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歸併的這個決定,大受其他師長的歡迎,第二天開始,學院的防禦,就明顯減弱了很多。
  
  為了不讓有心人過早察覺學院打算搬遷,師長們只好先以準備被接收為由,讓學生幫著整理重要的物品,包括圖書館裡的重要書籍,武器和增輻魔晶等等。琉璃也忙著治療受傷的師生,反倒是薩摩閒了下來。
  
  在忙碌的學院內繞了一圈,薩摩最後停在白塔外,思索了起來。
  
  相較於圖書館內,忙著整理重要書籍的景況,白塔這裡實在是悽涼得可以。畢竟白塔內的書,根本沒有人能看懂,自然也就不會有人想來整理這裡的書籍。
  
  白塔裡的東西,全是魔族和神族留下的書籍,對於即將接收學院的馬默等人,有多少用處呢?薩摩不怎麼肯定。要說有什麼幫助,那便是馬默等人可能藉由神族的書籍,來研究神族的力量,但這幫助應該是不大的。倒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馬默接收了學院,應該會對白塔有興趣才是。
  
  想到這裡,薩摩突然不想讓馬默如願了。
  
  薩摩邁步向前,走到白塔那扇厚重的門前,伸掌向前,按住門扇。
  
  微斂雙目,讓神能急速流轉全身,薩摩開始喃喃唸著:「光明之力,聽吾驅策,建立光之領域,不容侵犯。」隨著音調起伏,龐大的初始能,開始在薩摩四周集結,光元素也異常活躍起來。薩摩吸了一口氣,突然拉高聲音:「聖域!結!」
  
  「結」字一出,只見猶如護膜一般的半透明白光,自薩摩的掌心迅速往外擴散,轉眼間便覆蓋了整座白塔。完成覆蓋之後,光膜一閃,隨即一點一滴的滲入白塔的磚牆之內,不多久便完全消失了。
  
  現在的白塔模樣,和原來的沒有兩樣,但是,這座塔實際上已經完全封閉了,沒有人能夠進入,更別說是魔族。如果馬默夠聰明的話,最好不要嘗試進入,否則必定會令他終生難忘。
  
  屬於神族的聖域結界,並非不能解,只是薩摩完成的聖域結界,近乎無解。
  
  薩摩想著,突然念頭一轉,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馬默若知道被擺了一道,恐怕不會輕易罷休,畢竟對魔族有威脅的,就是像學院師長一般的人類高手,馬默怎會容許這些人在旁虎視眈眈?
  
  再看昨天,不論是穆恩等人,還是樊勞瑞等人,都不相信魔族已經回來,光是這種態度,恐怕就要在第一次短兵相接時,被魔族人打得一敗塗地。如此看來,他還必須在短時間內保障這些人的安全哩!
  
  事情真是多到令人頭痛。薩摩長嘆一聲。就在這時,薩摩忽有感應,一抹溫柔笑容漾上俊美的臉龐。
  
  「琉璃,來。」薩摩回身輕喊。
  
  為了取臨時堆放在圖書館的藥草,琉璃來了圖書館,沒想到才穿出走廊,便見到薩摩站在白塔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琉璃正猶豫著該不該打擾薩摩,薩摩倒是先開口喊她了。
  
  「摩哥哥,琉璃打擾你了嗎?」琉璃捧著藥草走近,擔憂地問。一旁一直跟著琉璃身邊的小斑,也跟著走到薩摩身邊,仰頭張大嘴巴打了個哈欠,銀白色的雙眼,在陽光下瞇了起來。
  
  薩摩搖搖頭,看了一眼琉璃懷中的藥草布包,突然不滿地挑挑眉,伸手取過琉璃手上的藥草布包,隨手一丟。
  
  「啊!摩哥哥,那裡頭是藥草。」琉璃驚叫。
  
  「我知道。」薩摩一臉冷然,拉著琉璃席地而坐。小斑見狀,也跟著趴了下來,前腳一疊,頭就擱在前腳上,舒適的瞇上眼。
  
  比起跟在琉璃身邊,小斑是比較喜歡待在薩摩身邊的,因為薩摩身邊總是聚集著初始能,讓牠非常舒服。只可惜,薩摩老是因為放心不下琉璃,要牠跟在琉璃身邊當保鑣。
  
  發現自己被牢牢的圈在薩摩懷裡,琉璃困惑地眨眨眼:「琉璃還要拿那些藥草,去幫受傷的人敷藥哩!」
  
  對此,薩摩可是一點都不在意:「不急!他們死不了。有葳慕他們就行了。」雖然他們的醫術比不上琉璃,但要治療外傷,那是綽綽有餘了。
  
  不過,琉璃還是有點遲疑:「但是,他們等我拿藥草去……」
  
  薩摩聞言,想也不想,轉頭朝向身邊那頭昏昏欲睡的銀白色魔獸:「小斑,你把那個藥草布包拿過去。」
  
  此話一出,小斑瞇著的眼睛倏地瞪大,非常不滿的低吼一聲。聞聲,換薩摩瞇起眼睛,危險地看著小斑。
  
  見薩摩和小斑大眼瞪小眼,琉璃不由得失笑:「摩哥哥,還是我去吧!」
  
  「你已經忙了大半天。」薩摩不悅地嘟噥著,突然腦中靈光一閃。
  
  薩摩伸出右手,一顆白光閃動的光球,突然在掌中出現。光球一出,小斑銀白色的雙眼,立刻閃動著渴望的光芒。
  
  只看小斑眼中的光芒,薩摩就知道他的策略奏效了:「如果你答應把藥草布包送去,那這……,就是你的了。」薩摩胸有成竹地道。
  
  小斑沒有半分猶豫,立刻點頭。
  
  薩摩才將光球往前丟去,小斑立刻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下,然後打了一個滿足的飽嗝。
  
  吞了一顆滿是初始能的能量球,小斑的心情大好,絲毫不在意的當起送貨員,咬著放滿藥草的布包,高高興興的送貨去了。
  
  見小斑將布包叼走,薩摩回頭對琉璃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現在你不用擔心了。」
  
  看完薩摩和小斑的「交易」,琉璃覺得好笑。薩摩只在與她單獨相處時,才會表現出孩子氣的一面,會與她鬧脾氣,也會跟她開開小玩笑,與在外人面前的冷淡態度是南轅北轍。
  
  「你笑什麼?」薩摩不解地問。
  
  「沒什麼。」琉璃可不想讓薩摩知道,她是在笑薩摩跟小斑斤斤計較一事,連忙拉開話題:「對了,摩哥哥,你剛剛在想什麼啊?」
  
  被琉璃這麼一問,薩摩便將追問原因一事拋到腦後:「我在想馬默接下來可能會有的反應。」薩摩老實的回答。
  
  一提到馬默,琉璃忽然想起一事,不由得好奇地問:「摩哥哥,你昨天跟院長他們說,放出消息會有意外收穫。這是什麼意思呢?」
  
  聞言,薩摩又露出了跟昨天一樣別有深意的笑容:「琉璃,你想想,馬默是魔族人,要是知道學院不打了,要歸併,他會高興嗎?」
  
  琉璃偏頭想了一想,搖搖頭:「不會吧!摩哥哥說過,馬默就是要人類自相殘殺啊!」
  
  薩摩輕輕頷首:「沒錯!所以他一定會想辦法,讓學院『想』繼續打下去。」
  
  此話一出,琉璃好奇了:「什麼辦法?」
  
  薩摩沉吟了一會兒,道:「我還不確定,但是肯定會延緩前來督戰的時間。」
  
  這個琉璃了解。如果學院已經不打算抵抗了,馬默的到來,將會順理成章讓學院歸併,自然不可能再打下去。
  
  頓了一頓,薩摩又繼續猜測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學院『想』繼續抵抗呢?應該是力量吧?」
  
  「力量?」琉璃不解。
  
  薩摩重重的點頭,假設性地問:「如果戰場上有一方戰敗,打算投降,這時候來了援兵,戰敗的這一方,會選擇依照原計畫投降呢?還是利用援軍再打一場?」這也是薩摩要學院先打幾場敗仗的目的,讓馬默真的以為學院打算投降。
  
  「再打一場。」琉璃這回終於了解,所謂的力量是什麼意思,但是,馬默要怎麼給學院力量?
  
  琉璃還在想這個問題,薩摩就已經開口道:「我現在不確定的是,馬默打算給學院什麼力量。」說到這裡,薩摩突然笑了起來,語氣輕鬆地道:「但是,不論是什麼力量,對我都有利。」
  
  「為什麼?」琉璃好奇地問。
  
  薩摩勾起嘴角,得意地道:「既然是馬默給的力量,當然是對學院有利的。最好他給的是一群叛兵,正好讓我拿來護送學院的人到魔獸天堂去。」
  
  琉璃一聽,也跟著笑了起來,但隨即又收起笑容,擔憂地問:「可是……,要是馬默知道了,不會追殺他們嗎?」
  
  聞言,薩摩微微一愣才道:「我剛才就是在想這件事。我不能一直留在魔獸天堂,得想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說著,薩摩又陷入沉思。
  
  馬默是魔族人,可不是能輕易打發的普通人。如果動用神族的人來牽制馬默等人,自然是再方便不過,也只有用牽制的方式,才能讓人類有機會凝聚力量,只是這麼一來,他就得向神族透露他的身分了。應該有一個既不會曝露身分,又能命令神族的方法。
  
  琉璃看著薩摩微顰的雙眉:「想不到嗎?」
  
  薩摩回過神來,見琉璃也跟他一樣,是滿臉的煩惱,突然笑了起來:「別擔心,再不然我就用結界保護他們算了。」雖然他討厭讓人類有恃無恐的倚賴結界,但是在萬不得已之下,還是得這麼做。長久之道還是必須人類自己振作,這也是薩摩猶豫的原因。
  
  琉璃沉默地看著薩摩,好半晌突然問道:「摩哥哥,你為什麼對人類這麼好呢?」她記得薩摩一向對與己無關的事情態度冷淡。
  
  此話一出,薩摩也跟著沉默。良久,薩摩才以一種苦澀的表情回答:「因為,一但人類滅亡了,接下來就是精靈人,還有龍人了。」
  
  正因為這個考量,所以在學院有意讓精靈人協助學院時,薩摩才會如此輕易的答應。保留人類,對其他種族都是有利的。
  
  
  模里邦聯裡,被薩摩留下來的尼路等人也沒閒著,分別被派往各地訓練龍人族士兵。圖甦如此的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在最短時間內提升戰力,二方面是利用這個機會,讓各地龍人都認識龍人族王子的護佐。圖甦已經有意在適當時機,要讓薩摩接掌龍人族,如此一來,原本刻意隱瞞的尼路等人身分,自然得公開來,為薩摩往後管理龍人族鋪路。
  
  耐達依和明斯克就被安排到,模里邦聯南部的龍人城鎮─諾森港。因為不久前被里爾公國大軍佔領的關係,絕大多數的龍人都撤走了,成了一座空城,如今族人慢慢回流,多少恢復了戰前這個龍人大港的風采。
  
  有了前車之鑑,圖甦和薩摩都希望,即便是商業性質濃厚的港口、城鎮,也能成為龍人族防禦的一環,於是便定下了逐一加強各龍人城鎮,自衛和通報能力的計畫,好讓龍人的防禦,突破傳統的日月星辰四大鎮。
  
  以穆答烏普為中心,耐達依和明斯克等人負責的,便是穆答烏普以南。其餘四人,除了尼路和漢斯被分別派往龍族和獸人族協助之外,皮喇和班塔耶便負責穆答烏普以北的區域。
  
  耐達依和明斯克這會兒就在諾森港邊,指揮眾龍人如何仿傚人類的關防措施,對來往的人跟貨物,進行嚴格的過濾檢查。眾龍人對於邦聯要求來往人貨遞交詳細資料的新規定,都相當迷惑,畢竟,模里邦聯的外族人太少,何況是對人類來講,語言幾乎不通的龍人城鎮(註)?
  
  因為語言特徵太過明顯,所以歷來並沒有出現人族探子侵入的例子。當然,這是以前的事情,現在有了魔族和神族,誰能說得準呢?數量稀少的高等神族和魔族無法防範,那麼,中低等魔族和神族總可以防著吧!
  
  「不要以為人類永遠都不會到這裡來!看吧!前陣子,人類就打到我們大門前來了!」耐達依瞇眼挺胸,若有其事地對著港邊一群龍人訓話。
  
  龍人的階級分明,光是知道來的人是高階龍人,便讓人敬畏不已,更別說是「護佐」這樣的顯赫身分了!正因為如此,所以面對耐達依的訓話,眾龍人都低著頭唯唯諾諾,很是乖順。
  
  看著眼前一堆的乖乖小白兔,耐達依實在覺得有趣極了。
  
  「那時候你們能幹什麼?跑?我們龍人什麼時候這麼窩囊了!」刻意板著臉,還壓沉了嗓音,耐達依句句嚴厲,讓底下的一群龍人頭垂得更低。
  
  事實上,對沒有防禦工事的城鎮而言,遇到攻擊,龍人一向都是迅速撤到日月星辰四鎮,之後再配合四鎮的防禦工事,和全族的軍事計畫投入戰爭。這樣的模式實在不能說是龍人遇到敵人就跑……,不過,眼下「護佐」說了算,儘管沒人敢反駁,但卻是人人都滿臉委屈。
  
  不料,耐達依要看的就是這個,所以,耐達依不僅沒有停下來的打算,還乾脆握緊拳頭,拉高聲音:「龍人族沒有懦夫!所有龍人都是能以一擋百的勇士!龍人族是全天下最悍勇的民族,幾千幾百年,龍族、獸人族誰能奈何得了我們?」耐達依越講越興奮,簡直是慷慨激昂了!
  
  此話一出,眾龍人臉上的委屈神色,隨即被狂熱取代。武風興盛的龍人族,最崇拜的就是勇士,最驕傲的就是在熬過龍族的追擊之後,還能在獸人反覆滋擾的情況下,掙得一片天的這件事。不僅是尋常龍人,就連跟隨耐達依和明斯克前來的士兵,也忍不住熱血沸騰得漲紅了臉。
  
  在狂熱的視線下,耐達依更興奮了,雙眼掃過眾龍人:「告訴我……,有誰奈何的了我們?」
  
  耐達依這個問題蓄著內勁發出,傳遍了整個港口,叫所有人胸口震盪,忍不住便大聲喊了起來:「沒有!」
  
  「如果有人想佔領我們的土地,我們要怎麼做?」耐達依高舉拳頭,激憤反問。
  
  「趕走他們!」眾龍人雙眼赤紅,齊聲高喊。
  
  「如果有人劫掠我們的人民,我們要怎麼做?」耐達依揮動拳頭,繼續追問。
  
  「打退他們!」眾龍人激動得面紅耳赤,粗著脖子嘶聲怒喊。
  
  眾人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諾森港,情緒激動得彷彿下一刻就要出征似的。
  
  見狀,耐達依滿意地咧開嘴,突然覺得當護佐真是件不錯的事。瞧!這麼多人就這樣蠢蠢的被他耍著玩!
  
  明斯克同情地看著,底下一堆被耐達依牽著鼻子跑的人,再看著耐達依雙眼跳動的火花,皺皺眉:「耐達依,不要說廢話了。」他們是來加強各城鎮武力,不是來精神教育的。
  
  聞言,耐達依立刻有意見了,連忙板起臉,義正詞嚴地道:「大冰塊,你這樣就不對了,我現在正在提振他們的精神啊!」
  
  明斯克瞧瞧耐達依,那與嚴肅表情不符的興奮眼神,半點也不相信。看!耐達依現在眼裡閃著的,不就是每次捉弄他時,會出現的興味光芒嗎?
  
  「我們不是來徵兵,時間不早了。」明斯克冷冷的點出事實。
  
  耐達依抬頭看看天色,呵呵一笑,發現時間的確有些晚了。這也難怪,一早跋涉來到諾森港,已經花了許多時間,加上把諾森港的龍人集中起來,也花了不少時間。
  
  眼看不能繼續玩下去,耐達依遺憾地嘆了一口氣,回過頭來面對眾龍人,又換了一張笑臉:「既然大家都有這個共識了,那麼,接下來關於嚴格控制港口進出的規定,應該能夠配合吧!」
  
  眾龍人怔怔地看著耐達依。他們當然知道護佐等人來到諾森港,就是為了推行港口的身分檢查工作,只是方才被耐達依那番話鼓動得情緒高亢,現在一下子回到正題,都有些反應不來。
  
  見眾人傻愣愣的,耐達依也不生氣,轉頭對一旁的士兵吩咐道:「去隨便搬一箱來!我來示範怎麼檢查。」
  
  一旁的士兵被耐達依一喊也回神了,連忙應了聲是,轉身到港邊的卸貨區。看著堆著的一箱箱剛剛卸貨的貨物,士兵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搬一箱大一點的。要示範嘛!自然是大一點的清楚些。
  
  於是,兩個士兵合力,將一個足有兩人大小的半人高大木箱搬了過來。
  
  「唔……,這箱子裡的東西,擺得不正啊!」感覺木箱裡傳來微微的震動,一名士兵咕噥著埋怨。
  
  「哪管那麼多?反正只是拿來示範的。」另一名士兵將木箱往上一抖,不以為然地道。
  
  耐達依看著兩名士兵擺到面前的大木箱,滿意地點點頭。輕咳一聲,才道:「人員的清點非常簡單,但是萬一有人藏在貨品裡,進到我們邦聯裡呢?所以,對於每一箱貨品都要確實檢查。」
  
  「首先,要先確定貨品單。」耐達依湊近看,卻遲遲沒見著貨品單。
  
  咦?不是應該有貨品單,寫著裡面是什麼嗎?沒有?那也可以!
  
  耐達依很快就拋掉這個疑問,接著道:「像這箱,沒有貨品單就要特別注意。」
  
  頓了一頓,耐達依吩咐一旁的兩個士兵:「敲一敲,確定裡面裝的東西。」
  
  兩個士兵立刻用刀柄敲打木箱,響亮、空洞的聲音立刻傳出。
  
  「不用這麼用力!萬一裡頭東西敲壞了,怎麼辦?」耐達依不悅地道。
  
  叨唸了兩個士兵一番,耐達依這才回頭對眾人道:「敲打的時候要注意力道,然後聽聲音。像這箱,很顯然裡頭並沒有填充得很滿。這種貨箱最適合躲人,這時候,就必須開箱檢查。」
  
  說完,耐達依偏過頭,對著站在木箱旁的兩名士兵吩咐:「把木箱撬開。」
  
  吩咐完,耐達依又回過頭,對著眾人補充說明道:「如果木箱沒有封裝的話,那就絕對非檢查不可。」
  
  兩名士兵聽命立刻取來工具,正想撬開之際,卻發現……
  
  「護佐大人,這箱沒有封裝。」一名士兵指著箱蓋上,因為沒有釘上木栓,而露出來的空洞道。
  
  這麼巧?耐達依一愣,隨即轉念一想,這豈不是正好,反正是示範。
  
  這麼一想,耐達依隨即釋然,隨口吩咐道:「那就開箱。」
  
  說完,耐達依回過頭,還不忘提醒眼前這些絕大多數都是低階龍人的眾人:「開箱時要記得,一定要戒備……」
  
  話還沒說完,耐達依的聲音嘎然而止,他倏地扭身急叫:「小心!」
  
  與警告聲出口同時,耐達依也掠身疾進!
  
  兩名士兵的四隻手,正停在箱蓋邊緣,才待抬高箱蓋,卻被耐達依這麼一叫,驚得動作一頓。就在這時,木箱突然爆開,巨響中,強烈的暴風往外狂竄,兩名士兵首當其衝,被彈得飛上半空。
  
  註:龍人族從龍族發展出自己的語言,除了中高階龍族通曉人類語言文字之外,絕大多數的低階龍人,對人類語言是陌生的,甚至終生沒有離開過模里邦聯。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