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夜裡,薩摩等人趁著穆恩有意放行,所故意留下的漏洞,順利進入學院。
  
  因為情勢緊張的關係,學院內處處佈滿崗哨,薩摩身影一穿入大門內的林蔭道路,便有人怒聲喝止:「不許動!」
  
  薩摩挑挑眉,順從的停下腳步。這時,從兩側森林間,湧出了手拿弩弓勁箭的年輕男女,團團圍住薩摩和琉璃。烏坦.凡匿沒有跟上來,估計也是同樣遭遇。
  
  看著突然出現的男女,都張弓搭箭對準他們,琉璃有些惶恐:「摩哥哥,這是?」
  
  薩摩安撫地拍了拍琉璃的手:「別擔心。」說完,薩摩回過頭去,目光炯炯地看著眾人,揚聲道:「我是摩耶!我是回來幫助學院的。」
  
  摩耶這個名字一出,圍著薩摩的眾人立刻響起竊竊私語。光看這個情況,薩摩就知道,這些人應該被告知過他可能抵達的消息。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算一算,小斑應該早幾天就到達了學院,樊勞瑞等人是該知道的。
  
  「你如何證明你是摩耶?」那群人當中,突然響起這麼一個疑問,壓下了所有的議論聲。
  
  證明?薩摩搖搖頭,表情冷硬:「我就是摩耶,不需要證明。」
  
  此話一出,眾人全都一怔。他們都為難了,師長們雖然曾經叮嚀過,摩耶一來要立刻放行,但是,誰曉得這個人是不是呢?萬一這個人其實是個探子,一進學院就想立刻潛伏起來,屆時問題可就大了。這段時間裡,他們不知道捉了多少假裝要來協助學院的探子了。
  
  想來想去,最後終於有一個人,提出了可行的方法:「把他們抓起來,等確定他是摩耶再放不遲。」
  
  這個建議立刻獲得眾人的附和,於是,一名年輕男子往前站了一步,對薩摩道:「剛剛的話你應該聽到了,請你配合,我們會帶你到執行長那裡進行確認。」
  
  此話一出,薩摩的雙眉當場一蹙,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一聲焦急的聲音,便響了起來:「別!等一下!」
  
  隨著聲音,一人從右側森林裡跑了出來。一見到此人,薩摩的雙眉一舒,表情又恢復淡然。
  
  「梅里,還沒輪到你的班哩!」眾人當中的一名男子疑惑地道。
  
  梅里用力喘氣,平緩呼吸。自從小斑回到學院之後,梅里等人便不時注意著。只要一聽到哪裡有入侵者,便急急忙忙趕過去。這一回,他也是聽說發現了入侵者,才連忙趕過來,剛巧讓他趕上了。
  
  薩摩可是王子啊!怎麼可以被抓住呢!
  
  梅里沒空理會那個人的疑問,一緩過氣便連忙道:「他是摩耶!我認識他。」
  
  「咦?」眾人同時一愣。
  
  「我跟他在塔里沙港見過面,絕對不會記錯的。」梅里的語氣肯定。
  
  眾人同時將視線,落向薩摩那個令人忌妒的容貌,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人的確是一見便很難遺忘。
  
  見眾人一時都反應不過來,梅里趕忙趁這個機會穿入包圍圈,引著薩摩往外走:「來!摩耶,院長等你很久了。」
  
  薩摩眼中閃過愉悅的光芒,一邊跟著梅里走出包圍,一邊若有其事地道:「喔?不知道現在局勢如何了?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呢!」
  
  「現在情況穩定很多了,不過隨時都可能出現大戰。傷患必須要盡早治療,有些藥草已經快用完了。還有,結界的力量減弱了,必須要不定時派人負責維持結界……」梅里一路拉著薩摩叨叨絮絮的走遠,留下一群面面相覷的人。
  
  
  當樊勞瑞等人見到薩摩時,都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連他們自己都沒發現,他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對薩摩有了相當程度的信任和倚賴,一見到薩摩回來,就有一種一切困難都將迎刃而解的輕鬆感。
  
  「摩耶,你可回來了。最近學院裡不平靜啊!」佛曼紐嘆道。
  
  學院裡不平靜?薩摩稍一思索便知原因。
  
  「是不是有人希望歸併帝國?」薩摩問。
  
  佛曼紐點點頭,表情沉重中,也帶著猶豫:「現在有不少人都希望歸併帝國,免得因此耗損帝國的戰力。」
  
  薩摩沉默不語,眼中則不斷閃動思索的光芒。
  
  邱藏環視眾人,遲疑地道:「說實在話,我覺得他們說得很有道理。雖然我們守著學院,是不想讓有心人掌握學院的力量,但是……再這麼下去,不必陰謀,帝國也得垮了一半。」
  
  邱藏這番話,說出了不少師長的心聲,他們一方面不甘願學院淪為帝國的棋子,一方面也不願意,讓學院成為帝國國力大損的罪魁禍首。
  
  沉默維持了一會兒,突然,樊勞瑞用著他獨特緩慢,而有氣無力的聲音道:「情況對我們不利。維克多爾和卡森斯都被留在王宮作客,無法回來協助我們。其他出身在魔法院和學院的大魔導師,雖然想回來協助我們,但所有的道路早就被嚴格控管,所有在籍的魔法師,只要超過魔策士階級,都被嚴格監視。這樣的情況再持續下去,我們沒有外援,恐怕無法支撐太久。」
  
  十大大魔導師裡,絕大多數行蹤成謎,唯一可以確定留在巴耶帝國國內的只有四人。維克多爾和卡斯森,就是最常停留在學院的其他兩名大魔導師,他們儘管喜歡四處遊歷,但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帝國。
  
  另外,大魔導師之一的樊勞瑞,是固定留在學院,而另一名大魔導師,則一直在帝國王宮,擔任皇子、皇女的教育和王城防衛工作。這四人加上鑑院的鈕克多也是十大大魔導師裡,行蹤比較能夠掌握的。對於這些人,帝國一向密切注意,唯恐這些力量強大的人,會被其他國家爭取了去。
  
  哈頓.索尼點點頭,跟著補充:「大武練師也差不多,據我所知,他們現在也是被嚴格監視,更別說穆恩和皓軍了,他們雖然是大武練師,但是行動限制簡直跟囚犯沒有兩樣。雖然帝國裡出身於學院的武者很多,但絕大多數都在王宮和軍中,對我們幫助實在不大。」
  
  事實上,學院的外援之所以有限,主要是因為那些出身於學院的武者或魔法師,絕大多數都設籍於帝國,在有親人的負累下,無法率性而為。而那些沒有親人負累的,又因為帝國層層關卡的嚴格把關,很難接近學院。儘管隨著時間拉長,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能突破帝國的監視和掌控前來幫忙,但卻無法確定究竟有多少人,學院不能把希望,都寄託在這些不確定的人身上。
  
  樊勞瑞和哈頓.索尼的話,讓佛曼紐感觸良多,不禁跟著抱怨起來:「沒錯!雖然到目前為止,有一百二十個魔策士和武鬥士以上的人前來幫忙,對我們幫助很大,但是要長期打下去,情況對我們還是不利的。幾天前我們還得到消息,馬默很有可能親自來到這裡督戰。這麼一來,我們的處境恐怕會更艱困。屆時,就算有人想來幫忙,恐怕都沒有那麼容易了。」
  
  眼前能有這麼多人來幫助他們,主要還是要歸功於穆恩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是換成了馬默,很顯然的,這種情況就不會再有了。
  
  其實,能對目前學院幫助最大的,還是那些大武練師、大魔導師、魔導師、武練師,只可惜這樣的人所受的監控也最多。
  
  在一面倒的悲觀看法中,薩摩突然從沉思中回神,開口便道:「那就歸併吧!」
  
  此話一出,眾人一時反倒反應不來。他們都以為薩摩會堅持固守,沒想到薩摩竟然這麼乾脆。這一來,反而是他們覺得不是滋味,不想就這樣歸併了。
  
  薩摩揚起一個別具深意的笑容:「讓他們歸併,我們只需要留下一個空殼的學院。」
  
  空殼的學院?眾人都好奇了。
  
  「此話怎說?」哈頓.索尼急忙問道。
  
  薩摩伸指在桌面上輕敲,分析道:「我們的目的,只是希望保留學院的力量,學院的力量在你們,還有學生們。如果你們都走了,就算學院被接收又何妨?」
  
  此話一出,樊勞瑞和哈頓.索尼立刻陷入沉默。邱藏、佛曼紐和畢曼也低著頭,像在思索這個可能性。
  
  「那……,我們呢?」昶印茫然地問。他們都走,但是,要走去哪裡?
  
  薩摩手一提,指向西方:「魔獸天堂。」
  
  「魔獸天堂?你在開玩笑嗎?」歐羅一邊搖頭,一邊道:「學生們過不去的。」
  
  薩摩對此胸有成竹:「只要有小斑領路就沒問題。」
  
  昶印一愣,隨即追問:「你是說你的寵物?」他對那頭銀白色的魔獸印象很深。
  
  薩摩點點頭,坦承道:「牠是斑夏達,一般魔獸不敢接近牠,你們可以放心。」
  
  斑夏達!在場眾人,連同低著頭思索的邱藏等人,都被這個消息嚇了一跳。
  
  「那是傳說中的魔獸啊!怎麼會成了你的寵物?」昶印驚訝莫名。
  
  對此,薩摩的態度很平淡:「只是一個偶然。」
  
  見薩摩一臉不願多談的模樣,昶印等人即便有再多的疑問,也不好再追問,但是心裡都不認為,一個偶然可以讓力量強大的魔獸甘心跟隨。
  
  「魔獸天堂這麼大,總該有個目標。」歐羅比較實際,立刻問起細節。
  
  薩摩心中早有計算,聞言立刻回答:「我在魔獸天堂裡,安置了一部分的帝國士兵,你們到那裡可以互相照應。」
  
  眾人又驚又疑,帝國士兵怎會跑到魔獸天堂去?
  
  「摩耶,你什麼時候去做這麼多事的?」昶印再度掩不住好奇,追問。
  
  薩摩皺了皺眉,實在很不想將那些冗長的過程再說一次:「你想知道,就去問那些人吧!」
  
  昶印被薩摩這麼一說,頓時啞口無言。他倒忘了薩摩一向就是這麼冷淡,若是換成那些老跟在薩摩身邊的龍人們,起碼會說個大概吧!
  
  見昶印碰了一鼻子灰,心裡有著同樣疑惑的其他人,只能吞下到口的問題。
  
  薩摩環視眾人一眼:「這麼做,既可以保留學院的力量,又可以不用耗損帝國國力。」
  
  目前的局勢,是魔族力量已經直接侵入帝國高層,學院的確已經不宜直接與其對壘,所以薩摩才會想要以這種方法,來保留人類的力量。此舉可以讓魔族的企圖落空,應該是再完美不過了。
  
  「但是學院……」昶印有點落寞。他們要離開學院,感覺就像學院即將消失,有說不出的感慨。沒了學院,好像就沒了歸屬感。
  
  薩摩看出了昶印的失落,語調豁達地道:「只要有你們在,就有學院,何必拘泥於形式和場所?」
  
  此話一出,哈頓.索尼首先附和:「說得好。有我們的地方就是學院,犯不著固守學院。」
  
  眾人被這個論點激得精神大振,都覺得本來已經走到死胡同的路,突然開啟了一扇門。
  
  薩摩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麼就盡快準備,我們必須趕在馬默到來之前,將學生撤離。」
  
  這點眾人也同意,既然要撤,那是越快越好。
  
  就在眾人都開始暗中估算,要如何才能迅速撤離之際,畢曼突然遲疑地道:「難道……我們不能和首相溝通,讓學院繼續正常運作嗎?」
  
  在學院待了大半輩子,要離開實在是相當捨不得。
  
  薩摩想也不想地搖頭:「不可能。」
  
  畢曼滯了一滯,正想追問時,薩摩便道:「他是魔族人,不會為人類保留元氣。」
  
  薩摩的這句話,讓在場眾人同時傻住。
  
  「摩耶,你是說……」佛曼紐皺著眉,不確定聽到什麼的想再問一次。
  
  「馬默是魔族人。」薩摩非常肯定的又重複了一次。
  
  與不久前的穆恩和姬野的反應相似,眾人除了呆傻之外,就是一臉彷彿聽到天方夜譚一般滑稽的表情。
  
  「摩耶,你一定是弄錯了。馬默為帝國做了那麼多事,怎麼可能會是魔族?何況魔族根本不存在不是嗎?」昶印扯出誇張的笑容道。
  
  昶印以為他這麼一說,薩摩一定會告訴他,這只是個玩笑,沒想到薩摩還是一臉認真:「魔族一直存在,只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這下,眾人都知道薩摩這番話,說得非常認真,表情也都跟著嚴肅起來。
  
  「摩耶,你有什麼證據嗎?」邱藏雙眼銳利地看著薩摩。
  
  薩摩知道,要讓眾人相信,深受帝國上下肯定的首相,其實是不懷好意的魔族,是件相當困難的事。向來不願多做解釋的薩摩,為此也只能不厭其煩地道:「馬默近來的一舉一動,都是對帝國不利的,不是嗎?」
  
  眾人你眼望我眼,還是無法相信。
  
  昶印搖搖頭,不以為然的反駁:「要是說馬默是為了王座,我相信,但是,說他是魔族,我實在無法相信。如果他是魔族,為什麼還要幫助王上穩定政局?將帝國壯大?這對他一點幫助也沒有啊!」
  
  又是同樣的問題,不久前,穆恩才問過他同樣的問題。薩摩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才道:「壯大是為了徹底毀滅。帝國若是不強,又怎麼可能佔取約塔公國?怎麼與里爾公國大打出手?兩個強國的戰爭,比大國併吞小國,更能創造巨大的傷害。」
  
  眾人聽得目瞪口呆。是、是這樣的嗎?人類的兩大強國,都在有心人的操弄之中?
  
  薩摩知道這個結論,並不容易讓身為「人類」的他們接受,他也不勉強,因此,一說完話,薩摩便站起身:「時間會證明我的這些話。」
  
  聞言,眾人面面相覷,也不知是追問好,還是不追問好。
  
  薩摩不理會眾人的反應,帶著琉璃就往外走,臨出門前,薩摩腳步一頓,突然轉過頭,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對了,記得先打幾場敗仗,再對外散發學院即將歸併帝國的消息,應該會有意外的收穫。」
  
  說完,人也走出門去,留下一頭霧水的眾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