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不想讓眾人沉浸在低落的情緒中,忍不住提醒道:「現在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提早撤退了。」
  
  此話一出,眾人俱皆一愣,巴.赫多因為第一次聽到撤退的事情,聞言立刻問道:「學院要撤退?撤退到哪裡?」不是說要接受歸併嗎?
  
  到了眼前這個階段,佛曼鈕也無意隱瞞,坦承道:「我們原就打算撤離學院,留下空殼學院,好讓帝國接收。」
  
  若巴.赫多早一些得知此事,肯定不會支持,因為這意味著,學院有意與帝國對抗。但是現在,得知一切都是馬默在暗中操作之後,巴.赫多卻不由得對學院的決定,大聲喝采起來:「太好了!接收學院一定是馬默的陰謀,想要壯大他的實力,大家撤走,肯定能讓他的算計落空!」
  
  學院眾人對看一眼,哈頓.索尼才道:「我們之前就懷疑,歸併學院是有心人的陰謀,所以才有這個打算。幸好六皇子為我們帶來這麼確實的消息,讓我們撤退得更加合理。」
  
  聽出學院眾人,有意與馬默對抗之後,巴.赫多振奮不已,連忙道:「其實,我們也不需要撤,乾脆就在這裡公佈馬默的企圖,屆時定會有許多人聞風前來歸附。」
  
  從方才開始,就一直沒說話的穆恩,此時終於表態:「若一切屬實,我定率領東陸軍團站在學院這邊。」
  
  此話一出,更加讓巴.赫多振奮,就連學院諸人,也忽然覺得留在學院對抗馬默大有可為。沒想到,薩摩卻以更加堅定的語氣道:「不可!我們必須撤,而且是今天就撤!」
  
  聞言,眾人都是愕然,巴.赫多更是皺起眉:「摩耶,有東陸軍團,還有學院這麼多人,何苦要撤呢?」
  
  不只巴.赫多,就連佛曼鈕的態度也鬆動了:「是啊!學院有險可守,總是比危機重重的魔獸天堂要好。」
  
  薩摩搖搖頭,不厭其煩的分析道:「學院固然有險可守,但是也目標鮮明,絕對禁不住長期圍攻。魔獸天堂裡既隱蔽,必要時人員可以出來購買物資,如此才能長期停留。」
  
  薩摩這番話自然有道理,但眾人畢竟長期都待在學院,若力量足夠,能不離開自是最好。
  
  「摩耶,這事我們再從長計議吧!」哈頓.索尼態度也軟化了。
  
  見狀,薩摩俊臉微沉,有些動了氣:「實話說了,目前學院的力量,根本不是馬默的敵手,你們需要時間厚植實力。」
  
  此話一出,巴.赫多立刻不以為然地道:「學院的力量有目共睹,再加上師出有名,未必不能一搏。」
  
  巴.赫多說得理直氣壯,倒是學院眾人略有遲疑,因為,他們知道薩摩是精靈人的儲君,視野絕不一般,而且,他們比巴.赫多知道更多,起碼,馬默是魔族這件事,巴.赫多就完全不知道。
  
  薩摩板著臉,冷聲反駁:「馬默現在的打算,就是要學院反,皇帝的死只有你看到,眾人看到的是能夠辦公的皇帝!這種情況下,大部分人半信半疑,還是會選擇相信已經當了數十年首相的馬默。帝國皇子中,你行六,很容易被聯想成,是因為無緣問鼎大位,而故意散發謠言。屆時,學院的情況,絕對比現在更加糟糕。」
  
  此話一出,巴.赫多一時說不出話來。薩摩句句切中核心,竟讓巴.赫多無言以對,好半晌才不甘心地道:「可是,難道我們就這樣,讓那賊人為所欲為?」
  
  「你現在並沒有足夠的力量對抗他。」薩摩嚴肅地道。
  
  巴.赫多臉色忽青忽白,顯然很是掙扎。突然間,巴.赫多猛地站起,咬牙道:「我去殺了馬默,就算要賠上一條命,我也不容帝國落到這種人手裡!」
  
  此話一出,穆恩首先拉住巴.赫多,緊張地道:「六皇子!萬萬不可!沒有罪證之下刺殺首相,這是叛逆罪啊!」他現在最看重的,就是這個六皇子,他可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個帝國最佳繼承人做出傻事。
  
  巴.赫多怒聲道:「只有這樣才能阻止馬默啊!」
  
  「沒有用的。」薩摩冰冷的聲音,如隆冬寒風般吹起。
  
  巴.赫多張口欲反駁,薩摩卻立刻舉起手阻止:「你就算是有十條命去殺馬默,也是一點用也沒有。」
  
  所有人一聽,都立刻恍然。魔族,大概很厲害吧?他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但,為了不讓巴.赫多認定他們都與摩耶站同一陣線,眾人也只能安分的閉上嘴。
  
  巴.赫多不明就裡,聞言還以為薩摩指的,是馬默手下的食客會護著馬默,連忙反駁:「馬默有人,我也有人,我就不信那些食客能夠時時護著馬默!」
  
  薩摩搖搖頭:「跟食客一點關係也沒有。」
  
  一旁的穆恩不忍心讓巴.赫多一頭熱,只好提示道:「你說的是馬默是魔族的這回事嗎?」
  
  薩摩重重點頭,惹得巴.赫多滿臉訝異。
  
  「你說馬默是……是什麼族?」巴.赫多吞吞吐吐地問。他想他一定聽錯了,才會聽到魔族這兩個傳說中才會出現的字眼。
  
  「魔族。」回答的是薩摩。他就知道巴.赫多不會容易相信,但是看著眾人的態度,分明是要他負責讓巴.赫多相信,薩摩也只能再次擔負起,令他厭煩的解釋工作。
  
  薩摩這一說,巴.赫多愣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摩耶……,你怎麼會認定馬默是魔族的人?」在他想,馬默不過就是一個野心家罷了。
  
  巴.赫多的這個問題,也是眾人想知道的,薩摩只說馬默是魔族,卻沒說出根據,讓眾人都有些半信半疑。見狀,薩摩知道,他必須讓他們明白,魔族對人類的不懷好意,否則這些人肯定還會抱著僥倖的心態。
  
  目前魔族還受限於魔王最後的諭令,不敢光明正大的在人類世界活動,但絕對會趁著人類對他們毫無戒心之際,將人類的力量削至最低,屆時,正面與魔族對抗的,就會成了那些勢力無損的各族了。
  
  薩摩苦惱之際,忽地靈機一動,微閉雙眼,提出腦中那日龐希爾斯所送來的靈魂封印。魔能微轉,屈指一彈,低低緩緩的聲音,隨即在室內響起。
  
  「目前屬下比較清楚的,是三王的動靜……」
  
  龐希爾斯的聲音,在室內迴盪,眾人不明所以,皆是面面相覷,還道有人講話,沒想到在場眾人都是滿臉詫異,分明不是任何人開口,何況這個語聲,他們都陌生得緊。
  
  龐希爾斯的聲音繼續迴蕩,將魔族的部署一一說了出來,眾人從一開始的詫異,轉成了驚恐,最後變成了沉重。
  
  薩摩把龐希爾斯一開始稱呼自己為魔王的那段拿掉,直接從中間切入,但即便是如此,也足夠讓在場眾人,聽出魔族的部署和陰謀了。
  
  「這是我在安插在魔族的手下,所帶回來的消息。」當龐希爾斯的聲音消失之後,薩摩這才補充道。
  
  「那個三王是?」哈頓.索尼猶帶驚恐地問。
  
  聽下來,這個三王竟是將人類各國操弄在手掌心,存心要人類各國自己毀滅!從里爾公國的動兵失利、馬默的刻意挑弄、巴耶和里爾兩方面的戰事,到最後利用學院讓帝國內戰,這一計又一計的環環相扣,縝密得令人心驚。
  
  「三王是魔族中的一個勢力,人類這方的操作,都在這個人手裡。還有一個二王則是負責北方大陸,不久前,龍族對龍人族的危機袖手不理,就是二王動的手腳。」
  
  「這……,但是龍人族此刻也好好的,魔族的計策好像落空了。」佛曼鈕有些疑惑。難道魔族的計畫,只有半調子的程度?
  
  聞言,薩摩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你以為我之前離開是為了什麼?」
  
  此話一出,哈頓.索尼不禁訝道:「你之前離開,是去告訴他們魔族的企圖嗎?」他們會相信嗎?
  
  哈頓.索尼這麼想,是因為他並不知道,薩摩還有一個龍人族儲君的身分。
  
  薩摩點點頭,不厭其煩地道:「沒錯,所以後來獸人和龍人聯手,擊敗了里爾公國。」
  
  此話等若間接證明了,龍人和獸人的確相信了魔族這項說辭。
  
  「摩耶,恕我問一句,你是怎麼知道魔族人的存在?大家都認為,魔族只是傳說……」佛曼鈕遲疑地問。
  
  這個問題讓薩摩的心中一陣苦澀,他的存在本來就與魔族息息相關,他如何不知。只是,這些話只能藏在心裡,出口的僅是淡淡的回答:「許多事情都有蛛絲馬跡,我有的是比較多的線索。」
  
  眾人一聽,還以為是薩摩精靈人王儲的身分,有較多的資源,只得半信半疑的接受了。只有巴.赫多還是一臉茫然,不甚明白薩摩為何能知道,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薩摩不讓眾人有機會追問,話鋒一轉,又提及學院目前最迫切的問題:「不用倚靠別人,馬默的力量,也不是個人能抗衡的。現在只能尋找一個安全的處所,凝聚力量,等待機會。」
  
  這會兒,終於沒有人反對了。眾人都沉默著,視線都落到學院最高領導人||樊勞瑞身上。
  
  樊勞瑞一直沉默的聽取兩方想法,直到這時才道:「照原定計畫,撤離學院。」
  
  「今天就撤。」薩摩連忙補充。
  
  「這……,會不會太匆促了?」佛曼鈕遲疑了,雖然重要物品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但學院撤離的消息,都還沒告知學生哩!
  
  薩摩搖搖頭,解釋道:「本來不用這麼急,但是六皇子現在在這裡,若馬默真的知道六皇子得知了一切,不用多久追兵就會來了,甚至馬默本人都可能趕到,到那時,我們想撤也沒機會撤了。」
  
  眾人聽得心中一凜,巴.赫多更是立刻羞愧的低下頭來:「抱歉,都是我……」
  
  眾人當然不會怪巴.赫多,若不是他,眾人還無法完全相信馬默真是魔族哩!
  
  「佛曼鈕,你現在去聚集學院所有人。」樊勞瑞果斷的命令。
  
  佛曼鈕聞言點點頭,但才邁出一步,又立刻回過頭來:「那、那些後來趕到的人呢?」
  
  樊勞瑞沉默了一會兒,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薩摩,才道:「不帶。能不冒險就不冒險。告訴他們我們打算歸併,他們前來協助的好意,我們心領了,請他們離開吧!」
  
  樊勞瑞這番話,無疑表明了全然相信薩摩的意思。
  
  樊勞瑞的信任,薩摩看在眼裡,一股溫暖的感覺,自內心深處緩緩暈開,一個他曾經想過,卻不想使用的想法再度浮現。
  
  「等等。」薩摩遲疑地叫住了即將踏出會客室的佛曼鈕。
  
  佛曼鈕回過頭來,不解地看著薩摩。
  
  薩摩深吸一口氣,視線與樊勞瑞短暫交會之後,回到佛曼鈕身上,聲音中已沒有遲疑:「把要跟著離開的人,都集中在一處吧!」
  
  這是什麼奇怪的要求?不是打算分批撤走嗎?佛曼鈕摸不著頭腦,但他還沒開口問,樊勞瑞便對著他點點頭:「就按照摩耶的意思。」
  
  院長都這麼說了,佛曼鈕儘管不解,也只得照做,反正就算要撤,也得把人聚集起來。
  
  待佛曼鈕離開之後,薩摩又轉頭看向樊勞瑞,誠心地道:「別帶畢曼去,他遲早會背叛。」
  
  薩摩本想什麼都不說,畢竟他對學院眾人而言,只是一個外人,沒有任何証據的情況下,很容易被人誤解,但今天,樊勞瑞對他的信任,讓他改變了想法。
  
  樊勞瑞聞言並不驚訝,僅是了解的微微頷首:「果然是他嗎?」
  
  哈頓.索尼對畢曼,似乎是早有想法,樊勞瑞的話聲一落,便跟著補充道:「我和院長早就看出畢曼傾向歸併,只是不知道如何不讓畢曼跟隨。」
  
  薩摩沉吟了一會兒,才道:「就交給我吧!我先去做點準備,失陪了。」說完,便帶著若有所思的表情轉身離開。
  
  巴‧赫多看著薩摩遠去的身影,蹙眉思索了好一會,突然回過頭,問一旁的樊勞瑞:
  「院長,摩耶是什麼人?只是普通的精靈人嗎?」
  
  他並非沒接觸過精靈人,但是像薩摩這樣,簡單一句話不需過多解釋都具有說服力的精靈人,那絕對是絕無僅有。
  
  樊勞瑞看著眼前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帝國皇子,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反問道:
  「你有什麼看法嗎?」
  
  巴‧赫多知道這是樊勞瑞對他的考驗,所以他將見到摩耶之後的一切事情反覆想了幾次,這才謹慎道:
  「我認為摩耶不是尋常的精靈人。」要是每個精靈人都是這樣,這世上早已沒有人類立足之處。
  
  頓了一頓,巴‧赫多猶豫了一會,突然苦笑起來:「事實上,看到他,我想到父皇。」
  
  「喔?」樊勞瑞很感興趣。巴‧赫多是諸多皇子當中天份最高,胸懷最大,也最具有領導氣質的一位,所以從為他啟蒙,發現這些特質後,樊勞瑞便不時給巴‧赫多獨立思考的機會。
  
  巴‧赫多抿著嘴,又斟酌了一會:
  「摩耶太神秘了,他的氣度只有貴族才會有。但是,如果是精靈人的貴族,又為何要來學院學習呢?」根本沒有必要,不是嗎?巴‧赫多沒說出口的是,他高度懷疑樊勞瑞知道摩耶的真實身分,才會近乎全然信任。
  
  這個回答讓樊勞瑞相當滿意,不由連連點頭,笑得雙眼瞇成兩道彎月:
  「沒錯,摩耶的確是貴族,他是精靈人的王儲。他的胸懷和視野,是我生平僅見,就是在各國所有貴族當中,恐怕也找不出與摩耶同樣的人。我看得出摩耶對學院沒有敵意,既然如此,他為什麼到學院來,就一點也不重要了。」
  ~
  聞言,巴.赫多一時說不出話來。從幼時接受樊勞瑞的啟蒙開始,巴.赫多還是第一次聽到,樊勞瑞對一個人的評價如此之高。他以為他會忌妒,但是,巴‧赫多卻發現,他不僅沒有絲毫忌妒的感覺,反而感覺一股狂熱的火焰在胸中燃起。
  
  那是一種想要與之一爭短長的熱情。這熱情曾經在查覺無緣繼承帝國皇位時熄滅,但現在,摩耶的形象在他腦中不斷擴大,熱情再度燃起。
  
  就算不能繼承王位又如何?他會成為像薩摩那樣的人!他相信,他可以!
  
  巴‧赫多激動的情緒讓他的雙眼懾懾生輝。樊勞瑞固然看得老懷大慰,其他如哈頓‧索尼、穆恩和姬野也感覺這個帝國最小的皇子,未來大有可為。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