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人,你是說,蘭普頓魔武學院要撤到這裡?因為帝國要歸併?」聽完薩摩簡單的解釋,苗玉龍詫異地道。
  
  薩摩點點頭:「沒錯。暫時還無法預估有多少人,所以,我會把結界範圍擴大,盡量讓這些人有足夠的空間活動。」
  
  苗玉龍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問:「恩人,容我問一句。學院為什麼不歸併呢?」在認定忠誠是每一個帝國人民必須遵守的苗玉龍心中,歸併並不算壞事。
  
  「你以為帝國有必要歸併學院?」薩摩反問。
  
  苗玉龍語聲一頓,他不是學院出身的,但對學院的中立和教育的權威,也頗有耳聞,帝國的確不需要花那麼多氣力歸併學院,但……
  
  看出苗玉龍的遲疑,薩摩隨即開口鼓勵道:「你有什麼想法就講,不需要顧慮。」
  
  薩摩這麼一說,苗玉龍也就不再顧忌,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我認為,學院併到帝國裡,並沒有什麼不妥。」
  
  苗玉龍此話一出,薩摩注意到同樣在場的畢曼,眼中閃過一個奇特的光芒。
  
  挑起一個了然笑容,薩摩終於鬆了口:「我可以告訴你,我有相當把握,歸併之後,學院的力量會成為某些人的工具,並不會真正成為帝國的力量。」而這個某些人,就是魔族身分的馬默。
  
  「摩耶,你說的是馬默嗎?」昶印忍不住追問。
  
  當初,學院就是從神跡密林那件事,得知馬默背後操作陰謀,想要讓學院歸併帝國,這也是後來學院眾人不願歸併的其中一個顧慮。當然,學院堅持中立教育機關,不願淪為政治工具,也是重要的原因。後來,學院眾人從穆恩和姬野口中,得知帝國內部已經實質由馬默一人控制之後,讓學院眾人更加堅定不願歸併的立場。
  
  馬默訴諸武力攻打學院,是將學院置於何地?叛國嗎?從談歸併開始,就從來沒有人真正來學院協商,有的只有一紙又一紙的硬性命令規定,這讓向來心高氣傲的學院諸師長無法接受。
  
  薩摩點點頭,坦承說出他的想法:「沒錯。我估計,就算學院撤到這裡來,馬默也會派兵追進來。」
  
  昶印一聽立刻搖頭反駁:「追進來?不可能!馬默一定知道這樣只會害死那些士兵!」
  
  一旁的苗玉龍,想起不久前被派入魔獸天堂的慘狀,也心有同感的連連點頭。
  
  「那才正好。馬默就是這個打算。」薩摩冷著臉,嘲諷地道。
  
  「這……,不可能吧!」昶印還是一逕地搖頭,無法接受一手將帝國推向高峰的馬默,會存有這種心思。
  
  薩摩無意說服昶印,見狀也不堅持:「我讓你們知道這個地方,你們可以選擇要不要撤到這裡,這裡沒有精靈人,只有本來就是帝國軍人的苗玉龍他們。」
  
  苗玉龍一聽,連忙解釋:「恩人!早在您救了我們之後,我們就不是帝國的軍人了。」
  
  薩摩搖搖頭,嚴肅地道:「不。你們還是帝國的軍人,要為了帝國做一點事。如果學院的人撤來這裡,你們要幫助他們。」
  
  聽薩摩語氣肯定,苗玉龍有些急了:「我們當然會幫忙,但,我們已經決定追隨您了!」
  
  聞言,薩摩冷下臉來,一字一句,慎重地道:「我是精靈人,也是精靈人的儲君,你們生在帝國、長在帝國,不應該追隨我。我救了你們只是舉手之勞,現在最需要你們的不是我,而是帝國的人民,我和帝國的人民,你們要選擇誰?」
  
  此話一出,苗玉龍整個傻了。需要他們的是帝國的人民,當初,他們就是為了那股熱情才從軍,他們以為已經沒有機會實現熱情,所以甘願追隨眼前風範高卓的人,但現在……
  
  苗玉龍猶豫了,這讓薩摩不由得微笑:「答案已經出來了。」他很高興沒有看錯苗玉龍,一開始,薩摩就無意收下這些帝國士兵,只是不忍心這些滿腔熱情的人失去希望,所以才給了他們這個地方暫時安身立命。
  
  苗玉龍眼中猶豫盡去,抬起頭看著薩摩,眼中有著激動、感激。
  
  「苗玉龍雖然不能跟隨恩人,但恩人永遠是苗玉龍眼中,最值得尊敬的人。」苗玉龍的聲音帶著哽咽。
  
  看著感動莫名的苗玉龍,薩摩微笑不語,一旁的琉璃眼中閃著感動,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她最深愛的男子。
  
  摩哥哥一直都是善良的,他卻沒有發現。其實就是因為摩哥哥太善良,所以才無法接受內心偶爾出現的黑暗面啊!
  
  一直沒有說話的歐羅,這時突然感觸萬分地道:「摩耶,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院長和副院長,會那麼信任你了。」
  
  不論是學院不接受歸併,還是學院撤離,薩摩都扮演主導的地位。歐羅曾經相當疑慮,因為,薩摩是精靈人,他擔心薩摩是為了精靈人族的利益,所以才如此建議。他相信,這一層院長和副院長不會想不到,但現在,他終於了解,原來,從頭到尾,院長和副院長對薩摩的建議,都沒有太多質疑。
  
  這是因為,院長和副院長早已經看出了薩摩的本質,所有的建議,都出自薩摩的真心,不爲自己、不爲精靈人族,只為了大局設想,所以儘管有些建議不夠具有說服力,院長他們還是選擇相信。
  
  看來,在識人方面,他實在是遠遠不及院長,甚至也不及佛曼鈕和邱藏等人。
  
  薩摩等人並未在這個已經被苗玉龍等人命名為新生村的村落停留,商議完後,薩摩花了一點時間,將結界半徑擴大成原來的三倍,估算這片空間足以容納兩千人之後,就在稍晚離開了。
  
  他們都必須趕回學院,盡快讓眾人撤往此處。
  
  七天後,眾人又回到了學院。一回到學院,眾人便發現學院內熱鬧了許多,許多穿著各式勁裝、袍服的男女,在學院內走動。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眾人離開這十幾天內,突然湧入了百多個人,比之前幾個月來的總人數還來得多,其中還有近五十人,是本來眾人已經不抱任何期望的武練士和魔導士以上的好手,令學院眾人又喜又愁。喜的是,學院的實力更堅強了,愁的是,眾人已決定撤離了,這些人的抵達,反讓學院眾人不知如何交代。
  
  「要是我們撤了,怎麼對得起這些來幫助我們的人?」昶印得知情形,立刻擔憂起來。
  
  不只是昶印,就連歐羅也是滿臉沉重。這些人都是來幫助學院的人,要是讓他們知道,學院已經決定撤退不與帝國反抗,學院的顏面何在?
  
  見狀,薩摩忍不住哼了一聲,嘲諷道:「你們真以為他們全都是來幫助學院的?」
  
  「難道不是?」昶印反問。
  
  薩摩冷笑一聲:「有人是,有人不是,不管是不是,都是陰謀。」
  
  聞言,歐羅連忙追問:「此話怎講?」
  
  「你們不奇怪為什麼這些人早不來晚不來,卻在我們對外表示歸併之後的十幾天,通通都來了?」薩摩以反問的方式提示。
  
  薩摩一說,昶印也突然覺得奇怪:「你是說,他們不是真的來幫助學院的?」
  
  此話一出,薩摩反倒搖頭了:「不……,他們的確是來幫助學院的。」
  
  「那……?」昶印迷糊了。
  
  「但,這個時候來,卻是因為有人刻意讓他們可以來幫助學院。」
  
  昶印還是不懂,只得苦笑:「摩耶,你別跟我打啞謎了。」
  
  「你想想,如果學院是真的因為無力對抗,才打算歸併,這些人來,學院最可能怎麼做?」薩摩反問。
  
  薩摩此話一出,昶印一楞,倒是歐羅立刻道:「當然是暫緩歸併。」拖延時間好與帝國協商。
  
  說完,歐羅隨即省悟,恍然大悟地道:「我懂了。有人希望我們繼續跟軍隊打下去!」
  
  聞言,昶印大感憤怒:「是什麼人這麼唯恐天下不亂?!」
  
  此話一出,不用薩摩開口,歐羅隨即答道:「當然是可以掌握兵權的人,才能決定要放多少人來學院幫忙,所以,一定是帝國裡位高權重的人。」
  
  昶印一愣,隨即訝道:「馬默?不可能!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直至目前,他還是無法接受,馬默是個有意讓帝國滅亡的人。
  
  歐羅搖搖頭,不以為然地道:「我們看不出來並不表示沒有。」
  
  薩摩點點頭,肯定地道:「沒錯,我說過了,馬默是魔族,他的目的並不是歸併學院。歸併學院只是達成消耗帝國力量的手段罷了。」
  
  頓了一頓,薩摩話鋒一轉:「當然,這些人裡面一定有馬默的眼線,所以,就算要撤,這些後來的人,我們一個也不能帶走!」
  
  
  「摩耶是這麼說的嗎?」樊勞瑞沉吟著問。
  
  「是的,摩耶就是這麼說的。」歐羅回答。
  
  歐羅將回到學院之後,薩摩在他們面前所說的推測,轉述給樊勞瑞等人,在場的還有哈頓.索尼、佛曼鈕、畢曼、昶印和邱藏。
  
  佛曼鈕反覆想著歐羅轉述的話,發現這番話似真似假,他一時竟決定不了該不該相信,只得轉而問表情莫測高深的樊勞瑞:「院長,你怎麼看?」
  
  樊勞瑞反覆撫摸下巴長長的鬍子,好半晌才道:「摩耶這番話,不無道理……」
  
  哈頓.索尼也是同樣看法,他早就覺得,這幾日來的人數多得透著蹊蹺,薩摩的說辭,正好說中他心中的顧慮,再加上樊勞瑞語意中,似乎也存著相信的意思,因此跟著附和道:「我也是這麼想。為了安全起見,還是防著好。」
  
  學院兩個主事者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秘密撤離可說是定了案,只是佛曼鈕還是不免有所顧慮:「但是……,我們這麼做,對那些前來幫助的人有些對不起啊!」
  
  此話一出,邱藏首先表示反對:「話不能這麼說,在我們無法確定哪些人對我們有害之前,我們必須先確保我們的安全。要是這些人裡面有一個探子,屆時我們不管撤到哪裡去,也都是沒有用的。」
  
  佛曼鈕也知道邱藏這番話很是道理,聞言也不再堅持。
  
  「三天後,我們就先撤走一批。」樊勞瑞果斷地下了決定。
  
  定論之後,眾人的神情都顯得篤定許多,但仔細一看又會發現,眾人當中,畢曼的神情,隱約顯得有些不安。
  
  
  當天夜晚,一道人影再度來到那片林子。他要找的人,在林子裡等他。
  
  人影一路小心翼翼,不時的觀望四面,似乎唯恐被人發現。好不容易進了林子,人影長長噓了一口氣。
  
  前方隱約看到一道身影,站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人影沒有多想,一面跨步向前一面道:「這次,你總算準時了。」
  
  一道富含磁性的聲音,從暗影中的人口中傳出:「祖魯.羅修並沒有準時,他還沒到。」
  
  聞聲,人影腳步一頓。這人不是祖魯.羅修!為什麼聲音這麼耳熟?
  
  「你是誰?」人影沉聲怒喝。
  
  暗影中的人,往前跨了一步。就是這一步,月光透過葉縫灑在此人臉上。一頭在月光中閃著銀光的淡金色長髮,俊美得令人忌妒的容貌,絕對不可能錯認的人──精靈人摩耶!
  
  「在這裡見到你,真的很令人遺憾啊!畢曼事務長。」薩摩口氣惋惜,表情卻是冰冷得凍人。
  
  人影||畢曼大驚失色,直覺想轉身就走。正常的情況,畢曼應該要動手滅口才對,但是這一刻,畢曼完全沒想到這個方法,在看到薩摩的一瞬間,他腦中浮現的就只有「逃」這個字!
  
  畢曼右腳才剛往後拉,還來不及轉身,忽然感覺腦中一昏、雙腳遲滯,視線也跟著迷茫起來。
  
  薩摩對畢曼的異常動作毫不意外,踩著輕緩的腳步,來到畢曼面前。
  
  「畢曼,看著我。」薩摩的雙眼直視畢曼,好聽的聲音像帶著魔力,讓畢曼毫不反抗地將有些呆滯的雙眼,與薩摩的視線相交。
  
  薩摩滿意地微微一笑,平緩的聲音卻沒有絲毫波動:「告訴我,你來這裡做什麼?」
  
  畢曼看著薩摩,很自然的開口:「我來這裡見祖魯.羅修,把樊勞瑞準備在三天後撤離,還有撤離的目的地在魔獸天堂的事情告訴他。」
  
  果然如此,從魔獸天堂回來後,薩摩就一直暗中注意著畢曼,他相信,一趟魔獸天堂回來,畢曼應該有不少事情想要告訴祖魯.羅修。
  
  當然,薩摩如果不是早有防範,也就不會答應讓畢曼跟隨了。前次對祖魯.羅修下達的暗示,便是其中之一,只是這一次,薩摩必須確保畢曼不會有機會再對其他任何人透露消息,起碼,在現在這個階段,這是不允許的。
  
  「不……,你記錯了,你並沒有約祖魯.羅修,也沒有打算告訴他任何事情。」薩摩一字一句地道。
  
  畢曼依舊直視薩摩,嘴巴則不由自主的跟著薩摩道:「我記錯了,我沒有約祖魯.羅修,沒有打算告訴他任何事情。」
  
  薩摩的雙眼燦亮,平穩的聲音,繼續一字一句的傳達暗示:「對,記著,你知道每一件事,但是,卻不能告訴任何人。每當你要說時,你就會忘了一切。」
  
  「不能告訴任何人,我會忘了一切。」畢曼無意識的重複著。
  
  見暗示成功,薩摩繼續道:「現在,你要回去,今天晚上,你沒有約祖魯.羅修,沒有看到我,你只是出來散步。」
  
  「我出來散步。」畢曼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轉身離開。
  
  像遊魂一般的走出林子,夜風吹上臉,畢曼忽地打了一個冷顫,無神的雙眼突然恢復清明。
  
  「咦?我怎麼到這裡來了?」畢曼困惑地看看四周,隨即快步離開。
  
  在確定畢曼離開之後,薩摩這才跟著離開,至於不久之後,再度光臨那片林子的祖魯.羅修,就注定該空等一夜,然後自此不相信畢曼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