了…。看來,他得把結果傳回去,讓族長處理,畢竟只有族長才有辦法和恩人的後人連絡…。

吃完乾糧,烏坦‧凡匿也已經打算好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抬頭一看,琉璃正倚著小斑壯碩的背打盹,小斑似乎對此習以為常,半瞇著眼也是昏昏沉沉的模樣。坐在琉璃身邊的薩摩則是伸手狀似無意識地輕撫琉璃的長髮,雙眼看著後來的行旅進入不遠處的另一片林子,像在想什麼似地,出了神。

烏坦‧凡匿見薩摩等人都沒有出發的打算,只好自己打發時間,又是看看天,又是看看地,再不然就看看睡得打呼嚕的銀白色巨獸…。終於,烏坦‧凡匿忍不住了…。

「摩耶…,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烏坦‧凡匿試探地問。

薩摩像是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猛地站起身,喃喃自語地道:
「是差不多了…。」

見薩摩聽了他的建議,烏坦‧凡匿總算滿意了,所以當他站起身,拍下因為方才席地而坐沾上的灰塵,正好看到薩摩彎身撿石頭時,並不覺得如何。只是,下一秒,破空聲卻突然從他身邊呼嘯而過。

烏坦‧凡匿本能彈身而退,用力扭過頭去:
「摩耶你…!」難道昨夜的事情薩摩這會才決定要報仇嗎?

「啊─!」烏坦‧凡匿質問的話還沒出口,一聲慘叫驀地從他那片離他們休息處不遠的小林子裡響起。

咦?!烏坦‧凡匿詫異地扭回頭,看向那片林子。是打中了無辜的人嗎?薩摩的準頭沒有這般差的吧?!

這聲慘叫也驚起打盹的琉璃和小斑,琉璃坐起身,疑惑地看向聲音來處,至於小斑,牠僅是揚揚耳朵,接著打了一聲喝欠,便再度瞇上眼睛。

那片林子因為那聲慘叫起了不小的騷動,可見林子裡人數不少…。

「跟了這麼久,不累嗎?」薩摩聲音不響,但烏坦‧凡匿完全沒有懷疑這聲音會不會傳不到那片林子。

聽薩摩這句話,像是本來的目標就是那片林子。烏坦‧凡匿省悟之後,對自己竟然猜忌薩摩是為了報復不覺有些耳熱。事實上,薩摩的目標只是那片林子裡敵人罷了…。

此話一出,那片林子突然安靜下來,好一會兒才陸續走出好幾個人。一個個都是一副標準行旅鄉農的裝扮,卻人人帶著武器。

烏坦‧凡匿本來以為會埋伏在前面林子裡的應該是敵人,但這些人一出來,烏坦‧凡匿又迷糊了。這些人雖然數量不少,總共數一數就有二十個那麼多,但看他們腰間掛著一式制式長刀,卻沒一把出鞘,又不似敵人。

薩摩當然也看出來了。事實上,這些人一直以行旅的身分,吊在他們之後,薩摩本來就起了疑心,會在這裡停留這麼久也就是為的證實自己的猜測。證實之後,薩摩又開始等待這些人行動,但這些人卻遲遲沒有動作。薩摩不想讓意圖不明的人一路跟他到學院去,所以才會逼他們出來。

那群二十個人推了一人出來,解下武器,攤開手,表示並無敵意,這才緩緩走近薩摩等人。

來人在離眾人前三尺之處停了下來,揚聲道:
「請各位別緊張,在下等人是奉主子的命令,前來保護各位安全到學院的。」來人語氣誠懇,不像作假。

薩摩皺眉反問:
「主子?」他不以為他需要保護,是誰這般多事?

「敝上正是帝國五皇子。」來人拱著手,相當尊敬地道。

五皇子巴‧魯夫?薩摩忽然覺得想笑,而他也真的笑了出來。巴‧魯夫不是跟馬默沆瀣一氣嗎?昨夜馬默派人來殺他,今天巴‧魯夫倒來保護他了?莫不是一人扮黑臉,一人扮白臉吧?

薩摩這一笑讓來人有些不悅了:
「敝上是五皇子有什麼值得先生您笑的嗎?」若不是主子交代要客氣對待此人,他首先無法容許這人露出這般輕蔑的笑容!

薩摩沒理會來人顯而易見的怒氣,兀自問道:
「請問貴主人為什麼認為我們需要保護?」

來人因為薩摩忽略他的問題又皺了眉頭,但還是老實回答:
「皇子透過可靠的管道知道有人將對您不利,所以特派在下率人前來保護。本來皇子要親至,但為了不引起懷疑,只好派我等前來。」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上前一步遞給薩摩。

薩摩接過信,指尖一挑便拆了開來。這一看,薩摩又笑了。一邊笑,一邊還客氣地道:
「貴上的心意摩耶省得,請代摩耶轉告感激之意。」

此話讓來人大為受用,不禁高高揚起頭,帶點高傲地道:
「放心,在下必會如實轉告皇子。這一路,在下等人會好好保護你們,請放心。」

「如此便麻煩你們了。」薩摩和顏悅色地回答,似乎接受了這群免費保鑣了。

來人滿意地點點頭:
「當然,這是主子的命令。若無事,在下告退。」說完,見薩摩沒有搭話便轉身離開了。

見那人走遠,薩摩微笑不語。倒是烏坦‧凡匿對什麼樣的內容會讓薩摩這麼客氣實在好奇極了,不時看著薩摩手中的信。

薩摩也沒讓烏坦‧凡匿失望,毫不吝嗇地將手中的信遞給烏坦‧凡匿。

不一會,烏坦‧凡匿從信紙裡抬起頭,詫異地道:
「原來徵收學院是帝國首相的命令啊!」頓了一頓,烏坦‧凡匿將視線落到正在那片林子前面整隊的二十個壯漢:「沒想到不是只有六皇子,連五皇子也支持學院啊!平常看他什麼都不管,真料不到啊!」

聞言,薩摩勾起一抹冷笑:
「你這麼以為?」

光看薩摩的神情,烏坦‧凡匿就知道薩摩根本不是這麼想的。
「否則他為什麼要派人保護你呢?」烏坦‧凡匿好奇反問。

薩摩轉身往馬車走去,頭也不回地道:
「當然是有目的的,只是那麼目的沒有信裡面寫得那麼冠冕堂皇罷了。」

原來,信中巴‧魯夫表示,馬默已經知道學院的外援來自薩摩,所以打算殺了薩摩以斷絕精靈人對學院的協助,但巴‧魯夫並不贊成馬默徵收學院,故一得知馬默有意殺了薩摩時,不顧危險,立刻派人前來相助云云…。

若非薩摩已經知道馬默和巴‧魯夫是站在同一陣線,當真會像烏坦‧凡匿一般,以為巴‧魯夫是個堅定立場的正直之人。但,現在,這封信只能讓薩摩認為巴‧魯夫是在邀功…。若不是邀功,何必事先寫了這封信?難道不怕馬默利用這封信指巴‧魯夫合作態度不堅嗎?這種風險巴‧魯夫為什麼敢冒?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是,巴‧魯夫有冒這個險的必要。他為的是什麼?薩摩以為巴‧魯夫要的是學院的…,甚至是精靈人的力量…。

看來,馬默和巴‧魯夫的合作實在脆弱得可憐,恐怕是各懷鬼胎吧…。

薩摩當然大可以不理會巴‧魯夫的「好意」,不過,薩摩對於這種人總是克制不了捉弄的衝動。這種可以讓他們窩裡反的機會,薩摩是不會放過的。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薩摩等人接下來的路程,就多了一批免費保鑣…。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